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農場混異界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二百九十五章 報仇!報仇!

作者:明宇

本章內容簡介:了想道:「我手裡的糧食雖然不少,但是如果給了他們,那你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大哥,我看這樣吧,我們可以用奶酒,蔬菜,果油在加上糧食當成禮物送給他們,你看怎麼樣?」威爾斯一愣,蔬菜,果油這些他還明白...

威爾斯一聽他這麼說,乎的一下站了起來,進來報信的正是博古,威爾斯一步衝到博古跟前道:「真的?」

博古激動的道:「真的,車隊離我們這裡已經不遠了,馬上就到。」

威爾斯哈哈大笑,轉身就往帳篷外面跑,耶魯和門得斯也跟在後面,而博古也跟在幾人身後跑了出去,整個帳篷里就剩下斯科尼還愣愣的坐在那裡,看看空無一人的帳篷。

斯科尼被威爾斯他們的反應給弄得一愣,看了一眼空空的帳篷,喃喃的道:「那麼高興幹嘛,來就來,有什麼了不起的。」說完慢慢的站了起來,往外走去。

他剛一到外面,卻發現威爾斯他們已經騎著了自己的坐騎,往營地的外面跑去了,蹄聲轟轟,驚動了營里所有的人,已經成了驚弓之鳥的大力神牛族人,都以為有敵人來了,很多人都抓著武器,跟著威爾斯沖了出去。

斯科尼被營地里的情況給嚇了一跳,他當然知道威爾斯他們是為什麼往外跳,但是他沒有想到,營里的人反應會這麼的強烈,這一次他不得不正視自己族裡現在的情況了,他發現現在族裡人的情緒真的很不對頭。

斯科尼不由得愣住了,現在他回想起了耶魯的話,在整個大力神牛族中,現在也只耶魯能勸勸他,因為耶魯跟他是平輩,而且兩人是好朋友,在加上耶魯一直十分的聰明,所以斯科尼一直很聽耶魯的,正是因為這樣,所以耶魯說什麼他才沒有反對。

不過斯科尼也不完全是一個莽夫,不然的話他也坐不到今天的位置,他終於發現族裡不對勁的地方了,現在族裡的那些年輕人,好像變成了中過箭的兔子,在一聽到弓響就會嚇得拚命跑,這讓斯科尼非常的生氣。

在斯科尼的看來,大力神牛族不應該懼怕任何人的,他們應該是草原上最勇猛的戰士,不管是面對什麼樣的敵人,他們都要敢於衝鋒,不管他們被打敗了多少次,下一次在敵的時候,他們一定要有第一個衝鋒的勇氣,而顯然,現在大力神牛族的這些年輕戰士,達不到他的要求。

威爾斯現在卻沒有心情管這些,這種情況他早就知道,卻沒有辦法改變,現在他正在博古的帶領下,衝出營地,遠遠的,他就看到了兩面迎風飄揚的獸人族友誼旗,在友誼旗的下面是一輛馬車,在馬車後面是一排長長的車隊。

威爾斯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坐騎一下,他的坐騎前進的速度更快了,不一會兒他就到了趙海的馬車旁邊,趙海這時正站在馬車上,看著威爾斯。

威爾斯從坐騎上跳了下來,哈哈大笑的張開了手臂,一把把趙海抱在了懷裡,道:「好傢夥,你可真是讓我好等。」

趙海也笑著道:「這可怪不得我,不過大哥,你在不放開我,我就要被你勒斷氣了。」

威爾斯哈哈大笑,把趙海放到了草地上,轉頭看了一眼跟在他後面的糧車,不解的看著趙海道:「怎麼用車把糧裝來了?」

趙海微微一笑道:「你不覺得這樣效果可能更好嗎?讓你的族人看看,糧食,我們有得是。」

威爾斯哈哈大笑,用力的拍了拍趙海的肩膀,他知道趙海這麼做,是為了幫他穩定軍心。

這時門得斯和耶魯也到了,兩人也走到了趙海跟前,抱著趙海哈哈大笑,這場面讓跟在威爾斯他們身後的那些人,都愣在了那裡,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很快威爾斯就發現了,在趙海他們的糧車後面,還跟著近萬隻盤羊,這些盤羊都是趙海從西奇王那裡換來的,趙海知道,對於獸人來說,他們手裡沒有盤羊,就像是人族手裡沒有了土地一樣,總是感到心裡不安,所以他把這些盤羊都放了出來,準備把這些盤羊送給威爾斯。

