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帝歸來 歷史軍事

仙帝歸來 八百九十六章 滿地橫屍!

作者:修果

本章內容簡介:..他現在還能想起帶著楚沁月騎大馬的時候...當然,他是馬。 時間過得真快。 「你看我敢不敢。」花輕舞才不怕他。 將花輕舞面如桃花,楚尋邪魅一笑,直接將她撲倒在床,道:「今晚,...

斬殺了太陽神使...火麒麟收起赤焰長槍,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在心裡給自己偷偷點個贊,自己燕無雙帥多了。

白象目光獃滯,這兩位大爺雖說是個惹禍精...但是這戰力還真是嚇人。

火麒麟得意的朝燕無雙挑挑眉毛。

「你這叫半招?」燕無雙滿臉嫌棄。

「咋滴?」火麒麟撇著大嘴,「你不服啊?」

「強行裝逼有意思嗎?你這明明是一招好吧?」燕無雙不服,是受不了火麒麟這裝逼的樣子。

「我明明只用了半招,這說明我的修為在你之...你不用羨慕,努力修鍊,或許還有趕我的機會。」

「呸...明明是一招,也好意思說半招。」

火麒麟道:「你眼睛劈叉啊...沒看到我的赤焰槍平時的短一半嗎?」

「怎麼了?修為不夠...幻化不出長的?」

「靠...我的赤焰槍平時短了一半...這不是半招嗎?」

「......」燕無雙目瞪口呆,道:「你該不會是個傻子吧?你的赤焰槍算短的跟你的丁丁一樣三厘米,威力也沒變弱,憑啥短一半是半招?」

「你才三厘米...信不信我打死你。」火麒麟怒道。

白象無語,這點事這兩人都能找吵起來...不得不出聲提醒道:「兩位前輩...他怎麼辦?」

「你去打死他。」火麒麟道。

白象:「......」

托馬穩住身形...渾身抖如篩糠...面色慘白如紙,驚恐的看著火麒麟和燕無雙。

燕無雙撇撇嘴:「獅子,你去打死他。」

「憑啥我去?」火麒麟滿臉嫌棄,道:「為啥你不去,他弱的跟雞仔似的,你去行了,我這樣的高手打死他那叫欺負人。」

「我去不叫欺負人了?」燕無雙道。

「你是壞人,欺負人對你來說不是日常操作嗎?」

「你大爺的,你才是壞人。」

火麒麟撇嘴:「反正我是不去,誰愛去誰去。」

話落...火麒麟直接飛回了夢獄山。

燕無雙愣了愣,對白象道:「你作證,我沒打死他...他要是死了...不管我的事...免得被人說我欺負垃圾。」

說完,燕無雙也飛回了夢獄山。

白象滿臉懵逼,看看夢獄山,再看看托馬...現在咋辦?衡量一下雙方的實力...他好像不是這個托馬的對手。

嗖!

托馬一看火麒麟跟燕無雙都走了...當下如喪家之犬,轉身狂奔...雖然對火麒麟和燕無雙的話很不爽...但是現在逃命要緊。

白象懵了...追還是不追?

追也打不過...還是回去吧。

托馬跑的那個快啊...他發誓...他出生的時候都沒這麼迫切的想活命...三個強大的神使,竟然這樣隕落了...東方這個地方真的是太可怕了,趕緊逃吧。

起東方...西方的武道起源還是晚了些...如今看來,他們的神不出手...別說借星靈,是顆糖都借不到。

「你們等著...等我西方偉大的神靈降臨...你們統統都得死。」托馬惡狠狠的想著。

......

......

夢獄山廣場,楚尋背負雙手,看著狼狽逃走的托馬,嘴角微微揚起。

燕無雙跟火麒麟回來了。

「老楚,事情辦妥了...留了一個回去報信的。」燕無雙道。

楚尋笑道:「希望他們所謂的神能明白我的意思...別干蠢事。」

「我倒是希望他們的神腦子都不正常,跑來我們華夏玩玩。」火麒麟興奮的搓著手,「神使半招...他們的神...我大不了用一招,秒殺。」

「別到時候被一招秒殺的是你。」燕無雙擠兌他。

火麒麟翻個白眼,不過很快興奮起來,道:「聽說他們的智慧女神叫雅典娜...美艷無雙...真想見見。」

「你不怕聖女打死你?」燕無雙鄙夷道。

火麒麟道:「我又不是為自己考慮...我是想把那個雅典娜抓來給楚魔頭做小老婆。」

楚尋無奈的搖搖頭。

「那到時候你會被驚鴻一招秒殺。」燕無雙道。

火麒麟不理他,看著楚尋興奮的說道:「楚魔頭...要不我們去西方世界玩玩。」

「玩你個頭。」楚尋沒好氣的說道:「我已經讓人去通知夢蝶和老黑,等他們趕回來...你們全部進星靈空間...可讓你們的修為大幅度提升。」

「真的?」火麒麟兩眼放光,也不提去西方世界的事了,「楚魔頭...我第一次覺得你我都帥那麼一丟丟...我已經迫不及待要去星靈空間了...相信要不了多久,我火魔王將會橫空出世...威震星空。」

