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三章不可能討好每個人

作者:孑與2  |  更新時間:2019-03-19 00:32  |  字數:3012字

第十三章不可能討好每個人

在得到雲琅確切的回答之後,李息長出一口氣,大咧咧的叉著腿倒在兩個羌人看護婦抬著的擔架上。

無力地對看護婦道:「快些看看耶耶的襠部,千萬不敢影響了子孫!」

對於這種粗俗話,看護婦們早就習慣了,咧嘴笑笑,就抬著李息直奔軍醫營地。

李息鼾聲如雷,這是徹底放鬆之後的表現。

沒人想帶著一支精疲力竭的軍隊跟最兇狠的敵人作戰。

本來要走的隋越不敢走了。

因為這裡已經聚集了大漢國四成以上的精銳力量。

所以,衛青在看到無論什麼會議都要參加的隋越也鬆了一口氣。

開會的時候,特意降低了說話的速度,好方便隋越記錄。

大軍跟著匈奴人繼續往西走,已經不可能了。

匈奴人已經跑到了焉耆,並且把焉耆國的人給殺的精光,逃出生天的只有蘇武跟他的二十一個手下。

李廣利勇猛異常,緊追著匈奴人道隊不鬆口,不遠不近的綴在匈奴大隊後邊兩百里的地方,斬首無數!

雲琅對李廣利報上來的軍功,沒有打任何折扣,盡數上報,衛青看了功勞簿之後,眼皮子跳動了兩下,還是把功勞簿遞給了大行令李息,要求他如實上報。

李息看了一眼功勞簿,就把厚厚的一疊功勞記錄墊在屁股底下,他的屁股受傷了,需要坐在軟一些的東西上面。

西域三十六國,已經沒有什麼油水可以撈取了,匈奴大軍蝗蟲一般從西域掠過,不可能給漢軍留下任何好東西。

此時再冒著春日的風沙去追索匈奴人,沒有利益。

沒有利益,也就沒有動力,有這些時間,不如多睡幾天,養養精神。

這些話是李息說的,全軍中,也只有李息敢這樣說話。

「雲侯,老夫的大軍在北地走了上萬里路,腳底板都走爛了,沿途就斬殺了一些被匈奴丟棄的小部族。

手上一點葷腥都沒有沾,不知雲侯這裡如何啊?」

雲琅點點頭道:「有些收穫,不過,準備留下來作為移民安家立業的資本。

沒法子送給大行令安慰這些勞苦經年的將士們。」

李息笑道:「賤民何如我大漢將士重要!」

霍去病冷笑道:「誰的就是誰的!」

李息報以一聲冷笑,卻不再言語了。

衛青就像沒有聽見一般,一字一句的對隋越道:「隋長史記得稟報陛下,大軍疲憊不堪,已經無力西征,衛青請罪。」

隋越淡淡的道:「咱家不過是陛下的耳目,司馬大將軍如果要說公事,還是直接上奏陛下,將不能西征的前因後果說清楚為妙。」

衛青點點頭道:「奏摺自然是要上的。」

雲琅再次出列抱拳道:「敦煌乃是不毛之地,不宜囤聚數十萬將士,請大司馬另行安置屯兵之所。」

李息斜著眼睛看著雲琅陰陽怪氣的道:「前將軍好大的官威,這就要驅逐我等了,不知前將軍還記得不久前的求援急報?

老夫看到急報,心憂如焚,驅趕三軍如馭牛馬,日夜不停的趕路,即便是老夫都已經僵硬在馬上,老繭處處的襠部也被馬鞍子磨得血肉模糊。

怎麼,老夫才到敦煌三日,就要驅趕老夫走人,這恐怕不是為人之道!」

雲琅嘆息一聲道:「早走早好,我不信大行令想不到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李息冷笑一聲道:「一將無能,累死千軍,老夫無能,讓十萬將士追隨老夫走了一遭北海,又從北海走到敦煌,一路上累死的將士就超過兩千,未戰先損,錯在老夫。

