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紀武神 其他類型

星紀武神 第二百九十四章 百倍奉還

作者:曾畫秋

本章內容簡介:一段距離。 「一個初級武聖不夠,再加一個中級武聖應該就差不多了。」 正常情況下,中級武聖的修為能頂得上三到四個初級武聖,羅威在中級武聖里也是佼佼者,把他也吞噬之後,應該就夠了。 ...

辛寂從天而降,緊跟著落進廢墟之中,伸手隔空一抓。

術士的身體素質遠不如武士,即使弗萊索是七級術士也扛不住辛寂的拳頭一擊,已是重傷瀕死狀態,不由自主的飛起來,接著脖子一緊,發現一隻閃耀著橙色光芒的炙熱大手掐住了脖子,猶如鐵鉗,把自己舉在半空。

「咳咳……」弗萊索的臉漲得通紅,雙腳亂踢,劇烈咳嗽起來。

他的意識逐漸模糊,腦中念力失控,像潮水般向外傾泄,淹沒了羅家的大半個別墅群,好似有無數無形之手在蹂躪著四周的一切事物。方圓千米之內,建築紛紛崩潰倒塌,碎石樹木、飛車磚瓦漫天飛舞,一些來不及逃走的羅家之人被殃及,身體扭曲成團,跟雜物一起飛上天空,發出幾聲慘叫之後就沒了聲息。

短短几息,羅家的別墅群就被夷為平地,曾經的輝煌奢華都不復存在。

一些石塊傢具砸到了辛寂身上,都被不滅明焰護甲輕易彈開,凌空而站,紋絲不動,只是冷冷的看著手裡的弗萊索,臉上一片平靜。

弗萊索察覺到脖子上的力量越來越強,不甘的聲音從喉嚨中擠出來:「你到底是誰?讓我死個明白1

辛寂的心靈感應掃過四周,千米之內都沒別人探視,臉龐一陣變幻,露出真容,淡淡說道:「現在你想起來什麼時候得罪過我了吧?」

「是你1

弗萊索的眼睛霎時瞪得滾圓,好似迴光返照,眼中爆發出無限的驚愕。他納矸縈瀉芏嗖虜猓但是怎麼也沒想到眼前這個難以頗超級強者會是辛寂!

他當然認得辛寂,不但認得,而且非常熟悉。

羅家上下早把辛寂當作未來的勁敵,專門成立了一個情報小組,全面評估辛寂的實力,尋找他的弱點,想要把這個聯邦第一天才扼殺在萌芽之中,不能讓他成長起來,以免將來威脅到羅家的存在。

然而辛寂的成長速度還是超乎所有人的想像,幾年前晉陞武將就消失了,今天剛得到消息重新現身,竟然修鍊到如此恐怖的實力!

「這怎麼可能……」

弗萊索腦中一片空白,辛寂僅用五年時間就從初級武將一躍成為高級武聖,如此可怕的修鍊速度,他完全無法想像。

這何止是聯邦第一天才?簡直連銀河系第一天才都不足以形容!

「羅家完了。」弗萊索立即意識到羅家覆滅在即,羅揚絕不可能是辛寂的對手,他不想跟著陪葬,強撐著念力維持自己的求生意志,艱難的說道:「辛寂,我跟你無冤無仇,羅家那些針對你下的黑手都不關我的事,如果你能放過我,我願意成為辛家的附屬,終身聽從你的命令。」

他話還沒有說完,辛寂就冷笑了一聲:「是嗎?去年我父親遭遇的車禍不是你乾的?」

弗萊索臉色一滯,眼中閃過幾分慌亂,隨即大叫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出手……」

哪怕不用心靈感應,辛寂也能看出他在說謊,不想再聽廢話,毫不猶豫手上發力,嚓一聲,扭斷了弗萊索的脖子。高溫原力湧進他的大腦,瞬間把整個腦域燒成空殼,連帶頭骨都只剩下一層脆弱的焦炭,死得不能再死。

弗萊索一死,外泄念力從源頭被掐斷,天空中的雜物碎石立即掉落下來,轟隆一聲,砸回地面摔得粉碎,揚起漫天塵土。

辛寂隨手丟開弗萊索的屍體,發動空間跳躍,回到地下修鍊室之中。

羅威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他被一拳擊倒,身受重傷,不過畢竟是中級武聖,沒有這麼容易就死去。另外一個初級武聖也是如此,辛寂只是把他打暈過去,傷勢比羅威還輕,修養十天半月就能恢復。

