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能戰記 偵探推理

源能戰記 256牌中世界(上)

作者:夜羽修羅

本章內容簡介:膊上的白嫩小手上不停的把玩揉捏著。 「柳公子好討厭哦。」嘴裡嬌嗔調笑著,幾乎將身體掛在柳兄身上的紅衫女郎非但沒有抽回自己的手,反而咯咯嬌笑著扭動著細腰翹臀,更進一步的貼了上去。甜香撲鼻,呼吸漸...

這個世界很大,星空浩瀚,廣袤無邊。它又很小,僅在方寸之間。

前世隕落,今生重現,覺醒之刻,只差契機。

……

雨後初晴的仙子湖,在湛藍的天空映照下,水天一色。潮氣未散,澄凈的湖面上波光粼粼。偶爾還能看見點點紅磷。游曳嬉戲,盪起圈圈的水紋。

楊柳垂邊,綠影倒懸。嬌艷的荷花爭相綻放,粉白交錯。粘掛在花瓣兒、荷葉上的露珠,晶瑩剔透,風過葉動,顫顫巍巍,好似美人垂淚,欲滴還休。

涼風拂面,沁人心脾,趁著六月暑氣未聚的難得時光,紛紛踏出閨房樓的丫鬟小姐和走出瓊閣書院的才子書生們在這片西湖勝景之中是越聚越多,陣陣的嬌聲脆語,朗聲吟誦,時不時的還夾雜著幾聲貌似江湖豪客特有的那種粗狂的嗓音出來的那些讓周圍的姑娘小子們面紅耳赤的艷詞小調。

土衫短打,粗布綁腿的擔擔小販兒們頭戴小帽兒。低頭塌肩,臉上掛著標牌似的市儈諂笑,高聲叫賣著自家的小玩意兒。

哪怕是有人不經意間的隨口搭個話兒,他們也會停下腳步,忙的拽開自己的貨櫃,擺開層層貨面,不厭其煩的將各種貨品挨個介紹,堅決不錯過任何兜售商品的機會。來來回回,穿梭在紅衫翠裙之中忙的不亦樂乎。

仙子湖南岸,雨石湖堤上四五個頭扎書生巾,身著長衫,手搖摺紙扇,身邊帶著女伴的青年正滿臉倨傲的對著下面荷塘里的荷花指指點點。吟詞誦對,看著身旁女伴們俏眼中時不時的流露出的几絲崇拜敬佩的眼神,自尊心大大的滿足,臉上的神色是愈來愈傲,聲調也是愈來愈高。恨不得能將周圍所有人的眼光都吸引到自己的身上。好像這樣一來,自己身上的光環就能碩大厚重,璀璨奪目。

其中一位身著藍色長衫的青年眉宇飛揚,正自說的洋洋自得,猛然間不知發現了什麼,忽地眼神一轉,率先滯住了話頭。同時抬手打斷了同伴們的話題,在周圍幾道不滿的眼神中,故作瀟洒的抬起手中摺扇斜指著十幾米外,看似蹲坐在堤壩下的人影,道:「諸位年兄小姐,看到下面那個人了么?」

眾人紛紛抬眼,三個粘珠掛翠,青絲半盤,碧色紗裙的秀色女郎更是相伴著前走了幾步。順著摺扇所指的方向看去,過了會兒,幾人相互對視了兩眼,疑惑的搖搖頭。同時轉過頭來不解的看著先前出聲的這位老兄,希望給個解釋。

「諸位年兄,吾等學識只在伯仲之間,如這樣長久下去,只怕等到烈日高懸的時候,翌時也很難分出高下,與其等到烈日臨頭,受那炙烤之苦,不如換個方法分出高下如何?」

「柳兄何意?莫不是與堤下那人有關?」站在他身邊,身材消瘦的一位青年心思微動,介面問道。

「張兄正解,小弟正是此意。」

雖然大多數人都還沒聽懂他們打的是什麼啞謎,但這個提議聽起來,感覺似乎不錯。好像是要捉弄什麼人吧?這個可比吟詩作對好玩多了。所以連帶著那幾位女郎壓住了躍躍欲試的心情,暫時都沒有發問。和同伴們一起,等著那位藍衣柳兄繼續。

藍衣柳兄挺起胸膛,抬了抬下巴,走到堤壩邊緣,合起掌中摺扇在手中敲打了幾下,然後,虛指著下面,道:「其實很簡單,諸位剛才都看到了。我們就根據堤下那人的衣著服飾來猜測他是什麼人,如果那位年兄小姐猜中的話,其餘的人湊份子今天中午煙雨閣擺桌東道,這個提議如何?」

