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熙皇 網遊動漫

三國之熙皇 第三十章:準備反擊,致命缺陷

作者:名武

本章內容簡介:性格,如果是曹操,那一切都已經沒有意義,他正好接個機會,整頓內務,將軍權全部收回,穩定軍心,民心,臣心,而袁紹則不一樣,從歷史上來,他把自家的面子看得比什麼都重,對自己兒子更是愛護異常,沮授這樣做,的...

另外一邊,在那劉氏的巨大寢殿之內,望著跪伏在自己面前,面上帶著悲傷與憤怒之色的三位兒子,劉氏的臉上已然寒意森森。

「好,好一個詛授,竟然以臣逼主,恃寵而驕,他到底還有沒有將我袁家放在眼裡,到底還有沒有將你們父親放在眼裡,如此舉動,是在侮辱袁家,侮辱你父的教子之道,侮辱我袁家四世三公的盛世名望」劉氏的語氣冰冷異常,她沒有那麼遠的眼光,他只知道自己兒子,已經成為那些市井小民的笑談。

聽到這話,袁熙頓時眼涵淚花道:「母親,這一切都是孩兒的錯,其實這真的只是一件小事,那些伏擊孩兒的兇手,連孩兒的面都沒見到,孩兒不知道沮授大人為什麼要搞出這麼大的風浪,他這樣做了我們三兄弟如何面對世人,如何面對天下,史書未來如何記載氨

袁熙沒辦法只能再次祭出哭字妙用,果然,劉氏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

「他就是仗著自己功勞高,地位大,所以無所顧忌,父親不在,何曾還將我們這些袁家的子嗣放在眼裡」袁尚添油加醋道。

「求母親為兒做主氨袁潭直接叩首一拜。

「三兒莫要悲傷,只有有母親還在,絕不會讓區區一個外人挑撥你們之間的關係,辱及你們的名字」劉氏安慰了一句后,立刻向著大聲命令道:「立刻讓沮授來見我」

「諾!1旁邊的一位丫鬟連忙沖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袁熙三人鬆了一口氣,然後等待了一會之後,丫鬟雖然回來了,沮授確並沒有來。

「沮授呢?」劉氏憤怒的問道。

丫鬟頓時惶恐不安的回答道:「稟告夫人,沮別駕說家中有事,必須立刻回府,暫時不能趕來,另外這件事情,他已經通稟了主公,請夫人不用擔心」

「什麼!1劉氏沒想到沮授不但不給她的面子,竟然還將這件事傳信給了袁紹,頓時氣的臉色的煞白,渾身顫抖,給予暈厥。

「母親1袁熙三兄弟看到后,連忙站起來,將劉氏慢慢扶到了一旁的軟椅之上。

「現在怎麼辦,父親或許已經在知道了,他雖然疼愛我們,但鬧出這麼大動靜,父親定然會不滿,而且還是偏偏是在凱旋歸來的時候」袁潭擔憂的道。

袁尚眼中寒光一現,大聲道:「不管了,我們三人立刻調玄甲,虎嘯,鐵衛三營兵控大將軍府,發出告示,立刻澄清事實,平息這場風波」

「不可,如此一來,事情就更沒有反轉的餘地了,此乃犯上作亂」袁熙立刻阻止道,外面的風浪雖然看似浩大,其實不值一提,只要將軍府發出告示就能平息,然而如果冒然帶兵入駐將軍府,那就等同於謀反,性質完全不一樣了。

袁尚也立刻醒悟了過來,知道剛才太衝動了,頓時氣憤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就等著父親剝奪我們的軍權嗎?」

「別急,我們還有補救的辦法」袁熙突然大聲道。

聽到這話,休息了一會,已經漸漸平復下來的劉氏,連忙抓住袁熙的手腕,驚喜大聲問道:「熙兒,你還有何辦法」

「母親,現在只能賭了,看是我們在父親心中的分量重,還是他沮授重,請母親你立刻手書一封,我等三兄弟共同在上簽字,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闡述清楚,即可送往父親所在地,一定要趕在父親回來之前送達,否則父親一旦下發命令,一切都晚了,皆時我們在這麼解釋,父親也只會以為我們是仇恨詛授讓我們失去了權利的報復」袁熙現在就賭袁紹的性格,如果是曹操,那一切都已經沒有意義,他正好接個機會,整頓內務,將軍權全部收回,穩定軍心,民心,臣心,而袁紹則不一樣,從歷史上來,他把自家的面子看得比什麼都重,對自己兒子更是愛護異常,沮授這樣做,的確是為了天下大業,但是他確沒有考慮過袁紹的感覺,沒有徹底了解袁紹的性格,他太忠了,所以就算他將一切都已經布局好了,但這確是一個永遠都無法彌補的致命缺陷。

「我兒說的及時,絕不能讓你父親被人蒙蔽了」聽到這話,劉氏頓時驚醒,立刻站了起來,向著旁邊不遠處的書案而去,袁熙三人立刻跟上。

當劉氏一臉憤怒的寫完之後,袁熙拿起了看了一眼,頓時眼中閃過驚訝,這封信哪裡是什麼講明事實,完全就是在極力的污衊詛授。

「以下犯上」「造謠生事」「無中生有」「謀害嫡子」一個個殺氣騰騰的字眼出現在了上面。

「母親,寫的好」袁熙還沒說話,袁尚和袁潭已經滿臉讚賞了起來,很明顯對詛授已經相當不滿了。

劉氏冷冷一笑,「你們三個立刻簽字,我馬上著人快馬送出去」

「是1

這時,袁潭突然從袖口抽出了了一把鋒利的小刀,直接在手指上割了一下,頓時鮮血直流。

「大哥,你這是幹什麼」袁熙很是意外的問道。

「血字更有威懾力」袁潭冷酷的笑道。

「不錯」袁尚頓時讚賞的點了點頭,連忙接過小刀,跟著劃開了一道口子。

袁熙望著兩人,有些心疼自己手指,不過最終也只能苦笑了一下,這確實能更好的刺激袁紹。

三人用鮮血在信上寫上自己的名字之後,劉氏立刻將竹簡收好,準備派人送出去。

「母親,等等」袁尚眼中精光一閃,突然阻止道。

「怎麼了?」劉氏疑惑了一聲。

「那詛授早已經命令護陳軍封閉四門,一般人根本出不去」袁尚道。

「那可怎麼辦?不能在耽擱了」劉氏著急了起來。

「母親不必擔憂,那東門校尉審榮是兒的摯友,從他那裡過去,定然萬物一失」袁尚驕傲的笑了笑。

袁潭目光一凝,爭鋒道:「兒有一匹汗血寶馬,可日行百里,必然能更快將書信送至」

「好1劉氏看著兩人,滿意點了點頭,溫和的囑咐道:「你們平時爭也就算了,但在關鍵時刻,絕不能在相互掣肘,須要同心協力」

袁尚和袁潭對視了一起后,一同抱拳道:「請母親大人放心」

兩人急匆匆的離去之後,袁熙臉上寒意一現,既然已經對上了,那就乾脆狠到底。

「母親,沮別駕雖然回府了,但辛大人,荀大人還有各位大人想必還在府內,兒就不相信,他們也敢這樣以下犯上」

劉氏臉上頓時露出了激動:「熙兒,你說的極是,提醒了母親,如果還能得到府內其他大臣的支持,則沮授在沒有反擊的餘地,就算不死,也能將他從別駕的位置上徹底拉下來」

袁熙微微一笑,眼中確閃過了一絲隱晦的惋惜,沮授,大才也!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