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百八十四章 小公主

作者:袖裡箭  |  更新時間:今天01:18更新  |  字數:2597字

「心折、林巧樂接旨!」

心折、林巧樂剛進入宮中就被一隊侍衛攔下,除了領頭之人,身後還有人端著托盤。

心折愣了愣,恭恭敬敬拱手:「心折接旨。」

「陛下有旨,心折恢復皇宮侍衛統領一職,林巧樂恢復清心殿典籍一職,二人即刻上任!」侍衛宣完沖兩人拱手:「恭喜統領,林典籍。」

「陛下讓你二人沐浴更衣後再覲見!」

「是!」心折應道。

低頭看看自己一身破舊的衣服,確實不適合現在去見陛下。

看來陛下早就想到了。

端著的托盤裡便是心折的盔甲,宮中的令牌,還有林巧樂的衣物。

「統領在宮中的住所還留著,一應物品都未變。」那侍衛又道。

「回稟陛下,心折沐浴更衣後便去覲見。」心折對對方拱手,又接過托盤,有了旨意和令牌,便算是官復原職了。

接下來便不需要人帶領,心折對皇宮也熟悉,端著令牌回到自己在宮中的住所,一路上遇到的侍衛都恭敬行禮。心折雖然剛回來,但仍然是他們心中的統領。

回了自己的院子,裡面倒是乾淨,看樣子剛有人打掃過。

心折自己到院子里打水沐浴,這些事她從前也是不假人手。

沐浴更衣,仔細撫摸了一遍那套熟悉的盔甲,心折才再次穿戴上。

走出院子喊了個侍衛:「林典籍呢?」

話剛問完,她就知道不用問了。

徑直去清心殿,果然,林巧樂臉朝下趴在院子里,托盤也扔到一邊,只有從銅蘭那搶的糖果才還被她緊緊攥在手裡。

心折毫不客氣,一腳踢了上去。

林巧樂渾身汗毛炸起,跳起來反手就一爪子。

對任八千都不怎麼好用的一招,對心折更是毫無威力。

「穿衣服,隨我去見陛下!」心折冷著臉道。

林巧樂這才想起來還有事要做。

就那麼在院子里把衣服換上,打個哈欠道:「走吧。」

清心殿二樓坐著的陰森老嫗,耳朵動了動,咧嘴罵道:「這丫頭都忘了自己是被誰撿的了。」

雖然林司籍對林巧樂的感情,就像撿到的小貓小狗那樣。

可怎麼也沒想到,這丫頭回來先是直接撲倒在院子里睡著,隨後就跟著去見陛下,對自己這個老太太完全忘記了。

一時間頗有種這些年養了只白眼狼的感覺。

兩人前往碧霄宮,這是女帝現在的位置。

本來皇帝的寢宮是在中央,塌了後就換西面,西面塌了換東面,這幾年來,這皇宮裡面塌塌建建,任八千和女帝算是住了一小半的宮殿。

往上數出十幾代,灝國皇帝住過的宮殿加一起可能都沒倆人多。

現在整個宮裡就等著新城新皇宮建成,省得再折騰下去了。

至於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咆哮帝仍然孜孜不倦的趁人沒發現偷偷在地下挖洞,之前二花走過的如同蜘蛛網一般密布在皇宮下面的通道就是他的傑作。

如今那裡也成了二花探險的地方,總能找到一些味道不錯的東西。

來到碧霄宮外,兩人便聽到一連串孩子的歡呼聲。

順著聲音看去,只見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手腳並用,沿著院子中的一一棵棵樹上躥下跳。

三兩下的功夫那孩子就跳到兩人面前,有些好奇的看著兩人。

看看那雙和女帝一個模子出來的丹鳳眼,兩人就知道這孩子是誰了。

心折的臉上也擠出一絲笑意:「公主!」

「你是誰啊?」二花抬頭看著心折,一臉的好奇,很快抽了抽鼻子,注意力就被其他東西吸引住了。

腳下一動就到了林巧樂面前,繞著她轉了一圈,小手就伸向林巧樂腰間的糖果袋子了。

這袋子還是當初任八千給她的,此時剛好裝上從銅蘭那搶來的。

「啪!」

二花眼睛盯著林巧樂腰間的袋子呢,手上就是一痛。

林巧樂耳朵直抖,虎牙都呲出來了:「我的!」

二花愣了愣,在宮中這麼久,這還是第一次,竟然有人不給自己東西還打自己?

一時間她都忘了哭了。

「這是公主!」心折冷著臉,很想給她一腳。

「我還是司籍呢!」林巧樂不以為然道。從來都是我搶人家,什麼時候有人搶我了?

心折臉上變了變。「公主還是個孩子!」

林巧樂眼珠子一翻,一手捂著糖果袋子:「誰還不是個孩子怎麼的?」

自己還沒成年呢!

心折頓時被噎了個半死,要不是陛下就在裡面,非得先和那傢伙打上一架再說。

恨恨的瞪她一眼,先去見陛下,等回頭再找機會盯著她。

很久之前她就知道林巧樂是清心殿中的司籍,不過兩人從未打過什麼交道。

這次去挖了三年礦,她才知道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物,對她的感官早就降到了冰點以下。

昭親王能忍她,心折一板一眼的性子卻忍不了。

二花這時候才緩過神來,小嘴一癟,有點想哭,又怕被父王聽到,又該挨說了。

淚花含在眼裡,小腦袋四下轉了圈,身子一動便到了花壇,小手向下一抓,直接從土裡抓出條手指長的地龍來。

「換!」二花伸出手仰著臉一臉期盼的看著林巧樂。

「不換!」林巧樂捂著糖袋子,她對蟲子可沒什麼興趣。

二花眼睛裡的淚珠更多了。

又跳到樹上抓下來一隻獨角甲蟲,小手揚到林巧樂面前:「換!」

「不換!」

心折在一邊臉色開始變得鐵青。

今天就是拼著被陛下責罰,自己也得教訓教訓這個沒規矩的。

二花眼圈都紅了,鼻子抽抽搭搭,眼看著就要哭出來,想了半天,身子一閃鑽到樹上,拿下來一條成人手掌長的東西。

心折嘴角抽了抽,那東西她看的清楚,一隻扒了皮的老鼠,還是晒乾的。

山民有不少吃這東西的,可這小公主,誰敢給她吃這個?

「換!」二花倔強的看著林巧樂。

「換了!」林巧樂從看到這東西就眉開眼笑起來。

小心翼翼從糖果袋裡掏出一顆糖塞給二花,又搶走她手裡的老鼠干掛腰上。

「咱倆兩清!」

林巧樂笑眯眯道。

二花看著手裡指甲那麼大的一塊兒糖,也不覺得自己拿那麼大的老鼠干來換虧了,直接將糖扔嘴裡,眼睛都眯了起來。

看到這張臉就知道幸福的含義了。

「陛下讓兩位覲見!」這時侍衛傳來聲音,心折不甘的瞪了一眼林巧樂,扭身默不作聲的朝里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