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狼公孫 網遊動漫

白狼公孫 第兩百九十五章 心有晦暗,亂世不

作者:一語破春風

本章內容簡介:了,外面就不要提起,夜深了,回去睡吧。」 逐客令下來,少女擦了擦濕紅的眼角,慢慢退了出去,將門闔上,回走廊橋間,假山池水那邊,司馬懿坐在岩石上,將一顆顆石子丟進水裡,見到廊橋上走過的窈窕身影,...

下邳大牢

潮濕與悶熱混雜在一起的氣息鑽進鼻子里,哀嚎的聲音不時從周圍隱約的牢間里傳出,牽招搖晃著腦袋,垂散的髮髻貼在臉頰,持續幾天的折磨就算再強壯的身體也有崩潰的時候,鞭打、烙鐵……等等刑具都試了一遍。

若非在上谷郡遭受過這樣的鞭打,在鮮卑為奴時同樣遭受過非人待遇,否則他真的覺得自己會撐不下去了,每次被涼水撲醒過來,瀰漫的血腥味提醒他,自己還沒死。

正胡思亂想著,嘈雜的哀嚎、慘叫中,細碎的腳步聲響起牢門外,甲胄輕微碰撞摩擦著,身形走過欄柵,停下來。

吱……

門欄打開,牽招勉強的抬起頭來,昏暗的視線里,有人走近,隨後看清。

——郝萌!

然後,那身影過來,劍柄上皮韁輕搖,對方也不說話,來回踩著地上血跡斑斑的乾草,打量木架上頑強活著的人,片刻后,笑出聲:「一般送信之人,到了郝某的手裡,刑具上一遍,要麼死了,要麼招了,你是一個。」

腳步停下來,負手站望著牽招,「所以本將不信。」

他伸手按在牽招的肩膀上,手指按實下去,觸動腫脹發紅的傷口,疼的牽招奮力掙扎,咬牙忍受:「這位將軍……我不知你說什麼……我就是……就是一個送信之人,戰爭的細末,我怎會知曉。」

話語落下,周圍變得安靜,郝萌走動負手背對對方,沉默片刻,聲音再次響起。

「你再考慮考慮,好好珍惜自己命……」

「不用白費口舌。」牽招陡然開口打斷他的話,郝萌猛轉身拔劍,一劍斬下:「不知好歹——」

鮮血濺起,劍尖劃過眼角往下,留下一道深痕,能見血骨。

「再給你兩天的時間,下次這劍就不是那裡了。」郝萌收劍,轉身離開。

「呵……」

血一滴滴落下地面,牽招垂著頭髮出輕笑,微微抬起臉,望向走到門口的背影,乾裂的嘴唇嚅動:「你根本不明白,你效忠的人其實……其實敗局一定了。」

門口,步履停下。

聲音再次傳來:「.……郝將軍,念你劍下留我一條命,我告訴你……快想想怎麼珍惜自己的命吧……」

郝萌皺眉回頭看了一眼,在昏暗裡低語的身影,又重新邁開腳步離開這裡,不久之後,回到家裡,心卻不寧起來。

夜色深邃,蟲鳴響在角落。

呂府,巡夜的侍衛挑著燈籠走過廊橋,迎面窈窕的少女在侍女陪伴下走過來,他們知曉對方的身份,禮貌的打過招呼,相錯過去,走在侍女后的貞姬隨後在後院一間主房的偏廳門口停下,通報過後,她方才輕輕跨過門檻走進去。

燈火靜謐,拖著長裙,蓮步輕柔走過毯子,側前方門扇打開,嚴氏正好進來,她笑著讓進來的少女落座,親昵握著對方的手坐到了一旁,此時並無外人,規矩倒也不用那麼嚴苛。

「這兩日我見仲達心情不好,無端端的朝下人發火,你倆是不是鬧彆扭了?其實少年人這般年紀,誰心裡都會有一些古古怪怪的情緒,都別往心頭去,過幾天自然就好了,你和他家世都好,可又都是可憐人,心裡要有不舒服的,就來嬸嬸說說。」

手輕輕在少女手背拍了拍,嘆了一聲:「你又是不愛說話的性子,想必是遭受家中變故才導致的,你與我們相處的一段時間,玲綺不提有多喜歡你,你看這個家,就是因為有了你還有仲達兩個人,才變得熱熱鬧鬧,真不希望……」

或許上了些年齡,嚴氏叨叨絮絮的拉著少女說了好一陣,窗外打更的僕人走過檐下,飛蛾噗噗的不斷撞擊著亮著燈光的窗戶,燈火映著兩人的身影搖曳,蔡貞姬聽著婦人說話,猶豫了好久,終於還是開口:「嬸嬸待貞姬好,貞姬是知道的,今夜過來,其實另有話要與嬸嬸說。」

「何事?」

她微微垂下臉,「貞姬打聽到姐姐的消息了。」

屋裡陷入沉默,嚴氏臉上隨即泛起笑容:「那你姐姐如今在何處?若是不遠,大可將她一起接來下邳與你團聚,我夫君也就完成對蔡侍中的承諾,不用心頭念念的睡不著覺。」

「姐姐她……她……如今嫁人了……」少女輕咬嘴唇,看了看笑容滿面的婦人,視線微斜,聲音小下來:「嫁給縱橫北地的白狼……前日過來送信的那人就是公孫止的一名部下……」

「.……是公孫止?」嚴氏臉上劃過吃驚的神色,細眉微皺,緊抿雙唇,握緊了貞姬的小手,「他如今與曹操一起攻打夫君,事成了水火,你想回去變得不容易了。」

「嬸嬸,貞姬過來其實想問問你,如果……如果,溫侯戰敗……」

嚴氏警惕的盯著少女,陡然拂袖起身:「你想當說客?」

「嬸嬸!請聽貞姬一言。」

少女也跟著起身,朝婦人拜了下去,「就如嬸嬸之前所說,這府里大家都在一起熱熱鬧鬧,貞姬也不願見它消散,更不願意玲綺與我一般,孤苦無依,如今兵凶戰危,總得有後路才行。」

「.……溫侯驕傲,其他人說的話,都不會聽,唯有嬸嬸說的話,溫侯才會放進心裡去,貞姬感激嬸嬸一家搭救活命之恩,又怎會害你們。」

蔡貞姬流著淚水,話語哽咽凄婉的在說。嚴氏面容嚴肅,手指緊緊拿捏在,關節用力顯得發白,看著眼前向來懂事乖巧的少女,終究硬不下心腸,上前將她攙扶起來。

「你也知曉,溫侯驕傲,此種事說起來,又如何會降給那二人,這話就在你我之間說說就罷了,外面就不要提起,夜深了,回去睡吧。」

逐客令下來,少女擦了擦濕紅的眼角,慢慢退了出去,將門闔上,回走廊橋間,假山池水那邊,司馬懿坐在岩石上,將一顆顆石子丟進水裡,見到廊橋上走過的窈窕身影,猶豫了片刻,還是鼓起了勇氣走上前去,說出了心中憋藏許久的那番話……

……

另一邊,嚴氏回到房,夫君出征在外,她都會讓女兒睡這裡,過去的身子坐到床沿,望著熟睡囈語的玲綺,之前少女的那番話,還是說進到她心裡去了。

「你們男人間的成王敗寇……多少個家就毀的乾乾淨淨……」

嚴氏伸手撫過女兒乖巧可愛的臉,「我們女人要的也不多礙…夫君是狼是虎,妾身都會陪著,可玲綺還太協…妾身好害怕將來……她……」

「夫君,妾身該怎麼做礙…」

夜還很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