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導遊 偵探推理

靈魂導遊 第189章 浪呀么浪打浪

作者:顧大石

本章內容簡介:B這特么也差的太遠了。 「牧白為什麼問這個?」唐寅有些疑惑的問道。 「哦,是這樣的,前段時間有一個謠言說唐兄的一幅畫大概賣出去了5.9億美元……老唐你知道美元是什麼嗎?」秦牧白解釋了一...

第189章浪呀么浪打浪

「秦先生看起來有一些吃驚?」唐寅微笑著問道。

「是有一些吃驚,沒想到是伯虎先生。」秦牧白立刻笑著說道,雖然不知道唐伯虎為什麼會在這裡,不過這不重要了,只要不是他想的那幾個人就行。

「秦先生客氣了,這段時間就有勞秦先生了。」唐寅笑著說道。

「不用那麼客氣,是我應該做的,這樣,我們也不要先生來先生去了,我叫你老唐吧,你叫我牧白就行了。」秦牧白笑了笑。

「好。」唐寅也沒在意這些,直接笑著答應了下來。

「對了,我有一件事想問一下老唐你。」秦牧白忍不住開口問道。

「什麼事情?」唐寅愣了一下,不過還是立刻點了點頭。

「是這樣的,老唐你有沒有畫過一幅畫《廬山觀瀑圖》。」秦牧白將自己想問的了出來,之所以問這個,是因為之前秦牧白好像在哪看過一個新聞,說唐伯虎的一幅畫在2013年蘇富比在紐約的中國古畫秋拍專場上面拍出了5.9億美元的天價。

5.9億美元什麼概念?所以秦牧白必須要問一下。

「《廬山觀瀑圖》沒有啊,我只畫過一幅廬山,是《匡廬圖》。」唐寅有些懵逼。

秦牧白有些無語,尼瑪的,沒有?那就是說這個消息就是假的了,秦牧白就說嘛,這個不太可能,首先一個人的畫作到底有多高的價值,哪怕是放到現代,那也是要看他的古代地位等等,都是有影響的。

說句老實話,唐寅的畫作達不到那個地步,尼瑪的,但是你打開百度一搜索這個,發現幾乎所有的站幾乎都轉載,根本就不考證是否是真的,這特么別說歷史了,就現代這些謠言都讓無數的友信以為真,還說古代呢。

不過這套路,如果不是唐寅畫的,那就很明顯了,因為當時秦牧白對這個挺感興趣的,因為香江的明星唐星,星爺的那個唐伯虎點秋香的電影,秦牧白對唐伯虎也很有好感,聽到自己喜歡的人畫這麼值錢自然是去搜索了一番。

但是搜索的時候,秦牧白就發現很多站都是紛紛轉載,而且還有另外一副唐寅的畫也被造謠搞出了1.9億美元的天價。

不用想,如果不是真的,那特么就是有人在背後故意弄出來的水軍了,為什麼呢?就是因為這些人的手裡面肯定有唐寅的畫,說白了,就是為了炒作起來,然後自己轉手一賣,你看蘇富比拍賣都特么5.9億美元了,我手裡面的畫,你給個幾千萬應該不為過吧?

唐寅的畫之前根本沒那麼值錢,大概也就是幾百萬的樣子,最貴的也不過才5000多萬RMB,5000多萬RMB和5.9億美元,大概三十多億RMB這特么也差的太遠了。

「牧白為什麼問這個?」唐寅有些疑惑的問道。

「哦,是這樣的,前段時間有一個謠言說唐兄的一幅畫大概賣出去了5.9億美元……老唐你知道美元是什麼嗎?」秦牧白解釋了一下,然後又擔心唐寅聽不懂,問道。

「知道。這是真的假的?」唐寅有些愣愣的。

「應該是假消息,你之前最貴的一幅畫拍賣的價格是5000多萬RMB。」秦牧白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讓秦牧白沒想到的是,他說完之後,唐寅整個人就愣住了,接著他的眼圈就紅了,眨眼間,他眼睛裡面的眼淚就直接掉下來了,看著瞬間淚崩的唐寅,秦牧白有些懵逼了,他完全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了。

「老唐你沒事吧?」秦牧白忍不住開口問道。

「沒……沒事,我就是高興,高興的。」唐寅抹了把眼淚,臉上說不出是什麼表情的說道。

「牧白可知道,我活的時候,我的畫作別說是5000萬,可能連一餐飯都換不來。」唐寅說到這裡的時候,眼淚又忍不住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他直接蹲在了地上,然後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蹲在地上雙手抱頭哭的就跟小孩子似地,秦牧白被他哭的都有一些心酸,忍不住蹲在他的面前,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哪知老唐直接就湊過來,抱著秦牧白的肩膀就開始痛哭,「牧白兄弟,你可以知道,如果我那個時候的畫可以賣出錢,不需要幾千萬,只需要夠我糊口買糧,九娘,都不會操勞去世,是我對不起他們礙…嗚。」

