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散修 歷史軍事

神級散修 第三百零九章 關心則亂

作者:海浪線

本章內容簡介:蘇家的本錢可就多了不止幾分,腦中立刻跳出幾個人選,全都是家族暗中重點培養的,不過馬如風的一句話就讓他的想法破滅了。 「嗯,要完璧之人才行,否則玷污了丹藥,損失我不說你也知道。」 「明白...

聽到破空聲的尖利聲響,蘇兆林等人下意識的掩蔽身形,可是破空聲仍在繼續,他們全都意識到了什麼,立刻轉頭看向了十一方向,破空聲戛然而止,一支箭矢正穩穩的鑲嵌在十一心口,箭矢上的一張符咒同時燃燒起來,十一瞪著雙眼倒了下去。

「十一1

蘇兆林嘶吼起來,他們都是族人,都是一家人,任何一人戰死都是等於失去了袍澤,失去了親人,這種痛心,外人能了解一些,卻很難感同身受,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那種滋味,一時間他們的注意力立刻從段清身上轉移,腦海中本能的開始計算要如何藉助落難的兄弟了。

這種情況在戰場上是致命的,可是,他們關心則亂。

不過,對於段清來說,卻是最有利的戰局,因為這就是他刻意營造出來的局面,他在之前的玄鐵箭的襲擊中感受到了威脅,於是就絕不肯再受到威脅,畢竟如果任憑這六人發揮戰力,只怕是元嬰期的修士也難以抵擋,因為就算利刃掌握在孩童手中,威脅並不比成年人來的少。

在這一階段,無數雙眼睛都盯過來的時間段里,段清不想受傷也不能受傷,一旦戰力打了折扣,事態的發展就會超出掌控,甚至難以想象。是以段清不會有任何手軟,只要是威脅到自己的存在,都將死亡。

蘇兆林欲哭無淚,他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人,但不管是什麼人,都將是敵人,悍然出手的原因,是因為那傢伙的修為擺在那裡,不過是金丹期六重而已,自己這面的實力斬殺他幾個來回都還有富餘,當然,是從表面實力上看。

可是現在,為了隱蔽性,也為了避免損失更多的人手,接連有兄弟主動出去救人,但結果就像葫蘆娃救爺爺似的,一個接一個的送了命,而且,對方就是利用了己方最為擅長的弓箭,將那些用弓好手一個一個的釘在石台上,這種碾壓讓他幾乎絕望。

終於,他意識到一擁而上還有幾分機會可言時,剩餘的三人使用了僅有的符咒與丹藥,從三個方向速度極快的沖將上去時,一團忽然閃現的火球,將他重新打回了絕望之中。

「轟隆1

數十顆爆丹產生的力量,幾乎升騰起了一團蘑菇雲,三道疾馳而來的身影,卻是以更快的速度倒飛出去,有的在搖擺間身軀就已經四分五裂

在半空中的飄飛中,蘇兆林絕望到獃滯的眼神中,有著一抹悔意,他知道自己太草率了,應該先了解對手,而不是光憑藉修為就做出了判斷,這個經驗是用生命的代價換來的,可惜,不能再親口教導給家族晚輩了

段清草草打掃了戰場,可惜這些人窮的有點超乎他的想象,感覺也就比散修強了那麼一點,於是也就不再耽擱時間,轉身向著風行帆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在天韻山脈中段的半山腰上一處平台中,佔地超過百丈方圓的正是守護家族蘇家,黃昏下本該祥和的時段,此時卻是異常忙碌。

老一輩的人都在進進出出,年輕甚至更小的一代都是緊張又好奇的神情,偶爾有被長輩點名去拿些什麼東西的青年,步伐都是又輕又快,神色中顯露出傲然,彷彿這一聲叫,就是劃歸為重點培養的序列了一般。

蘇家老一輩人此時都是激動中又帶有忐忑,這位可是來自宗門的上人,不管他的傷勢有多重,不管他看起來有多麼落魄,那都是不能忽略的存在,不但要好好招待,一部分長輩的心中,已經開始籌劃晚上將那些孫女之類的送進上人的被窩了。

不過,讓他們全都意外的是,幾乎傾盡了全族之力,才救醒過來,可是這位上人一不修養,二不吃喝,直接開口就要丹爐,要各種各樣的材料,這些可都是蘇家的家底,他們肉痛又殷勤的拿了出來,對於宗門上人的人情,他們還是很喜歡的,但最終卻卡在了異火上。

馬如風身為內門弟子,不是沒有異火,而是他此時體內真氣空空如也,貿然調動異火的下場極有可能引火自.焚,交給外人又不放心,這可不是玩具,整個星球上也只有天嵐宗才具備,就算身為八大宗門的其他幾個宗門,也總是進行窺視,是以他的糾結和猶豫就不難理解。

