龍墟

龍墟 第319章 九州聖人!(補一)

作者:大宋福紅坊

本章內容簡介:鬍子,她就想走了。 陳半仙嘿嘿笑道:「好說,好說,別的我陳半仙不敢誇口,這算姻緣可是我的強項。那……煩請二位把生日給我報一下?」 兩人把生日都給報了出來。 陳半仙跟著又看了他們...

嚓!!

黑暗中,火星一閃而逝,一朵幽藍幽藍的火焰便在「火種打火機」上燃起,微微搖曳,姿態柔美。

驀然,那朵幽藍火焰朵猛的一搖,剎那間周圍,原本慢慢悠悠流動的風瞬間崩騰洶湧起來,呼呼獵獵的響,隨即便瘋狂的朝著「火種」匯聚,不過眨眼的功夫,一個漏斗形漩渦便形成了。

緊接著這個漏斗漩渦的體積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變大,氣流旋轉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越來越越凶,儼然有向颱風龍捲衍變的趨勢——便是不遠處的瀑布都被氣流席捲,截斷,化做氣霧。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一個龍捲風真的就形成了,高達三十多米,瘋狂的扭動著,搖擺著,彷彿一個動人的美女跳起了旋轉的舞姿,有著一股殘暴的優美。

偏就在這個「龍捲風」的正中心,那朵幽藍色的火焰苗子依舊不緊不慢的搖晃著,半點不受影響。

同樣不受影響的還有牧唐,他也身處「龍捲風」的正中心。他並沒有穿「聖龍戰衣」,只穿了一件最普通不過的休閑裝,可即便是非常貼身的休閑衣褲,此時也別風吹的波瀾起伏。

唯獨他這個人,昂首挺胸,巋然不動!

換個人來,哪怕是「超人大能」,面對三十多米高的強勁龍捲風,怕也不可能紋絲不動。可是牧唐做到了。在那股「龍捲風」中,彷彿他這個人完全是不存在的一般,無論多麼強勁的風力,都作用不到他的身上。

「龍氣」,對「龍」,理所當然是無效的!

此刻,牧唐的心裡是非常歡喜的。

真箇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本以為這次要血虧而歸,結果撞上了「陸行龍」,然後沿著它的活動軌跡尋找到了「龍脈」所在。

這老天,雖然總是坑自己,可只要自己沒有被坑死,往往能有巨大的收穫——撞上「陸行龍」就是福禍相依,先禍後福。自己若是沒抗住,最後也就是它腹中的點心,隔日的一坨排泄物……

按牧唐的估計,這麼大一條「龍脈」,「龍氣」旺盛充盈,就算不吸干,也足夠「火種」吸收到飽了。不需要多,只要20%,便足夠「祖龍城」可勁兒的運轉。

當然咯,若是情況允許,牧唐很樂意多吸一點,能量越充足,「祖龍城」便能發揮出更多的神通!

然而……牧唐察覺到地面微微顫動起來。

緊跟著,「嚓」一聲,岩石碎裂的聲音傳入牧唐的耳朵。

砰!

一塊石頭突然從天坑上砸下,就在牧唐所站立位置的不遠處粉碎。

牧唐果斷的合上了「火種」。

大地在「抗議」!

這說明,牧唐所能吸的「龍氣」已經達到臨界了。

牧唐拿起「火種」查看,臉色隨即一黑,上面顯示剩餘能量:18.5274%……

這尼瑪,就差2%,要不要這麼坑?

對「火種」來說,20%的能量也是一個臨界。達到了這個數,便能實現最基本的能量循環,達不到,能量循環就要大打折扣。

20%的臨界不是隨便定的,這裡牽扯到一系列的機制,若是在不滿足條件的情況下便啟動能量循環,「祖龍城」必定會有一個環節因為能源供應不足而出問題,有道是「千里之堤毀於蟻穴」,平時也就罷了,萬一遇到緊急情況,突然掉個鏈子,那可就……

牧唐臉色陰晴不定。

他現在想的是,要不要顧忌所謂的「故土情節」。

若是不計一切的繼續吸收「龍氣」,別說2%,再來好幾個20%的能量都能吸收到,直至將「火種」吸滿100%都不是沒有可能。

然而這麼做的後果……恐怕會給「九州故秦大地」帶來一系列的天災,引爆一些**,進而動搖國家根基,敗壞國運,最終將導致怎樣的結果,誰也不知道。

且,世間有因果報應,無論現在做什麼,都是因,將來必定會有果,最終還是會報應到他自己的身上。

這麼做,真的值嗎?

……

……

就在牧唐糾結的時候,同一時間,九州共和國京城,五里亭舊街。

京城人旅遊業中流傳著一句話,是這麼說的:「想要領略科技最前沿,去『南關村』准沒錯,可您要是看地地道道的老京城范兒,那您必須去『五里亭』,通透,敞亮1

傳統,老東西,舊風俗……凡是歲月沉澱的一切,在「五里亭」舊街都能見到,比如說「果子攤餅」啊,這是吃的;比如「斗蟈蟈」呀,這是玩的;還有「澡堂搓背」啊,這是樂的;還有諸如賣古董舊物的,比「潘家園古董市潮那邊都實在!

還有個一個古往今來經久不吮,京城別地兒沒有,唯獨「五里亭」這頭還有,那就是算命!

