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道天狼

北道天狼 第六百三十二章 桑德拉

作者:奔騰286

本章內容簡介:;殺光人類,不說外界的人類會不會報復。單說俯視蒼生的神,會允許嗎?。 魔族當下的時局就像一隻滾滾向前的車輪,而他托德就是路邊的一隻螳螂,心有力,卻無可奈何。緩緩出了宮內,來到城門處對值令官道「...

第六百三十二章??桑德拉

「剝離北極石的星魂?你問這個幹什麼?」阿瑞納斯依舊帶著笑意道。

「只是好奇而已。如果剝離了北極石的星魂,北極石還有用嗎?」羅娜問道。

「問得好。....」阿瑞納斯說著上前幾步道「我把北極石星魂剝離了你就知道了.......」剛說完,他便猛地沖羅娜爆沖而去。

雲傑在阿瑞納斯身後馬上明白了,阿瑞納斯這時要動手了。不帶絲毫猶豫,他立刻折身往門外跑。

位於上位上的羅娜見阿瑞納斯快步上前,就知道不好。一聲嘶吼,紫光繚繞,原本婀娜動人的羅娜變成一個陰森乾瘦的中年人。中年人伸手向前一點,道「囚籠1

「異次元風暴。....」同一時間,阿瑞納斯傾全力出手了。

紫色的囚籠準確無誤的將阿瑞納斯囚禁了進去。上位上的中年人身形一晃,便躲開了阿瑞納斯剛烈的一擊。接著,中年人想去追逃跑的雲傑,卻發現,雲傑早已無影了。

冷哼一聲,中年人走到牢籠前,道「阿瑞納斯,謝謝你給我帶來北極石的消息。」

「桑德拉,你扮女人的模樣還是很有味道的。要不要再變回去,我賞賜你一夜?」阿瑞納斯在囚籠里嗤笑道。

「哼。」此人正是大魔師桑德拉。他白了阿瑞納斯一眼,道「阿瑞納斯,識相的,告訴我。你來找北極石要幹什麼?是不是想要復活北斗七次神,而後進攻魔族?」

「你真的想知道?」阿瑞納斯一臉無奈道。

「廢話。只要你說了,我保你小命。」

「那好吧。」阿瑞納斯靠著囚籠的角落蹲下,雙手抱頭一臉痛苦狀道「老鬼,其實,我身為一代狂人,有不可言表的苦衷。」

「什麼苦衷?」桑德拉白眼道。

「我.....便秘。每次大便都要用手摳。...」

「阿瑞納斯。你再胡言半句,我讓你不得好死。」桑德拉吼道。

「我沒有胡言亂語埃北極石塞屁眼裡能治便秘,你不知道啊?昂。咦哈哈哈哈.........」阿瑞納斯近乎瘋狂的大笑道。

桑德拉老臉抽搐,發狠道「我讓你笑個夠。給我變。」伸手往籠內一指,狂笑的阿瑞納斯開始異變了!身形急速扭曲,皮膚上,一層層黑色的羽毛長了出來,嘴巴也開始變尖,兩眼開始分離.......不多久,一個大黑烏鴉變成型了。

阿瑞納斯吧唧吧唧嘴,「嘎嘎。嘎嘎嘎......」難聽的聲音便躍然於耳。

「哼哼.....這回,你就叫個夠。」桑德拉得意地笑道。

阿瑞納斯抖抖翅膀,無賴一樣的往籠子里一躺,盤起二郎爪,拔根羽毛剔剔牙,才發現,沒牙了。把羽毛一扔,尾巴一撅,沖著籠外的桑德拉就是一泡屎尿。

「可惡。我非宰了你。」桑德拉惱羞成怒,伸手就要抓阿瑞納斯。

「著什麼急嘛。」像吹耳朵般的聲音響起,羅娜扭動著嬌軀走了進來。看了眼變成黑烏鴉的阿瑞納斯,道「留著他。那個跑掉的小子肯定還會來救他的。」

「那小屁孩有什麼用?」桑德拉道。

「你不覺得那小子像一個人嗎?」羅娜嬌笑道。

「像誰?」

「博格。」

「博格?前聖皇博格?」

「嗯。非常像。」

「那又如何?」桑德拉道。

「你不覺得,一個和博格很像的人跟在阿瑞納斯身邊,想要拿回北極石很不尋常嗎?再說了,剛才,還有一顆七色的北極石。如果沒有在阿瑞納斯身上,那麼,就應該在逃跑的那個孩子身上。那顆北極石,一看就不同凡響,絕對比我們手上的這顆要高級的多。」羅娜道。

「那你想怎麼樣?」桑德拉道。

「當然是搶回來了。北極石,可代表著神賜予的力量。這樣,我們雙管齊下。先在宮內設下埋伏,等那孩子來救阿瑞納斯。再派人將魔族區域內所有的人類殺光,逼那孩子出來。我就不信,他還能躲得下去。」羅娜道。

阿瑞納斯在籠內聽了,不由得暗道『這羅娜,不僅背叛了魅族,心還如此狠毒,當真該死。』

「哈哈哈,寶貝兒,我就喜歡你做事果決,不拖泥帶水。放心,北極石連那小子我一定給你找出來。」桑德拉說完,一把抱起嬌小的羅娜,枯樹皮一般的嘴蓋在了羅娜嬌嫩的雙唇上......

