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農場混異界 玄幻魔法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三百二十六章羅比

作者:明宇

本章內容簡介:說就知道他忍不住了,心裡暗笑的同時,也把費爾南德帶到了他們住的旅館。趙海他們現在住的旅館,自然不可能太差,不管怎麼說,他現在扮演的都是一個紈,如果住的太差的話,那實在是不合身分,所以他們住的地...

第三百二十六章羅比

費爾南德連忙道:「對對,看看,我到是把這事給忘了,聽說羅森帝國那裡的學校,入學的要求十分嚴,不過以公主的天資,入學當然是不成問題的。」

瑞恩用手擋著嘴輕笑道:「算了吧,我這算有什麼天資,你沒看這一次跟我同行的那位子爵呢,二十多歲,卻是風,土,火三系的魔法師,而且第一系的魔法都用的很好,絕對的天才人物。」說完還一副兩眼冒星星的表情。

費爾南德一看瑞恩這樣的表情,心裡不由得一陣的不舒服,要知道他現在可是把瑞恩當成自己的獵物了,而瑞恩現在在他的面前,誇另一個男人,這他那受得了,臉色不由得有些難看。

正在這時,門得傳來一陣的腳步聲,接著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他還沒進門,就哈哈大笑道:「哈哈哈,瑞恩,你可是有一段時間沒有來叔叔這裡來。」一邊說著一邊大步的走進了屋子。

進門這個看起來有四十多歲,身才不高,看起來比較瘦弱,穿著一件貴族服,在加上臉上帶著一副透明的眼鏡,顯得斯文帥氣,這人正是依克薩家族的族長羅比。

羅比今天雖然只有四十五歲,但是卻已經是一個七級的風系魔法師了,而且他從二十五歲就開始接手依克薩家族,在族長之位上已經足足坐了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來,依克薩家族雖然沒有太大的展,但是緊鄰草原,他們靠著走私和收走私稅,也是賺了不少的錢。

依克薩家族跟凡賽爾家族不一樣,凡賽爾家族有個長老地可以制約族長,依克薩家族卻沒有長老會,雖然有幾個長老,但是那些長老也只族長的手下,不能左右族長,所以羅比在依克薩家族,那是有絕對的權威。

羅比這個人跟費爾南德可是兩個性子,羅比一生只有一妻一妾,這個妾還是他妻子的陪嫁侍女,所以羅比對費爾南德的樣子很是看不慣,不過他老婆卻慣著,他也沒有辦法。

一看到羅比進來了,瑞恩和費爾南德連忙站起來給羅比行禮,羅比點了點頭,轉頭看著瑞恩道:「嗯,瑞恩都長成大姑娘了,上一次我見到你的時候,你才七歲,這一晃這麼多年就過去了,你父親還好嗎?」

瑞恩笑著道:「父親還好,這一次特意讓我來看看叔叔,還給叔叔帶了件禮物,吉利。」

吉利馬上拿著一個盒子走了過來,那盒子里放著一根很不錯的魔法杖,羅比是魔法師,送他魔法杖在好不過了。

羅比笑著接了過來,這才轉頭對瑞恩道:「瑞恩那,你這次來是有什麼事嗎?」

瑞恩連忙道:「沒事兒,我只是路過,這一次我是要去羅森帝國求學的,不過父親不放心我一個人上路,就讓我跟著公國里的一位子爵一起上路,不過那位子爵要來您這裡找依貝爾談個生意,所以我就跟著來了,順便來看看你。」

羅比笑著道:「是嗎?你父親竟然捨得你跑那麼遠求學?嗯,看來我也得跟你父親學學,讓這個不爭氣的東西也出去好好的闖闖。」

費爾南德到是一臉的苦色,他跟瑞恩的想法是一樣的,在他們家族的領地,他算是個人物,去了羅森帝國那樣的大帝國,他這樣的身份算個屁,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瑞恩笑著道:「父親也是這麼說的,說想讓我出去長長見識,呵呵。」

羅比笑著道:「好,長長見識是對的,嗯,我這個老頭也不跟你們聊了,讓費爾陪著你好好的在府里玩玩,中午記得一定要在這裡吃飯埃」

說完站起來走了,費爾南德一看到父親走了,這才鬆了口氣,平時羅比對他就很嚴厲,沒事的時候就訓他兩句,弄得現在費爾南德一看到父親,就感到心裡慌。

瑞恩看著費爾南德的樣子,心裡不由得更加的鄙視,如果是以前,她看到了像費爾南德這樣的花花公子,還有心情逗逗他,但是自從見到過趙海之後,她就在也沒有那個心情了。

瑞恩當然也看得出來費爾南德眼中的**之火,她剛剛故意在費爾南德面前誇趙海,就是想要逗逗費爾南德,同時也是要給趙海找點麻煩。

瑞恩在趙海的手裡吃過幾次虧,而且趙海一直沒有給過她好臉色,這讓瑞恩的心裡很是不憤,所以看到費樂費德的神情,瑞恩就知道,這是一個無法無天的花花公子,只要她表現了對趙海的好感,這個花花公子一定會找趙海的麻煩,來顯示自己的男人氣迫,瑞恩到是想看看趙海人怎麼解決這件事。

