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夢遊戲 恐怖靈異

控夢遊戲 第258章:冷暖自知

作者:湖畔騎士

本章內容簡介: 吳日天從地上爬起來:「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怎麼來的?」 「我記得……我最後是在醫院裡打針,然後,天花板上出現了一行字,問我要不要逃離醫院……」吳日天皺著眉頭,努力回想著之前發生的...

明日21:左右,進行正式更新替換,到時候再進行訂閱!

………………

有句話說得好,六月的天,孩子的臉,說變就變。

陳不見這個時候也算體會到這句話的意思了,因為這形容實在是太貼切啦!

現在這個可愛的小男孩就是這樣。

只要你問他爸爸在哪,他就笑著指著陳不見,然後說:「爸爸,抱。」

然後你問他媽媽在哪,他就哇地一聲哭了,一邊哭一邊看著趙露兒,那小模樣,就像是趙露兒欺負他了,還是咋滴他了似得。

這時候,趙露兒也算相信了陳不見所說話,因為她不是這孩子的媽媽啊,她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呢!

………………

……以下內容防止盜中,,請明日刷新正版訂閱內容……

打破傳統遊戲的固有模式,這是所有遊戲愛好者所期待的未來,也是所有遊戲開發者所追求的改變。

可惜,無數閃光的創意總是會敗給殘酷的現實,會因種種外在原因或技術難題而無法實現。

「還是睡覺做夢好哇,在我的夢境中,永遠不會存在技術難題。」陳不見翹著二郎腿,品嘗著手中的紫葡萄汁。

這裡不是夢境遊戲的十六世紀大陸,而是在夢境空間中夢境,是陳不見臨時設置的夢中夢。

夢中夢,顧名思義,這是一種多重、多層的夢境,也可以理解為一個分支夢境空間,就像是一個獨立存在的小世界。

陳不見隨手將手中的葡萄汁化為虛無,撐了撐懶腰:「唔,用了三個小時,累死我了。」

雖然陳不見在『夢中夢』里花費了幾個小時的時間做布局,但作為主夢境的十六世紀大陸,時間才過去不到幾秒。

這一切當然要歸功於夢境的神奇之處,陳不見現在也是一個精神力富餘的人了,為了節省寶貴的時間,他將『夢中夢』的世界時間加快了數倍,

陳不見看了一眼周圍的場景布局,滿意地點點頭:「好了,時間應該差不多了,也該讓那個傢伙進來了。」

陳不見大手一揮,夢中夢的入口便化為一片透明,直接攔在了山道上,只要有人經過,就會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直接進入夢中夢!

秦嶺山脈的山道上,一個山賊模樣的人已經出現在視野中,他就是陳不見口中所說的那個傢伙——吳日天。

吳日天,這同樣也是一名被陳不見劃分為野怪陣營的玩家,但吳日天與巨人冉力堂不同,他歸屬於豬頭山寨,是一個有組織的野怪勢力,可不是冉力堂那種連棲身之所都沒有的遊盪野怪。

所以,吳日天的復活點就在山賊寨中,他倒是沒有出現過復活意外,比如……像冉力堂那樣,復活在冒險玩家新手村裡的意外狀況。

「大王叫我來巡山,抓個和尚做晚餐……」

吳日天哼著無名小曲,雖然他也不知道這首歌出自哪兒,自己怎麼就突然會唱了,但這並不妨礙他對這個歌曲的調調很喜歡,每次出來巡山都會唱這首歌。

「巡山回去就有酒肉吃,這日子也不錯礙…」支撐吳日天每天巡山的動力就是有酒喝,有肉吃。

唯一令吳日天不爽的是,自己每天都要死上十次,這幾乎就是一個規律了。

吳日天每次不是被老虎咬了,就是被山上滾落下來的石頭砸中,還有一次遇到山裡的獸群遷徙,直接被踩死,總之,吳日天的死法是千奇百怪,幾乎可以寫成一篇說明文,死亡的一百種方法。

