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農場混異界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三百八十五章 船我收下了

作者:明宇

本章內容簡介:錢都交給羅森帝國,成了他們稅收的一部分。 現在趙糊坐在船的甲板上,看著海面上的景色,幾隻小島在海面上悠閑的飛過,這景色很寧靜,很安祥。 趙海喜歡大海的寧靜,他覺得大海就像是一個人,他有...

趙海其實是知道這些事情的,雖然他這幾天一直呆在梅香院里沒有出去,但是城主府里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要忘了他有監視器存在。

趙衡些天十分的低調,不過大陸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都知道,因為大陸上發生什麼事情,史密斯不可能少在道,史密斯知道了,就會找人商量,只要他在城主府里商量,不管他躲在那裡,趙海都可以第一時

趙海對於史密斯的表現很滿意,但是對於卡爾奇家族的表現卻不太滿意,他沒有想到卡爾奇家族竟然會找他的主意,這讓他感到十分的生氣。

不過從史密斯和菲爾的話里,他也聽出來了,這一次的事情可能是卡爾奇家族裡的一些人惹出來的,並不是卡爾奇家族裡所有人的意思,這到讓他放心了。

他十分清楚,像卡爾奇家族這樣的大家族,要說一點權力鬥爭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而顯然,他陷入到了這個權力鬥爭之中。

這讓趙海很是無耐,他不想惹上這些事情,但是這些事情最後還是找上了他,這讓他很是無耐。

不過這幾天勞拉和梅根他們的關係到是很好,這幾天他們天天的天水城中四處的遊玩,而趙海在知道外面的人都在找他之後,他就很少出城主府了。

勞拉他們在城裡四處的走也不只是為了玩,他們在看天水城的情況,同時他們也在找店面。

趙海想在天水城裡找一個店面,雖然說這種事情只要跟史密斯一說,史密斯馬上就可以給他辦好,但是趙海還是消自己來,畢竟他不可能永遠的依靠史密斯,跟他們合作可以,但是如果不能處在相同的地位,合作也就不會成立。

合作的前題是雙方平等,如果雙方根本就不平等,那就不能叫合作了,只能叫投靠。而現在趙骸在城主府里,給人的感覺就是他投靠了卡爾奇家族,這讓趙海的心裡有些不舒服。

不得不成認,趙呵一個高傲的人,越是高傲的人就越是不想讓人感覺他是在依靠別人生活。

趙海在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趙海反到更想著要在外面找房子單獨住了,因為他住在這裡,卡爾奇家族就會在以為他是受到他們的恩惠了。

正在想著這些的時候,監視器上的史密斯的書房門被人推開了,進來的正是菲爾,史密斯一看到菲爾,馬上道:「菲爾叔叔,有什麼事情嗎?&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菲爾看了史密斯一眼,苦笑道:「五少爺來了,在有兩天就到,這一次他怕是來者不善,我看最好還是把這件事情跟趙海先生說一聲。&

dquo

史密斯一聽菲爾這麼說,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沒有想到朱萬會在這個時候來,看來他就是沖著趙海來的,雖然說史密斯不怕朱萬,但是如果讓朱萬得罪了趙海也不好。

一想到這裡,史密斯馬上站了起來道:「我們走,去見小海。&

dquo說完領著菲爾往梅香院的方向走來。

趙海一看這種情況,馬上就關了監視器,親自動手泡好了一壺可亞,手裡拿著一本書,裝做在那裡看書的樣子。

其實他也不完全是在裝,他現在看的書是鬥氣入門,現在他的農場已經升到了二十五級,在有五級就可以升到三十級了,升到三十級之後,他就可以學習魔法或是鬥氣了,而趙恆向於學鬥牛,因為空間可以使出全系的魔法,根本就不用他學,但是鬥牛他卻不會,應該好好的學習一下。

只要學好了鬥氣,他就可以算是魔武雙修了,這對於他來說十分的重要,所以現在他想先好好的了解一下鬥氣。

剛看了一頁不到,史密斯就來了,他也沒有客氣,也沒有讓人通報,直接就闖了進來,一推門就看到趙糊坐在房子里看書,他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我說小海啊,你到是逍遙,一個人躲在這裡喝可亞,看書,真是自在埃&

dquo

趙海微微一笑道:「還成吧,怎麼?史密斯大哥今天來有事?&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史密斯點了點頭,微微一笑道:「你別說,還真有事,小海啊,我有件事情跟你說,你另不要生氣。&

dquo

趙海點了點頭,史密斯這才道:「家族裡的一些有,受到了我五弟的挑唆,想要讓你說出養殖火丁魚的方法,被我給頂了回去,但是這一次我五弟親自來了,我五弟那個人,狂妄自大,有的時候我都壓不住他,為了不讓他衝撞了你,小海啊,你能不能出去躲一段時間?算是哥哥我救你了。&

dquo

趙海一愣,他還真的沒有想到史密斯會這麼說,他轉頭看著史密斯道:「史密斯大哥,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以後我們不合作了嗎?如果我們以後還合作的話,那你五弟在搗亂怎麼辦?我總不能老躲著吧?&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史密斯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道:「不會的,這件事情我會儘快的解決,但是你得給我一點時間才行,怎麼樣?算是哥哥我求你了。&

dquo

趙海看著史密斯平靜的點了點頭道:「好,明天我就離開天水城,不過我消史密斯大哥你能早一點解決這個麻煩,我會給史密斯大哥你留下一隻幻獸飛鷹,你這裡的事情解決了,你可以讓那隻飛鷹送信給我,放心,你只要把信給飛鷹,他知道我在那裡。&

