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掌大唐

植掌大唐 第二百五十四章 任你奸似鬼

作者:手撕鱸魚

本章內容簡介:,這位奴隸商人明顯的姿態都變得更低了幾分,畢竟是威名赫赫的凈街虎啊,剛還想誆騙一下她的夫君,把那病懨懨的哥倆賣給他的,商人自個心裡就比較虛埃 在程懷玉展現出了世家女的一面,霸氣側漏的一番討價還...

「客人盡可放心,某這裡各色奴僕全都能找得到,在長安城中論起販賣奴僕,某絕對是這個,客人你來某這裡可算是來著了1

一個大食商人用他那腔調有些怪異,但卻異常流利的漢話,喋喋不休的介紹了起來,還不停的拍胸口,豎起大拇指,誇讚著自己和他手頭的眾多「貨物」,自豪之色溢於言表。

「不論客人想要哪裡的女奴,某這裡都能找到,不論是來自極西之地,前凸后翹的胡姬,還是來自草原上的母馬駒,又或者是皮膚黑,但卻細膩順滑的崑崙女奴,溫順會伺候人的新羅婢,應有盡有,包你滿意。

當然了,唐人女奴某這裡是沒有的,還請貴客原諒則個。」奴隸商人先是指著那一片衣不蔽體的女奴,對著林森眉飛色舞的介紹到。

不過看著林森明顯不太感興趣的樣子,旁邊還有個面帶不虞的妹子,關鍵是這位妹子他還認識,正是在東西兩市都威名赫赫的「凈街虎」程懷玉,這位奴隸商人立馬就明白了林森的身份。

不著痕的擋住了程懷玉望向那片女奴的眼光,然後他果斷將話題引到了那片男奴隸那邊。

「原來是林郎君和懷玉娘子當面,失敬失敬。」奴隸商人似模似樣的行了個禮節,乾脆的引著林森到了另一邊。

那些男奴隸情況也沒好到哪去,有些乾脆就徹底走光了,天熱了嗎,這樣光溜溜的他不容易生病啊,畢竟不能指望這些奴隸商人能多善待他們的貨物吧。

當然也是為了方便某些有特殊需要的買主,觀察這些男奴隸的某些部位是否合用。反正程懷玉是肯定不太適合再跑過去幫忙仔細查看了。

林森自己過去,也不怕這人用有病的奴隸矇騙他,別忘了他現在怎麼也算是頂著個名醫的頭銜呢,那些人的健康狀況他只要稍加留意,就能看個七七八八的,濫竽充數是不可能的。

「林郎君請看,這些崑崙奴可是長安城中最為時興的奴僕,貴人們時不時就會來買上幾個,放到家裡供人驅使也好,送給相熟的友人也好,都算是身份的象徵了。

哪個貴人家裡要是沒有幾個崑崙奴在旁邊伺候著,怕是都不好意思會見友人的。」

這奴隸商人指著其中的一片個頭不高,但膚色黝黑,同樣有著捲曲頭髮的奴隸,對林森極力推薦著,看來這是他們這裡的招牌暢銷貨。

「這些崑崙奴水性如何啊?可有健壯的嗎?或者身姿矯捷的也行。」

林森記得這些矮種黑人,貌似是產自東南亞島嶼上的,水性應該很好才對,正好自己手下還缺些水性好的特種隊員,有這些人做補充應該很不錯。

「他們都是天生的游泳好手,徒手都能下海抓魚的。身手矯捷的自然是不缺,就看客人想要哪些人了。

至於健壯的,他們也都不差,但是某這裡有長安城中都甚為少見的僧祗奴,他們看著和普通的崑崙奴差不太多,可個頭卻要高得多,也要強壯的多。

而且他們異常的溫馴,忠誠不二,貴人買回去,不論是充當護衛,還是用來幹些力氣活,那都是極好的,帶出去也比普通的崑崙奴更有面子不是。

只是這些僧祗奴來自更加遙遠的崑崙大陸,他們又極善於奔跑,很是難以捕捉,想要活著運到大唐來更是殊為不易,因此這個價格嗎……必然是要高上一些的。

當然對林郎君這般的貴人來說,這點價錢肯定無所謂了。」這奴隸商人還知道用上了激將法。

「哦?快帶我去看看。」

這些普通的崑崙奴,林森已經決定要帶一些回去了,也就不急著看到了,而且確實也在那些勛貴家裡都見到過一些了,其實好奇心也沒有那麼重。

反倒是這僧祗奴,也就是來自非洲的黑人,確實是鮮少在長安城中見到,即便是程家和秦家這樣的頂尖武勛家裡,也從來沒有見到他們的身影,林森就想看看,如果合適的話,買下來也無妨。

