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偵探推理

永夜君王 章五十五 天王投影

作者:煙雨江南

本章內容簡介:,神情依然沒有太大變動,只是合攏外衣衣襟,將傷口擋祝 「剛剛那是……指極王?」一名公爵小心翼翼地問。到了他這個位階,如果說還有什麼存在,僅憑一個名字就能讓他產生畏懼的話,除了聖山至尊們,大概就...

血族子爵單膝點地,深深低下頭去,「領地……」然後他的聲音就梗住了,像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夜瞳聲音轉為柔和,道:「站起來說話。當初我好像沒有見過你?」

「我只是卡奧斯伯爵閣下的一個遠支後裔,血脈並不出眾,勉強晉階子爵后才得到在老伯爵身邊效力的機會,那個時候,您已經是門羅的殿下了。所以您不認識我。」

「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閣下有一件東西要交給您。」

夜瞳神情微微一怔,其實她不用問眼前這個子爵,也知道永夜大陸上卡奧斯留下的那支小氏族的境況不會好。老伯爵當初是被愛德華抓走的,而門羅恐怕不會為了偏遠下層大陸的一個旁支和聖子正面衝突。只是夜瞳沒有想到,那種情況下,卡奧斯居然還能留下東西給她。

血族子爵道:「您知道……閣下被帕斯氏族帶走的時候並不和平。他像是早有預感,在外面通報有人來拜訪的時候,就把一樣東西交給我,讓我從密道逃走,並且一定要想辦法轉交到殿下的手裡。」

夜瞳神情很平靜,但是也聽得很認真。

「我僥倖逃過一劫,卻一直沒有您的確切消息,後來又聽說您好象去了人族那邊。直到現在,您正式回歸的消息正式傳出,我才敢來找您。」

夜瞳已經完全能夠想象,那個她渡過和童年和大半少女時代的城堡曾發生過什麼。她問:「氏族……還有多少人存活?」

聽到這個問題,子爵忽然崩潰,痛哭失聲,哽咽道:「大人死了,後裔們好多都死了,其餘的,聽說他們被抓走,說是要做什麼血脈提齲那些血脈不夠純凈的,都被當場殺掉,他們……他們就是想滅絕我們的氏族1

夜瞳默然片刻,聲音冷得如同極地深處吹出的寒風,「除了愛德華,和帕斯氏族,還有誰?」

「好象還有一些其它氏族的強者,哦,對了,我能確認的是有兩個子爵屬於德庫拉氏族。」

「無光君王?」

子爵低下頭,顯得有些驚恐,回道:「我並不清楚是否和梅丹佐陛下有關。」僅僅兩名子爵的行為並不能代表氏族意志,以他的身份沒有證據哪敢指認一名黑暗大君。

夜瞳點頭,道:「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我自會處理。你要帶給我的東西呢?」

「在這裡。」子爵解開衣服,從內衣裡面取出一個封裝完整的木盒,不安地道:「殿下,我只是怕被別人搶走,才,才這樣放的。」

「沒關係,拿過來吧。」

子爵雙手微微顫抖,上前幾步,將木盒遞到了夜瞳面前。

木盒大約尺許見方,三指厚,表面鐫刻著細密花紋,用特製的膠漆封口。看樣子裡面裝不下什麼東西。

這種式樣的封盒,夜瞳還從未見過,記憶中似乎也不曾在老伯爵的書房裡看到過類似的物事。表面的花紋其實是原力陣列,功用不明,然而在夜瞳的雙眼中,原力波動極為微弱,那也就是說即使有用也不會有什麼大用。

老伯爵在意識到自己大禍臨頭之際,想方設法要把它送出來,這裡面究竟裝的是什麼?

夜瞳伸手準備去接木盒,子爵或許因為緊張,雙手抖得大了一些,不知觸動了什麼機關,啪的一聲,盒蓋自行彈開,露出了裡面的東西。

居然是一本書。

子爵嚇了一大跳,語無倫次地解釋道:「這……這……殿下,我發誓,我沒有打開過它1

夜瞳倒是很鎮定,淡淡道:「沒關係,應該是卡奧斯的願望吧。」

這本書顯然是人族古書,而不是血族常見的厚重華麗風格。書的封頁上空空如也,沒有一個字。書頁十分厚,整本書看上去不過寥寥十幾頁而已。

夜瞳伸手拿起古書,打開封面,入眼赫然是一個死字!

剎那之間,一道無法形容的氣息自古書上炸開,如絕峰,如深海,自有睥睨世間的無上霸氣,瞬間壓制了整個底修斯古堡!

夜瞳雙眼已盡化血色,瞳孔深處映出的古書無風自開,從書頁中走出一個老人,遙遙一拳向她擊來。

指極王!

