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斷大明 網遊動漫

獨斷大明 第八百一十章 閹黨東林合流

作者:官笙

本章內容簡介:時他也無權直接免掉一個員外郎的官帽,前面張問達都不出聲,後面就開始據理力爭,不同意。 孫承宗坐在椅子上,冷眼看著張問達,道「今日就是本官來了,若是明天一早山雨滿城,皇上的怒火你能承受?還是你們...

畢自嚴與孫承宗對視一眼,兩人都沉吟著,沒有開口。

不管是出手還是旁觀,問題的核心不在靖王,而在宮裡。

「到底是什麼人在搞鬼……」

畢自嚴好久才說道,他心裡壓力極大,都要透不過氣來了。應付一個雄才大略的皇帝已經夠難,還有一幫人居心叵測的時不時跳出來,讓他們焦頭爛額,窮以應付。

孫承宗現在壓力同樣很大,他現在的主要精力都用在「內修政務」上,萬分不希望有一點事情來打擾,但不知道為什麼,越是這種時候,麻煩就越多,一個個排著隊出來,令他應接不暇,措手不及。

「不能這樣下去了,讓間邪司介入吧。」孫承宗抬頭,看著畢自嚴道。

畢自嚴心頭也頗為沉重,看著孫承宗,想了半晌,還是搖頭道:「不可,不到萬不得已不能驚動皇上……靖王,我去見一見,或許能找到辦法。」

驚動皇宮裡的那位就意味著事情將會失控,乘著他還沒有插手,必須要儘早解決!

孫承宗只想儘快解決,免得再生禍亂,聞言道:「好,一定要快,我現在去兵部,命巡防營作些準備。」

畢自嚴點頭,又沉色道:「勞孫閣老再去一趟刑部,給他們施加壓力,這麼大事情,不能就這麼過去了,必要的,拿掉一個員外郎,幾個主事立威1

孫承宗一怔,旋即明悟,道:「好,我先去張問達府上拉上他一起。」

畢自嚴站起來,道:「好,咱們分頭行事,務必在天亮之前了結這件事1

孫承宗沒有多說,深深的吸了口氣,與畢自嚴並肩出了門。

畢自嚴坐著馬車,直奔靖王府,心裡還在計較著說辭。

靖王到底是親王,又是皇帝看重的人,畢自嚴需要認真對待,並且還要斟酌著如何處理這件麻煩事。

靖王並不是住在十王府,也沒有住在城東那群王府大院內,是一座三進三出的大院子,低調內斂,一眼看去完全不會認為這是過去威風赫赫的王府。

門匾上的『靖王』兩個字經過風吹雨打,有些斑駁跡,在漆黑的夜色中,顯得更是晦暗不明。

畢自嚴站在門前,看著這個大門,皺了皺眉。

他平時極少交際,也從未來過靖王府,現在才想起來,大明的宗親王爺基本上都被廢的差不多了,雖然這位靖王算是位高權重,卻也早已經沒有了過去親王的那般『如山重』。

幾個家丁陪在他身邊,上前道:「老爺,要叫門嗎?」

畢自嚴點點頭,道「讓他們叫醒靖王,本官要見他。」

「是。」一個家丁上前,啪啪射門。

大門好久才打開,一個家丁探出頭,看了眼大門前的人,沒好氣的道:「幹什麼大晚上的,你要是酒鬼鬧事,小心我將你送衙門1

畢自嚴的家丁倒是頗為硬氣,一側身,道:「少說廢話,快叫醒你們王爺,我們家大人要見他1

靖王府本就睡眼朦朧,打著呵欠的家丁一聽,頓時怒了,瞪著他道:「給我滾,再不走打斷你的腿!你也不去打聽打聽,整個大明有敢這樣跟我們王爺說話的官嗎?」

說著就要關門,畢自嚴的家丁連忙擋住,道:「瞎了你的狗眼!仔細看看外面,那是畢閣老,你們王爺見了也得作揖1

「礙…」

這家丁沒說完,手臂就挨了一棍子,接著就是靖王府的大門啪嗒一聲重重的關上,同時傳出來一道冷哼聲「就是畢閣老來了,也沒這樣的,哪裡來滾回哪裡去1

畢自嚴的家,這靖王府的家丁還真是囂張。

「老爺,靖王府的家丁不給開門……」畢府家丁跑過來,對著畢自嚴道。

畢自嚴眉頭皺了皺,親自上前,沉聲道:「本官畢自嚴,現在立刻要見靖王,耽誤了事情,本官打斷你的退1

裡面的家丁沒有一點回應,靜幽幽的。

畢府的家丁一見,頓時大怒,連連的拍大門,大聲道「開門,這是畢閣老,要是耽誤了半點事情,打斷你狗腿都是輕的1

家丁的聲音很大,驚動了四周,不少人都探出頭來,還有人嘀嘀咕咕的。

畢府的家丁又連連怕打,大聲吼叫,可靖王府的大門就是沒有一點的反應,彷彿裡面的人都睡死了,完全聽不見。

畢府的家丁抬腳要揣,畢自嚴抬手攔住了他。

「老爺?」家丁神色一怔。

這麼久居然沒動靜,要麼是裡面的人死絕了,要麼就是靖王根本不想見他!

