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啟風雲 都市言情

天啟風雲 第六百二十七章 冬寒料峭望天涯

作者:風戀刀

本章內容簡介:離起來了。那名白衣少年至始至終都不曾發言一字,他那飄逸如仙的身姿彷彿運籌帷幄,掌間盡握天下般。 看著那兩人離去的背影,葉吟風忽然覺得渾身間一顫,他臉色不禁的一變。看到他那變化的臉色,眾人心中暗...

「哈哈哈,鍾兄真是有趣的很,居然還有如此雅興玩起了遊戲。這貓與老鼠的遊戲可是好玩的很,卻不知道何人是貓,何人又是鼠呢?」凌天雲雙眼裡流露出了一絲興趣盎然的光芒,他沒有想到這倆人的到來會是這樣的目的。看著這有恃無恐的兩道丰姿卓越的身影,他心中只能淡淡的一嘆,論相貌與家世,眼前的這倆人確實勝過他與葉吟風百倍。

「我們四人,這個遊戲就只有我們四人參加,如何,則於籌碼嘛,暫時沒有。」鍾劍鴻眼裡掠過一抹自信的光芒朝凌天去說道。而他身邊的燕龍星則是雙眼裡和煦如春的光芒落在了那青衣如仙般的身影之上,最後又落在了那藍衫少年的身上。他臉上揚著自信而又如沐春風般的笑意,彷彿他就是那冬日裡的暖陽般,走到哪都讓人生出好感來。

南宮纖塵皺了皺秀眉,似乎非常的不喜歡燕龍星那大膽毫不掩飾的目光。而她身旁的葉吟風卻是一臉風輕雲淡之姿,對於燕龍星他太了解了,這等全身沒有一絲一毫缺點的人很是可怕。可怕到連對方的弱點都找不到,可怕到縱然是與他為敵卻又不得不對他生出暗暗的敬佩之意。只是葉吟風知道,不管如何,他與燕龍星就是宿命的對手般,冥冥之中他就有感應,燕龍星與他之間只能活一人,不是他就是燕龍星。

他想起了那胖道士李逍遙的話,一個完美的男子,雖然看不出他有什麼缺點,但是太過完美這本身就是缺點也是弱點。不過到現在為止,葉吟風依然看不出那比自己只大一兩歲的白衣少年有什麼弱點,也許是對方隱藏太深。他並沒有因為燕龍星覬覦南宮纖塵而動怒,他知道自己動怒一樣的無濟於事。

唐七立在青綾的身後,他看到了燕龍星,他的身子本能的一縮退到了青綾的半步之後。他不敢去看燕龍星,但是他發現燕龍星似乎連看也沒有看他一眼,這讓他全身寒意連連。自家公子的秉性他最清楚。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接下了,什麼時候開始,又什麼時候結束呢?」凌天雲雙目炯光一閃,向鍾劍鴻問道。他知道那鍾劍鴻只不過是燕龍星代言而已,其實這一切都是燕龍星的安排。

「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找到黃公寶藏結束,如何。這場遊戲可不是一場普通的遊戲,你們可要想好了。」鍾劍鴻並沒有因為凌天雲的答應而感到意外,與凌天雲交手數次,他早就了解對方的個性,如果不接下這個遊戲反而會讓他覺得意外。

沒有人知道,這一場豪賭的遊戲就在這偏遠的楓林鎮開始了,也沒有人知道因為這場豪賭,天下風雲格局變得更加撲朔迷離起來了。那名白衣少年至始至終都不曾發言一字,他那飄逸如仙的身姿彷彿運籌帷幄,掌間盡握天下般。

看著那兩人離去的背影,葉吟風忽然覺得渾身間一顫,他臉色不禁的一變。看到他那變化的臉色,眾人心中暗呼不妙,他們展開身形朝院落之外射去。郁濃的憤悶氣息油然而成,雖然晴空萬里,但是冬日裡的低壓氣息也讓眾人心頭忽然間透不過氣來。

老刀心中一松,因為他感覺到了一絲寒徹的殺意朝他湧來,使得他渾身間一緊。只是他沒有想到這股殺意來得快,去得也快,讓他感覺萬分疑惑。應該說此時對他下手是最好的時機,可是那隱藏在眾人之中的殺手卻是選擇放棄,但是他還是不敢掉以輕心,默默的警惕堤防著。

胸前那柄沒入肉中的匕首最終還是被他撥了出來,一股血箭從他的胸前激射而出,那鮮紅血液轉而間就變成了淡黑之色,隨即一股淡淡的腥臭氣息撲面而來。老刀知道那匕首之上啐了毒汁,全身一股酥麻的感覺朝他湧來。他不得不揚指飛點在自己前胸之上,將那血跡止祝

然而,那激涌而出的血液並沒有立即停止流出,胸口處一陣灼燒的感覺朝他的全身漫涌而出。而他也駭然的發現自己周身的真氣居然提不起來了,全身的氣息如潰堤之洪水般一瀉千里,毒氣在他的前胸肆意破壞著他周身的經脈,讓他全身提不起一絲一毫的真氣。可是望著眼前的這名無辜的男童,他心裡更是莫名的一顫。他沒有想到居然有人利用這天真無邪的孩童來暗算於他。

混跡在人群之中的年輕公子雙眼微微的眯起,他似乎在等待,他並沒有立即動手。他將老刀此刻的狀況盡收眼底,而他的身邊圍了一圈普通的村民們,他的打扮如那普通的村民沒有半點的區別,唯一有區別的是,他那雙修長的手正泛著一抹淡淡的光暈,閃爍在那陽光之下。

