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農場混異界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三百二十一章賠罪

作者:明宇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兒子的,這種情況也是有的,並不足為奇。」瑞恩點了點頭,轉頭對吉利道:「今天晚上你跟許萬影和那個木頭一個房間,探聽出什麼來沒有?」吉利搖了搖頭道:「沒有,吃過飯後,他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第三百二十一章賠罪

木頭的話,讓趙海他們都是一愣,這時木頭接著道:「你看,我們是從草原上回來的,我們是從依萬大公的手裡拿到的爵位,這一切好像都表明,我們跟依萬大公和草原有聯繫,而之前跟依萬大公和草原都能聯繫到一起的,就只有黑魔法師趙海,所以這一次任務的人,很有可能是想通過這一次的攻擊,來看看少爺你是不是一個黑魔法師,如果他們可以肯定你是一個黑魔法師的話,那就可以肯定你的身份了,這對我們就十分的不利了。」

趙海和勞拉互望了一眼,都點了點頭,他們也覺得木頭的這個猜測十分的準備,不然的話對於這一次的攻擊,他們真的找不出來更好的解釋了。

這時趙海也把目光轉像了順他看著順一道:「你現在應該已經猜出了我的身份吧?說吧,你還願意追隨我嗎?如果你願意,就下血誓,跟萬影一樣的忠心跟我,我不會虧待你,不然的話,你也應該知道我的手段吧?」

趙海的手段,凡賽爾公國這裡已經算是有名氣了,人們都知道,他喜歡把跟他做對的人變成不死生物,讓那些人一直當他的奴隸,最忠心的奴隸。

當然了,這也是黑魔法師慣用的手段,也是大6上一般人都有喜歡跟黑魔法師做對的原因,沒有人喜歡在自己死了之後,屍體還要為別人一直服務。

順一跪到地上,道:「是的,我願意。」說完咬破手把,下了血誓,趙海在他的身上又感覺到了那種許萬影血誓時的感覺,趙海相信他沒有騙自己。

趙海看著順一道:「好了,以後你就跟著我吧影,把他領下去,跟他講講我這裡的規矩。」許萬影應了一聲,領著順一下去了。

趙海看了一眼站在門前的木頭,笑著道:「行啊木頭,你這傢伙竟然開竅了,我們沒想到的你都想到了。」

木頭嘿嘿一笑道:「少爺只是想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一時沒有想到,我的腦袋簡單,不用想那麼多的事情,自然就想到了。」

趙海哈哈大笑道:「你這個傢伙真是越來越有趣了,得了,今天晚上也折騰夠嗆了,我想對方也不敢在來了,下去休息吧。」木頭應了一聲,轉身走了。

像這樣的旅館,他們的高級套房,每個套房間里都有三到四個房間,布朗酒店這裡就是三個房間的套房,順許萬影,木頭三人住一間,勞拉她們三人住一間,趙海自己住一間,其實這也就是擺一個樣子,趙海他們其實更喜歡去空間里休息,不過今天晚上生了太多的事情,所以趙海他們決定今天不去空間里了,就在旅館里休息一晚。

趙海他們到是老實的休息了,但是旅館里的其它人卻不能好休息了,先是旅館的老闆布朗被人從自己的房間里救了起來,他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只是被人打暈了,起來之後知道生了什麼事,卻更加的苦惱了,他不知道要怎麼跟趙海他們解釋今天晚上的事情。

要說這個布朗也算是有點背景的,他是布蘭卡城城主的舅子,所以他才能開得起這個旅館,但是布蘭卡城的城主不過才是一個子爵,而趙海也一樣是一個子爵,瑞恩就更為用說了,她的馬車上掛著的可是凡賽爾家族的徽章,可以說這都不是布朗能得罪得起的,而偏偏就是他們兩個遇襲了,現在布朗想死的心都有了。

而瑞恩的心裡也不平靜,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威爾斯竟然會是一個三系魔法師,在大6上,一般人的魔法天賦都是單系的,只能學習一系的魔法,雙系的魔法屬性,已經算是天才了,三系的在大6上很少有聽說,在多的幾乎就沒有了。

不過就算是三系的魔法師,一般也是以主修一種魔法為主,因為學多了魔法容易分心,但是看趙海的樣子,他是一個三系的魔法師,而且好像三系魔法學的都不錯的樣子,這代表著什麼?代表著他有很高的魔法天賦,是一個天才。