dquo

史密斯點了點頭,接著苦笑道:「小海啊,這一次是哥哥我對不起你,你不要見怪埃&

dquo

趙海微微一笑道:「沒關係,誰家都有一些自己難以解決的事情,放心好了。&

dquo

史密斯點了點頭道:「那就好,一會兒就讓人把錢給你準備好,你走的時候就可以把這錢帶著,還有謝莉家族那裡的錢,我也可以順便通知他們給你準備出來。&

dquo

趙害著道:「好,讓他們準備吧,對了,你可以跟他們說,如果他們有什麼稀奇的動物或是植物的話,可以拿那個抵貨錢,我出高價。&

dquo

史密斯對於趙海的這個習慣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並沒有吃驚,只是點了點頭道:「好,放心吧,我會跟他們說的,小海啊,你自己收拾一下,我就不陪你了,晚上跟我好好的喝一杯,明天我就不送你了。&

dquo

趙海微微一笑道:「不用那麼客氣,對了,史密斯大哥,我想買點奴隸,最好是會手藝的奴隸,貴點不怕,你給我留意一下,要是現在準備不好,等下一次我來的時候,你給我也行,不管是會什麼手藝的,只要是會手藝的我都要。&

dquo

史密斯點了點頭道:「好,放心吧,等你下次來的時候,我會給你準備好的,你要多少?&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海微微一笑道:「越多越好,除了會手藝的,認字的也要,但是不認字的戰奴我不要,我只要會手藝的和認字的。&

dquo

史密斯雖然不知道趙海為什麼要這樣的奴,不過他也沒有多問,只是點了點頭道:「好,你下次來的時候,保證讓你看到那些奴隸,放心吧。&

dquo

趙海點了點頭道:「那好,大哥人去忙吧,不用管我。&

dquo史密斯站起來轉身走了。

趙海看著史密斯的背影,苦笑了一下道:「剛呆了兩天,又要走了,也好,正好去猿頭島那裡,跟小金好好的學學如何的釀酒,天那,真沒有想到,有一天竟然會跑去跟猴子學釀酒,說出去得讓人笑死。&

dquo

自嘲的笑了笑,趙海又把注意力信中到了鬥氣入門的書上,這鬥氣入門的書其實十分的簡單,就是要教你如何的鍛煉身份,讓你的身體達到了一定的強度,就會產生氣感,而這個氣感,就是鬥氣,是人體內一種神秘的力量。

這要的理論對於趙海來說並不是什麼新奇的東西,中國的武術中,有很多關於氣這方面的描寫,趙海以前雖然是個宅男,但是因為喜歡看小說,所以他也有一個武俠夢,還在電視上學過幾招武術,只不過沒有明師指點,也沒有練出直么名堂來,最後也就放棄了。

但是關於武學方面的書,他是看了不少跟這本鬥氣入門也差不多,有一些方面比這本鬥氣入門還要強一些。

中國的武術,以強身健體為主,十分的注重呼吸吐納,而鬥氣更像是中國武術里的外功,先是以強壯身體為主,然後在內外而內的引發氣感,這樣不但身體強壯,而且戰鬥力很強。

但是同樣的,這樣的修練方法也容易引起暗傷,對於一個武士來說,暗傷是十分難治的,如果你的修為達不到一定的成度,到老了的時候,暗傷就會發作,所以武術中有拳怕少強這一句。

這到是讓趙海有些矛盾了,他不知道是應該學鬥氣好呢,還是應該把自己以前沒有練好的武術在揀起來修練一下。

不知不覺的已經是下午了,勞拉他們也回來了,梅根也跟著他們,到了梅香院后,梅根又跟勞拉她們聊了一會兒才離開。等梅根一走,勞拉她們馬上就到了趙海的房間。

趙海一看他們回來了,點了點頭笑著道:「怎麼樣?玩的開心嗎?&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勞拉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可亞道:「還成吧,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玩的,怎麼海哥,一個人在家不無聊嗎?&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海搖了搖頭道:「馬上就不用一個人在家了,你們收拾一下吧,昨天我們回猿頭島。&

dquo

勞拉一愣,看著趙海道:「怎麼了海哥?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海點了點頭,把這幾天卡爾奇家族的事情跟勞拉她們說了一聲,勞拉聽完,沉聲道:「如此說來,離開一陣也好,最起碼我們不用牽扯到卡爾奇家族的內部鬥爭之中去,看來史密斯大哥還是向著我們的。&

dquo

趙海點了點頭道:「他當然是向著我們的,不然的話也不會這麼說,如果我們留下來,跟朱萬發生了衝突,那我們就不得不站在他這面,可是他沒有這麼做,這就足以說明他的誠意了,我看我們出去躲躲也好,正好可以去猿頭島那裡好好的看看,最好是能跟小金學會釀那種酒,這樣還可以為我們增加一項收入。&

dquo

被梅格抱在懷裡的小金,一聽到趙海提到他,不由的看著趙海吱吱的叫了幾聲,還一臉得意的樣子。

勞拉笑著對小金道:「你得意什麼?就我們釀出來的那東西,酸酸的,有人喜歡才怪,不過我到是挺喜歡麵包樹的,海哥,你說以後我們空間里不在種竹米了,種麵包樹如何?&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害著道:「我也有這樣的想法,麵包樹的產量好像比竹米還在大,不過竹米也有竹米的好處,我們也不能不種,我看這樣吧,讓彩兒均出一塊地來種麵包樹,你們看呢?&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梅格點了點頭道:「挺好,麵包樹的果實可以直接吃,味道還不錯,而且一個果實差不多就夠一個獸人吃一頓了,要是我們多存點這種果子,到了開春的時候送給威爾斯大哥那裡,一定十分的受歡迎,是不是小金?&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小金吱吱的尖叫了兩聲,興奮的在梅格的懷裡亂動,惹得勞拉她們格格嬌笑,有了小金這個開心果,她們的笑聲也多了很多。

