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農場混異界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二百九十二章感覺有事發生

作者:明宇

本章內容簡介:的。趙海到是對貝塔說的那些調味品感到好奇,所以他轉頭對貝塔道:「貝塔兄弟,能不能把你們這些調味品送給我一點?要是有活的就更好了。」貝塔當然知道趙海收集植物的事情,不過他沒有想到趙海連這種東...

趙海和勞拉回到了自己的帳篷並沒有馬上出去,勞拉好奇的看著趙海道:「海哥,你不告訴依貝爾威爾斯大哥馬上就要反攻的事情,是不是怕走露消息?」

趙海點了點頭道:「依貝爾雖然也是黑魔法師聯盟里的人,但是我們對他也不能沒有一點的防備,小心一點兒為好,不管怎麼說,這一次威爾斯大哥反攻的計劃不能破壞,這一次威爾斯大哥要反攻,最大的優勢就是突然性,要是讓別人知道了他什麼時候反攻,那他的攻擊就不可能成功,所以這件事情跟誰都不要說。」

勞拉點了點頭,說實話,如果依貝爾不是黑魔法師聯盟的人,他們根本就不可能跟依貝爾接觸,畢竟依貝爾以前的名聲實在是太差了。

梅格轉頭對趙海道:「我看依貝爾的人不錯啊,而且他還告訴了我們那麼樣的秘密,少爺為什麼還在防著他?」

趙看著梅格和一臉天真的妮兒,苦笑了一下,勞拉也無耐的搖了搖頭,梅格和妮兒都是屬於那種沒有心機的人,誰對她們好一點,她們就會把對方當成好人,這種性格要是沒有人保護,怕是被人賣了,還在替人數錢呢。

趙海無耐的看了兩人一眼道:「依貝爾雖然人不錯,而且他也是黑魔法師聯盟的人,應該不會對我們不利,但是這件事情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管怎麼說,你們一定要記住一句話,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記住了?」

兩人認真的點了點頭,但是看著她們的樣子,趙海就有一種要撞牆的衝動,看兩人那樣子要是她們真的能記住就有鬼了。

趙海和勞拉對望了一眼,無耐的搖了搖頭,把精力放到了準備吃的東西上,這輩子他們是不指望梅格和妮兒學會害人了。

他們要準備的東西也並不多,只要準備好奶酒和一些蔬菜就可以了,趙海也沒有拿出太多的蔬菜來,他只是準備了一些簡單的,可以長時間保存的蔬菜,他可不想讓獸人對他的空間眼紅。

不一會兒四人就準備好東西從帳篷里走了出來,而帳篷外面篝火已經點上了,盤羊也烤上了,這讓趙海不得不佩服依貝爾手下殺羊的速度。

趙海的手裡還是拿著那把斯皮爾送給他的羊皮刀,雖然說門得斯送給他的那把更加的華麗,但是趙海還是喜歡斯皮爾送的這把,因為他感覺斯皮爾送他這反刀是真心的,而門得斯送他的那把刀,裡面就有很多功利的成份了,而且太華麗了,並不適合拿來使用,收藏還可以。

依貝爾果然比趙海會享受,他已經準備好了小几,酒杯,盤子,所有吃羊肉用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就等趙海來了,

趙海這一次也沒有客氣,直接拿出了幾大壺奶酒,要知道他的這個大壺可全都是獸人用來裝奶酒的大壺,第一壺最少可以裝五斤左右,而趙海這一次一下拿出來六壺。

趙海把酒放好后,貝塔也來了,他也沒有空著手,手裡正拿著一個大盆子,裡面裝的竟然是牛肉。

依貝爾馬上招呼兩人坐下,幾人坐下后,梅格和妮兒馬上給他們倒酒,這酒一倒出來,依貝爾和貝塔就感到了這酒的不同之處,這酒太香了,香的有些過份。

最主要的是,這酒十分的清澈,沒有一點的雜質,就像是水一樣,但是酒的醇香,還有奶香味卻撲鼻而來,讓你擋都擋不祝

這時卡西剛剛把貝塔帶來的牛肉切好放到了桌子上,貝塔和依貝爾卻根本就沒有注意那牛肉,眼睛全都盯著自己面前的那個酒杯。

深吸了口氣,依貝爾這才抬頭看著趙海道:「趙海先生,這就是你的奶酒?」

趙海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道:「嘗嘗吧,看看我做的奶酒比起貝塔兄弟他們做的如何,貝塔兄弟,你也嘗嘗,不過我可要提醒你,這酒可是很辣的。」

