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塵上玉京 武俠修真

黃塵上玉京 第二百五十四章 放虎歸山

作者:顧羲和

本章內容簡介:無垢見她臨去之前,看也不多看自己一眼,心中悵然若失,對她又恨又疼,難以言表。眾人則看著陸郡的去向,憤恨不平。 朱鳳欣突然痛哭出聲,向不當劍道:「前輩,那葉師弟該怎麼辦啊,如何才能救他?」...

白無瑕道:「啊,原來是這樣,這麼好的人你怎麼忍心害她入魔,你真是太可恨了1

朱鳳欣與水挼藍聽了心中惻然,她們本就同情寧無玉的遭遇,不忍她入魔,但是更關心葉求知,不願他為了寧無玉,而成為眾矢之的,陷入此事的漩渦之中。此時聽了陸郡的這番話,不由得暗自慚愧,再想起葉求知,更加傷心。

葉求知一聽,胸口一酸,想不到寧無玉雖然嫉恨蘇挽溪母子,但眼見薊不虞危險,仍奮不顧身地上前搶救,實乃至情至性之人,心中在痛惜她的同時,更對陸郡等魔人無比的痛恨。

他由不當劍問道:「這麼說來,你對那名失蹤的弟子的去向竟一無所知了,寧無玉就沒有對你講過嗎?」

陸郡搖了搖頭,道:「這寧無玉的修為比我高出太多,我焉敢亂問,便是種魔也是慢慢地徐謀,不敢讓其發覺。」

葉求知道:「我不相信,你與她相處這麼長時間,焉會對此事一無所知,不知是何人所為?」

陸郡道:「我本也想問的,對此事我亦十分的好奇,可惜尚未種魔成功,便教此人給破壞了。」說著,一指葉求知,又道:「不過這寧無玉終究還是沒有擺脫她的命運,成為了我魔道中人。」

葉求知只聽得怒意勃發,由不當劍借問道:「你所種之魔便不能解除嗎?你若放了她,我也便放了你?」

陸郡道:「一入魔道深似海,又豈能回頭,除非她有朝一日大徹大悟,放下心中的所有執念。不過這太難了,又有誰能做到。」

眾人忍不住恨得牙痒痒的,皆對她怒目而視。陸郡猶如不見,從容道:「你們如不想再死兩個人,就放了我?」

眾人聞聽了寧無玉的事後,又怎忍心看著她死,儘管她現在已經成魔,但仍對她充滿了同情之心,況且她還關係著薊不虞的生死!眾人不由得面面相覷。

水挼藍對不當劍道:「前輩,不傷她性命也可,不如就此將她廢了,終生監禁?」

眾人哄然叫好,唯白無垢不言語,葉求知也正有此意。哪知卻聽陸郡道:「你們如這樣做,我現在就自盡在你們的跟前。」

眾人一愕,不想她如此決絕,依此女的殺伐果斷,她此言倒非恫嚇,就算阻住了她這次自殺,以後也不能時時提防。

葉求知不禁躊躇,此女這般年紀就有如此心智與手段,放她回去無異是放虎歸山。可不放了她寧師叔又性命難保,還連累尋找師弟。左右一想,此地之秘已對魔道無足輕重,無可利用,如將此女軟禁,依她的身份,必會引來大批的魔人來救,反而又是一場風波,不如就將她放了。

不當劍揮揮手道:「放了她吧。」揮手之間,已解開了她的禁制。

陸郡站起身來,在眾人的面上一掃,道:「各位,後會有期了。」

葉求知忽然想起一事來,借不當劍之口說道:「且慢。」

陸郡臉色一變,慢慢地回過頭來,道:「前輩還有什麼吩咐嗎?」

不當劍道:「當日連換數座寺廟佛像之事可是你魔道中人所為?派去殺這小和尚,和潛入澞門中放出寧無玉的可是你的屬下?」說著,一指旁邊的弘毅。

弘毅正自誦經暗禱葉求知的魂魄能夠安然地回來,及悲寧無玉的遭遇,聞言愕然地看向不當劍。

陸郡一聽松下心來,往弘毅瞟了一眼,又看向不當劍,嫣然一笑,道:「前輩,你說呢?」說完,施施然地去了。

白無垢見她臨去之前,看也不多看自己一眼,心中悵然若失,對她又恨又疼,難以言表。眾人則看著陸郡的去向,憤恨不平。

朱鳳欣突然痛哭出聲,向不當劍道:「前輩,那葉師弟該怎麼辦啊,如何才能救他?」

不當劍自然清楚葉求知的魂魄已歸,但卻不明白他何以仍裝作未醒的樣子,只好沉默不語。

眾人只道他也束手無策,白無垢道:「我這就回去求爺爺打開此陣,救葉兄回來。」

眾人齊皆贊同,他們被陸郡控制后,於其間的事都已全然忘了。水挼藍道:「且慢,這魔女又是如何進去的?她千萬百計地迷倒咱們每個人,又從萬里之外將龍師兄誆來又豈能無因?」

眾人直到現在對此事都是一頭霧水,只從陸郡與不當劍的對話當中,隱約猜知事情的一鱗半爪。想不到白虎宮的地下還有這麼一座大陣,為何自己之前都不知道,想是此事必定關涉重大,及自己年齡未到之故,否則又怎會引來那魔女的窺視。這時一聽水挼藍之言,人人都覺有理。

龍戰野道:「水師妹難道以為我們幾人便是這進陣的關鍵?」

水挼藍道:「諸位請看我們現在在此的都是什麼人?」

眾人環目彼此看了一下,竟然四宮傳人都在這裡,這除非是重大的盛典,否則難得這麼齊聚。其實他們之前便有所發覺,只是未曾在意罷了,這時候得水挼藍的提醒,頓然會意。

龍戰野道:「你是說我們合力便能打開此陣?」

水挼藍點點頭,道:「我看多半如此,否則這魔女又怎會化大力氣將我們聚來?估計只怕是白掌門一人,也難以打開此陣。」

眾人略一轉念,均點了點頭。朱鳳欣急道:「那……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她驟聽得能打開此陣,救出葉求知,頓時喜出望外,迫不及待。

水挼藍沉吟道:「你我四家之所以同氣連枝,親如一家,乃都是真靈之後,同出於四象宮。此陣要我等齊集後方能打開,莫非是要用真靈之血?」

眾人一想不錯,他們四宮的相同之處,便都是真靈之後。水挼藍向眾人看了一眼,道:「小妹猜的也不一定對,大家以為如何?」

朱鳳欣忐忑地看著眾人,心知精血來之不易,更何況他們身為四靈宮人,日日在化育池中浸泡熬煉,方才能凝聚一些稀薄的真靈之血,又怎捨得輕易地浪費。她自己自不在話下,為救葉求知,就算放盡她全身的血,也情所甘願,可別人就不同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