黑人確實都非常善於奔跑,而且能夠活著從非洲大陸上,萬里迢迢的被運送到大唐這邊,身體肯定是非常健壯的。

要知道這一路上條件肯定是極差的,畢竟是作為奴隸被販賣過來,怕是待遇和牲口也差不多了,沒個好身板,妥妥的死在路上了。

「目前某這就剩了一對僧祗奴了,其他的都早早的被長安城的貴人們搶購一空了。吶,就是他們了。

這是親哥倆,而且身高丈余,力大無窮,給貴人充當護衛,一定極其威武。」奴隸商人指著兩個即便坐在地上,也沒比普通人站著矮上太,滿是得意的誇耀到。

「身高確實不差,力氣應該也不小,畢竟身大力不虧,可你為什麼沒說他們得了正瘧,快要病死了呢?」林森指著坐在地上不停打擺子的黑人哥倆,滿是不爽的對那奴隸商人說道,只是眼中分明亮了亮。

「我買這麼兩個奴隸回去,一點活不能幹不說,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死了,這正瘧弄不好還會過到其他人身上,我再多賠上幾條人命!

你怎麼想的?想害我不成?」林森對著奴隸商人已經聲色俱厲了,就差直接喝罵了。

「貴人誤會了,誤會了,某絕對不敢有坑害貴人的想法。」奴隸商人趕緊擺手,連連致歉道。

「要不是看你這裡的貨色都還不錯,信不信我掉頭就走。」林森仍然有些余怒未消。

在奴隸商人的再三賠不是后,林森這才勉強的繼續看起其他的奴隸。

「這些都是來自白山黑水間的靺鞨族人,最是驍勇善戰,悍不畏死,完全可以作為戰奴,為郎君鞍前馬後,出生入死。

為了表示某的誠意和歉意,郎君想買的話,某一定給一個最為優惠的折扣,你看這樣成嗎?」奴隸商人舔著臉說道。

「好吧,和之前我挑選的那些個崑崙奴一起算啊,必須給個最低的折扣才行。」

林森說完以後,跑到程懷玉跟前低聲交流了幾句,然後和奴隸商人談價格的,就變成了程懷玉這位女主人。

見到程懷玉時,這位奴隸商人明顯的姿態都變得更低了幾分,畢竟是威名赫赫的凈街虎啊,剛還想誆騙一下她的夫君,把那病懨懨的哥倆賣給他的,商人自個心裡就比較虛埃

在程懷玉展現出了世家女的一面,霸氣側漏的一番討價還價,嗯,基本一直是在壓著那商人不斷的退步中,最後死守著底價退無可退了,這才完成的交易。

程懷玉順便從有些欲哭無淚的奴隸商人手中,也買下了那一對黑人雙胞胎,當然價格肯定是跌破了成本價了,就這還送了些搭頭進來。

「就那幾個矮冬瓜做搭頭吧。」林森對著另外一堆個頭不高的人隨意一劃拉,故作不屑的說道。

「那是來自泥婆羅的戰士!戰士啊1都快帶上哭腔的奴隸商人,有些無力的辯解道。

不過看了看林森身邊的席衛忠和席君清爺倆后,他還是無奈的放棄了繼續辯駁的打算。和這虎背熊腰,一看就威猛異常的爺倆比,說那些人是矮冬瓜好像也沒錯。

「嗯?」程懷玉有些不爽的斜睨了奴隸商人一眼。

「送,都送!馬上送1這回奴隸商人是真的帶上哭腔了。

強忍著沒讓自己笑出聲來,林森趕緊轉過身去,當先示意可以走人了,回頭這些奴隸自然有人會給送到府上去的。

而在他們轉身離開后,那奴隸商人也收起了欲哭無淚的表情,轉而得意的笑了起來。

只是讓他知道了真正的情形,怕是他就笑不出來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