話音剛落。當下就有人立聲附和。「好。這個提議小弟贊同。」

「嗯,嗯,好像很有趣嘛。我們姐妹也參加。」

「同感,同感,看那人衣著打扮好似關外人士。弄不好還是個混入我大漢境內的胡人細作,若果真如此,小弟將沖在前面,與諸兄合力將其拿下,吾等也算是替朝廷分憂,為官家儘力……」

「不可1這位胳膊粗腦袋大看似憤青的傢伙話還沒等說完,就被藍衣柳兄滿臉正色的止住了話頭,「謝兄萬萬不可,如果此人當真是胡人細作的話。吾等也不能冒險上前擒拿,只需探得確實身份,轉頭通知府衙即可。須知胡人素來野蠻,粗鄙不堪。不通教化不說,而且還茹毛飲血。亦如化外猛獸一般。他們的賤命雖不堪一提,但吾等乃是天朝上邦子民,學院學子,一旦各項考試通過,那就是未來的朝廷棟樑之才,身份何等的尊貴,萬一被這等賤民傷到那裡,豈不是大大的不妙。」

「甚解,甚解,萬幸柳兄提醒,不然小弟恐大錯矣。」剛才還興緻高高的謝姓年兄,此時腦門上竟然誇張的冒出了冷汗。麵皮也白了許多。可見他粗壯的身子骨裡面除了筋骨肉以外,或許還夾藏了不少稻殼衰草等篩糠之物。

外表比較唬人,裡面就草包了。眼下八字還沒一撇的事情,他這就當真了。

「柳公子好聰明哦。」嬌膩膩,黏糊糊的嗓音,水汪汪的大眼睛撲閃著柔媚之色。讓這位滿臉正氣的柳兄全身骨頭瞬時輕了二兩。臂間柔軟的觸感和灼熱,更是讓他心火亂竄。口乾舌燥,暗地裡在摟著自己胳膊上的白嫩小手上不停的把玩揉捏著。

「柳公子好討厭哦。」嘴裡嬌嗔調笑著,幾乎將身體掛在柳兄身上的紅衫女郎非但沒有抽回自己的手,反而咯咯嬌笑著扭動著細腰翹臀,更進一步的貼了上去。甜香撲鼻,呼吸漸促,媚聲媚氣的問道:「可是,如果那人真的是胡人的話,那豈不是很危險?咱們應該怎麼明確那人的身份呢?人家很怕呢。」誘惑至極的尾音兒。嘴裡說的怕怕。可眼睛里的好奇之色愈加濃烈,趁著低頭之時,將眼光時不時的朝著堤下的那人的背影瞥去。

做為惜花蝶翠樓的掛牌紅姐,不敢說閱人無數,但眼光絕對是有的。

關外的胡人她也見到過,甭提還曾經親密的接觸過幾次。賺了幾票大的。堤下那人雖然只是個背影,但她絕對敢保證,那肯定不是胡人,因為那人、那人單單隻是個背影就能讓活躍於慾海中的她看的臉熱心跳,暗地裡琢磨:

「穿的真是奇怪,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衣服,而且頭髮還那麼短,嘻嘻,就不知道面相如何,能不能是個好人兒呢?」身上的溫度愈來愈高,想著想著股間竟然有些濕了……

藍衣柳兄側頭看了看挽著自己胳膊的這位面色潮紅的紅衣嬌娃,心頭有了計較。看著眾人,道:「依小弟看,諸位年兄不如這樣。咱們先分別將各自心中所猜說出來,然後大家從四位小姐中間公選一人,到堤下出面求證如何。」除了紅衣女郎之外,沒等其他的幾位女郎出言拒絕,便快速的接著道:

「各位小姐莫急,求證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只要公選出的那位下去跟那個人說上幾句話即可,如果是胡人的話,一句話他就隆7粗,憑著各位小姐的美貌,還怕問不出那人的祖宗八代來么?明確其身份算什麼,在幾位小姐面前,恐怕到時他連下面長了幾根毛都會一一招供吧,哈哈……」

幾位女郎羞紅著臉頰,啐著,紛紛白了柳兄一眼。隨後,在幾人之間的曖昧廝磨鬨笑打鬧中說出了各自的猜測。

掛牌紅姐也被大家公選出來作為求證之人。

姿態優雅的抬手將垂在腮旁的一縷秀髮抿在掛著寶石墜子的耳後。輕提著裙角,移踏著小碎步,慢慢靠近了那個看上去端的撩人的背影。

屏著呼吸,壓抑著心跳。越是靠近,越是夯實了心中揣測,這人絕對不是胡人。除了衣衫服飾發色怪異以外,是個實打實的本朝人士。而且。十有八九是個好人兒呢。等她走到那人的側面,俯身細看的時候,立時驚詫的睜大了眼睛,美眸中異彩連連。手捂著高高隆起的酥胸。急促的喘息著。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