趙海點了點頭道:「梅格的這個足意到是不錯,這種麵包果的保存時間應該也不短,而且我們也低估了小金他們釀的那種酒,那種酒之所以酸,是因為小金他們釀好之後,存了太長時間,不然的話那酒的味道應該很好,你們沒有喝出那酒里有一股芬芳的氣息嗎?相信我,那酒將來在大陸上一定會大賣的。&

dquo

趙海之所以這麼有信心,就是因為在地球上的時候,啤酒的銷量一直是十分可觀的,那個時候不管是男是女,幾乎人人都可以喝上幾杯,算得上是世界銷量第一的酒類了,如果制出了那酒來,將來在大陸上一定也會大賣的。

而趙海之所以還要種竹米,就是因為他想釀米酒了,只在釀出來米酒,那一定會風行大動的,到時候他們光靠制酒,就可以賺個盆滿缽滿的。

勞拉她們因為不太喜歡啤酒的味道,所以在猿頭島的時候並沒有喝多少,只是喝了一口就不在喝了,所以現在一聽趙衡么說,她們還真的有些不相信,勞拉更是皺著眉頭道:「真的?海哥這麼有信心?&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海點了點頭,小金在一旁得意的吱吱尖叫,引來笑聲一片。

第三百八十四章

n我怕你承受不起&qu

趙壺在桃源號上,他們現在已經離開了天水城,進入到了近海,這裡雖然還是羅森帝國的海域,但是這裡已經很少可以看到羅森帝國的戰船了。

羅森帝國的對於海面上的防禦並不是十分的強,他們的戰艦更多的就是在近海一代唯護合治安的,而羅森帝國自己還有合劫掠船隊,也就是說,那些人是羅森帝國國家合法的海盜。

這聽起來是多麼的荒謬,但是卻是事實,羅森帝國真的有自己所不欲皇家合劫掠隊,只不過他們很少在羅森帝國的海域活動,而且羅森帝國的皇室到現在也沒有成認過這件事。

其實像這樣的皇家劫掠團,在大陸上幾乎就是不公開的秘密,幾乎所有的國家都有這種皇家劫掠團,他們活動的地點不一樣,打著的旗號也不一樣,但是總的來說這些人都是受到某一個國家控制的。

但是這些劫掠團幾乎都沒有什麼好下場,如果他們乾的不好,他們所屬的國家會收拾他們,如果他們乾的太好,那他們搶掠的那個國家會收拾他們,像這樣的劫掠團成員,只有主腦才是真正的核心,其它的一些人,幾乎全都是傭兵。

比如說羅森帝國的皇家合劫掠團,他們領隊的是羅森帝國皇室的人,而其它的人幾乎都是招來的傭兵,然後變成海盜,這些人在別它的國家,他們的身份是不合法的,是海盜,但是當他們到了羅森帝國的時候,可能會得到羅森帝國海軍的庇護。

趙海他們現在就在近海的航線上,這雖然還沒有脫離羅森帝國的海域,但是羅森帝國對這裡的控制已經沒有那麼嚴了。

要知道這樣的航線才是那些商人最喜歡走的,雖然說在往羅森帝國的海岸線靠靠,他們會更加的安全,但是同樣的,那也是需要交稅的,而走這樣的航線,雖然可能會遇到海盜,但那也只是可能,如果不遇到海盜,那他們也可以不用交稅了,合貿易的稅是很高的。

趙海到是不在乎,現在他的船上畫著卡爾奇家族的徽章,有了這個徽章,他在羅森帝國的海域里就是可以免稅的,這就是特權。

有這樣的特權,趙海當然要用,不用白不用,他可不想自己的錢都交給羅森帝國,成了他們稅收的一部分。

現在趙糊坐在船的甲板上,看著海面上的景色,幾隻小島在海面上悠閑的飛過,這景色很寧靜,很安祥。

趙海喜歡大海的寧靜,他覺得大海就像是一個人,他有的時候心情好,有的時候心情不好,雖然每個方面都很迷人,但是趙海卻認為,他寧靜的時候是最美的,就像是一個睡著的美人。

正在這時,空然遠處有幾條船往他們這裡靠了過來,趙海一看那幾條船的樣子就不由得一愣,因為那不是普通的船,而是羅森帝國的戰船,由三艘五桅鐵甲船帶領,後面還跟著七艘三桅戰船,一共十艘,正往他們這裡靠來。

趙海微微一愣,這些戰艦平時是不會出現在這裡的,現在他們出現在了這裡,那只有一個理由,沖著他們來了。

趙海皺了皺眉頭,打開了監視器的畫面,現在那十條船離他們已經不遠了,他應該可以看到對方了。

趙海知道,對方的主要人物一定是集中在那三艘鐵甲艦上,所以他把目光對準了那三艘鐵甲艦,慢慢的找著可疑的人。

勞拉她們就站在趙海的旁邊,自然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們也在監視器上看著,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又來攔他們,要知道他們現在的船上可是掛著卡爾奇家族的徽章,一般人是不敢輕易的來動他們的。

