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農場混異界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二百九十七章獒族族長

作者:明宇

本章內容簡介:,有沒有我們獸人的奶酒味。」威爾斯微微一笑,走到了布澤爾的桌子旁邊,往布澤爾的酒杯里倒了一杯酒,正像是布澤爾所說的那樣,獸人族一天也離不開奶酒,奶酒已經成了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布澤爾的...

第二百九十七章獒族族長

獒人族的人也注意到了趙海這個人族的存在,他們看了趙海一眼,威爾斯連忙向他們解釋,自己是他的斷頭血誓兄弟。

很顯然,在獸人族這裡,斷頭血誓是一個了不起的誓言,是被所有獸人族所接受的,不管是那一個種族的人,只要是跟獸人行過斷頭血誓,在獸人族看來,那他就是一個獸人了。

所以那些獒族人也沒有對趙海有什麼異樣的舉動,相反的,他們對趙海更加的熱情了,因為他們同時了注意到了,趙海除了是威爾斯斷頭血誓的兄弟之外,他的車上還插著兩面獸人族的友誼旗。

友誼旗對於獸人族同樣的重要,所以獒人族一看趙海是威爾斯斷頭血誓的兄弟,又有兩面友誼旗,那自然就不會以對付普通人族商人的態度來對待他了。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他們終於到了獒人族的老營,獒人族的老營,比西奇王的營地氣派多了,他們現在的位置是一個小山包,不守在這個小山包的下面就有一條小河流過,小河的水量不小,流速也很快,既可以成為他們的天然屏障也可以成為,也更加方便他們用水。

在小河上,獒人族修建了一座木橋,橋很寬,而且很結實,足可以讓十騎并行,而且在山包不遠的地方,還有一塊地方水勢很緩,可以讓人真接涉水過去,可以說絕對是一個安營紮寨的好地方。

當然了,這個小山包也並不是十分的高,只能免強看出來一點的起伏,而這個大營真的很大,整個營地看起來,怕是可以容得下一百多萬人。

這一百多萬人不全是聚在一起的,獸人族的大營不可能是聚在一起的,那樣的話對草場破壞的太大,所以他們看起來好像是很分散,遠遠的看上去,一大片的帳篷,好像把整個草原。

就在威爾斯剛剛能看到獒族人部落的時候,從獒族人的大營里,已經衝出來了一隊騎兵,這隊騎兵的人數並不多,只有一百多騎,這一百多騎的速度很快,而且沒有任何的聲音,趙海注意了他們的坐騎一下,他們的坐騎果然是十分特別的,是一種十份巨大的獒犬,不用問就知道,這一定是獒族人的獸親。

那隊騎兵很快就趕到了車隊旁,其中領頭的那個獒族人看著威爾斯哈哈大笑道:「威爾斯,你這個傢伙終於肯來看我了。」

趙海打量著這個獒人,他看起來年紀不大,身材十分的粗壯,比起大力神牛族人來也一點不差,相比其它獒人,他臉上的鬍子更加的重,這讓他看起來就像是一頭獅子一樣,他身上穿著一件布袍,雖然現在天氣不暖和了,但是他還是敞著懷,露出滿是黑毛的胸膛,整個人放起來放蕩不羈,瀟洒自然。

一個人身上的氣質與他的長相沒有關係,雖然說獸人族的人都長著一個巨大的獸頭,趙海有的時間甚至看不出來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表情,但是這並不防礙一個人的氣質。

站在趙海面前的這個獒族人,他給趙海的感覺就像是一個放蕩不羈,卻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的血性漢子。

那個獒族人顯然也看到了趙海,他一咧大嘴對威爾斯道:「威爾斯,這位就是你的那位人族血誓兄弟趙海吧?我說你小子什麼時候跟一個人族行了斷頭血誓大禮了?」

威爾斯白了這個獒族人一眼道:「布馮,你少給我胡說,我這兄弟可是老實人,你在嚇著他,小海,這位是布馮大哥,是獒人族第五王子。」

趙海連忙對布馮行禮,不過他卻有種想笑的感覺,因為布馮這個名字,他記得以前在地球上的時候,有個球星的名字就叫布馮,沒想到在這裡又能遇到一個叫布馮的。

布馮打量了趙海一眼,哈哈大笑道:「既然威爾斯已經跟你結下了斷頭血誓,那你也就是我的兄弟了,兄弟,獒人族歡迎你。」

趙海笑著道:「謝謝布馮大哥。」

威爾斯這時才道:「我說布馮,你不能讓我們在這裡跟你說話吧?快點請我們進去吧,我還有不少的禮物送給伯父呢。」

布馮往後面的車裡看了一眼,首先就看到了不少的皮袋,一看裝的就是水一樣的東西,這讓他不由得一愣,轉頭看著威爾斯道:「我說威爾斯,你小子不會是要送給我父親奶酒吧?你逗我玩呢?」