驚魂未定的村民們茫然不知所措,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有幾名村民怒火騰升,想要一把抓住那驚恐無措的男童,但是老刀一個眼神就讓那些村民們收手了。他們也不知道怎麼辦,以前遇到村民受傷,都是老刀親自包紮傷口,而此時老刀自己卻受傷了,讓那些村民們不知所措。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楓林鎮的大英雄會受傷,他們也從來沒有想過,楓林鎮如守護神般的粗壯漢子會流血。

「好了,沒事了,你回去吧。」老刀強忍著全身湧來的灼痛,朝那驚恐的孫小知道這男童並不是真的想傷害於他,只不過他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意外發生。而孫小二則是怔怔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他聽到了老刀的話語,卻不動動。待老刀撫摸著他的頭頂,他感覺到了一絲曾未有過的安定,這才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普通的村民們哪裡知道,真正讓老刀受傷的正是那啐在匕首上的毒汁。他們見那粗壯的漢子彷彿若無其事般的安慰那孫小二,這才開始流露出了一安心的眼色。只要這楓林鎮的守護神沒有倒下,那麼楓林鎮就還有希望。他們心裡徹底的鬆了一口氣,只要這粗壯的漢子沒有就好。

看到這些愚昧的村民們露出了放心的目光,那年輕的公子的嘴角微微的上揚,一抹冷笑從他的臉上呈現而出。那淡淡的譏誚光芒從他的眼眸一閃即逝,只是他嘴上的冷笑還未落下時,一道炯然的目光正好落在了他的身上,老刀看著那男童離開了,然後他將目光直接落到那年輕的公子身上。

「想不到某家還是中了你的道了,利用無知的孩童,掌握了那孩童玩性的心理,達到了一擊必中的效果。想不到你居然還如此般的年輕,倒是出乎某家的意外。卻是不知道那些人給了多少酬金買某家的性命。」老刀語氣裡帶著平淡和平靜,他絲毫沒有因為自己受傷而有任何的感情波動,他只是如拉家常般的語調向對方說道。

從人群之中走出,雖然是普通得粗布衣,卻還是難掩那年輕公子不凡的氣質,他嘴角之中依然微微上揚著,一絲來自骨子裡的傲意湧現在他的身上。他並沒有急著回答老刀的話,而是目光里閃過一可憐的光澤,對於老刀發現自己,他並沒有感到意外,像老刀這樣的高手,很容易就可以在人群之中找到自己。

眾人紛紛的從那年輕的公子身旁走開,他們雙眼裡露出了憤怒的目光,他們不知道為什麼那年輕的公子為何要陷害這楓林鎮的守護英雄。只是他們從那年輕的公子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比那冬寒還要寒冷的冰意,那種寒意使得他們全身莫名的一顫,他們知道這名年輕的公子是一名武修,而且是一名厲害的武修。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天經地義。老刀生性洒脫不拘小節,雖為西域活佛,卻不願為活佛而囚牢自己的自由,於是便一人獨出西域。傳言老刀受人恩惠,便替人保守了一個秘密,當然那個秘密已經傳給了那人的後代,秘密當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你既然吐出了那個秘密,就不用活在這個世上了。不知道老刀對這個答案可否滿意,如果不滿意,那麼鄙人也沒有更好的解釋了。」那年輕的公子雙手背負著,傲然的身姿上狂涌而出一股掀天般的氣息,讓離他不遠的村民們只覺一股巨大的推力壓來。

村民們離得遠遠的,唯有那立在人圈之中的那兩人相遙而視,沒有一點劍拔弩張的氣氛,也沒有兵刃相向的緊張之感。只有那平靜里蘊含著一股崩天般的氣息,凝起的悍然氣勢在兩人的身上慢慢成形。老刀周身真氣雖然提不起來,但是他畢竟絕頂高手,真氣也只是實力的一部分而已。

那粗糙的面容之上泛出一絲如水般的沉靜,老刀手中的柴刀凝出一抹幽幽的光芒。他雙眼裡更是一道冷凝的光芒激射而了,他動了,他絲毫不顧那胸前激涌而出的鮮血,他也不顧那丹田內提不起來的一絲真氣,他右腳朝前一邁,一股沉雄的氣勢立刻從那柴刀之上迸射而出。

而那年輕的公子卻是雙目一冷,他分明感覺不到老刀周身任何氣息波動,可是他卻感覺到了老刀周圍一股超然的氣勢凝起來。他不禁的心中一驚,那是一種勢,一種對武道意志的掌控,那與內力無關,而是一種純粹的武道意志。掌據了勢,就掌了某種武道意志,如果加上本身的內力修為,那麼就非常的可怕,可以說已經達到了破空境的境界了。

年輕公子還是動了,他手中一道幽光現顯而出,而他的身影更是一竄,如一種寒風般向老刀涌去。在那寒徹的風中,一道道殘影拖起,那年輕的公子速度極快,快到了讓人眼花繚亂的地步,特別是那年輕公子手中的幽光更快,如一道幽芒四射的星辰墜射而出般。而老刀卻是臉色沉靜如水,他手中的柴刀光芒一現,他雙手舉刀,朝著那道快到極致的人影狠狠劈去,如在劈一根木頭般,彷彿他這種劈法經過了千錘百鍊般,一股勇往直前的氣勢在他的周身豁然而顯。

孫小二邊哭邊跑,他的心裡慌亂無序,他不知道以後要怎麼面對楓林鎮,他也沒知道以後要怎麼面對玩伴們,因為那些玩伴們最崇拜的就是那大英雄了,個個都想成為大英雄一樣的男子漢。

只是他跑到了自家的院落時,鼻中湧來了一股刺鼻的血腥,他衝進了屋子,他看到了滿身血跡的父母一動不動的倒在了地面之上。此時,他又一次在哭了起來,嚎啕大哭。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