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請休妻 散文詩詞

王爺請休妻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中計

作者:月下冬眠

本章內容簡介:亂,又把床榻和軟榻堵在一起,後頭圍上了一處小小的空間,既能裝下兩人,又足夠隱蔽。 一切收拾妥當,傅清霖把蘇瑾瑤藏起來,自己起身出了宮殿,他得去尋些吃的和葯,躲藏了一夜又半天,他早已飢腸轆轆,蘇...

元澈來到後頭,溫靜怡早已嚇得血色全無,看他一步步靠近,她縮了縮身子,乞求道:「這位將軍,我請你放過我,我已經生過孩子了,不合將軍的口味,外頭有的是年輕的宮女,將軍自可去消遣。」

元澈吃吃的笑了幾聲,俯身到她跟前,袒露的目光在她身上來回的,口中說道:「我最喜歡風情萬種的女人,那些個青澀的,多沒意思,今天讓本將軍好好**你,跟了我,你就再也不會想程華胥了。」說罷,低頭吻上了溫靜怡的脖子。

溫靜怡驚呼一聲,死命的推搡他,卻奈何根本抵不過他的氣力,被他一手攬住腰肢,壓在了身下。

蘇瑾瑤在樑上把這一切聽的清清楚楚,聽到溫靜怡的慘叫,她再也忍不住,轉身就要跳下樑,傅清霖死死的抓住她,蘇瑾瑤掙脫他的手,縱身跳了下去。

幾丈高的大梁,蘇瑾瑤跳下去不死也殘廢,傅清霖自然不能坐視不理,縱身飛下去,一手攬住她,帶著她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蘇瑾瑤一直隨身攜帶著蘇無雙給的匕首,一手抽出來,衝進了裡頭,口中喝道:「元澈,放開她,否則我殺了你。」

元澈聽到蘇瑾瑤的聲音,嘴角彎了彎,站起了身子,蘇瑾瑤一進齲溫靜怡躺在地上,衣服還好好的穿在身上。

「蘇主子,你總算肯出來了,看來我這個混蛋沒有白當啊1元澈帶著幾分得意說道。

蘇瑾瑤此時才知道上了當,懊悔的看了身後跟進來的傅清霖一眼,後者臉都黑了,無奈的嘆了口氣,擋在了她跟前。

「元澈,就算她出來,你也帶不走她。」傅清霖的口吻難得的霸氣。

元澈笑笑,「是么?我怎麼覺得,留不住她的是你呢?」

空氣有一瞬間的安靜,不等蘇瑾瑤開口,兩人身形陡變,傅清霖手持匕首,單腳蹬在牆上,身子一個旋轉,如離弦的箭,手中的匕首向元澈刺去。

元澈也不示弱,足尖一點,輕巧巧的從傅清霖身前越過,一掌便要對上傅清霖肩頭,傅清霖側身一翻,險險的避過這一掌。

再次交手,兩人都用了十成的功力,蘇瑾瑤本以為傅清霖年紀輕輕,不可能是元澈的對手,卻不想幾回合下來,實力並不輸元澈,還險些讓元澈中掌。

元澈退後一步,嘴角勾起一絲笑容,竟露出幾分讚許之色,「好小子,年紀輕輕便有如此修為,程華胥身邊果然是人才輩出,難怪會留下你守護蘇主子,他果然沒有看錯人。」

傅清霖拱了拱手,「能得元澈將軍指點,實是清霖的榮幸,不過,今日你是帶不走她了。」身形向後一轉,一手挾住蘇瑾瑤,飛身衝出了宣光殿。

元澈緊追上前,卻還是晚了,傅清霖帶著蘇瑾瑤躍上高空,落在宣光殿屋檐上,再一個飛躍,已經不見了蹤影。

元澈恨恨的跺了跺腳,他一世英名,不想敗在一個黃毛小子手上,再要找到蘇瑾瑤,只怕沒那麼容易了。

返身回到殿內,元澈不耐煩的對溫靜怡揮了揮手,「你找個地方躲起來,不要被外頭的那些人找到,否則有你好受的。」

溫靜怡如臨大赦,整理好衣服,跑到後殿的床榻底下,躲進了裡頭。

這邊廂,越凌塵帶著高璃一路躲藏,他心知錯過了與傅清霖相約的時間,索性也不去找他,帶著高璃躲進了雲海閣。

雲海閣已經被南越士兵翻了個遍,但凡值錢的東西都被搜刮一空,連蘇瑾瑤平日里用的上好的脂粉都沒放過。

越凌塵把高璃藏在一口箱子里,在後頭打了一個洞,讓她能呼吸,又在上頭壓了一口箱子,囑咐她藏好,這才匆忙出了雲海閣。

他擔心傅清霖沒有找到蘇瑾瑤,現下已經是白天,外頭又是重重南越士兵把守,逃是逃不出去了,萬一蘇瑾瑤先被南越士兵找到,那就一切都完了。

一路飛躍一路躲藏的把各個宮裡找了個遍,卻始終沒有發現蘇瑾瑤的身影,他心中越發急躁起來,只高璃還在雲海閣,他也不放心,只好返回去。

才走到雲海閣門口,就聽到裡頭傳來一聲尖叫,越凌塵快走幾步衝進了屋子裡,就見高璃被一個南越士兵從背後抱住,一手扯下了她頭上的太監帽子,另一手就要去撕扯她的衣服,跟前還有一個南越士兵幫著摁住高璃的手,防止被她抓傷。