威爾斯什麼也沒有說,領著趙海進了營地,雖然他們營地里現在也有不少的盤羊,但是相對於一個幾十萬人的部落來說,這些盤羊還是太少了,平均一人一隻都勾不上,這讓大力神牛族的人怎麼能安心呢。

但是趙海這一次帶來的這些糧食,確實是讓大力神牛族裡的人安心了不少,到了營地后,大力神牛族的那些人看到了更加吃驚的一幕,就見糧食上的糧食在卸光之後,馬上一堆堆的糧食就出現在了營地里,看著那一堆堆憑空出現的糧食,大力神牛族的人都傻了,有一些膽小的甚至已經開始跪下像獸神祈禱了。

而站在一旁的斯科尼也獃獃的看著這一切,他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威爾斯那麼想趙海快點來了,原來是因為這個。

斯科尼獃獃的看著趙海,他實在是看不了來這個瘦小的人族男人,竟然會有這樣的能耐。

一直到拿出近一億斤的糧食,趙海這才停了下來,威爾斯這時拍了拍趙海的肩膀,跳到了糧堆上,看著圍在他四周的人族人,大聲道:「我的族人們,今天是對於我們大力神牛族來說,是災難的一年,我們的老族長他被人害死了,我們被鬥牛族那些無恥的叛徒趕出了自己的家園,有很多人都認為,我們大力神牛族完了,我們大力神牛族敗了,但是我要說,我們大力神牛族沒有完,我們也沒有敗,我們大力神牛族只是打了個盹兒,讓一些小偷偷走了屬於我們的東西,但是我們大力神牛族,有朋友的幫助,我們一定會奪回屬於我們的一切」

下面的人都獃獃的看著站在糧袋上的威爾斯,他們心裡的火正在一點一點的被點燃,正像是威爾斯說的那樣,他們在被鬥牛族打敗的時候,就感覺天塌了,感覺大力神牛族完了,他們沒有隔夜的糧食,他們沒有盤羊,他們沒有希望,前途一片灰暗,所有人好像都變成了行屍走肉了。

威爾斯看著他族人的樣子,他知道他的話起到了做用,他接著道:「我要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我們的大力神牛族的太上長老,已經完全的恢復了,而且還有了突破,他正準備給鬥牛族的那些傢伙一個教訓」

那些大力神牛族的人一陣的歡呼,如果說糧食讓他們的心裡穩定下來的話,那太上長老的恢復,就是給他們打了一針強心劑,給他們灰暗的前路上,點亮了一絲希望。

威爾斯用手往下壓了壓,底下的人慢慢的平靜了下來,威爾斯接著道:「鬥牛族這個可恥的叛徒,他們並不是用自己的力量戰勝我們的,他們用自己的力量無法戰勝我們,所以他們請了人族來幫忙,而他們請的人族,並不是普通的人族,而是人族中光明教會的人,所有的獸人都知道,光明教會是人族最邪惡的組織,他們一心想要控制和奴隸我們獸人,現在鬥牛族竟然跟他們合作,這是在背叛整個獸人族,我們絕對不能原諒他們,但是我們不會請別人幫忙,我們大力神牛族一像都是自己的仇,自己報,我們要報仇報仇」

下面的所有大力神牛族的都高呼道:「報仇報仇報仇……」

威爾斯接著道:「我的人族兄弟,趙海,他是我的斷頭血誓兄弟,我的兄弟是一個人族的商人,他還是一位強大的魔法師,他手裡有得是糧食,他願意支持我們報仇,前一段時間,趙海兄弟一直在西奇王那裡幫我們打聽消息,現在他來到了這裡,他帶來了無數的糧食,我們有了糧食,就可以吃飽肚子,吃飽了,我們就有了戰鬥的力氣,我命令,從今天開始,所有人都把你們的斧子磨利,我們隨時準備回去報仇,搶回老營,搶回屬於我們的一切,求回我們的親人」