威爾斯瞪了他一眼道:「有能耐,你一會兒別喝,羊烤好了沒有?我可是餓了。」

布馮顯然也沒有生氣,領著眾人進了營地,一進營地,他們馬上就往小山包上走去,趙海已經看到了,在小山包上,正插著一面大旗,正是狗頭王旗,很顯然,獒人族的黃金大帳就該是立在那裡。

果然,不一會他們就看獒族人的黃金大帳,這帳篷雖然看起來很氣派,但是那裡卻沒有像西奇王那樣設有柵欄和那麼多的護衛,除了帳篷氣派點之外,那裡就好像是一個普通的獸人帳篷一樣,只是在門前有兩個護衛。

車隊已經停了下來,威爾斯只是帶著趙海,耶魯,還有幾個拿著東西的護衛往大帳那裡走去,現在威爾斯也收起了跟布馮開玩笑時那種嘻嘻哈哈的樣子,一臉的嚴肅。

趙海也跟在威爾斯的身邊,兩人在布馮的引領下,往帳篷里走去,一進到帳篷里,趙海就愣了一下,因為這黃金大帳並不如外面看起來那麼的華麗,帳篷裡面十分的簡單,跟西奇王的大帳差不多,中間擺著一個大火盆,帳鍍,一個書案,一個年紀不小的獒族人就坐在書案的後面,在書案的兩旁擺著一排排的椅子,這讓這裡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會議室,除了這些,裡面的擺設就簡單多了,在沒有什麼好東西了。

威爾斯一進到帳篷里,馬上快走了兩步,接著通一下給那位年老的獒人族跪下道:「威爾斯見過布澤爾伯父。」

趙海也連忙跟著跪下行禮,布澤爾呵呵輕笑道:「行了小七,起來吧,跟我客氣什麼,我聽說你還帶了不少的禮物?帶那些東西幹什麼,現在你們正是困難的時候。」

威爾斯站了起來,笑著道:「伯父,我帶來的都是一些人族的特產,對於我們來說是可能可無的東西,就算是孝敬你了。」

布澤爾微微一笑道:「也好,你有這個心就好,對了,這位就是你那個斷頭血誓的兄弟吧?」

趙海不由怠慢,連忙上前跪下給布澤爾行禮道:「趙海見過伯父。」

布澤爾點了點頭,笑著道:「起來吧,既然是威爾斯的兄弟,那就是我的晚輩子,到了我這裡就不用跟我客氣了,坐吧。」

趙海謝過之後,退到了威爾斯的身後,威爾斯這時走上前去,揮了揮手,跟在他身後的一個護衛,馬上就拿著一個銀制的酒壺走到了威爾斯跟前,威爾斯接過了酒壺對布澤爾道:「伯父,這是小海釀的奶酒,我覺得喝起來不錯,就給你帶來了一些,你嘗嘗。」

布澤爾看著威爾斯的樣子,沒有一點生氣的樣子,笑著道:「好,奶酒可是好東西,我們獸人一天也離不開他,我到是嘗嘗你這個人族的兄弟釀的奶酒是什麼味道,有沒有我們獸人的奶酒味。」

威爾斯微微一笑,走到了布澤爾的桌子旁邊,往布澤爾的酒杯里倒了一杯酒,正像是布澤爾所說的那樣,獸人族一天也離不開奶酒,奶酒已經成了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布澤爾的書案上,也放著一個酒杯。

不過當威爾斯把奶酒倒出來的時候,布澤爾卻愣住了,他喝了一輩子的奶酒了,還沒有見過這種清如水的奶酒,這太讓他吃驚了。

但是他可沒有懷疑過威爾斯是在開玩笑,因為他聞到了一股很很濃烈的奶酒香味,要知道獒人族的鼻子可是比一般的獸人好使得多。

等威爾斯倒好了酒,布澤爾馬上就拿了起來,喝了一口,他喝的並不多,並沒有像威爾斯當初那樣,一口把一大杯的酒都幹了,他只是喝了一小口,但是那酒香味馬上就讓他陶醉了。

獸人族愛酒,這一點不算是普通的獸人還是王族的獸人都是一樣的,布澤爾也很喜歡喝酒,但是他發誓,他從來沒有喝過這麼好喝的酒。

他不由得閉上了眼睛,仔細的品了品這酒的味道,好一會兒才睜開眼睛,轉頭看了威爾斯一眼,接著又看了趙海一眼,笑著道:「大陸上的人們一直都說人族比獸人族聰明,我一定不太相信,但是現在我信了,我們獸人族喝了幾千年奶酒了,但是卻沒有讓奶酒變得這麼好喝,年輕人,你很聰明,謝謝你讓我這個老頭子還能喝到如此的美酒。」

很顯然他這話是對趙海說的,趙海連忙一躬身道:「伯父客氣了,這是我用的材料好,伯父能喜歡就好。」

布澤爾微微一笑道:「好了,威爾斯,你們也不用陪我這個老頭子了,小五,去領威爾斯他們喝酒吧,記得給我送來幾塊羊排,在把幾位長老請來,給我們多送點這酒來,這酒真香,我們幾個老傢伙好好的喝上幾杯。」

布馮應了一聲,領著威爾斯他們轉身走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