貝塔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客氣,他馬上就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一口就喝了下去,接著趙海他們變欣賞到了一場精彩的表演,表演的劇幕叫變臉,表演者貝塔,表演過程,讓臉在一瞬間變紅。

這也不能怪貝塔,他們以前那裡喝過度數這麼高的酒,雖然趙海他們的酒只是進行了簡單的蒸餾,但是度數也有差不多三十度,而以前獸人喝的奶酒,準確的來說,只能叫酒精飲料,根本就沒有多大的度數。

看著貝塔的樣子,依貝爾就是一愣,接著他也小心了起來,端起了酒杯,輕啜了一口,一股香醇的酒香中,夾著奶香的味道衝擊了他的嘴裡,那味道真的是太香了。

依貝爾閉上了眼睛,只因為這味道太香了,這酒里雖然也有一股奶香味,但是那絕對不是膻味,那味道讓人一點也不感到難受,反到讓酒的香醇味道更加的濃郁,這麼香的酒他還是第一次喝到。

而這個時候喘勻了氣的貝塔,已經迫不及待的給自己倒了第二杯酒,他甚至沒有稱讚一句,而是又一口把杯里的酒喝乾了,不過他臉更紅了,好像要滴出血來。

趙海一看貝塔還要倒第三杯,連忙道:「貝塔兄弟,別著急,我們可還沒有嘗到你帶來的牛肉呢,你不會是想自己把自己灌醉吧?」

貝塔這才反應過來,不過他還給自己的酒杯里倒滿了酒,接著才對趙海道:「趙海兄弟說的對,來,快來嘗嘗我帶來的牛肉,這可是剛剛煮好的,用我們草原上特有的調味料,快嘗嘗。」

趙海和依貝爾被他的樣子逗得哈哈大笑,不過兩人還是嘗了嘗貝塔帶來的牛肉,別說,真的很香,那味道真的是草原上特有的,人族那裡是做不出來那味道的。

趙海到是對貝塔說的那些調味品感到好奇,所以他轉頭對貝塔道:「貝塔兄弟,能不能把你們這些調味品送給我一點?要是有活的就更好了。」

貝塔當然知道趙海收集植物的事情,不過他沒有想到趙海連這種東西都收集,一聽趙海這麼說,他馬上就笑著道:「好的趙海兄弟,這不成問題,明天我就把能找到的調味品都給你送來,而且盡量的活的,不過我有一個要求,你要多送我幾壺你的奶酒。」

趙海哈哈大笑道:「沒問題,貝塔兄弟放心,就算是你不送給我那些調味品,我也會送你幾壺奶酒的,這不算什麼。」說完哈哈大笑,依貝爾也跟著趙海大笑,他現在越來越喜歡趙海了,同時他也明白,為什麼趙海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能讓西奇王大營里的人這麼的喜歡他了。

依貝爾還不知道趙海帶著的那兩面旗是友誼旗,這也不能怪他,在獸人草原上做生意的人族,大多數都不明白友誼旗是什麼,甚至沒有聽說過,因為他們得不到獸人的信任,獸人自然不會把友誼旗給他們。

但就算是這樣,依貝爾依然從那些獸人對趙海的態度中看出了不一樣的地方,那些獸人好像更喜歡跟趙海接觸,而且跟趙海接觸的時候,與跟他接觸的時候,完全是兩個樣子。

依貝爾最一開始並不明白這是什麼,但是現在他看到趙海的樣子,他明白了,他明白為什麼那些獸人喜歡與趙海接觸了,因為尊敬。

雖然依貝爾不想成認,但是他卻不得不成認,他看不起獸人,他看不起這些一天只知道放羊,弄得一身羊膻味的獸人,他認為這些獸人都是一些粗魯的莽夫,跟他完全是兩種人。

他平時跟獸人接觸的時候,也是有說有笑,禮貌充足,但是他不得不成認,他對這些獸人少了一些尊敬,多了一絲的高傲,而正是這種情緒,所以讓他很難真正的在獸人族中交到朋友。