這哭聲裡面的委屈,痛哭,懊悔聞著傷心,聽者落淚,秦牧白被他哭的也有一些心酸,只能是嘆了口氣,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後背道:「好了,老唐,都過去了,都過去了。」

唐寅估計是想將一輩子的委屈都哭出來,這哭的那叫一個肝腸寸斷,剛開始秦牧白也有一些傷心,也是,這些人生前可能連生計都難以維持,唐寅一生所經歷的委屈真的是難以訴說,能扛下來,也真是不容易。

他二十多歲的時候,父母去世,家道開始落敗,最重要的是在父親去世的一兩年之內,他的母親,妻子,兒子,妹妹都相繼去世。一兩年的時間裡面,他先後送走了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妹妹,自己的髮妻,還有,他幾歲的兒子。

可想而知,這對他是多大的打擊,如果不是這個時候,他的弟弟唐申才剛剛8歲的話,估計他能不能經得住這個打擊還是一個問題。也幸虧他的好友祝枝山家庭情況可以,在祝枝山的幫助和鼓勵下,他送走了除了他弟弟之外的所有親人,開始準備科舉。

當時的唐寅24歲,而2年之後,26歲的唐寅已經是頭上有了白髮。

28歲的時候,他中了應天府的鄉試第一,後來因為牽扯到了科舉舞弊案被貶為吏,而這個時候他的第二個老婆卷了他的全部家產直接跑了,唐寅也直接乾脆休了妻子。

第三個老婆,根據歷史說,不過這個到底是不是誰也不知道,據說風塵女子,也就是青樓女子,因為在第二任妻子之後,唐伯虎曾相當長一段時間留戀風塵青樓,整日借酒消愁,第三個老婆也就是沈九娘,也就是唐寅哭的這個,也在三十九歲的時候就操勞而死。

僅僅給唐寅留下了一個女兒,也就是說,其實唐寅是無後的,後來他的弟弟給他過繼了一個孩子,但是那個孩子在唐寅死的時候,才剛剛三歲。

這基本就是秦牧白所知道的唐寅的一生,不誇張的說,這事別說放到古代,就放到現代人身上,估計都沒幾個人受的了。

估計這也是唐寅寫出來的桃花庵的原因之一吧,而他遊歷全國也是因為這些原因,這也是為什麼唐寅的畫作高產的原因之一,到了後來,因為當時政局比較亂,他的畫也根本賣不出去了。

那個時期的文人,落魄文人,如果遇上局勢混亂,真的是難以生活。

另外就是唐寅的贗品也比較多,不說後世的,就是在當時,還有不少人給唐寅代筆作畫,而這些畫同樣出自明代,所以到了現代很難分辨,因為沒有什麼歷史可以考證。

只是……剛開始秦牧白還被他哭的有些難過,但是後來秦牧白就顧不上難過了,尼瑪,他忘記了,唐寅也是個老爺們啊,兩個大老爺們大早上在景區門口抱頭痛哭,而且哭的如此撕心裂肺的……。

這特么的,得讓人聯想到什麼地方去?

最重要的是,雖然這個時間點遊客不多,但是尼瑪不是完全沒人埃周圍不少人都在老遠指指點點,不知道在議論什麼。

「好了,老唐,別哭了,周圍不少人看著呢,這些都過去了。」秦牧白有一些蛋疼,但是他又不能說一些嚴重的話,只能是慢慢安慰了。

還好,唐寅發泄完了,也就逐漸的停下了,直到他停止自己的哭聲,放開了秦牧白,才從地上站了起來。

「牧白兄弟,抱歉,讓你見笑了。」唐寅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說道。

「沒關係,你的一生確實比較困苦,我能理解,要是我,沒準早就忍不住自殺了。」秦牧白安慰道。

「哎,誰說不是呢,可能是我命不好吧,或者是,我一輩子給人寫過了太多的墓志銘。」唐寅嘆了口氣,然後又自嘲的笑了笑道:「你知道嗎?我最窮困的時候,為了九娘和孩子,那個時候,畫作賣不了錢,我就給人去畫春宮圖,因為春宮圖可以賣錢。得虧我去過不少青樓,還創作的出來。」

秦牧白一時無言,因為秦牧白想到了一些現代文人的評論,說春宮圖是中國古代性文化的一朵奇葩,也是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而唐伯虎就是這方面的頂尖代表人物,說唐寅畫春宮圖不是為了惡趣味,也不是為了拿出來賣,是對封建禮教的一種明目張的抗爭。

現在聽了唐寅的話,秦牧白覺得有些好笑,或許,我們後代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當時人的想法處境,都是我們自己猜想給加上去的。對封建禮教的抗爭?唐寅自己的話來說,他只是為了老婆孩子,就這麼簡單,僅此而已。

什麼封建禮教的抗爭,他顧得來嗎?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