突然趙海的眼睛一縮,因為他看到了一個人,一個年紀不大的人,這個人的年紀看起來不到三十歲,一身得體的貴族服,穿在他的身上顯得華麗又高貴,他長的十分帥氣,手裡拿著一根白色的魔法杖,不過這讓他更起來更加多了一絲魅力。

當然了,趙孩意到他,並不是說他有多麼的出色,相反的,趙海不喜歡這種類形的男人,看起來有點裝蛋那種。

但是趙海吃驚的不是這樣,而是這個人的長相,這個人長的像很史密斯,只是比史密斯更加的年輕一些,更加的帥氣一些。

一看到這個人趙海就是微微一愣,接著他馬上就想到了一個人,朱萬,史密斯說的他的那個五弟,這個人一定是朱萬。

一想到這裡趙海不由得又皺起了眉頭,他不明白為什麼朱萬會出現在這時在,而且正好把他攔下,不是說他明天才會到天水城嗎?而且還是從律江上走的,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合?

正在他想著這些的事情的時候,那十條船已經把他們包圍了,其中朱萬坐的那條船靠在了趙海他們的船旁邊,接著一塊塊的跳板放到了兩條船的甲板上,朱萬從那條船上走了過來。

趙海並沒有阻止這些,他知道現在阻止已經沒有用了,反正朱萬已經來了,那他就要面對他,他到是想看看,這個朱萬到底想要怎麼樣,是想要跟他來硬的,還是想要威脅他。

這時朱萬也走到了桃源號上,他先是用眼睛掃了趙海他們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街邊的一個乞丐。

不過當他看到勞拉和梅格他們的時候,他的眼中的光芒到是一閃,這讓趙海的臉一下就沉了下來,他不喜歡這個人,就算是這個人是卡爾奇家族的人,就算這個人是史密斯的兄弟也是一樣,他不喜歡這個人。

不過趙海並沒有出聲,他只是看著朱萬,朱萬也看著趙海,他在等趙海先開口,但是趙海卻沒有開口,這就像是一場無聲的較量。

趙海看著朱萬的樣子,突然往往一笑,輕輕的揮了揮手,那些不死生物馬上就給趙海搬來了椅子和茶几,同時也把可亞拿了上來。

趙海揮了揮手,勞拉她們現在也知道趙海的意思了,馬上就坐到了椅子上,端起了可亞,所有人都把朱萬當成空氣了。

朱萬先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接著就是無邊的憤怒,他想不到趙海竟然會這麼干,他的臉瞬間就變成了青色。

當他看到趙海拿著一個蘋果,逗著他懷裡的小猴子時,他在也忍不住了,他怒吼道:「趙海,你給我站起來?你不知道我是誰嗎?你敢這樣對我?&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海看著朱萬,微微一笑道:「你是誰你自己不知道嗎?還要來問我?真可笑,我要怎麼對你?這條船是我的,是我的私人財產,你們無源無故的跑到我的船上來幹什麼?難道還等著我請我們吃飯嗎?&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朱萬指著趙海,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這時跟在朱萬身邊的一個人,卻怒吼一聲,往趙海撲去,趙海早就注意到這些人了,朱萬身邊跟著不少做武士打扮的人,這些人的實力都不是太強,屬於那種典形的狗腳子角色。

那人往趙海撲來,顯然是想給趙海點難看,為朱萬找回場子,但是不是趙海看不起他,他一個五級武士的實力,在這條船上,隨便叫來一個不死生物都可以秒殺他,就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給他難看。

趙海根本就連眼皮都沒有動一下,坐在一旁的順一身形一動,就出現在了那人的身邊,同時他的刺劍已經頂到了那人的脖子上,正在他要往下刺的時候,趙海平靜的道:「好了順一,我不想見血。&

dquo

順一應了一聲,刺劍雖然沒有刺下去,但是也沒有收回來,他只是冷冷的看著那個武士,那個武士現在卻連一根手指都不敢動,他從順一的眼神中看出來了,如果他敢亂動的話,順一會毫不猶豫的刺穿他的喉嚨。

船上的人也,朱萬更是沒有想到趙海竟然真的敢動手,他身邊的那些武士一陣的騷動,把朱萬護在了中間。

趙海也站了起來,他看了朱萬一眼道:「你應該是朱萬吧?不用那麼緊張,看在史密斯的份上,我不會殺你,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說吧?&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朱萬看著趙海,接著揮了揮手,那個武士慢慢的退回到了他的身邊,雖然那個武士沒有成功,但是朱萬卻記住了他,不管怎麼說,他是第一個衝上去的人。

