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霸山海經 其他類型

制霸山海經 第九十二章 耐心

作者:挺大個腦袋

本章內容簡介:在了,八成已經死了,那幾個毛族殺了吃肉便是,瞧那膘肥體壯的身形,想來定是肉鮮味美。族長還是太年輕了,大巫奶奶也太過心慈手軟,留著那些夷族人只會讓黎族人也飽受腹飢之苦,若是讓我當族長…… 忽然打...

樂琦把灰六兒關在了房間里不讓她出來,以免那些黎族巫戰們對她WwW..l

糧倉已經告罄,而田裡的穀物尚未成熟,還有巫戰日夜看守,飢腸轆轆的人們只能往城外搜尋,尋些野果野草回來果腹。

河中的漁獲越來越少,雖然他們有心製造一張巨大的漁攔截整條河,但麻繩的質量還不足以支撐這個大工程。那樣一張大下水吸飽和后,自身的重量加上河水的衝擊就足以掙斷繩了。

巫戰們加入了漁獵,沿著上下游搜尋,大批豬鼻龍被獵殺,他們並不怕鱗族報復,因為駐外八城鎮守已經率軍全部回到蚩尤城了。

如此大規模聚集起來的黎族巫戰是任何一個種族都不能忽視的力量,有了這股力量后,黎貪終於有籌碼可以和鱗族談判了。

在最後一城鎮守趕回來后,黎貪便帶著四名鎮守出城前往東海了。

超過五萬名巫戰圍著蚩尤城駐紮了下來,這五萬人的胃口抵得上二十萬普通人,他們沒有從八城帶回多少糧食,那幾個夷族首領願意主動跟他們回來的條件就是為族人們留下足夠的口糧。

五萬名巫戰,加上遷徙至此的八萬夷族老弱,還有城中本來的族人,蚩尤城周邊已經有十五萬人駐紮。糧食問題已經迫在眉睫,黎貪已經讓回城的巫戰們第一時間分成了數百支隊伍外出狩獵,但這隻能緩解一時,卻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城北開墾的田地里如今已經飄起了一大片泛著青色的穗子,數千的玉米田,以及另一邊的谷田如今承載著所有人的希望。黎貪專門派出一支數百人的巫戰隊伍交給了黎老根來管理,用於看守玉米田。這還是頭一次有普通人可以率領巫戰,這些天來,黎老根連走路都變得昂首闊步,氣勢十足。

玉米寬大的葉子被風拂動,發出嘩啦啦的響動,每顆玉米桿上都長出三五個鼓囊囊的果穗,待到果穗頭頂紫紅色的須子乾枯,頂端的穗子變得金黃后,這些果穗將長成沉甸甸的玉米棒子,這是所有人過冬的口糧。

糧食的清甜也吸引著大量的食草毛族和昆族,在它們日夜不停的襲擾下,巫戰們只能分散開來,每人看守一段,將玉米田圍了起來。黎老根即便餓得眼冒綠光,但仍日夜不停的繞著田地巡視,享受著族人們尊敬畏懼的目光,他頭一次感受到了權力的滋味。

又一次從玉米田裡趕出六隻賊眉鼠眼的肥豬,黎老根蹦著高的怒斥著狂奔在大B哥前頭的豬剛烈,那傢伙已經被他逮住兩次了,黎老根罵罵咧咧的發誓,若是再碰到那豬頭一次,他定要捉住他吃肉不可。

提起吃肉,他的肚子又咕咕作響了,撿起地上從大B哥口中落下的半截嫩玉米棒,拍去上面沾染的泥土,剝開外衣,裡面便是排的整整齊齊的穀粒。以他種田的經驗,自然看得出若是成熟后這玉米能長到多大。

低頭啃掉上面一層穀粒,黎老根滿足的眯起了眼睛,入口清甜、香醇,而且去殼方便,這樣的穀物簡直完美。想到這些他便很是心痛,也不知被那幾個豬頭吃去了多少,等到長成,這可都是一頓頓的飯食啊!真不知道族長和大巫為什麼要留著那個豬頭和那六頭毛族,中官都不在了,八成已經死了,那幾個毛族殺了吃肉便是,瞧那膘肥體壯的身形,想來定是肉鮮味美。族長還是太年輕了,大巫奶奶也太過心慈手軟,留著那些夷族人只會讓黎族人也飽受腹飢之苦,若是讓我當族長……

忽然打了個哆嗦,黎老根心虛的左右看了看,還好沒人看到他,他被自己心中冒出來的想法嚇了一跳。將半截玉米塞進衣服里,黎老根暗自啐罵自己,才當了幾天農官,怎就敢冒出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將蠢蠢欲際帳昂茫他前後瞧了瞧,重又背起手來,往前巡視而去。

打玉米田主意的不僅僅是豬剛烈他們,更多的是黎族自己人。雖然黎貪走之前已經明令禁止所有人靠近玉米田,但白天沒有找到足夠吃的食物的族人們,晚上總會想辦法摸進田裡偷些東西來吃。都是相熟的族人,巫戰們也不好責罰,只能逮住后將他們趕走。直到前幾日黎老根發了火,親自拿麻鞭抽了幾個捉住的黎族人,而大巫也並沒有指責,玉米田才算安生了下來。

然而,玉米田不好打主意,一旁的谷田中便遭了殃,最先結果的大豆被偷得最多,青綠的豆莢放在火上烤熟,或者直接丟進水裡一煮就能下肚,而且味道清香,十分可口,大片的大豆才結出的青豆莢都快被揪光了。

夷族人不敢向玉米田動手,但谷田中卻經常有夷族人被同樣饒黎族人逮住拎出來。黎族人很憤怒,因為這是他們種的田,他們偷自然是天經地義,夷族人是什麼東西!然敢偷穀子!