本來瑞恩還是有些自傲的,她的年紀雖然,但是卻是一個水系的魔法天才,現在已經是一個六級的水系魔法師了,這在大6上已經算是難得一見的天才了。

但是這兩天她卻有些受到打擊了,先不說趙海那三系魔法的變態屬性,就說趙海身邊的梅格,就有著不弱於她的實力,這讓她真的是很受打擊。

瑞恩坐在自己的房間里,兩個侍女站大她的身後,吉利和一個武士站在瑞恩的對面,瑞恩看著兩人平靜的道:「你們怎麼看今天的事情?」

那個武士看了瑞恩一眼,沉聲道:「那伙人明顯就是沖著威爾斯先生去的,不過我看那伙人好像不是屬於某個勢力的,像那個八臂魔順他就是大6上很出名的一個殺手,只是拿錢殺人,從來不加入任何一個團伙,是一個十分難纏的人物,聽說他除了會放暗器和畫妝之外,用毒也是一把好手,他的暗器上都是帶毒的,不過這也說明了,今天晚上來襲擊的,都是一些傭兵或是殺手,他們只是拿錢辦事。」

瑞恩皺著眉頭道:「死士也是傭兵嗎?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傭兵里還有死士的?」

那個武士平靜的道:「傭兵裡面什麼人都有,有一些家族裡叛逃出去的死士,在外面娶妻生子,把自己的一身所學教給自己兒子的,這種情況也是有的,並不足為奇。」

瑞恩點了點頭,轉頭對吉利道:「今天晚上你跟許萬影和那個木頭一個房間,探聽出什麼來沒有?」

吉利搖了搖頭道:「沒有,吃過飯後,他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把房間一關,然後就沒有聲音,我叫他們,他們只是說累了要休息,怎麼也不肯出來。」

瑞恩皺了皺眉頭道:「現在我就是想知道,父親到底跟他們說了什麼,為什麼要給他們那個子爵的爵位,而且還同意我跟他們同行,這件事情實在是有些古怪,對了,我們那幾個巡夜的武士是被打暈了,還是被殺了?」

那個武士沉聲道:「被殺了,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看樣子是那個死士的手筆,他們身上的傷口只有一處,是在脖子是,被刺劍割喉了,不是順一動的手,如果是順一的話,他會使用有毒暗器的。」

瑞恩點了點頭道:「把他們的屍體火化了,派人把骨灰送回大公府,告訴父親一聲,多給他們的家裡些撫恤金吧。」那個武士應了一聲。

瑞恩皺著眉頭想了想道:「這一次的攻擊來的太奇怪了,而且威爾斯的身份也太神秘了,不管怎麼樣,我們以後心一些,以後晚上巡夜的人員增加幾個吧。」那個武士應了一聲,吉利也應了一聲。

瑞恩看了兩人一眼道:「回去休息吧,巡夜人員還是要派出去,吉利,我看威爾斯好像是去了你們的那個房間,你今天晚上就跟著剛薩去休息吧。」吉利應了一聲,跟著剛薩告退了。

看著吉利兩人走了,瑞轉才喃喃道:「越來越有趣了,呵呵,有意思。」說完的了個哈欠,回自己的房間里去休息了。

第二天趙海他們起來的有些晚,沒辦法,趙海的身體可不是十分的好,需要好好的休息,所以起來的有些晚。

等他們在房間里洗漱過後,從房間里一出來就見到一個胖胖的身影正站在他們的房門外,一看到他們出來了,那個胖胖的人影,馬上就迎了上來,許萬影擋在了趙海前面,那個胖子只得停了下來,躬著贍布朗,見過子爵大人,子爵大人昨天受驚了,的這裡給子爵大人賠禮了。」

趙海看著這個胖子,這個胖子跟順一扮的那個胖子幾乎是長的一模一樣,只不過他現在眼睛裡帶著血絲,一臉的汗水,臉上的表情好像死了親娘一樣。

趙海平靜的道:「沒什麼,這不怪你,那些人是沖著我來的,我還沒有跟布朗先生說對不起呢,昨天破壞了你們店裡不少的東西。」

布朗的身子彎的更低了,對趙海平靜的道:「子爵大人言過了,你不怪的,的就很高興了,的已經準備了一桌壓驚酒,請子爵大人移步餐廳。」

趙海微微一笑,往餐廳里走去,一進餐廳就見到了瑞恩,瑞恩正坐在一個餐桌那裡喝著可亞,一看趙海來了,她忙放下可亞杯,站了起來道:「先生來了,不知先生休息的可好?」

趙海平靜的道:「還好,殿下請坐。」說完自己也坐了下來。

胖老闆布朗站在旁邊,對趙海和瑞恩一躬身道:「公主殿下,子爵大人,的特意準備了一桌酒菜,給二位壓驚,希望二位能賞個臉。」

瑞恩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趙海,擺明了是趙海說的算,趙海也沒有客氣,平靜的對布朗道:「好了,布朗老闆不用這麼客氣,讓他們上菜吧,我們吃完了還要趕路,我說過了,那件事情不怪你,你也不用在這裡嗦了,下去吧,店錢少不了你的。」

布朗一聽趙海這麼說,連忙道:「不敢,店錢就算是的賠禮了,我馬上讓人上菜,請公主殿下,子爵大人慢用。」說完躬著身子退開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