朱萬看著趙海,臉上已經平靜了下來,最少表面上看是這樣的,他沉聲道:「我為什麼來你會不知道嗎?&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海微微一笑道:「說實話,我還真的是知道一點,但是我想知道,如果我不答應你,你會怎麼對付我?讓這些戰艦來攻擊我?&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朱萬冷哼一聲道:「可能吧,但是我勸你好好的想想,你要是拒絕了我,那我們家族會怎麼看你?我會讓家族裡的人在也不會庇護你。&

dquo

趙海看著朱萬,微微一笑道:「那也挺好,不過你也要想好這件事情帶來的後果,你想過這件事情帶來的後果嗎?&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朱萬冷冷的看著趙海道:「不用拿那些東西來嚇唬我,就憑你一個人,你是翻不起什麼風浪來的,沒有人會為你出頭的。&

dquo

趙海微微一笑道:「那可不見得,而且我也不是一個軟柿子,你想怎麼捏就怎麼捏,說實話,我是會反抗的,而且還是最激烈的反抗,我怕到時候你承受不起。&

dquo第三百八十五章船我收下了&qu

朱萬根本就不相信趙海的話,在他看來,趙海就是一個得罪了光明教會,落迫的黑魔法師,離開了他們家,他根本就沒有辦法活下去,所以他一點也不怕趙海的威脅,反到是冷冷一笑道:「別嚇唬我,說那些大話是沒有用的,你是來尋求我們家的庇護的,可是你卻一點代價也不想付出,反到還拚命的賺我們家的錢,你不覺得可恥嗎?&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海一愣,他還真的沒有想到朱萬竟然會是這麼想的,不過他也沒有在意,只是看著朱萬道:「一點都不,有什麼好可恥的,假如我不是一個黑魔法師,我在天水城做生意,定居,你們就不會庇護我嗎?在說了,我來天水城的過程中,你們家有派人保護我嗎?我在天水城中,有須要你們保護嗎?我本來可是不想住在城主府的,史密斯非得讓人住在那裡,那可不是我願意的,怎麼?拿這個找我算帳?你好像是找不著。&

dquo

朱萬被趙海給頂得說不出話來,確實是像趙海說的那樣,如果他不是一個魔法師,他只是在天水城裡做生意,那卡爾奇家族也得庇護他,這是天水城那裡之所以會這麼繁榮的原因,如果天水城那裡不這麼做的話,也不會達到今天的成度。

朱萬好一會兒沒有說出話了,因為他實在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在看趙海一臉悠然的樣子,不由得怒從心頭起,惡像膽邊生,大聲道:「你就說你交還是不交吧?你要是不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dquo

趙海有趣的看著朱萬,道:「你怎麼對我不客氣?現在就要來攻擊我嗎?你有那樣的實力嗎?&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朱萬一看趙海的眼神,不由得心頭一涼,他這才想起來,自己剛剛太託大了,竟然跑到了趙海的船上,要是趙海想要對付他,還真的是很容易,他可是聽說了,趙海的實力好像不弱。

不過這時朱萬看到了他身後站著的一個人的時候,他的心才慢慢的放了下來,這個人其實挺不受他待見的,他是家族裡派給他的管家,一天到晚的總是告訴他,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但是他的實力卻是很強的,一個七級黑魔法師。

朱萬一看到他,這才放心,他轉頭看著趙海道:「有本事你就來對付我啊,我到是想看看你要怎麼對付我?&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海微微一笑道:「你會知道的。&

dquo說完他的手一揮,鋪天蓋地的不死生物直接把那十條船上的人給淹沒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趙海要對付的竟然不是朱萬,而是那些船上的人,不一會兒,那些船上沒有一個活人了。

趙海接著手一揮,十團黑氣把那十條船給包圍了起來,等到黑氣消失之後,那十條船上的人都變成了不死生物。

趙海接著轉頭看著目瞪口呆的朱萬道:「這十條船我就收下了,一會兒我會給你準備一條小船,反正你們的人不多,也用不著大船,這附近經常會有船路過,我想你們很快就可以坐船回到天水城了。&

dquo說完他揮了揮手,朱萬帶來的那十條船竟然都開走了,而開船的人正是那些不死生物。

朱萬他們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他們實在是沒有想到趙海竟然會這麼做,這太出乎他們的意料了。

而一直站在朱萬身後的那個卡爾奇家族派出來的總管,卻在心裡嘆了口氣,趙衡一手太漂亮了,打了朱萬的臉,卻又給卡爾奇家族留了面子,而且以趙海的實力,現在他們根本就沒有反抗的能力。

那個總管已經看出來了,他們帶來的那十條船上的人,都已經變成了高級不死生物,一下把幾千上變成了高級不死生物,這可不是一件事情的事,就算是以他的實力也做不到,損壽太多,但是趙海卻做到了,這讓他不由得對趙海又有了新的認識,同時他也注意到了,趙海現在所在的船上,全都是一些不死生物在開始,也就是說,他手裡的高級不死生物,絕對比他們看到的還要多。

一看到那十艘船都已經開走了,朱萬傻眼了,接著他怒了,他臉色鐵青的看著趙海,狂叫道:「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dquo

他剛說完,就感到一雙有力的手一下抓住了他,朱萬轉頭一看,正是家族裡給他派來的那個總管,那個總管平靜的看著他道:「少爺,別鬧了,我們走吧。&

dquo

接著他轉頭對趙海道:「趙海先生,請你給我們準備船,並且準備足夠的淡水和食物。&

dquo

趙海看著這個總管,微微一笑道:「好的,請放心,我同時會給史密斯大哥去信,他們會在最短的時間裡派人來接你們,我想說的是,先生,這一次的事情怪不得我,卡爾奇家族怎麼處置我,我都會接著,但是我想請你轉告卡爾奇家族的人,做事情還是要多想想的好,不要為了眼睛的利益,就蒙蔽了自己的心靈。&

dquo說完他揮了揮手,那些不死生物馬上就開始給朱萬他們準備東西。

這進趙海又長當嘯了一聲,一隻血鷹從空間落了下來,趙海拿出了一張低,寫了幾個字,交給了血鷹,把血鷹放飛了。

他所做的一切都沒有避開朱萬他們,等他做完這些后,他轉頭看著朱萬道:「好了,朱萬,你們可以走了,船上的淡水和食物夠你們七天用的,我還給你們準備了一些酒,這條逃生艇雖然不大,但是坐下你們也足夠了,最主要的是,他不是帆船,他們可花點力氣去劃了,只要不出意思,不出三天,史密斯大哥的船就會到,你們不會有任何危險的,請吧。&

