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章 裝不下

作者:奧爾良烤鱘魚堡  |  更新時間:昨日08:30更新  |  字數:5141字

中午放學程燃和姜紅芍約好了前往學校餐廳,姜紅芍掏出錢請客付了錢後,兩人端著兩碗牛肉麵在空位坐下,人聲和勺子和碗碰撞的聲音在食堂大廳裡面混雜著,這個時候程燃才注意到食堂里有不少人在看他們,對角線那邊過去四個長桌位上,朱旭和一幫朋友聊天中看過來。

朱旭身邊的男男女女似乎是在兩人進門之後,就互相之間眼神示意。然後有面帶微笑的,有擠眉弄眼的,也有毫不避諱盯著兩人,一邊好像跟朱旭說著和他們相關事情的。

看到兩人一起吃飯,朱旭心裡很不是滋味,但這個時候又必須表現得若無其事,他不清楚那天攔下姜紅芍和程燃時候,對姜紅芍說的那番話有沒有在她那邊起作用……

他其實想看到姜紅芍醒悟過來,和程燃保持距離,然後重新回到他追趕著她,兩人一前一後的那種狀態。

這種在學生圈子裡說起來津津樂道的傳奇排位,雖然一直以來都是他落後她一步,但他並不覺得有多屈辱,甚至隱約樂在其中,哪怕她和程燃保持距離並不是因為他,哪怕他們將永遠保持著這樣的排名直到最後結束這段生涯……

可是……好像再也回不去了。

很快朱旭就被打岔了,旁邊過道過來兩個女生跟他打招呼,兩個女生一個是八班一個二班的,屬於平時很活潑的一對,這個時候扎了個小辮子的女生嘻嘻笑道,「朱老師……聽林鑫凱說他爸昨天請客,請你們幾家人一起吃巴國布衣了?」

她旁邊的好朋友不屑道,「得了吧,他爸請客還不是沖著朱老師來的,恨不得他家林鑫凱跟你有樣學樣……」

朱旭成績優異,如今曾經一直壓制著他的姜紅芍成績下滑,在學生圈子裡,就有「他終於熬出頭了」的說法。二來他知識面比普通學生更寬,很多人不知道的東西一般問他他都知道,所以得了個「朱老師」的綽號。

這個綽號甚至還在家長圈子裡廣為流傳,得知年級第一從耳熟能詳的姜紅芍變成了朱旭,私下裡不免就會覺得那句「男生終歸是後勁比女生足」的話更有了幾分道理。

學生會副主席的廖厚銘看著姜紅芍和程燃單獨坐的那一桌,他只是看著,沒有起身過去。

姜紅芍雖然掛著學生會主席的名義,但高二臨近期末,來年就是高三,學生會基本就是名存實亡了。兩人幾乎沒有學生會工作上的交集,但平時的交情也還是有的,但今天也說不上為什麼,廖厚銘並沒有去和姜紅芍打招呼的想法。

平時的時候她光芒耀眼,這多是她身上的榮譽所帶來的感覺,就好像有的人身披光環,很受歡迎的時候,你覺得和他能說上幾句話,認識對方,就是與有榮焉的事情。

但如果相反呢。

若是有人置身風口浪尖,眼看著光環不在,神話即將破滅,當他身邊都處於一個黑洞真空的時候,你會不會受這種氣氛裹挾,敬而遠之?

且廖厚銘說不上為什麼,心裡生出奇怪的心思。

好像看著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姜紅芍,突然有朝一日光環剝落,不斷走下坡路,他心裡那裡灰色基調的部分中……並不希望她能夠再重新站起來。

……

和老薑吃了中午飯出來,旁邊的圖書館是八零年代末建成,綠琉璃瓦和白瓷磚,周圍爬滿了爬山虎,從食堂腳下的路看過去就是兩株大銀杏樹,落葉的季節滿地金黃,而如今枝頭濃陰嫩綠一片,空氣中有些微溫熱的風。

兩人好像根本沒有注意到最近學校里很多人看他們眼神的變化和這種氛圍,並肩走進了圖書館。

他們坐在了午餐之前就用書包佔好的位置上,把書包放在了大方桌上,從中抽出了幾本題冊。

其實在課間的時候姜紅芍已經看過了程燃的試卷,所以程燃所說他不忙的時候也在下苦功並不只是說說而已,沒事做做題,看看新聞搜羅雜誌資料,也是程燃用來換腦的方式。

姜紅芍從自己咖啡色小包里抽出一本筆記本來,分析道,「一般的刷題估計對你來說已經沒有難度了,可能你會刷得很流暢,我們換個思路來,主要是把眼界開闊一下,我筆記里有一些題,你看看,能有幾種解法,你想不到的,或者比我思路更好的,我們相互映證。」

實際上是沒有相互映證,程燃畢竟不是專業的,在姜紅芍這個長期年級第一狀元戶面前,差距就出現了,譬如一來就是「這道壓軸的不等式應用題你能以幾種方法來求解?」

程燃想了兩種方法後,結果姜紅芍告知有四種解法,分別運用不同的思維和知識點,一二三四羅列。

而她手中筆記本的習題,基本上都是這樣的歸納題,在和程燃通過追求不同解法的過程中,對於程燃而言,經歷的是思維的拓展,對孱弱知識點的鞏固,然後是解題的思維和解法的拓展。有的事是一通則百通,或者不知道是不是姜紅芍有天生讓你洞悉思路的講解和表述能力。在和姜紅芍對這些題變著花樣求解的過程中,程燃感覺像是打開一道大門,有一種「原來這妮子做題的時候腦洞是這樣的!」奇妙感覺。

當程燃跟她說起這種感觸的時候,姜紅芍淺笑道,「其實你本身也很厲害,我只需要點到位就夠了,有的思路根本不需要重頭再來說起,甚至不用給你補落下的知識點。」

她想了想又道,「我是因為制定了詳細的計劃來做這些事情,投入了所以才有回報,你好像一天又玩又開咖啡館網吧去股市,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