越凌塵怒火中燒,上前一手一拳,將兩個士兵打飛出去,士兵撞到柱子上,又重重的跌在地上,口鼻里冒出鮮血,竟活活被他的拳頭打死了。

「越大哥!我好怕1高璃呼喚一聲,撲進了越凌塵的懷裡。

越凌塵一手攬住她,柔聲的安撫,「公主莫怕,有我在,沒有人可以欺負你。」

高璃淚水漣漣的抬起頭,摟緊了他的腰,委屈的道:「越大哥,我已經乖乖的藏起來了,他們還是找到了我,我真的好怕,我會不會死在這裡?」

越凌塵伸手拭去她的淚水,俯身說道:「不會的,我會保護你,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你信我。」

高璃窩在他懷裡點了點頭,心裡泛起一陣甜蜜,「我相信你,有你在,我就什麼都不怕了。」

傅清霖帶著蘇瑾瑤一路飛向北宮,路過不少宮殿,裡頭都是一片凄慘的景象,還有宮女和位份低微的妃嬪被*,他也管不了那許多,只能帶著蘇瑾瑤一路逃。

到了北宮,因為裡頭住著的多是年老的妃嬪和宮人,情況比其他宮裡要好許多,卻也免不了被南越士兵搜刮一番,甚至有年紀太大的,在和南越士兵爭奪東西時,被活活打死在院子里,屍體都凍得僵硬。

蘇瑾瑤被傅清霖一路牽著往深處的宮殿走,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她甚至在心裡責怪自己,若不是她一意孤行要來東海,東海也不會遭此無妄之災。

傅清霖帶著蘇瑾瑤到了一處荒涼的宮殿,裡頭的房梁都快要塌了,他故意把裡頭弄得凌亂,又把床榻和軟榻堵在一起,後頭圍上了一處小小的空間,既能裝下兩人,又足夠隱蔽。

一切收拾妥當,傅清霖把蘇瑾瑤藏起來,自己起身出了宮殿,他得去尋些吃的和葯,躲藏了一夜又半天,他早已飢腸轆轆,蘇瑾瑤身子弱又受了傷,只怕更受不祝

北宮本就是宮裡最受冷落的所在,又遭南越一陣搜刮,自然尋不到好東西,傅清霖又一路小心翼翼跑到其他宮裡,總算找到一些點心和傷葯。

回到北宮,傅清霖和蘇瑾瑤一起躲在了床榻后,他個子高大,一進去,裡頭的空間明顯狹小了許多,蘇瑾瑤只能和他依偎在一起,才能勉強坐下。

「我找了些吃的,你先吃一些,這一夜,你定是餓壞了。」傅清霖把點心拿出來,遞到蘇瑾瑤眼前說道。

蘇瑾瑤看著他深陷的眼窩,知道他更不好受,一夜奔波還要帶著她這個累贅,不知道要多費多少心力,伸手只取了一塊兒,就把他的手推了回去。

「我只要這一塊兒就足夠了,剩下的你吃下去,你有精力才能保全我。」蘇瑾瑤說道。

傅清霖也不再推搡,又拿出一塊遞到她手裡,語氣強硬的道:「這一塊也吃下去,剩下的我全都吃了,不許說不。」

蘇瑾瑤無奈,只好把兩塊都拿在手裡,小口小口的吃著,傅清霖看她肯吃,自己也不再猶豫,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吃過東西,傅清霖才覺得身上好受了些,想著蘇瑾瑤身上有傷,就拿出了傷葯,下巴指了指她道:「衣服脫下來,我給你上藥。」

蘇瑾瑤覺得不好意思,臉紅了一下,一手撫上受傷的肩頭,低頭說道:「只是劍傷,不太深,還是忍一下吧1

傅清霖張嘴咬開藥瓶上的木塞,努了努嘴,強硬的道:「要麼你自己動手,要麼我來脫,這個時候了,我不會有非分之想,你放心。」

蘇瑾瑤扭捏著躲了一下,小聲的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啊1

傅清霖不等蘇瑾瑤說完就摁在了她肩頭上,疼的蘇瑾瑤喊出了聲,又怕驚動外人,伸手捂住了嘴,不停地悶哼。

「脫不脫?」傅清霖盯著她問道。

蘇瑾瑤眼淚都快下來了,這個混蛋,還說是朋友,哪有這樣的朋友?抗不過他的「狠」,只好解開衣領子,滑下一側的衣服,露出了受傷的肩頭。

傷口不是很深,但是因為一夜的動作掙扎,遲遲不能結痂,還在往外滲著血,傅清霖看了蘇瑾瑤一眼,給她吹了吹傷口,柔聲道:「你忍一忍,很快就好。」

蘇瑾瑤點點頭,張口咬住了自己的衣袖,傅清霖見狀,用手摁了摁傷口的四周,將血又擠出來一點,待血色鮮艷了,才把藥粉倒在了傷口上。

待傷口包紮好,蘇瑾瑤已經疼的額頭冒出了一層冷汗,臉色也變得更加蒼白。傅清霖不停地揉搓著她的胳膊,給她的身子取暖,待她臉色好了一些,他才噓了一口氣,把她攬在了懷裡,半倚在床榻上眯起了眼睛養神。

蘇瑾瑤盡量把自己縮進他懷裡,好讓他的腿能舒展開一些,漸漸地,困意襲來,蘇瑾瑤趴在他身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