dquo

朱萬還想說什麼,但是卻被他的總管給拉上了小艇,他知道在這裡跟趙海說什麼都是沒用的,形勢比人強,他們強估了趙海的實力。

同進這個總管也已經想好了,他要讓家族裡的人調整對待趙海的策略,趙呵一個不能惹的人,他的實力太大了。

現在那個總管已經想起來了,剛剛趙荷到那些船上對船上的那些人進行殺戮的不死生物,全都是高級的不死生物,那可是有幾萬個,幾萬個高級不死生物能幹什麼?好幾乎等於是正常的三個軍團的戰鬥力,一個人控制著悍不畏死的三個軍團?這樣人是誰都能惹的嗎?

這個總管其實並不只是總管,他們還起到一個監視的做用,卡爾奇家族只給家族裡的幾個繼承人派了總管,這些總管也是在對幾個繼承人進行監視和評估,他們的評估對於幾個繼承人是否能登上那個大位,會起到很關鍵的做用。

當然了這些事情史秘斯他們幾個是不知道的,他們只以為家族裡是關心他們,才給他們送了幾個能幹的總管。

趙海卻沒有理他們,他就是要通過這件事情給卡爾奇家族一個警告,別以為我怕你們,同時他也想看看卡爾奇家族要怎麼處理這件事情,如果他們處理的好,那一切好說,如果他們處理的不好,那趙海就要在想別的辦法了,卡爾奇家族也不值得他合作。

看著慢慢的變成了一個黑點的朱萬他們,勞拉有些的的道:「海哥,我們這樣真的好嗎?史密斯大哥那裡會不會臉子上不好看?&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海微微一笑道:「不用的,我已經把手杖交給了血鷹,這幾天有幾隻血鷹會一直在他們的上空監視,只要他們那裡出了狀況,我們可以第一時間趕到,不管怎麼說,他是史密斯大哥的親弟弟,我們不能讓他出事,但是這件事情一定要給他一個教訓,不然的話我們在卡爾奇家族裡一直都不會有太高的地位,他們只會把我們當成僕人一樣的使喚,我可不想那樣。&

dquo

勞拉點了點頭,嘆了口氣道:「真沒有想到,卡爾奇家族竟然會有這樣的一個人存在,這太讓人意外了,消史密斯大哥可以快一點的解決這件事。&

dquo

趙害著道:「他就算是慢一點解決也沒有關係,我們可以在島上多留一段時間,多跟小金學學釀酒。&

dquo小金又在一旁興奮的吱吱叫了起來,趙海他們不由得哈哈大笑。

而這時在那條救生艇上,朱萬卻一臉怒容的看著那個總管道:「扎克,你在幹什麼?我們為什麼要聽他的?你為什麼不對付他?家族裡的不是說你很強嗎?我看你就是一個廢物!&

dquo

扎克看著朱萬,平靜的道:「少爺,我們不可能戰勝得了趙海,你剛剛沒有發現嗎?他最少放出了幾萬個高級不死生物,幾萬個!在那種情況下,如果我們真的跟他打的話,只能是找死,就算是他不會殺了我們,把我們控制起來也十分的容易,所以我並沒有反抗。&

dquo

朱萬雖然十分的生氣,但是他畢竟也不是一個笨蛋,一回想當時的情況,一想到趙褐里那鋪天蓋地的不死生物,他也不由得感到心驚,他也知道扎克說的是對的,但是他就是感到咽不下這口氣,從小到大,有誰敢這樣的對他,趙呵第一個。

朱萬咬了咬牙,氣乎乎的坐了下來,同時他在心裡暗暗的發誓,等到他回到了家族裡,他一定會跟他的父親說這件事情,他一定要給趙海好看,以報今是之辱。&qu第三百八十六章不是可能,是一定&qu

史密斯正在自己的書房裡給自己的大哥寫著信,他要把趙海的情況更加祥細的告訴他大哥他們,他們要用了們的力理,改變家族裡對趙海的態度。

史密斯十分的清楚,對於他們家族來說,趙海才是最重要的,其它的什麼東西都是次要的,火丁魚能給家族帶來多少收益?那些錢與趙海比起來,什麼都不是,如果說現在可以用天水城一處的所有收入來換取趙海的忠心,史密斯會毫不猶豫的這麼做,但是很顯然,那是不可能的。

史密斯十分的清楚,對侍趙衡樣的人,你光是用錢是沒有辦法打動他的,趙海看樣子是很喜歡錢,但是他的每一分錢都是自己賺到的,就算是打劫萊恩大公那一次,那也是靠他自己的本事打劫到的。

史密斯知道趙海重感情,所以這一段時間他把瑞恩照顧的很好,雖然現在瑞恩的家人還沒有派人來接她,但是她現在在天水城裡是很安全的,她可以四處的逛街,可以買東西,而不且的有任何的危險。

雖然說趙海很少去看望瑞恩,但是史密斯還是把瑞恩照顧的很好,他就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讓趙海知道,他們一直在默默的幫他,這樣趙海的心裡就會存有一絲對卡爾奇家族的感激,將來做什麼事情,也會為卡爾奇家族著想。