台下越來越多的獸人聚了起來,大呼道:「搶回老營,搶回老營……」

威爾斯大聲道:「我的族人們,來領糧吧,領回糧食,吃得飽飽的,我們要戰鬥了」說完他揮了揮手,他的那些護衛馬上過去給所有的獸人族分糧。

現在大力神牛族大營里只有五十多萬的大力神牛族人,而趙海卻拿出了一億多斤的糧食,也就是說,每個人可以分到二百多斤的糧食,而這些大力神牛族人中,有不少還是一家人,這樣一來就可以分到幾百斤的糧食,這對於他們來說,已經不少了,就算是他們不受難,冬天的時候,一個人也不可能分到二百斤糧食。

他們在那裡分糧,威爾斯卻帶著趙海他們回到了自己的帳篷,一進到帳篷,威爾斯就哈哈大笑,門得斯跟著哈哈大笑,耶魯的臉上也帶著笑容,趙海有些不解的看著他們,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

這時斯科尼卻看著趙海和勞拉他們幾人,他真的是太震驚了,他沒有想到趙海竟然可以給他們帶來這麼多的糧食,在加上威爾斯剛剛的話,斯科尼太明白這代表著什麼了,他相信,現在的大力神牛族已經完全的恢復了自信,就算是現在讓他們反攻鬥牛族,他們也一定會同意的。

士氣,一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但是這種東西卻可以決定一場戰爭的勝負,一隻完全沒有士氣的軍隊,他就算是訓練的在精良,也不可能戰勝一群拿著簡陋武器,氣士如虹的農民,這就是士氣的做用。

而之前大力神牛族最缺少的就是士氣,但是現在士氣都回來了,這樣一隻氣士如虹的大力神牛族軍隊,就算是遇到了相同數量的獅族或是虎族都敢發起衝鋒,就更不要說一個小小的鬥牛族了。

好一會兒威爾斯才停了下來,他轉頭看著趙海,哈哈大笑道:「兄弟,你來的太是時候了,現在我們馬上就可以安排反攻的事情了。」

趙海微微一笑道:「沒晚就行,大哥,你現在是不是找到盟友了?準備什麼時候動手?」

威爾斯想了想道:「要快,現在士氣正旺,時間長了士氣泄了,那就麻煩了,我看我們要馬上就聯繫獒人族,馬上請他們的高手出馬,一定要快。」

趙海點了點頭道:「我這裡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你們大軍的糧食補給交給我,對了大哥,這一次你得給獒人族準備點禮吧?我沒來的時候,你想送也沒東西送,現在我來了,你說吧,送什麼,送多少。」

威爾斯拍了拍趙海的肩膀,想了想道:「兄弟,這一次我的這些族人多虧了獒人族才能活到今天,而且他們還送給我們不少的盤羊和糧食,不然的話他們也挺不到我來,你看這件事情?」

趙海想了想道:「我手裡的糧食雖然不少,但是如果給了他們,那你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大哥,我看這樣吧,我們可以用奶酒,蔬菜,果油在加上糧食當成禮物送給他們,你看怎麼樣?」

威爾斯一愣,蔬菜,果油這些他還明白,但是奶酒本身就是獸人族產的,趙海怎麼想起拿這東西送人了?

看著威爾斯的樣子,趙海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他微微一笑,手一翻,拿出了一壺奶酒給了威爾斯道:「威爾斯大哥,嘗嘗吧,這是兄弟我做的奶酒。」

威爾斯雖然愣了一下,不過還是笑著接過了酒壺道:「怎麼著?你也開始釀奶酒了?你還真的想當一個獸人不成?」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一個酒杯,把酒倒進了杯里。

這酒從酒壺裡一倒出來,帳篷里的人就都不由自主的吸了一下鼻子,因為這酒的味道太香了,前所未有的香。

威爾斯忍不住,端起酒杯來,一口把杯里的酒幹了,但是他沒有想到這酒竟然這麼的沖,一下被這酒給嗆的直咳嗽,趙海卻在那裡沒心沒肺的笑,勞拉她的也在一旁偷笑,他們早就料到會是這種結果。

好一會兒威爾斯才順過氣來,不過他卻沒有理趙海,而是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他手裡的酒壺,好一會兒才對趙海道:「小海?這是奶酒?為什麼沒有顏色?為什麼這麼香?你是怎麼弄的?」

趙海嘿嘿一笑道:「這我可不能告訴我,你兄弟我還指著這酒養家活口呢,怎麼樣大哥,這酒送禮合格嗎?」

威爾斯想了想,卻搖了搖頭道:「兄弟,別送了,這酒送著給我喝吧,這酒我真的捨不得送人。」

趙海笑的更大聲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