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鄉 散文詩詞

漢鄉 第一七二章救命葯與遺言

作者:孑與2

本章內容簡介:肆虐長安。 天上雖然在下大雪,雪地里已經不太冷了,空氣中潮濕的厲害,即便是山澗里的泉水也衝破了寒冰露出頭來,潺潺的在山澗奔流,撕破白色的大地,徑直流入烏黑的渭水。 不管雲琅願意不願意,...

第一七二章救命葯與遺言

雲琅再一次來到長門宮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了,不過,長門宮的宮燈也一一點亮了。

大長秋站在那棵脫光樹葉的大柳樹下,笑吟吟的看著雲琅。

「貴人吃了藥婆婆蒸煮的湯藥,已經安寢了。」

雲琅瞅瞅燈光明亮的大樓苦笑道:「喝了那種葯,睡不著的,你看,我鼻子都在流血。」

大長秋見雲琅用手帕捂著鼻子樣子古怪,不由得笑道:「那是你吃多了。」

雲琅仰著頭瓮聲瓮氣的對大長秋道:「你也該多吃些人蔘,你沒有虛不受補的狀況。」

這種話也就雲琅敢說,也就從雲琅的嘴裡說出來,才不會勾起大長秋的傷心事。

「貴人賞賜了一碗,很受用。」

「我還想跟貴人討要一棵人蔘,您覺得貴人會答應么?」

大長秋笑道:「當沒有人知曉這東西的好處的時候,它就是一棵草,現在既然知道了,阿嬌已經把它當命來看了。

你知道不,阿嬌喝了湯藥之後全身發熱的時候,她就想要我問你要回那棵人蔘,被我給阻止了。

阿嬌貴人就重新給幽州刺史寫了信,要求他一年進貢一車,還許了他一個關內侯。」

雲琅轉身就走,阿嬌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她不在意金銀,但是,她現在做夢都想要一個孩子,而人蔘是她唯一的希望。

「此事需要保密,人蔘也需要保密,阿嬌已經給陛下去了書信,言說此物當為皇家貢品,不得流落民間。」

雲琅嘆息一聲道:「我就知道是這個結果。」

大長秋笑道:「在筆下的詔令沒有發布之前,你應該還有機會,只是不要忘記了老夫的那份。」

能續命的葯誰都想要礙…

想做生意撈錢的曹襄跟李敢聽雲琅說了禁止令的事情后,就基本上不敢動彈了。

不過,他們不敢動彈,不代表別人不敢動彈,比如長平!

既然是人蔘就要變成皇家貢品了,長平這個長公主就覺得自己是有資格出手的。

尤其是在跟衛青品嘗了一頓人蔘燉雞之後,衛青的五十人的衛隊就星夜疾馳隨著幽州甲士去了幽州刺史府。

同去的還有長平的一個家臣。

之所以會如此勞師動眾,其原因就是衛青在吃了人蔘燉雞說了一句很受用,戰場上留下的一些傷疤死肉,也隱隱有了一絲活泛。

長平把衛青的命素來看的比她重要,因此才會冒著激怒皇帝的危險去搶先弄回一批人蔘來。

大人物參與進來之後,基本上就沒有雲琅,曹襄,李敢這些小人物的事情了。

尤其是一旦幽州刺史接到了阿嬌的信函與皇帝的詔書之後,再想從官面上弄到人蔘就根本不可能。

因此,曹襄,李敢非常的喪氣,只有霍去病的抱著豁達的心胸在看這件事。

「沒的玩了,我母親已經嚴厲的告誡過我,不許再去幽州刺史府,還說,不會少了我用的人蔘。

我能用幾顆人蔘?一連喝了三天的人蔘雞湯,我的鼻子就開始冒血,止都止不住,去病喝了一頓就打死不喝第二頓,李敢也是如此,睡一覺起來,發現鼻血能把枕頭染紅,可見這東西就不是身體好的人吃的東西。