既然已經無顏見麾下將士,老夫不如丟掉臉皮,給麾下將士討要一點土產,回到長安,也好添置幾樣衣衫!」

雲琅苦笑道:「雲某同樣一事無成,也面臨大行令同樣的困境。

如果可以,雲某自然不會吝嗇,只是,剛剛接任了大行令,七月份,就要接納百萬山東移民,陛下並無安置費用撥下來,全部需要河西四郡自籌。

如此重壓之下,雲某手中區區資財,猶如杯水車薪,那裡還有多餘的支援大行令!」

李息見雲琅說的誠懇,微微嘆口氣道:「這一遭北地,走的冤枉啊。」

隋越抬起頭別有深意的看了李息一眼,看完之後就走出了大帳。

李息微微一笑,就跟著走了出來。

不一會,兩人又分別走了進來,李息看看雲琅,就閉上眼睛一言不發,當起了石翁仲。

衛青並不打算在敦煌多做停留,準備在五天後拔營南歸,雲琅不知道衛青跟皇帝之間達成了什麼樣的默契,這樣的事情居然沒有提前告知皇帝,要知道,五天之內,衛青要求回京的奏摺絕對到不了長安。

見衛青也沒有透露的意思,會議結束之後,雲琅就與霍去病一起離開了軍帳。

陽關,玉門關,敦煌這片三角區域里,駐紮了將近六十萬大漢國青壯,這些人多在這裡停留一天,雲琅就焦躁一天。

同樣的,待在長安的劉徹也好過不到那裡去。

霍去病瞅著連綿不絕的營盤感慨道:「我很久以前就夢想有一天可以率領我大漢的百萬雄師,為我大漢掃清四夷,如今,百萬大軍近在眼前,卻發現,幼時真是天真。

雲琅,為什麼我們一定要顧忌來,顧忌去的做事情呢?

何時才能真正的痛快一回!」

「人世間的事情不如意者十之**,勉強滿意就很好了,誰敢要求痛快淋漓?

李息口口聲聲說自己在北地白白走了一遭,卻不知,如果沒有走這一遭,你以為劉陵真的會下決心帶著匈奴人離開北地?

這一遭走的很值得,不但徹底驅趕走了匈奴人,還有利的震懾了北地其餘族群。

對我大漢控制北地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說實話,死亡了六千餘將士,就能徹底的平定匈奴本身就是大功一件。

匈奴望風而逃,大漢不戰而勝,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霍去病點點頭道:「對將軍們來說是好事,對將士們來說就不是好事情了。

畢竟,將士們之所以願意跟著將軍走上萬里的路,目的就在於軍功,如今,軍功不見,將士們鼓噪不休,這恐怕就是李息勒索你的原因所在。

要不,你分他們一些?」

雲琅堅決的搖頭道:「我可以拉攏董仲舒,拉攏文臣,唯獨不能拉攏軍隊。

這是陛下容忍一個人的底線。

我對李息越是刻薄,陛下那裡就越是滿意。」

霍去病點點頭道:「阿襄怎麼還不來,你不是說他昨日就該抵達敦煌了嗎?」

雲琅笑道:「阿襄手裡有更多的錢,以及鐵器,火藥,以阿襄的才智,你覺得他願意來敦煌跟我一樣被人勒索?」

「鐵器跟火藥?」

「是啊,鐵器是貨物,火藥是我們兄弟保命的重要物資一樣都不能缺少。

有了足夠多的鐵器,我們在開發了鏡鐵山之後,河西四郡就有了拿得出手的貨物。

再加上一個破敗的西域,河西四郡一定會發展起來的,我對此充滿了信心。

去病,召回你在外的軍隊,河西馬上就會成為一個騷luàn之源頭。」

「你是說移民?」

「是的,陛下憑藉好惡之心強行遷徙了山東之民,亂子一定會發生的。」

霍去病點點頭。

他對雲琅治理地方的本事還是非常有信心的,在受降城他已經見識過了。

不管多麼紛亂的局面,他相信雲琅都會應對過去。

「你說隋越對李息都說了些什麼。」

霍去病難得有興趣理睬別人的閑事。

「他們應該在說李廣利吧……」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