但是史密斯這一切良苦用心,都被家族裡這一次行動給完全的破壞了,史密斯十分的清楚,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好的話,趙海以後怕是就不會在跟他們合作了,那樣的話他們的損失就太大了。

史密斯一點也不認為,趙呵真的怕了光明教會,就憑他對光明教會的態度,他會怕光明教會?還有,他還是草原上大力神佩的親王,而光明教會的手幾乎是沒有辦法伸到獸人草原的,就算是他們家族不管趙核,趙海也完全可以往草原上一躲,到那時光明教會也拿趙海沒有辦法。

正在這時,突然菲爾走了進來,能在不經通報就進入史密斯書房的人,只有菲爾一個,史密斯一看菲爾進來了,手裡還拿著一張紙,不由得好奇的道:「菲爾叔叔,怎麼了?&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菲爾沉著臉把那張紙交給了史密斯,史密斯一看菲爾的臉色就知道一定是出事了,他馬上接過了紙,一看信上的內容,臉色也變得十分的難看。

砰!史密斯一巴掌把手裡的信拍到了桌上,然後站了起來,在屋子裡轉了幾圈道:「太不像話了,太不像話了,他怎麼能這麼做?這不是壞我的事嗎?&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菲爾明白史密斯的意思,史密斯不是在生趙海的氣,他是在生朱萬的氣,朱萬這麼做,差一點就把趙海給推到他們對立面,幸好趙海厲害,教訓了朱萬一頓,不然的話卡爾奇家族的麻煩就大了。

對於趙海對待菲爾的方式,史密斯不但一點也沒有生氣,相反的,他到是感到十分的解氣,這些年朱萬已經惹了不少的事了,他們因為父親的面子,也都沒有說什麼,誰知道現在朱萬是越來越過份了,也是應該給他點教訓了。

菲爾沉聲道:「我已經安排人去接五少爺了,少爺,你這裡要準備好,一定要儘快的把這件事情解決了,不然的話等五少爺回來,可能又會橫生枝節。&

dquo

史密斯點了點頭道:「不是可能,是一定,這一次小海給了他一個教訓,我想他回到家族裡之後,一定會挑唆家族對付小海,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不能發生,不然的話對於卡爾奇家族就量個災難,我總是感覺小海的身上有很多的秘密,他在我們面前表現出來的,只不過是他秘密的一部分,對這樣的人,我們不能把他推到敵人那面去。&

dquo

菲爾也認同史密斯的觀點,這些天與趙海的接觸,讓菲爾對趙海也有了一定了解,就像是史密斯說的那樣,趙喉上的秘密真的是太多了,在沒有知道趙海的底牌之前,他們就跟趙海翻臉,顯然這是不明智的。

菲爾點了點頭道:「我們還在幾天的時間,不過我現在有些的五少爺的安全,現在五少爺被趙海給扔到了合,要是真的有人要對他們不利可怎麼辦?不要忘了,我們的敵人可不少。&

dquo

史密斯搖了搖頭,笑著道:「不用的,小海那個人你還沒有看出來嗎?做事滴水不漏,現在他又沒有真的想跟我們鬧翻,所以他一定會派人保護朱萬的安全的,放心好了。&

dquo

菲爾點了點頭,史密斯嘆了口氣道:「菲爾叔叔,去安排把,把他安全的接回來,這個不爭氣的東西。&

dquo

趙海現在卻正坐在桃源號上,注意著朱萬那裡的情況,他當然不能讓朱萬出事,不在的話他就真的沒有辦法跟史密斯交待,同時也就真的無法在跟卡爾奇家族合作了。

所以朱萬的安全還是要管的,他還想從這件事情上,看看卡爾奇家族的態度,不過他還真的不是十分的的,那裡不管怎麼說也是天水城的海域,卡爾奇家族的控制力度還是很強的。

果然,在他的信發出三天後,卡爾奇家族的戰艦就來把朱萬他們接走了,趙海也就放心了,現在他們已經快要到猿頭島了。

趙衡一次回到天水城並沒有去見瑞恩,他知道瑞恩不想見他,他也讓勞拉他們打聽了一下瑞恩的情況,瑞恩現在過的很快樂,趙海就沒有去打擾他。

當然了,對於史密斯做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說實話,他對於史密斯做的這些事情,還是很感動的,這證明史密斯是真的把他放在了心裡。

這一次趙海又得到了十隻戰艦,在加上原來的得到的三隻,還有箭魚號,桃源號,他手裡的戰艦數量已經有十五艘了。

十五艘戰艦已經不算少了,一般的大家族都不一定有這麼多的戰艦,雖然這些戰艦運貨能力比不上貨船,但是對於趙海來說,這些戰艦卻是很有用的。

又過了五天的時候,他們終於到了猿頭島上,其實他們可以來的更快的,不過趙海不想讓人懷疑,所以他們按正常的速度到了猿頭島。

這一次趙海來猿頭島這裡主要就是來學習小金他們是如何釀酒的,為了這一次的行動,他特意把幾個獸人叫到了猿頭島上,因為這些獸人也會一點釀酒,總會比他懂得多。

猿頭島這裡還是那樣,趙海他們從船上下來之後,小金的那些族人已經在等著他們了,趙海他們也沒有客氣,坐在他們的背上,到了他們的老窩。那些第一次跟著趙海到這個島上的獸人,都獃獃的看著那顆大樹,他們真的不敢想像,世界上竟然會有這麼高大的樹木。

