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三章 送別

作者:明宇  |  更新時間:2012-12-15 04:02  |  字數:3802字

第三百三十三章送別

趙海一聽費爾南德這麼說,不由得心裡一暖,費爾南德雖然衝動,好面子,但是真正成了朋友之後,他還是挺為朋友著想的,他是看到自己跟瑞恩不對付,怕凡賽爾家族因為瑞恩把他的爵位收回去,這樣一來他在大陸上行走就不方便了,所以特意的把自己家的徽章給了趙海。

要知道貴族的徽章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用的,一般都是這個貴族家裡的直系親屬才可以使用,所有可以使用這個徽章的人,都得上報帝國,登記造策的。

趙海知道費爾南德不可能知道他跟依萬的關係,他這麼做完全是為了趙海好,這貴族的徽章可不是隨便用的,這裡面牽扯到很多的問題。

就比如說趙海要是拿著依克薩家族的徽章做了什麼壞事,最後這些事情都會被記到依克薩家族的頭上,到最後帝國要是算起總帳來,這些事情都是會被計算在內的。

這種情況跟依萬給趙海發放爵位不一樣,依萬給趙海發放了爵位,雖然說趙海是像依萬負責的,但是趙海畢竟是有了自己的爵位,是屬於獨立的存在,如果趙海犯了什麼錯,依萬有權處理,帝國也不會追究依萬的責任,跟直接使用家族的徽章完全是兩碼事。

趙海接過那個徽章,小心的收好,接著用力的拍了拍費爾南德的肩膀一下道:「費爾南德大哥,你要保重啊,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你可以寫信,然後交給我送給你的那隻血鷹,他會找到我,把信送給我的。」

費爾南德點了點頭,用力的抱了趙海一下,趙海也回抱了一下,接著兩人才放開,趙海轉頭對依貝爾行了一禮,轉身上了車,對兩人擺了擺手,走了。

看著趙海的車慢慢的消失在了路上,依萬嘆了口氣道:「這是一隻雄鷹,他的心裡裝著整個天空。」

費爾南德微微一笑道:「是啊,這是一隻雄鷹,有這樣的一個朋友真是不錯,依貝爾叔叔,走吧,去我家,威爾斯給我留下了不少的酒,我們去喝上兩杯。」

依貝爾哈哈大笑道:「算了吧,我這個老頭子跟你可喝不到一起去,你回去慢慢的喝吧,我得去處理一下帳本了。」

費爾南德嘿嘿一笑道:「你跟我父親一樣,總是有處理不完的事情,真無趣,那我走了,我還是回去喝點威爾斯留下來的不酒。」說完上了馬車,呼嘯一聲,往城裡去了。

依貝爾看著費爾南德的樣子,苦笑道:「你活的到是瀟洒,也不知道你還能瀟洒多久。」說完也上了馬車,轉身走了。

趙海這時卻坐在車裡,拿著費爾南德給他的那枚徽章,久久無語,好一會兒他才嘆了口氣,說實話,他跟費爾南德第一次見面絕對算不上愉快,但是現在看起來,這個朋友到是值得一交。

勞拉她們也聽到了趙海和費爾南德的話,他們也沒有想到費爾南德竟然如此的仗義,勞拉看了那枚徽章一眼道:「還真看不出來,費爾南德還真是一個性情中人。」

趙海微微一笑,收起了徽章,拿出了一張地圖,放到了車裡的小几上,看了地圖上的一個標記,對勞拉道:「這個標記就是依貝爾的那個據點,我看我們要儘快的安排個時候把奶酒給他送過去。」

勞拉點了點頭,幾人都看著那張地圖,還不錯,那張地圖上畫的很祥細,把那個部落距離依克薩家族鐵騎要塞距那個部落有多遠,朝著那個方向走,都畫得清清楚楚,而且上面還有那個部落的名字,戰旗,還有跟他們接頭人的名字都寫的清清楚楚,絕對不會找錯。

趙海看了看,轉頭對勞拉道:「你們說現在要怎麼辦?我看派飛鷹帶著惡靈法杖過去,到了草原上之後,放出馬車,把酒送過去就行了,你們看呢?」

勞拉點了點頭道:「這樣最好,不惹人注意,不過也不能全用不死生物,我看最好還是派個人去,讓萬影去怎麼樣?」

趙海笑了笑道:「也好,就讓萬影去吧,反正晚上的時候也要他們回到空間里休息,而且路程也不遠。」

商定好後,趙海把許萬影叫進了車箱里,跟他說了這件事情,許萬影到是沒有什麼意思,草原那裡雖然冷,他也不是沒有去過,而且這一次去也不用多長時間,辦完了事馬上就可以回來,他自然同意。

在瑞恩他們不知道的情況下,一隻飛鷹已經衝天而起,往草原的方向飛去,他們這裡離草原還是很近的,兩個多小時,飛鷹就到了草原。

趙海馬上就把馬車都放了出去,一共十輛馬車,每輛車上都放著酒袋,這些酒的總數正好是一萬一千斤,接著許萬影就通過空間去了草原那裡,接手了車馬,往依貝爾的那個據點走去。

趙海現在發現了有彩兒的一個好處,有了彩兒,惡靈法杖幾乎就可以解放出來了,他就等於是有了兩根惡靈法杖,可以外放一根,自己手裡還有一根。

這一天還是在枯燥的趕路中渡過,很快,晚上的時候他們在一個小城裡過夜,這一次到是沒有遇到什麼事情,瑞恩也老實了起來,甚至都沒有來打擾趙海他們。

趙海也不好說什麼,瑞恩要是這麼老老實實的跟著他也沒有什麼意見,雖然趙海想跟瑞恩分開走,但是一想到依萬地封信,趙海就有些過意不去,現在也只能是這樣了。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他們過的十分平靜,第三天的時候,許萬影也找到了依貝爾說的那個部落,找到了依貝爾說的那個人,把奶酒交給了那個人。

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