蘇家一位老人看出了馬如風的糾結,當即開口道:「上人無須擔心,這方圓千里的地界,都是我蘇家在守護,其中任何蛛絲馬跡都不可能逃得過去,由他們去追捕,上人只管等好消息就是。而在這族內,儘管我大哥近些年一直閉關,小老兒我的修為也在逐步退化,可至今仍舊是金丹期九重,那些宵小,鬧不出什麼事端的。」

「夜郎自大1馬如風在心中嘀咕了一句,一個從根源上就被限定了發展的邊緣守護家族,能有什麼前途?不過的確不能再猶豫了,必須要儘快恢復過來,於是神情淡然的說:「我的猶豫不在你們,而是我自己,畢竟宗門的規矩是必須要遵守的,不過嘛人心都是肉長的,我也並非是冷血,也罷,準備一處密室,另外叫一個晚輩過來幫忙。」

老人眼睛一亮,這可是整個家族都夢寐以求的,只要能夠習得幾分宗門秘法,蘇家的本錢可就多了不止幾分,腦中立刻跳出幾個人選,全都是家族暗中重點培養的,不過馬如風的一句話就讓他的想法破滅了。

「嗯,要完璧之人才行,否則玷污了丹藥,損失我不說你也知道。」

「明白明白。」

老人立刻就著手去安排,在族地後山石壁之中,開採出數個修鍊密室,此時正派上用場,至於完璧之身,自然是挑選那些眉清目秀,身段婀娜的才是。

一番忙碌終於搞定了所有事,老人得以空閑下來,年輕一代們全都圍攏過來,問這問那,有的已經開始憧憬起了未來,老人笑著一一作答,在他看來,年輕人就該有些見識,才能幫助他們更好的成長,他們當中不乏一些好苗子,修鍊到元嬰期巔峰沒什麼問題,至於能不能突破進煉神期,那就要看機緣了。

可是,血脈中的宗門印記,只要修鍊到元嬰期就會啟動,使得本人無論如何也無法存進,整個蘇家,就只有大哥被允許修鍊到元嬰期五重,而這些年的閉關,正是在研究如何能夠不動聲色的破除掉印記的封鎖,修士的世界,沒有修為,一切都是空白啊!

正當他們暢想未來的時候,族地大門處出現了一道身形,步伐平靜而穩健的走來,老人眉頭頓時一跳,下意識的看向大門,那裡因為有上人到來而沒有站崗,他也來不及訓斥,因為此人的到來,代表著巡邏隊的六人

老人眼前一陣發黑,但他的年紀同樣賦予了他足夠的智慧,強自鎮定起身,一揮手,中氣十足的說:「有朋自遠方來,還不快迎接?」

「啊?」

「誰1

在年輕人們驚詫異常的轉頭時,看到了那道清瘦的身形,他的身旁懸浮著一把亮銀飛劍,手中提著三張玄鐵大弓,無視那些圍攏過去的年輕一代,徑自走到老人身前,將大弓拋下,道:「我是段清,對於你們家族,我原本沒有惡意」

「沒有惡意?我爹呢,我爹吶1

段清的話還沒說完,一個青年就跳將著嘶吼起來,年輕人都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尤其是看到自己親爹的隨身弓箭出現在陌生人手中,那種感覺自然不言而喻,同時他也帶動了其他的年輕人,一時間全都聲討起來,一個個眼珠子都紅了,大有得到不想聽的答案就拚命的架勢。

段清轉身,看了過去,他原本是沒有惡意的,但是這些人追殺自己,此時卻也再懶得去解釋什麼了。

可是,被段清視線掃到的年輕人們,上一刻還彷彿打了雞血一般,這一刻全都哎呀一聲驚叫,慌張退後時,腳步都站立不穩,一個個摔倒在地,甚至還有一部分人身下聲響不斷,各種異味紛紛飄散出來。

老人心頭一跳,這些年青一代都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各種煞氣根本難以近身,卻是被對方一眼就嚇得屁滾尿流,此人身上的煞氣之濃厚,超乎想象。

殺氣與煞氣不同,卻又相輔相成,只有積累到了足夠的殺氣,才能夠轉化成煞氣,這種氣息對本人並沒有傷害,卻會增添出一股氣勢,老人曾經就看到過,一個怎麼也哄不好的嬰孩,只是被一位修士看了一眼,當即就老老實實,可止小兒啼哭一說,絕非空穴來風。

一時間,老人有些後悔對這些弟子的疏於管教,方才對方明明語氣中帶著平和,說明他並不想再挑起事端,只要自己略施計策,說不定就能輕而易舉的害死他,現在卻是不好施展手段了。

尤其是那把飛劍,看起來就帶著股靈氣,絕非尋常可以比擬!

「丟人現眼的東西,退下1老人一臉嚴肅的站了起來,隨即朝著段清微微抱拳,道:「老夫蘇柏木,是這家族的族長,段兄弟遠道而來,有失遠迎。正如你所說,我們之間本沒有恩怨,發生的任何事,我想都是可以用談判來解決的,過去如此,現在也是如此。請1

段清沒動,漠然開口說:「沒什麼好談的,我的目的很簡單,把馬如風交給我,你們家族可以平安無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