不過,吳日天對此已經麻木了,他甚至還在今天巡山時表示:「算一算……今天應該還要死三次,希望後面能死得痛快點,別再讓我碰到老虎了,被吃掉的感覺真不好。」

吳日天抱著這種念頭,一步步地接近陳不見所設置的夢中夢場景,而他自己卻渾然不知。

看到吳日天已經進入夢中夢,陳不見輕打了一個響指讓夢中夢的通道關閉,化作一片尋常的樹葉:「好了,請開始你的表演吧,吳日天。」

…………開始表演的分割線…………

「叮咚,今日遊戲時間已到,請玩家及時下線。」一聲系統提示音突然響起,讓吳日天為之一愣。

吳日天開口抱怨道:「今天怎麼……怎麼這麼快?我的巡山任務都沒完成,還沒回寨子喝酒吃肉呢。」

但是,夢境遊戲系統這次似乎格外粗暴,還沒等他話說完,就強行將他踢出遊戲。

被人強行踢出遊戲的感覺很不好,但更不好的感覺,是吳日天現在所處的環境——精神病醫院。

是的,自從吳日天行為失常,表現怪異后,他就被自己的小弟送進了醫院。

可是。還沒等醫生檢查完,吳日天的兩個小弟跑得一個都不剩,在他們看來,能給吳日天付上個挂號費,就已經是對這個曾經的大哥一種最大的回報了,至於治好他的病,那還是算了吧。

吳日天嘆了口氣,被好心的醫生送到這間專門治療精神病的醫院,已經有好幾天了,自從回復意識后,他就常常盯著天花板嘆氣:「唉,什麼時候我才能像在夢裡玩遊戲那樣,隨便跑,隨便走,不在這個小房間里看著天花板發獃。」

對於夢境遊戲,吳日天是一百個喜歡,哪怕自己的身份是一名山賊,但這也比被困在精神病醫院,天天行動自由都受到限制要好得多。

吳日天盯著天花板:「啊,睡不著,今天為什麼關服這麼早,這還是半夜呢,這讓我後半夜怎麼辦埃」

突然,天花板上出現了一行血紅色的醜陋字體:你想要真正的活著嗎?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

「啊1

突然出現的這行字,讓吳日天嚇了一跳,他被驚得叫出了聲。

隨著吳日天這一聲喊叫,醫院中值夜班的醫生也被驚動了,連忙跑進屋來,並朝外面喊了一句:「小張,快過來,四號病床的病人又犯病了,趕緊給他打一針,讓他安定下來。」

很快,一名胖胖的護士從門口進來,她和平時一樣,將一身白色的護士服硬是穿出了緊身衣的效果,手裡還拿著一根針管。

恩?等等!

那支是針管?怎麼會這麼大!

吳日天看著那支比平時大很多的針管和針頭,猛搖著頭:「不要,我不打這針,這…這……這針有問題,我不要打1

開玩笑啊,這次打針,居然換了這麼粗的一根針,是給牛打的吧?扎到身上那還得了?

吳日天很想反抗,但他雙手都被白布束縛在胸前,根本動彈不了,也就無從抵抗了。

「醫生,醫生,我沒有病,求你了,不要給我打針,這……這個太粗了,我受不了……」

「啊!!1

沒有理會吳日天的抗議,胖護士上去就一針,直接扎在吳日天的胳膊上。

吳日天雙眼爆凸,死死地盯著天花板,他完全忍受不了這種疼痛,口中發出的慘叫,讓任何人聽了,都會感受到疼痛的信號。

突然,天花板上的字變化了一下:想要逃離這裡,遠離種痛苦嗎?請選擇『是』。

吳日天想也沒有想,直接吼道:「是!是!是!只要讓我離開這1

作為這一切的幕後策劃者,陳不見很淡定地看著這一幕:「壞人嘛,總是要經過反覆教訓,才能讓他們長點記性。」

隨著這聲慘叫結束,吳日天自己就昏了過去。

似乎過了很久……

吳日天醒了,他剛睜開眼,就發現一個好消息,自己已經不在精神病醫院裡了。

但壞消息是……現在這個地方,看上去比精神病醫院還要糟糕!