此時此刻,京城的天氣晴朗,暖和,不熱,大好。這種天氣,又是兩三點的功夫,「瞌睡蟲」到處亂飛,「五里亭」滿街都是打哈欠的。

在靠近「五里亭」舊街街尾的地方,擺著一個算命攤子,攤子旁的招子上寫著「陳半山」,然後就是一個趴在攤子上呼呼大睡的人,一身算命先生的打扮,那衣服都洗的發白了,還有好幾處地方打著補丁,有些補丁都還脫線了,整條街的舊物恐怕都沒有他這身衣服舊。

值得一說的是,那「陳半山」三個字,應該是「陳半仙」才對。「仙」字的那個單立人不見了,但卻能看出一個單立人的白色印子,很醒目。

「喂,算命的?算命的1

一對年輕男女來到這個攤子前,那男的敲了敲桌子,用了些力道,口氣有些沖,似乎心情不太好。他旁邊的那個女的也抱著肘子,擺著臉色。

算命先生抬起頭,一臉惺忪睡意,嘴角還留著哈達子。尤其扎眼的是他上嘴唇上的鬍子竟然都脫膠了一半——那鬍子就算不脫膠,一看也知道是假的。

無視那黏上去的假鬍子再仔細一看,這算命先生竟然非常年輕,看著像三十多,又像是二十多,總之非常年輕。

年輕的算命先生「氨的應了聲,「嘛事兒?」

「靠譜嗎?」那個女生秀眉緊皺。

那男的也皺著眉頭,道:「你就是陳半仙?我朋友接受我過來的,說你算的很准,你給我們算算。」

年輕的算命先生打了個哈欠,抓起攤子上的玻璃保溫杯,喝了一口茶,還在嘴裡咕嚕咕嚕的漱了一下才吞掉,他似乎還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鬍子都脫膠了。

「兩位想算什麼呀?事業,財運,姻緣,還是……」

那男的道:「你看我們像是來算事業和財運的嗎?」

那女生乾脆利落的說道:「我們來算姻緣,你給我們算算,咱們兩個合適不合適,能不能過到一塊。」她這話的語氣,滿是對年輕算命先生的不信任。

坦白說,要不是聽人說這個「陳半仙」怎麼怎麼神,看到他那脫膠的假鬍子,她就想走了。

陳半仙嘿嘿笑道:「好說,好說,別的我陳半仙不敢誇口,這算姻緣可是我的強項。那……煩請二位把生日給我報一下?」

兩人把生日都給報了出來。

陳半仙跟著又看了他們的面相,還有手相,最後閉眼掐算了一會兒,眉頭就擰一塊兒,「這個……這個這個……」

那男的道:「什麼這個那個的,你倒是說,我們兩個到底合適不合適?」

陳半仙道:「二位想聽真話呢,還是想聽假話?」

女生道:「你這不廢話嗎?聽假話我還來找你?哼,某些人最擅長的就是說假話。」說著,她往那男的身上瞟了眼。

那男的也道:「什麼真的假的,你就實話實話,算出什麼來就說什麼。」

陳半仙道:「真話……那我可說了,說了你們可別打我。諾,派出所就在不遠處,裡面的劉警官可是我這的常客。」

男的道:「你哪這麼多廢話啊?」

陳半仙道:「真話就是,二位不合適,越早分越好……」

那男的當即就火了,「你說什麼?!你憑什麼說我們不合適?你給說清楚1

那女的冷哼道:「看吧,我就說了我們不合適,現在你沒話說了吧1

陳半仙道:「這位先生別急呀,我算出什麼來就說什麼,我這還沒說完呢。」

「你說!你要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我砸了你這破攤子,還陳半仙呢。」

陳半仙道:「這位小姐雖然家境富裕,但天生敗財相,命里破財招災,不掌財便罷,一掌財就破,多少都不夠。破財相我也見過不少,可破的這麼狠的,還真是頭一遭見……」

「你說什麼!?」這話換了那女的尖叫了,「你說我什麼?你給我說清楚1

陳半仙手一攤,「這些就是我算出來的,我姑且說之,你們姑且聽之,信不信得看你。」

「瞎了你的狗眼,姑奶奶我家家產過十億,我就是混吃等死,十輩子也花不完。竟敢說我什麼天生敗財相?我呸!還陳半仙,我看你分明就是騙子。哈,」無語的笑了聲,對那個男的道,「我真是和你吵昏頭了,竟然陪著你來這種破地方找氣受。」說完便大跨步的離去。

那男的張口喊了兩聲,女生只當沒聽見,他便狠狠的瞪了陳半仙一眼,撒腿就追了上去。

「哎哎,先生你還沒付錢呢,」結果自然是半子兒也沒有撈著,陳半仙搖搖頭,不爽的嘀咕道:「好心指點你迷津不聽,以為泡了個可以少奮鬥一輩子的妞兒,以後給她拖一輩子可別後悔。」

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鬍鬚脫膠了,嘀咕兩聲,正要伸手粘回去,突然身體僵住了,眉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皺起來了。

「怎麼回事?這種感覺……『九州國運』竟然鬆動了?」

倘若牧唐聽到陳半仙的嘀咕,一定無法淡定。

一個人,只有一種情況能夠感知到一國國運是否鬆動,那便是當一國國運直接關聯在那個人身上的時候!

在古代,這個人往往是一國帝王。

但在現代卻不是,畢竟政治體制多樣性的現代,很多國家的元首領袖都是選舉產生,國運很難維繫在這樣的領袖身上——帝制國家除外。

而「九州共和國」的國運只關聯在一個人身上,那便是坐鎮、守護這個國家的「九州聖人」!

這個鬍子脫膠的年輕算命先生,赫然便是45年前以一己之力扭轉「九州國運」的聖人,華英雄……

悄無聲息,華英雄消失不見了。

他要沿著那個模模糊糊、朦朦朧朧的方向前去探查一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