我想弄成藥材拿到白登山儲備起來,一旦有兄弟受傷,這東西就能拿來吊命。」

李敢點頭道:「我父親也是這麼說的,不准我胡亂動彈,更不准我去聯繫他的故舊。」

雲琅笑道:「我們要的其實就是這個效果!如果大家都烏泱泱的去找幽州刺史府,誰還沒有一兩個親朋故舊啊,到了那時候,幽州刺史府能做的就是誰都不答應。

可是,陛下的權力再大,也有管不到的地方1

霍去病皺眉道:「此言不妥,慎言1

雲琅攤攤手掌道:「官面上走不通,我們就走別的路好了,我覺得另外這條路可能比官面上的路還要好走。」

曹襄大喜,拉著雲琅的手不斷地搖晃著道:「那條路?」

「烏桓人1

「烏桓人?你是說那些跟狗一樣被人攆來攆去的烏桓人?」

雲琅笑道:「這樣的烏桓人很多,至少陽陵邑,長安,有很多這樣的人,他們的地盤被匈奴人搶走了,他們就只能給我大漢人做牛做馬。

虎地一戰,長水胡騎死傷殆盡,如今,在長安貴港,多的是流浪的胡人,只要召集一批衣食無著的烏桓人,給他們資助,讓他們回到老家去幫我們找大烏桓山的老鄉挖人蔘。

如今的烏桓人苦受烏桓山朝不保夕的,如果有這樣的一個發財的路子,他們一定會幹的。

帶路的人我都選好了,就是蘇稚她們帶來的那個叫壯虎的烏桓人。

這些人本來就生活在人蔘生長的區域里,找人蔘豈不是比幽州刺史府更加的便利?」

曹襄拍拍腦袋道:「陛下只是不准我們通過幽州刺史府去弄人蔘,可沒說不許我們自己去遼東挖是吧?」

李敢點點頭道:「這樣耗費更校」

曹襄摩挲著沒毛的下巴又道:「應該找一些家眷在長安的烏桓人回去比較好,越是顧家的就越好。」

說完看著雲琅道:「把那個壯虎給我,我會做好剩下的事情,所需錢糧我們四人均攤。」

霍去病見雲琅不做聲,就笑道:「這些事讓家裡的婦人去做就好,我們沒必要參與進去。」

曹襄聞言,重重的在腦袋上拍了一巴掌,就起身離開了雲家,滿長安都是人精,雲琅能想到的,別人未必就想不到。

二月初,又是大雪滿長安的時候,即便南風已經吹起,柳枝已經泛黃,大雪依舊肆虐長安。

天上雖然在下大雪,雪地里已經不太冷了,空氣中潮濕的厲害,即便是山澗里的泉水也衝破了寒冰露出頭來,潺潺的在山澗奔流,撕破白色的大地,徑直流入烏黑的渭水。

不管雲琅願意不願意,春天還是執著的到來了。

宋喬已經在為雲琅準備出徵用的鎧甲,他的甲片,每一片都是被水錘重重的轟擊過的,因此,要鑄鐵片來的輕薄,也結實的太多了。

為了雲琅穿著方便,除過胸甲,肩甲,他的甲胄基本上沒有一大塊一大塊的,而是一個個的小鐵片如同魚鱗一般將他包裹的嚴嚴實實,也稱魚鱗甲。

用絲絛將甲片穿起來這是一個水磨功夫,也只有宋喬想著丈夫要遠征,一邊落淚一邊穿絲絛,蘇稚卻沒心沒肺的在一邊對宋喬冷嘲熱諷。

「我也去白登山,怎麼就不見你為我擔心?」

宋喬抬起哭紅的眼睛看了蘇稚一眼道:「夫君不會讓你去的。」

蘇稚一下子就跳起來,連忙問道:「我是軍醫1

宋喬搖頭道:「夫君常說,戰爭讓女人走開,所以她不會准許你去白登山的。」

「瞎說,軍中女將還少了?我知道的就不下三個。」

宋喬停下手裡的活計看著蘇稚道:「你凶我做什麼,有本事去找夫君發威。」

蘇稚重新坐下來,無奈的搖搖頭道:「也不知道你到底嫁給了一個什麼人,平日里嘻嘻哈哈哈的有求必應,一旦主意拿定了九頭牛都拽不回來。」

宋喬又穿上一片甲胄,用絲線牢牢地將甲片固定在厚厚的褙子上,然後低聲道:「夫君已經給我留遺言了。」

「他說了什麼?」

「他說了只要他死了,我們就要搬離雲氏莊子,把莊子還給皇帝,帶著全家離開,換一個地方重新生活。最好不要留在上林苑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