四周圍都是陰暗、恐怖的環境,時不時還吹來一陣冷風,涼颼颼的。

「嘶……」吳日天倒吸了一口涼氣,打了個顫。

吳日天從地上爬起來:「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怎麼來的?」

「我記得……我最後是在醫院裡打針,然後,天花板上出現了一行字,問我要不要逃離醫院……」吳日天皺著眉頭,努力回想著之前發生的一切。

還未等吳日天想完整個過程,他就被一個冷漠的聲音打斷了思緒:「吳日天,你的時辰到了1

吳日天一抬頭:「啊!你…你……你是……」

吳日天面前站著一黑一白兩個長袍人,都長著一副不似常人的樣子,嚇得吳日天當場就坐在地上了,就像是三魂都丟了一魂的感覺。

黑袍人有些不耐煩,直接抽出一條粗鐵鏈,掛在吳日天脖子上:「哼,少說廢話,走1

很快,吳日天就被拖拽到一座陰森的黑色大殿外,大殿的門頭牌匾上赫然寫著三個大字:閻羅殿。

這三個字,瞬間就擊蒙了吳日天。

這是怎麼回事?閻羅殿?!

吳日天眼神中充滿了震驚,這不是傳說里……我的天吶,我只是打個針,怎麼就被送到這裡來了?

「我要回家1吳日天轉身就想跑,可惜,他忘了自己脖子上還有一條粗鐵鏈。

大殿中……

整個大殿顯得極為寬敞,有三十六名身著古式黑服官靴的人分列兩排,手中握著一根半人高的殺威棒。

這裡是陳不見構架出來的夢中夢世界,陳不見直接通過精神力,朝著大堂坐著的黑面判官發出一道指令:「這次不光要測試人型野怪,動物類型的也要測試,先從各種動物開始吧1

一名身材魁梧,面黑如墨的大人端坐在堂上,手中驚堂木一拍:「堂下何人1

三十六根殺威棒敲擊著地面,兩排人口中宣著號:「威……武1

頗具戲劇效果的台詞,讓吳日天一度以為自己進入了包青天的劇場版舞台。

其實,吳日天還真沒猜錯,因為陳不見也沒去過真正的閻羅殿,陳不見就是按電視劇里的橋段編的劇本……

「砰。」

見吳日天沒有反應,站在身後的黑袍人直接用腳將吳日天踢翻在地:「跪下1

吳日天此刻真的是大氣都不敢出,因為周圍的這一切都太超出他的常識認知了,這明明是神話傳說里的東西啊,自己怎麼就遇上了呢?

未等吳日天開口答話,他身後那名白袍人就開口回答道:「大人,這人姓吳,名日天。」

堂上黑面的主官將驚堂木一拍:「堂下可是吳日天?速速回本通判的話1

吳日天的聲若蚊音,連說話的聲音都不敢太大:「我…我是…」

見吳日天做出這樣的表現,影身身在一旁的陳不見搖了搖頭:「沒想到這個傢伙,居然還怕鬼神。」

「既然做了一世惡人,就要用十世來償還,來人,給我將吳日天打入畜生道,先當一世的鴨1

很快,吳日天的宣判就出來了,因常年做壞事,被投入畜生道。

「大人,我不想做畜生啊,我不要當鴨,求你了,我不要…不要……」吳日天一個勁地求饒道。

可惜,吳日天身旁的人,壓根就沒理會他的意思,將他帶到了一個通道前,直接扔了進去。

下一秒,天旋地轉。

等到一切恢復平靜,吳日天就感覺自己來到了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周圍的場景一片漆黑。

吳日天想到剛剛遇到的奇怪事,不由得心中一緊,隨後又一個勁地自我安慰道:「我是不是剛剛睡醒,剛剛碰到的什麼判官……應該都是夢吧?」

面對一片黑暗的場景,吳日天只想快點逃離,可他發現,無論自己怎麼睜眼,眼前還是一片黑暗。

「怎麼回事啊!格老子的,怎麼就睜不開眼1吳日天很想罵人,但他一張口就感覺到一種令人窒息的束縛感,這讓他開始不顧一切地朝前撞擊,就像是一種本能一樣。

就在這時,幾個孩童的聲音在吳日天耳邊響起:「快看,小鴨子就要孵出來了,我們幫幫它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