阿瑞納斯一看,心道;好嘛,安托萬戴綠帽子了。

桑德拉和羅娜親熱了一會兒,羅娜推開桑德拉,跳下來,嬌媚道「先找出那小子來,這東西急什麼,我,都是你的。」

「哈哈,好。」桑德拉立刻沖外面喊道「傳托德、庫爾撒前來見我。」

不多久,兩個身後拖著披風的身影進來了。一個面目粗獷,威武雄壯,一頭細密的捲髮加上黝黑的皮膚,讓人很難想象此人是一名魔師。另一個,出奇的白。連頭髮都是白色的。不僅如此,此人的相貌不太像魔族的樣子,反而有點像人類。藍色的瞳孔、高挺的鼻樑,一雙薄嘴唇帶著陰柔之美。

「庫爾撒。」桑德拉道。

白髮的那個一撩衣角,半跪在地道「弟子在1

「你在宮內帶領魔軍日夜不停地巡查,但凡有人類闖進來,立即格殺。」桑德拉道。

「是。」

「托德。」

「弟子在。」黑髮捲毛的那個半跪在地道。

「你帶領城防部隊將城內外,以及村寨里的人類全部格殺。凡有反抗者,一律處死。」桑德拉道。

托德聽完,大吃一驚,道「師父,您是指所有嗎?」

「還要重複一遍嗎?」桑德拉不悅道。

「不用。但,師父。全魔族的人類總數,恐有幾萬之多。全部殺死....」

托德還沒說完,桑德拉打斷道「托德。你是我的大弟子,也是我最看重的弟子。但你的性格太優柔寡斷,殺罰不定。這會影響你的前途的。你已經踏進七星魔師的行列了,再進一步,就可從政議事光宗耀祖了。不要因小失大埃」

「我.....明白了,師父。」托德起身道。

「去吧。」桑德拉說完,又摟住羅娜準備親熱,完全不顧及兩位徒弟在身邊。

托德還在發愣,一旁的庫爾撒拉著他便走了出去。

阿瑞納斯攤在籠子里,看著巨大的桑德拉和嬌小的羅娜毫不顧忌的親熱,心道;雲傑,看你本事了。......

「大師兄,你怎麼老是一根筋埃你得學會討師父他老人家喜歡才行。否則,爵位又被人搶走了。」一出門,庫爾撒就對托德道。

「爵位不爵位的,我不在乎。只是,師父為什麼要殺光所有人類?他不知道人類在魔族的數量有多少嗎?那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埃」托德嘆道。

「管那麼多幹啥。他下令殺,你就去殺。反正又不是你的錯。後世口誅筆伐起來。那也是師父,又不是你。」庫爾撒滿不在乎道。

「唉。萬千生命繫於我等之手,還管什麼後世今生。自從羅娜為帝后,我皇幾乎不再議政,整日里花天酒地,縱情聲色。早早的把自己折騰垮了。如今,師父又.......」

「閉嘴。瘋了你?。敢在背後議論師父,找死埃再說了,人類的小娘們人細皮嫩肉的,不比咱們那些皮糙肉厚的老娘們強多啦。師父他喜歡,也無可厚非。只是,陛下知道了,就不好嘍。」庫爾撒小聲道。

「知道了又如何?羅娜會把陛下收拾的服服帖帖。唉,照此下去,我魔族不用等人類打進來,自己就先完蛋了。」托德道。

「你今兒牢騷真多。要不這樣,你來守城,我去殺人。怎麼樣?」庫爾撒道。

「別。還是我去吧。我去的話,人類還能痛快的死。你去,哼。折磨不死都不是你的性格。」托德道。

「嘿嘿,這是我的樂趣。得,你去就你去吧。也鍛煉鍛煉。我走了。」庫爾撒拍拍托德,快步走了。

托德嘆口氣,心道;殺光人類,不說外界的人類會不會報復。單說俯視蒼生的神,會允許嗎?。

魔族當下的時局就像一隻滾滾向前的車輪,而他托德就是路邊的一隻螳螂,心有力,卻無可奈何。緩緩出了宮內,來到城門處對值令官道「通知四門長官,開放四門。並下通報,今日,全城殺人。務必將城內所有人類,屠盡,一個不留。」

「是。」值令官剛想走,又回來了,道「托德大人,要殺光人類的話,不是該關閉城門嗎?」

「讓你做你就去做,哪來這麼多廢話。」托德道。

「屬下遵命。」值令官立刻去傳令。

托德站在城牆上,心道;能跑多少是多少,聽天由命吧。

不多久,城門大開。聽到消息的一些人類早早的逃出去了,而一些被圈養的,則被拖到街上來,聚在一起,亂棍打、潑油燒、各種殘酷的手段折磨著。人類歇斯底里的喊叫著,眼神里滿是恐懼。魔族人則圍在一起,哈哈大笑的看熱鬧,像是過節一般。

全城一片火光和哀嚎之聲。這情景,就像地球上全城殺狗一樣,血淋淋.........

魔族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來了。托德有心想管,但,又管得了多少?

清晨時分,一個人影出現在高樓上,縱聲高呼道「畜生們。老子在此。不用用這些毫無人性的手段逼老子出來。放了他們,有本事,沖你們的老子我來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