隨後趙海也讓他們看了看那些神奇的麵包果,現在空間里已經在種植麵包果了,不過還沒有收上來而已。

在小金的窩裡呆了一會兒,趙海他們就拿著幾個麵包果,還裝了一些啤酒,回到了鐵山堡那裡。

這一次他們出來的時間可不短,不過鐵山堡那裡到了一切正常,沒有什麼事情發生,而木頭和石頭最近一段時間閉關了,開始拚命的修練,爭取心快的衝破自己的瓶頸。

說實話,木頭的石頭的資質都不是很好,但他們肯努力,這一點是十分難得的,趙海也很喜歡他們這一點。

鐵山堡這裡的人們每天還是很忙,他們到是過得十分的充實,他們以前只是奴隸,現在能過上這樣的生活,真的像天堂一樣。

趙海和勞拉他們到了鐵山堡的客廳時,格林他們已經在那裡等他們了,一看趙海進來了,格林笑著道:「怎麼?玩的不想回家了?&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害著道:「還真有點兒,天水城那裡還真的是很不錯,而且我已經定下了一批奴隸,我想過一段時間,我們這裡就要增加人口了,對了格林爺爺,給你們看點好東西。&

dquo說完拿出了一個麵包果,還有一瓶啤酒。

格林他們都好奇的看著那個麵包果,趙海微微一笑,打開了麵包果,一看到麵包果一被打開,馬上就膨脹起來的樣子,格林他們都十分的吃驚,接著他們又嘗了嘗麵包果,都威嚇這直的是不可意思,這東西也太神奇了。

接著趙海又讓他們嘗了嘗啤酒,這前他雖然調走了幾個釀酒的人,但是格林他們並不知道趙海要釀什麼樣的酒,現在一看趙海拿回了樣品,他們也感到十分的好奇,都嘗了嘗。

不過這一嘗他們卻有些失望,也確實是這樣,現在的啤酒因為保存的問題,所以喝起來酸酸的,一點也不好喝,他們不明白趙海為什麼要釀這東西。

格林放下酒杯,轉頭看著趙海道:「少爺,我們真的要釀這東西嗎?說實話,這東西一點也不好喝。&

dquo

趙害著道:「現在是不好喝,那是因為小金他們不會保管,如果我們來釀的話,味道肯定不一樣,放心吧,而且我準備以後,我在這裡,開始大量的種植麵包樹了,這東西可是比竹米的產量還高,你們看呢?&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格林點了點頭道:「這東西確實不錯,這幾乎是可以改變大陸上人們的飲食習慣,可以種,不過少爺,這東西最一開始出現是在海島上,那裡的氣候跟我們這裡可是大不一樣,我看要不這樣吧,我們先試種一些,如果還可以,那我們就多種,如果不行,那就算了,你看呢?&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海想了想,點了點頭,他在空間里種什麼東西都可以,幾乎已經忘了還有氣候影響這麼一說了,就像是在地球上一樣,有一些南方的熱代水果,在北方是無論如何也種不出來的,這就是氣候的影響。

不過趙海已經下定決定,一定要在空間里種麵包樹了,這東西的產量太高了,空間做出來的憑定,第一季的麵包樹,幾乎相當於三季竹米的產量,這太讓人吃驚了。

這種麵包樹種出來,他就可以把他買給獸人,相信獸人也會很喜歡的,這東西攜帶方便,而且打開就能吃,保存時間還長,對於獸人來說,簡單就是他們最想得到的糧食。

梅林卻高興的道:「要是真的種成這東西就太好了,以後我們這些做飯的就省事了,少爺,我看可以在空間里大量的種植,然後拿到大陸上去賣,你剛剛一提到麵包果,就只想到他是一種糧食,可以賣給獸人,怎麼沒有想到,人族也需要糧食,而且這種不用做,直接就可以吃的糧食,放到那裡都是很受歡迎的。&

dquo

趙海一愣,接著拍了拍腦袋道:「還真是,我竟然忘了這一點,對了,梅林奶奶,你一會兒把這幾個麵包果拿下去烤一下,看看烤過之後的味道會怎麼樣。&

dquo

梅林點了點頭道:「好,我一會就去試一下。&

dquo

格林看著趙海道:「少爺,現在已經是冬天了,你那裡也沒有什麼事情,你看是不是可以在周圍的山上開採一些石料了,你不想破壞山上的植物,那也可以在衡的一些島上開採,然後運回到這裡,不然的話,要是等到來年開春在弄,怕是得很長時間,你看呢?&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海想了想道:「這到是一個好辦法,在衡找一些沒有任何價值的小島,然後在島上採石頭,這樣將來就不用破壞黑土荒原這裡的耕地了,這到是個好辦法。&

dquo

格林一看趙含意,接著道:「天水城那裡的情況怎麼樣?&

dquo轉載請註明本文來自::

趙海把天水城那裡的情況跟格林他們說了,他不想瞞著他們,這一次跟卡爾奇家族的事情,是有兩面性的,一方面是好的,另一方面是壞的,好的就是,他們可以跟卡爾奇家族接著合作,那樣的話他們就不用的什麼了,如果是壞的,那他們就得在一次為自己準備退路,同時也要在一次的想辦法在大陸上站穩腳跟了,所以趙海消格林他們要有一個準備才行。

聽完了趙海的話后,昆正嘆了口氣道:「不管是到了那裡,鬥爭永遠都是存在的,這一次小忽的很好,我們就是應該讓卡爾家族知道我們的厲害,不然的話以後我們就不可能跟他們平等的對話了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