每每到了危機關頭,地位親疏就越發凸顯,矛盾日益激增,黎族人已經開始自發的驅逐起了夷族人。越是飢餓的時候,人就越容易憤怒,在他們看來,如果不是這些夷族人吃掉了原本該進他們肚子的口糧,他們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漫山遍野的去拔草吃。他們不怪罪讓他們接納夷族人的族長,他們只恨這些沒用的夷族人,讓你們過來你們還真過來,怎麼這麼聽話呢?

在樂琦住下的這段日子裡,幾乎每天都能看到黎族人和夷族人的鬥毆現象,全是老弱病殘的夷族人自然不是黎族人的對手,大巫姜菘已經儘可能的進行安撫,但情況還是在進一步的惡化。生存危機讓夷族人更加的抱團,在他們有意識的反抗下,黎族人也開始出現了傷亡。

這自然是在作死,如果不是姜菘嚴厲鎮壓,那些擠在草棚里的夷族人就要被震怒的巫戰們屠殺乾淨了。但是,如果有選擇,夷族人自然不會鋌而走險,他們怎麼會看不出,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爭,那他們就真的沒有活路了。

在蚩尤城住了半個多月,樂琦可以說是看著情況一天一天惡化成如今的模樣的。在她看來,這種情況完全是領導者的決策失誤,但她卻並沒有插手,而是做一個安靜的旁觀者。

如今的情況和一個人脫不開關係,那就是她此行的目的——風雲。

她還不清楚風雲是從哪裡弄來的玉米種,而他又是為什麼,才會提出這樣一個不成熟的建議。

她在沿著風雲的足跡,揣摩著他的內心,尋找著她心中猜測的證據。

窯爐前,黎扁在撥拉著一堆從窯爐里剷出的石塊,細細分辨著,灰六兒百無聊賴的蹲在房門口,摳著磚縫裡的石子,嘟囔著:「哥哥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呀?」

胖嬸從城中慢慢走來,挎著個竹筐,旁邊是路上碰到的樂琦,她去找了趟大巫,但卻並沒有見到。

灰六兒從屋裡跳了出來,蹦著迎了過去。

胖嬸比以前更胖了些,但卻不是真胖,而是因為吃了外面挖回來的曲菜,導致臉有些浮腫。

「胖嬸,今天吃什麼呀?」灰六兒高興問道。

胖嬸笑呵呵的說道:「今天給你們分了一條豬鼻龍腿,還有一條尾巴,你們弄來吃吃。」

胖嬸的手藝得到了風雲的真傳,但還是和樂琦有一定的差距,這些天都是樂琦做的飯。

「啊?沒有肉吃啊?」灰六兒有些失望。

樂琦笑著安慰她說道:「沒事兒,我給你做,很好吃的。」在這個時候,能有口肉吃,就已經是非常不錯的待遇了。

豬鼻龍腿,也就是鱷魚腿,比較適合燜,風雲留在桃花源中的姜和八角都被樂琦帶過來了,可以用來腌制去腥。而那條鱷魚尾巴用開水焯燙一下,上鍋蒸透后,口感會有點像豬蹄。

用來蒸東西的大陶鍋是前幾天才從窯爐里燒出來的,樂琦在忙活,灰六兒便跑去看黎扁燒石頭。

磚頭的燒制工作已經停了,現在沒有人想著蓋房子的事,吃飽肚子才是關鍵問題。

黎青已經回去接著打磨石器,巫戰狩獵隊需要大量的箭簇和槍頭。

而黎扁卻依舊留在這裡,他正在研究各種石頭在灼燒后產生的變化,他拜託狩獵隊外出狩獵的時候幫他帶一些沒見過的石頭回來,各式各樣的石頭堆滿了窯爐前的空地。

不同的石頭在灼燒后也會產生各種不同的變化,而兩種不同的石頭放在一起燒則有可能長出新的沒見過的石頭來,這種神奇的變化讓他著迷,甚至有些廢寢忘食,他慢慢開始懂得一些風雲曾經給他說過的話了。

樂琦自然認得出石堆里的銅礦石、鐵礦石甚至鋁礦石,但她並沒有開口提醒,除了每天在城裡逛一逛,她依舊保持著旁觀者的角度和抽離的思維方式。

從她覺醒了能力之後,她總是會做一個奇怪的夢,夢中的世界和她記憶中的世界完全不同,那裡的人並不會修行,雖然也有著種種仙法的傳說,但也僅僅是傳說而已。

那裡的歷史從燧人治世開始便走向截然不同的兩個方向,他們用一種叫做科學的哲學去了解和詮釋世界,同樣也走出了星球,踏入了星空。他們的武器威力巨大,雖然製造方法需要用到極為高深的科學知識,可製造卻幾乎是由普通人完成的。

這對樂琦來說很不可思議,就像是行星級別的法器,製作卻完全由普通仙民進行,只是由修為高深的仙人進行指導,這與她所處的世界完全不同。

她對科學很好奇,但進入那個夢境卻並不是她能夠控制的事情。在她這段時間斷斷續續對夢境世界的探尋,她發現科學的路子有些像父親研究的路線,用微觀的方式去分析仙術的成因,以及試圖摸到速度極限的嘗試。

她隱隱有些猜測,或許這些正是她來到如今這個世界的原因。

這個世界和她的世界,以及夢境中的世界都不相同,有些像是雜糅在了一起。這個世界中人族的仙術修鍊還停留在最初的體術以及血脈之力的階段,在她的世界中,只是被用來當菜肴的龍族然在這裡成為了鱗族的王族。

為了弄清目前的情況,她必須要等到風雲回來,而且不能隨便擾亂眼下的世界,這需要耐心,而她從不缺少耐心。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