依貝爾不由得嘆了口氣,他現在算是明白為什麼趙海可以跟威爾斯結為斷頭血誓的兄弟了,因為趙海尊重他們。

這一餐幾人吃的都很高興,不只是因為趙海的酒,還因為依貝爾的水果,趙海的蔬菜,貝塔的牛肉,卡西的烤盤羊。

吃到後來,這周圍有不少跟趙海熟悉的獸人也加入了其中,趙海忙又讓勞拉她的取出了不少的奶酒跟大家一起喝,最後營地里竟然醉倒了十多個獸人,到不是說他們喝了多少酒,正相反的,他們喝的並不多,只不過喝的太急了,所以自己把自己給灌醉了。

不過趙海到是沒有喝多,他對於喝高度酒很有經驗,高度酒不能喝的太急,喝太急一定會醉,不過這奶酒在趙海看來,也不能算是高度酒,喝慣了地球上的高度白酒的趙海,雖這種奶酒,還是感覺味道太淡了。

這天所有來營地的人都喝的很高興,依貝爾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獸人,也第一次看到有獸人跟他這麼的親近,他現在真的有些佩服趙海了。

依貝爾也很高興,所以他最後也是被卡西抬回了帳篷的,而貝爾就更不用說了,第一個醉倒的就是他。

等營地里的人都走了,趙海他們也回到了自己的帳篷,趙海今天喝的並不多,所以他還十分的清醒,也不用在喝生命之液來解酒了。

勞拉看了趙海一眼,笑著道:「看來這一次跟依貝爾的奶酒生意是敲定了。」

趙海微微一笑道:「看樣子是沒有問題了,而且我想以後我們在西奇王營這裡的奶酒銷量也會上去了,不過可惜啊,西奇王營這裡不能存在太長時間了。」

勞拉不說話了,她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這一次威爾斯要是反攻鬥牛族成功的話,一定不會放過西奇王,到時候西奇王營又到遭到戰火。

趙海看著勞拉的樣子,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他嘆了口氣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算了,對了,拿張紙出來吧,我要把今天得一的情報寫下來給威爾斯大哥送去,讓他早做準備,我想有光明教會參與這條消息,對於他來說,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他完全可以利用這條消息,請其它的獸人族幫忙,那些人一定也很樂意幫忙。」

勞拉點了點頭道:「我到是認為這件事情那些大戰族可能早就知道,在草原這裡,那些大戰族的力量是不容小看的,不過他們為什麼要看著大力神牛族被打,我就不知道了。」

趙海笑了笑道:「這也不見得,那些大戰族也不是神,他們不可能什麼事情都知道,我看這件事情他們就不見得知道,雖然大力神牛族在獸人族中很出名,但是在怎麼說他們也是一個民族,不見得能得到那些大戰族的注意。」

勞拉點了點頭道:「希望如此吧,我總是感覺最近獸人草原和人族那裡會有什麼事情要發生,這種感覺一點也不好。」

趙海嘆了口氣道:「不管發生什麼,我們只要保證我們領地的安全就行了,我聽說過一句話,叫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意思就是說,我們要在有能力的時候幫別人,要是沒有能力的時候,就在讓自己不做壞事,做一個正直的人,我們現在還只能算是窮人,如果大陸上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我們也只能是盡自己的努力去幫別人就好了。」

勞拉點了點頭,她也覺得這句話說的有道理,現在他們的身份在大陸上十分的敏感,特別是阿克蘇帝國這裡,趙海和勞拉的身份,都是屬於會被人追殺的過街老鼠,在這個時候,他們就算是想幫別人也幫不了,弄不好還會把自己的秘密暴光出去,那他們的麻煩就更大了。

勞拉嘆了口氣道:「如果獸人族真的有什麼行動的話,他們的首要目標一定就是阿克蘇帝國,因為他們與阿克蘇帝國相鄰,他們應該不會跨海去攻擊羅森帝國,那太不現實了,如果獸人族真的跟人族發生戰爭,那我們怎麼辦?難道還給獸人族提供糧食嗎?那樣的話我們是不是太對不起人族了?」

趙海頭痛的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好一會兒才嘆了口氣道:「算了,還是不要想那些了,現在又沒打起來,等打起來在說吧,不管怎麼說,威爾斯也是我的血誓兄弟,說實話,我對人族也沒有什麼好感,當然了,這是指人族的高層,人族的平民就跟獸人族的平民是一樣的,我也不希望發生戰爭,但是我們能怎麼辦,這些事情不是我們能管得了的,我們只能是做為旁觀者,靜靜的看著,在能幫上忙的時候,幫上一把,這也就算是我們盡了最大的努力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