畢自嚴雙眼冒著火,盯著大門沉默一陣,突然道:「去刑部。」

家丁愣神,還是連忙道「是老爺。」

畢自嚴又看了眼靖王府大門,轉身走了。畢自嚴的馬車很快調頭,轉道去刑部。

大門內,一幹家丁都屏氣凝神,因為不遠處站著披著衣服的靖王。

好久,一個管家才小心翼翼的道:「王爺,畢閣老走了。」

靖王看了他一眼,點點頭,道:「這件事不準外傳,還有,準備點東西,過幾日我要登門道歉。」

管家愣神,對今晚的事情完全莫名其妙,只得答應著道:「是老爺。」

靖王又看了眼緊閉著的大門,轉身往回走。沒多久,靖王妃也被驚動,迎過來,揮退下人,低聲道:「王爺,這是怎麼了?畢閣老現在威風正盛,我們怎麼能得罪他?」

靖王的腳步有些慢,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一定要得罪。」

「一定要得罪?」靖王妃楞了,道:「王爺,這話是何意?」

靖王神色平淡,沒有回答,轉而道:「宮裡的大殿下,長公主都要滿百歲了,你明天一大早進宮去,帶上禮物。李娘娘,太后,老太妃那邊都要走一趟,禮數要全,時間盡量拖的久一點,如果能在宮裡吃頓飯最好不過……」

靖王妃完全不明白,卻知道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道「嗯,我明天一早就去,宮裡的娘娘我都走一遍,王爺還有沒有其他要交代的?」

「沒有。」靖王很乾脆的道:「按你自己的意思去做就行,不要刻意,自然一點。」

靖王妃懂了,道:「王爺放心,明日妾身就去。」

靖王沒有再多說,邁步回屋。

刑部,尚書班房內,一片冷肅。

孫承宗發了脾氣,直接將兩個主事,一個員外郎給免了,甚至還要當著張問達的面,準備追究主管刑獄司的左侍郎。

孫承宗一個人是代表不了內閣,同時他也無權直接免掉一個員外郎的官帽,前面張問達都不出聲,後面就開始據理力爭,不同意。

孫承宗坐在椅子上,冷眼看著張問達,道「今日就是本官來了,若是明天一早山雨滿城,皇上的怒火你能承受?還是你們刑部能承受?」

張問達臉色漠然,眉頭緊皺。

皇帝的怒火他自然承受不了,可刑部的人他必須要保,否則他這個尚書也不用當了。

張問達抬著手,道「孫閣老,不是我刑部不盡心,能用的辦法,刑部都已經用了,只是這幫人太過狡猾……」

「一點線索都沒有嗎?」這個時候,畢自嚴沉著臉,從外面大步進來,朗聲道。

畢自嚴的聲音滿滿都是怒氣,進來之後,眾人看到的也是一片青色,目含怒芒。

張問達心神驟緊,轉向畢自嚴道:「倒不是,只是還不能確定,需要進……」

「說1畢自嚴在孫承宗邊上坐下,目光冷冷的盯著張問達,斥聲道。

張問達心裡越發的覺得不好,內閣這兩位閣老在外界一直都有『泥塑二老』的『美譽』,比弘治之前的『紙糊三老』要好上一些,現在居然生怒,顯然是有大事激怒了他們。

他一時沒有開口,四周刑部的人都屏氣凝神,這會兒誰說話誰倒霉。

廖昌永急匆匆的從外面進來,帽子還歪了,一見內閣兩位閣老都在,臉色微變,連忙行禮道:「下官見過畢閣老,孫閣老。」

孫承宗終於等到人了,抬起眼皮看向他,目光冷峻,道:「說,查到什麼了,要是你跟你們尚書說的一樣,牢房你自己選1

廖昌永眼神微凝,悄悄瞥了眼張問達,張問達同樣一臉的警色,眉頭緊擰的對著他點了下頭。

廖昌永低著頭,眨了眨眼,好一會兒才道:「回孫閣老,確實查到了一些,只不過……怕未必是兩位閣老願意聽到的。」

畢自嚴冷哼一聲,道:「讓你說就說,哪那麼多廢話,要本官去牢里審你你才肯說嗎?」

廖昌永嘴角動了動,又抬頭看了眼孫承宗與畢自嚴,道:「雖然下官沒有拿到實證,不過從種種跡象來看,最近一系列事情,應當是閹黨餘孽所為。」

畢自嚴與孫承宗臉色都是微變,而後兩人對視一眼,又各自轉頭,面沉如水,眸光閃爍。

閹黨是不會去救楊漣的,閹黨也已經沒有什麼高位之人漏,不會妄圖去動搖傅昌宗。他們做這麼多事情,只能有一個解釋——閹黨,東林黨,兩黨餘孽合流了!

不管是從感情上,還是務實上,這一點都讓畢自嚴,孫承宗難以接受。

曾經的生死對頭,現在居然勾結在了一起!

興風作浪!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