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熱身而已

作者:弄蛇者  |  更新時間:今天07:10更新  |  字數:3627字

辜雀的聲音傳遍大地,冷漠的殺意貫徹虛空,四周眾人心神巨震,忍不住退後數步。這句話像是帶著一種與生俱來的霸氣,像是睥睨了天地眾生,有一種難以抵擋的威勢。

辜雀的臉上沒有表情,事實上他一直很清楚,要在北域立足,不可能不殺人。

這種事,唯有鮮血才可以真正做到。

他看著四周眾人,輕輕嘆了口氣,道:「我辜雀既然來了這裡,就想到過會有今日,既然你們覺得神雀盟好欺負,我辜雀就讓你們看看,什麼叫真正的實力!」

他一步一步朝前走去,右手忽然一伸,一柄古樸大氣的石刀已然在手,渾然天成,滄桑無比,攜帶著亘古的氣勢,像是自那時空的盡頭穿越而來。

烏長天冷冷道:「你信心滿滿,想必頗有實力,但雷澤是雷澤,我是我。」

說話的同時,他一步跨出,身影如電一般朝虛空激射而去,傲然站在那最頂峰出,俯瞰這天地四周。

「北域諸雄皆在此地,便見證我烏長天,如何擊殺這狂妄的年輕人。」

話音落下,天地之間銀光爆射,一道道規則如網一般縱橫,方圓無數萬里虛空崩塌,整個天地都在朝下沉去。

「好可怕的威勢,辜雀恐怕不是對手。」

「什麼叫恐怕?烏長天乃金屬邪龍一族,天賦強大無比,諸天空相之內,誰人是他的對手?更何況辜雀剛剛進入這個境界,我看他必敗無疑。」

感受到這一股強大的氣勢,甚至連碎亂劍尊也不禁皺起眉頭,沉聲道:「差距太大,我不認為辜雀可以取勝。」

芒猶豫了片刻,道:「可是他並不是莽撞之人,或許真的可以打敗烏長天也說不定。」

韓秋淡淡道:「不必擔心。」

「嗯?」

碎亂劍尊道:「你對他也有信心?」

韓秋點頭道:「很簡單,同階他沒敗過。幾百年來,無數次戰鬥,同階無人是他的對手,哪怕跨境界又如何?」

芒看了韓秋很久,忽然道:「你比我更相信他。」

韓秋忽然回頭朝芒看來,輕笑道:「你要進神雀的門,首先就要學會相信奇蹟。」

聽到此話,芒的臉色頓時紅了起來,搖頭道:「你不要胡說。」

韓秋一笑,卻是不再說話。

而另一邊天空,所有的強者都竊竊搖頭,他們並不相信辜雀可以打敗烏長天,甚至覺得他很可能被瞬間秒殺,那麼他是又有什麼膽子去挑戰呢?

他口中的實力到底是什麼呢?

所有人都不知道答案,唯有辜雀用行動去證明,他緩緩飛上了虛空。

兩個強大的身影,就這麼隔著遙遠的星海相望,四周是無與倫比的元氣,是糾纏縱橫的規則,是肅殺的虛空。

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戰影響著整個北域的格局。

對於辜雀來說,如果敗了,一切都沒了。

對於烏長天來說,如果敗了,身敗名裂,就算不死也無顏面再活下去了。

他深深吸了口氣,看著前方縹緲的辜雀,忽然道:「你會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的!小子!」

辜雀道:「烏少主別耍嘴皮子了,出手吧,讓辜雀看看諸天空相無敵的實力,到底有多麼可怕。」

「你找死!」

烏長天大吼一聲,全身銀光爆射,整個人忽然直接炸開,化作漫天的金屬銀浪,浩然朝著辜雀洶湧而去。

這漫天銀浪乃是無邊無際的規則之海,攜帶著無與倫比的力量,把虛空完全沖毀,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驟然將辜雀全部淹沒。

「我的天!」

「好可怕!一出手就是這等毀天滅地的絕招!」

「辜雀完了!」

四周眾人大吼出聲,而天上地下威壓縱橫,上古戰船散發出一道道規則,將神雀盟完全保護了起來,而其他眾人唯有奮力抵擋這恐怖的威壓,連連朝後退去。

「死了嗎?」

「這一擊恐怕他是真的受不住,應該沒了。」

「說是決戰,但一瞬間便分出了勝負。」

無數強者駭然出聲,烏長天忽然幻化而出,出現在了銀水之上,眯眼道:「廢物,這一招都擋不住,還好意思......」

話還沒說完,他臉色驟然一變,瞪大了眼朝著前方看去,只見那怒水滔滔之間,一個瘦小的身影站在那邊一動不動,像是沒有受到任何衝擊一般。

「不可能吧?」

「老朽眼花了?」

四周有人驚呼,而烏長天忍不住驚道:「你!你......」

辜雀淡淡道:「烏少主的實力也不過如此,看來辜雀之前的擔心是有些多餘了,今日一戰,你要麼逃,要麼死!」

寒冷的聲音讓眾人心頭髮毛,而烏長天更是氣得渾身發抖,咬牙道:「不殺你,何以平我心頭之怒!」

他說著話,無盡的銀河朝著辜雀襲來,而他自己則雙手舉起,面色*肅穆,喃喃道:「天地有九劫,一劫為一鱗,我烏長天已渡八劫,當有八道逆鱗。」

說完話,他目光變得深邃起來,右手一揮,天地之間忽然被銀光全部充斥,只見一片金屬龍鱗不知從何處而起,速度快到極致,竟然直接將方圓數光年的星空都完全籠罩。

「銀河之海殺伐禁術!」

「九劫逆鱗!烏長天是真的怒了。」

這的確是一片殺伐之光,甚至已經達到了殺伐的極致,整片星河都像是斷裂成兩層,所有的時空被凍結,又被它強行撕開。

看到這一幕,辜雀這才淡淡道:「這還有些像話。」

聲音剛出,他的頭顱便瞬間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