接著費爾南德就邀請瑞恩參觀候爵府,同時也要去薩爾圖城裡好好的看看,不過這一路上,瑞恩也沒少給費爾南德添堵,最主要的就是跟他說趙海的種種好處,弄得費爾南德十分的惱火。

正如瑞恩說的那樣,像費爾南德這樣的花花公子,對於一個他看中的女人,卻偏偏在他面前拚命的誇講另一個男人的行為,是無法容忍的,更不要說這還是在他的地盤上,所以費爾南德的臉色是越來越難看。

很快就到吃中餐的時候了,瑞恩跟著一肚子氣的費爾南德回到了候爵府,費爾南德領著瑞恩去了客廳,兩人剛坐下不一會兒,有侍女進來叫他們去餐廳,等兩人到了餐廳的時候,現羅比已經在那裡等著兩人了。

這一餐吃的到是十分的輕鬆,羅比當了二十年的族長,什麼樣的人都見過,自然知道如何的讓餐桌上的氣氛不會輕淡,在加上羅比家裡人做的菜,味道還不錯,所以瑞恩也吃的很高興。

吃過中餐后,羅比去忙自己的事情,瑞恩本來是想跟費爾南德去城裡在四處看看的,但是費爾南德卻說想要見見跟他同行的那個子爵。

瑞恩一聽費爾南德這麼說就知道他忍不住了,心裡暗笑的同時,也把費爾南德帶到了他們住的旅館。

趙海他們現在住的旅館,自然不可能太差,不管怎麼說,他現在扮演的都是一個紈,如果住的太差的話,那實在是不合身分,所以他們住的地方十分的豪華。

兩人到了旅館的時候,除了瑞恩留下來看東西的一些護衛,只有木頭在,木頭現在是給趙海趕貨車的,身份不夠,所以沒有跟著趙海去依貝爾那裡,瑞恩領著費爾南德到了她的房間,馬上就派人去把木頭找到了。

木頭雖然不知道生了什麼事,不過他還是去了,一進門木頭就對瑞恩行禮道:「的見過公主殿下,不知道殿下找的來有什麼事情?」

瑞恩還沒等說話的,費爾南德站起來就給了木頭一嘴巴,叭的一聲,木頭就被打愣了,他捂著臉不解的看著費爾南德道:「你是誰?為什麼打我?」

費爾南德看著木頭的樣子,得意洋洋的道:「打的就是你這個不長眼的東西,見到公主殿下不行跪禮,見到候爵第一繼承人不知道行禮,我不該打你嗎?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的主子也好不到那去。」

瑞恩沒有想到費爾南德一見面就動手,這樣的方式對於一個貴族來說,真的是最低級的方式了,瑞恩在心裡不由得更加的看不起費爾南德。

不過為了找趙海的麻煩,瑞恩還是忍住了,只是冷冷的看著木頭,木頭現在是心頭火起,恨不得直接拔劍把費爾南德殺了,不過為了不給趙海找麻煩,他還是忍了。

他忍,卻不見得趙海也要忍,就要木頭想要給瑞恩和費爾南德行禮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傳來道:「候爵的繼承人,好大的威風啊,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爵位啊?」

一邊說趙海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瑞恩的門前,瑞恩一看到趙海出現了,不驚反喜,她要看到的就是這種效果,他到是想看看趙海到底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費爾南德也抬頭看著趙海,他看到一個雖然長的十分普通,但是一身的打扮卻十分不凡的人出現在了門前,在了聽趙海的話,他就知道正主出現了,費樂南德不由得冷冷的道:「候爵的繼承人就管不了你了嗎?」

趙海看著費爾南德,雖然他不知道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木頭被打他是知道的,這讓他怒火中燒,要知道木頭是在布達家族還沒有出事的時候就一直跟著他的,跟他親如兄弟,現在卻被人打了,他那能咽得下這口氣。

一聽費爾南德這麼說,他不由得笑著道:「候爵是的爵位是很高,我就是不知道你這個繼承人的爵位是不是有我高,不知道你又憑什麼來管教我的僕人?」

費爾南德的臉色不由得變了變,雖然他的父親是一個候爵,但是他的爵位並不高,只是一個子爵,跟趙海是同等爵位的,以他的爵位卻跑來管教趙海的僕人,確實是有些過份,有順話叫打狗還得看主人呢,他這麼明目張的管教木頭,明顯就是打趙海的臉,這在貴族中是大忌。

雖然說在貴族中這是大忌,但是以於費爾南德來說,卻不算什麼,在薩爾圖城這裡,他一像都是跋扈慣了,那會在乎一個的子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