「喂...喂...你們幹嘛去?別走啊...等等我......」火麒麟嚷嚷著跟了去,結果楚尋等人跑的更快。

半個月匆匆而過。

深夜,花輕舞幽怨的看著楚尋,「你又要離開了吧?」

楚尋微微頷首...等老黑和夢蝶回來,他得送他們去星靈空間。

仙帝相繼出世...這些人的修為終究還是弱了些...必須儘快提升...不求他們能幫到自己...但求有自保之力。

「什麼時候離開?」

「這幾天吧。」楚尋道,算算時間,老黑跟夢蝶也快到了。

「明天我告訴月兒,看你能不能走得了。」花輕舞嬌嗔道。

楚尋道:「你敢?」

楚沁月要是知道他又要離開...估計又該哭鼻子了...這丫頭也快百歲了...總覺得跟沒長大似的...他現在還能想起帶著楚沁月騎大馬的時候...當然,他是馬。

時間過得真快。

「你看我敢不敢。」花輕舞才不怕他。

將花輕舞面如桃花,楚尋邪魅一笑,直接將她撲倒在床,道:「今晚,為夫要重振夫綱。」

「壞人...我才不怕你...我要榨乾你...」

房間里傳出隱隱約約羞羞的聲音。

第二天,花輕舞一天沒露面...因為她下不了床...楚尋還記得她說自己是針...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可憐的花輕舞付出了代價。

楚尋出門,伸個懶腰,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埃

樹欲靜而風不止...何時地球才能真正的平靜?

當夜,楚尋又潛進驚鴻的房間。

「媳婦...我來幫你穩固根基...」

「穩固根基需要tuy服嗎?」

「脫了衣服舒服點。」

「那躺著怎麼穩固?」

「有種方法叫雙修......」

好吧......第二天,驚鴻一天沒出門...穩固的有點狠了...下不了床。

......

......

萬里碧空,三道流光在空疾速前行。

轟隆...下面傳來驚人的bozh聲。

「那些是什麼人?」夢蝶穩住身影,皺眉看著下面的屠戮。

下面正在廝殺...屍橫遍野...城池化為廢墟。

「怪?」老黑皺眉。

「怎麼了?」夢蝶問。

「這麼多的屍首...為何不見血呢?」老黑有些詫異...這屍橫遍野,他們在高空都能看到,為何不見血跡。

「我們下去看看吧。」夢蝶乃是精靈神樹...心性純凈,最討厭的是殺戮。

無仙君道:「這種戲碼每天都在演...雖說有楚尋鎮壓,各城市只見的秩序正在恢復...但他又不經常在...勢力間的殺戮免不了。」

「我們走吧。」老黑道。

但是,夢蝶卻沒動。

「怎麼了?」

夢蝶道:「看那些人,好怪...」

老黑順著夢蝶的視線望去,眉頭緊皺...只見下面的城池有幾個身穿金甲的人...身材高大...金髮碧眼...老黑道:「是西方人。」

「這是西方人嗎?」夢蝶好的看著,「早聽說西方人跟我們長的不一樣。」

「恐怕我們得下去看看...西方人突然出現在我們華夏...而且這座城池被毀,有可能是他們做的。」無仙君道。

三人落在城內...眉頭均皺起...臉色難看...原本以為死去的是武者...沒想到全是普通人。

「他們的死狀很怪。」老黑道。

無仙君道:「的確古怪...這些人死亡不超過三小時...屍體卻已經乾癟...像是鮮血被人強行吸走了。」

「會不會是那些西方人乾的?」夢蝶皺著柳眉道。

「去看看知道了...剛才我們看到的西方人好像在前面。」無仙君道。

三道身影從原地消失。

......

噗...金色的劍芒劃過一個普通年人的脖子,鮮血飛濺...一個高大的西方人祭出一顆雞蛋大小的血珠...催發后,血珠爆發出血紅色的光芒...再看那倒下的年人,全身鮮血像是被某種力量牽引,從毛孔鑽出...被那顆血珠吞噬。

.......1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