夜瞳全身血氣突然炸開,她手中出現一柄巨大黑鐮,單膝跪地,將黑鐮插在面前地上,硬擋指極王的一擊。

指極王不為所動,一拳即出,再不回頭,身影瞬間自夜瞳身上穿過,然後消失,竟是一個虛影。

指極王一擊之後,便即消失。夜瞳則是雙手握鐮,一動不動。忽聽砰的一聲,她原本所坐的沙發突然炸開,化為齏粉。緊接著砰砰砰砰響個不停,客廳內所有物事一一炸開,都化為最為細小的粉末。

不止是傢具飾物,就連牆壁、地板和天花板也開始一一爆炸,而且粉碎範圍還在迅速擴大,蔓延到整個古堡主樓。指極王和夜瞳兩股力量的對撞,實是太過恐怖,有著上千年歷史的底修斯古堡也承受不祝

整座主樓都開始崩塌之際,第三層升騰起兩道龐大血氣,與毀滅力量激烈對抗著。他們的血色領域內異象重重,但剛剛成形就會被毀滅力量摧毀,最終兩道公爵級的恐怖力量,也只能保護身周一小圈的範圍。

轉眼之間,主樓就徹底崩塌,灰塵被寒風拂去之後,原處只剩下三座圓柱形的殘骸,上面分別立著兩位公爵和夜瞳。

兩位公爵對望一眼,都是難掩震驚,他們一步來到夜瞳面前,問:「殿下,您沒事吧?」

夜瞳低著的頭緩緩抬起,臉色蒼白之極,嘴角一道猩紅血線慢慢垂落。她撐著黑鐮,吃力地想要站起,可是剛剛借力,黑鐮的鐮柄突然有一小段也化為齏粉。夜瞳一個踉蹌,險些跌倒。

兩位公爵想要去扶,又都停步,小心地和夜瞳保持著距離。

血族都是細膩而又敏感,重傷之際,貿然接近,說不定會引起誤會。

夜瞳穩了穩,終於慢慢站起。她忽然低頭,看到自己腹部竟多出一個前後貫穿的空洞,大小正和指極王的拳頭一模一樣。夜瞳看過以後,神情依然沒有太大變動,只是合攏外衣衣襟,將傷口擋祝

「剛剛那是……指極王?」一名公爵小心翼翼地問。到了他這個位階,如果說還有什麼存在,僅憑一個名字就能讓他產生畏懼的話,除了聖山至尊們,大概就是指極王了。

「是他,不過不是本人,僅僅是他的化身投影,只有一擊之力。」

兩位公爵眼中又是慶幸,又是后怕,指極王的一擊可不是那麼好接的。以剛剛一擊的威力,若是落在他們身上,恐怕現在站都站不起來了。

「指極王的投影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是剛剛那傢伙?」

夜瞳道:「他已經死了。」

送來古書的那名子爵身處指極王與夜瞳交戰的中心區域,哪裡能夠倖免?在毀滅力量爆發的瞬間就已被碾成飛灰,連一點遺物都沒有留下。

一名公爵面色凝重,道:「人族這是處心積虛,想要置您於死地1

另一名公爵也道:「當日您回歸之時,他們的指極王和青陽王就出動攔截,想要讓您永遠也回不了暮光大陸。難道說,他們已經知道了什麼?」

「這不可能!有關夜瞳殿下的事情全屬於議會最高機密,就連議長也不過只知道他該知道的那個部分。人族怎麼可能知道。」

「你別忘了,人族也有不少天機高手,在這方面,他們可是比我們要強得多。」

「天機術有這麼厲害?」

兩名公爵你一言我一語,正討論之際,忽然一點黑暗自天外虛空而來,瞬間就到了他們面前,旋即化為無盡黑暗,籠罩整個古堡,就連公爵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黑暗並不可怕,可怕是黑暗中那壓倒一切的恐怖氣息,令兩大公爵絲毫興不起抵抗之心。他們單膝跪地,撫胸行禮,齊聲道:「魔皇陛下1

黑暗深處,似是出現一道身影,卻無人看得清他的容貌和衣著。他徑自行到夜瞳面前,道:「怎樣?」

夜瞳道:「不致命,但傷到了血核。」

魔皇似是怔了怔,停頓一下,方道:「怎麼會這樣?姬問天再強,來的也只是沒有自主意識的投影,不應該埃」

「他們似乎非常清楚我的弱點,手段也都有所針對。」

魔皇嘆了口氣,道:「這樣說來,或許和你覺醒前在人族世界的經歷有關。他們恐怕在你身上動了什麼手腳,才能這麼準確地找到你,並且針對你的弱點攻擊。姬問天一向自視極高,連他都用出這種手段,看來人族想要殺你之心,無可動遙」

夜瞳十分冷靜,道:「這很正常,畢竟我是我們中最弱的一環。」

魔皇搖頭,「不,就算是現在,你也不是最弱的。實際上,你已經是我們中最難殺的幾個之一。正常情況下,他們絕不應該挑選你。我想,這幕後應該有其它原因。」

魔皇頓了頓,道:「也許你已經想到了什麼。」

「不,我不清楚。」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