辛寂留著這兩個人的命,不是手軟,而是準備吞噬他們的原力。

他抓起腳下的初級武聖,立即催動奇點星核,頓時一股深厚的冰封原力被抽取出來,從手臂湧進經緯線,經過奇點星核轉化之後融入星旋,成為自己的修為。

這個初級武聖在昏迷中發出無意識的慘叫,掙扎力度越來越弱,只是幾秒鐘,修鍊了兩百多年的原力就被全部抽出來,體內的星旋、節點和經緯絡都被連根拔起,沒有留下點滴的原力。

失去原力,就等於失去了生命力,再也不能抵禦重傷,虛弱不堪,即使救回來也是一個廢人了。

辛寂手上火焰升騰,立即把這個初級武聖燒成了灰燼,他可不想被人從屍體發現噬星訣的秘密。

直接吞噬了一個初級武聖的修為,辛寂卻沒有感覺到多少滿足,臉色毫無變化。

他如今的原力修為是尋常巔峰武將的百倍以上,堪比高級武聖,吸取了一個初級武聖的修為,轉化凝練之後,原力也只是稍稍上漲了一成左右,到武將極限還有一段距離。

「一個初級武聖不夠,再加一個中級武聖應該就差不多了。」

正常情況下,中級武聖的修為能頂得上三到四個初級武聖,羅威在中級武聖里也是佼佼者,把他也吞噬之後,應該就夠了。

「可惜噬星訣沒有修鍊到第三層,要不然連念力也可以吞噬,剛才那個七級術士就不會浪費了。」

辛寂有些遺閡⊥罰看向昏迷中的羅威,伸手抓過來,正要催動奇點星核,忽然心中一動,想到去年父親車禍時遭受的傷痛。

如果就這麼殺了羅威實在太便宜他了。

而且羅家最主要的人物是羅揚,怎麼說也是八級術士,無論是財力還是人脈,在聯邦都是根深蒂固,只要羅揚不死,羅家就不會倒下。現在殺了羅威,說不定會把羅揚刺激得發瘋,做出不可理喻的瘋狂舉動。

一個八級術士,如果純心想殺普通人泄憤的話,辛寂沒有把握一定能保護好家人。

「要讓羅揚投鼠忌器,不敢亂來,等到以後抓住機會連他本人都一打荊」

辛寂當即改變了主意,暫時不殺羅威,他這一身原力先放著,將來消滅羅家之時再來吞噬也不遲。

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辛寂放下羅威,目光微凝,控制九個星旋流出一股較大的原力,在經緯線中幾個高速循環之後,凝練壓縮,最後從指尖透出,形成一道細如髮絲的弧形利刃,反射著淡淡的橙色光芒。

看似不起眼的利刃僅有六七厘米長,弱不禁風,停在指尖上飄動,實則蘊含著恐怖的熱量,鋒利而又爆烈,如果盡數爆發出來足以轟碎幾米厚的鋼板,或是切割戰艦裝甲,洞穿堡壘要塞,都不在話下。

這道利刃正是辛寂不久前剛練成的「九陽絕焰刀」!

絕焰刀秘法的攻擊方式跟一般的原力劈空刃類似,但是威力高出不知多少倍,高溫高壓,鋒利、狂暴、瞬閃、穿透等等,刀刃形態千變萬化,作用豐富,絕不是尋常的的劈空刃可比的,辛寂也只是剛練成了第一層,算作入門。

如果把絕焰刀控制在平衡點,凝而不散,聚而不發,就會變成眼前這種細微輕飄的形態。

將其打入敵人體內,沿著原力經緯遊走破壞,切割身體器官,又附帶恐怖的高溫,時刻灼燒,絕對能讓人生不如死。

解除痛苦的唯一方法就是把絕焰刀驅逐出去,但是它不會在任何一處地方停留,猶如虛空龍那樣滑不溜手,一般的原力也無法與之對抗,所到之處,自身原力潰不成軍,根本不能形成有效的堵截。

並且,絕焰刀在離體的一剎那就會自動爆開,釋放全部的能量與威力,炸毀周圍的一切。

辛寂冷笑一聲,整個銀河系都找不出可以驅散絕焰刀的人,更別說地球聯邦了。

他屈指輕彈,絕焰刀便飛到羅威身上鑽進去,沿著經緯絡飛快遊走,好似一條靈活的細微火蛇。

幾秒鐘后,昏迷中的羅威感受到劇痛,被刺激得醒過來,口中頓時發出哀嚎。

辛寂隱住身形,在旁邊冷眼看了半分鐘。

羅威不顧重傷,痛得在地上翻滾起來,雙手在身上亂抓,轉眼就把自己抓得全身是傷,鮮血淋漓,可惜卻無濟無事。就這麼一會兒,他衣服就被汗水打濕了,面目猙獰,脖子上青筋暴起,聲音嘶啞的吼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然而沒人回應,他咬牙抬頭張望,只見修鍊室的牆上有八個刺目的大字,這是用高溫火焰在合金上燒融之後留下的。

「以牙還牙,百倍奉還。」

羅威臉上錯愕,腦中不及細想怎麼回事,立即又被無邊的痛苦淹沒了。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只是一個小時,也許有長達一年,羅威的意識處於崩潰邊緣,耳邊傳來陣陣的警笛聲,然後察覺到自己被人抬出了修鍊室,送往醫院。

世界在旋轉,無數的人在身邊走動,高聲說著什麼,他聽不清楚,也無法做出反應。一些力量探入體內試圖捕捉那道詭異的氣息,但是都沒有效果,甚至不能減弱絲毫的痛苦,彷彿墜入無底深淵,再也爬不出來。

海面上疾馳的飛車中,辛寂的身影重新出現,穩穩坐在後座,像是從來沒有離開一樣。

實際上,他跳躍到羅家大開殺戒,然後返回,整個過程耗時只有不到五分鐘,時間把握的非常精確,前方几十公裡外的海平面上出現一座小島,紀星弦的家快到了。

辛寂的目光從飛車裡的監控探頭掃過,這是出租公司的車,每一個上車的乘客都會留下使用記錄和乘坐視頻。

在這離開的五分鐘,奧古斯控制住了飛車的監控系統,辛寂不在的時候,視頻畫面上依然有他的身影,也沒有觸發飛車的事故警報。

以奧古斯的能力,不會留下任何破綻,這個飛車視頻將是自己完美的不在場證據。

私人小島近在眼前,辛寂從亞空間拿出以前使用的手機拔通了紀星弦的電話,她的容貌投射出來,沒等她開口就搶先說道:「我到了,你讓人開門吧。」

紀星弦心生疑惑,以前辛寂到她家的時候,都是直接降落下來的,根本不用電話。

不過她的反應極快,知道辛寂此舉可能另有深意,笑著應道:「好。」

掛斷電話,辛寂就進入了紀星弦的心靈感應範圍,兩人的心靈連接起來,紀星弦發來一道心念,問道:「什麼情況?你特意打這個電話幹嘛?」

「製造一個證明我不在場的記錄。」辛寂解釋了一句。

聯邦的每一通電話都會在量子伺服器留下記錄,包括通話的內容、時間,以及當時通話雙方的位置坐標,這些信息都是高度保密的,不過本人可以申請調出記錄,在法律上作為有力證據。

剛才這一通電話是在紀星弦的小島附近打的,離羅家有五百多公里,他要跳躍兩次才能抵達,按常理判斷,他不可能同時出現在羅家和小島邊上。

飛車上的視頻加上電話記錄,兩大鐵證足以證明羅家的命案跟辛寂沒有任何關係。

雖然辛寂的實力不懼羅揚,但是以後自己和家人還要在聯邦生存,所以不能給羅家利用聯邦法律攻擊自己的把柄,至少在成為星級強者,足以對抗整個聯邦之前,還是要顧忌法律的權威。

別忘了,羅威還是司法部長索曼莎*布林的女婿,在聯邦司法界權柄深重,絕不能讓對方抓住馬腳。

至於羅家會不會懷疑到自己頭上,辛寂就無所謂了,沒有證據,一切都是枉然。

「不在場記錄?」

紀星弦立即猜到辛寂的可能意圖,「你剛做了什麼事情?」

辛寂笑了笑,用一種非常隨意的語氣說道:「我在路上順便去了一趟羅家,收了一筆利息,稍稍回報一下他們這些年對我和我家人的關照。」

紀星弦聞言一愣,她更加不明白了。

辛寂從青火大廈趕到自己家裡,前後總共不到二十分鐘,這點時間他能幹什麼?而且羅家高手眾多,幾百個保鏢,光是武聖就好幾位,據她所知還有七級術士存在,防禦森嚴,以辛寂的實力跑到羅家能有什麼作為?在門前罵幾句嗎?

最關鍵的是這麼短的時間,根本不夠辛寂前往羅家,然後再到島上,邏輯上說不通!

可是聽辛寂的話,他好像做出了不得的大事,還要搞什麼不在場證據。

「你到底做了什麼?」紀星弦一頭霧水的追問。

這時飛車降落在島上,辛寂下車走進門內,在關門的一剎那,身影憑空消失,然後出現在紀星弦的書房,看著她打招呼道:「好久不見。」

「你1紀星弦花容失色,向來淡然如水的她再也坐不住了,跳起來指著辛寂,不禁目瞪口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