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農場混異界 玄幻魔法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二百五十章決心

作者:明宇

本章內容簡介:事實,這樣就算是太上長老回來了也沒有辦法,畢竟他已經當上了族長。」威爾斯一雙牛眼瞪了起來,還泛著紅色,兩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呼吸也變得粗重了起來。耶魯看著威爾斯道:「這一切現在還只是我們的...

梅格對於怎麼處理傷口並不在行,她是一個風系的魔法師,不過她現在手裡有了一本封魔鐵卷,自然就輕鬆了很多。~

梅格走了過去,打開了封魔鐵卷,使用了聖光降臨,一道白光從開而降,把方原幾百米內都照得通亮。

隨著白光的降臨,門得斯他們的臉色好了很多,臉上的疲色已經消失了,身上有傷的人,傷口也飛快的癒合著。

不一會兒,白光散去,地上的人雖然還躺在地上,但是臉色好看多了,身上的傷口也消失了,不過卻沒有人醒過來,他們呼吸平穩,看起來好像是睡著了。一看到這種情況,威爾斯也沒有在叫門得斯,而是馬上讓人安頓紮寨,並且開始準備吃的東西。

這些人看起來真的是累壞了,任威爾斯的那些護衛怎麼搬他們,抬他們,都沒有一點的反應,威爾斯的那些護衛,用了兩個多小時,才把他們所有人都塞進了帳篷里。

而那些人手裡的武器,卻更讓威爾斯他們感到吃驚,這些人都是大力神牛族的人,大力神牛族的人,一般都是使用雙刃重斧的,這些斧子連斧頭帶斧桿全部都是精鐵打制的,像威爾斯這樣身份的人,他們的重斧卻是精鋼打制的,這在獸人中已經是很難得了。

這樣的重斧殺傷力很大,而且斧頭厚實,不容易破損,是最適合大力神牛族的武器。在獸人草原上不只是大力神牛族,有很多的大力種族,他們的武器都是這種雙刃重斧。

但是現在這些大力神牛族的人武器卻全都破損了,有一些斧桿已經嚴重的彎曲了,有一些斧刃上出現了巨大的裂口,很顯然,他們經歷了十分殘酷的一戰。

而這些人的坐騎身上也都帶著傷,要知道土行牛的防禦雖然不如石膚牛,但那只是相對來說的,石膚牛的防禦可是很變態的,土行牛的防禦與其它的魔獸比起來,已經算是高的了,這樣的防禦能力,卻讓所有的土行牛都帶了傷,這本身就說明了他們對手的強大。~

而耶魯卻正在一個土行牛的旁邊,仔細的看著土行牛身上的疤,雖然說聖光降臨治好了土行牛身上的傷,但是有一些傷的太重的,他們身上的還是會留下疤的。

這是一道很大的疤,從土行牛的後背一直劃到后臀,足有近一米長,耶魯看的很仔細,好像那道疤已經長出了花。

好一會兒耶魯才站了起來,威爾斯看著耶魯的陰沉的臉色道:「怎麼樣老師?是什麼后器兵的?」

耶魯轉頭看了威爾斯一眼,沉聲道:「是飛斧」

飛斧,重型投擲類遠程攻擊武器,比雙刃大斧小得多,每一個也只有十斤左右,但是這種飛斧丟出去后,造成的殺傷力卻是很大的,就算是一般的鐵盾,也可以被這種飛斧一斧擊碎,注意,是擊碎,並不是擊穿。

這種飛斧一般的人用不了,因為太重了,丟不出去多遠,在加上斧子的特殊形狀,這種飛斧的準確度也不太好把握,所以很少會有人採用這種飛斧做為遠程攻擊武器的。

但是有一個種族,他們天生就是用飛斧的,他們力大無窮,他們對於飛斧,好像天生有一種掌握能力,他們投出去的飛斧神准,是大有名的遠程攻擊武器之一,這個種族就是大力神牛族。

一聽到那頭土行牛是被飛斧所傷,威爾斯的臉色就是一變,雖然那只是一道傷口,但是卻像威爾斯透露了一個信息,傷門得斯他們的人,很有可能是大力神牛族的人

門得斯他們是被自己人所傷?這代表著什麼?這代表著大力神牛族內部出現了變故,還是一種十分不利於威爾斯的變故。

威爾斯的臉色陰沉,看著耶魯道:「老師,你看這事兒?」

耶魯也陰沉著臉道:「部落里一定發生了什麼,門得斯與你的關係最好,而且他也知道你要往這裡來,看他的樣子,就是來找你的,這一次怕是部落里真的出了事,還是了不得的大事,很有可能跟加索爾有關。」

威爾斯陰沉著臉色道:「這不可能吧,有父親和太上長老坐鎮,加索爾能興起什麼風浪來?」

耶魯看著威爾斯道:「不要忘了,萬獸節來了,太上長老可能去獸神城了,如果兩位太上長老都走了,那加索爾是不是就有機會了。」

威爾斯搖了搖頭道:「還有父親……」他停住了,他的父親雖然是大力神牛族的族長,但是實力也不過是一個八級的強者,八級跟九級是沒有辦法比的,九級代表無敵,而八級代表有敵。

九級強者,你幾乎不可能用任何暗算的招術來對付他們,就算是用毒都很難,除非是在像腐屍沼澤那樣滿是毒氣的地方,不然的話毒對於九級強者來說,沒有任何的威脅性。

但是八級就不行了,八級也可以被稱之為強者,但是八級的強者,對於毒他們還是沒有太好的辦法,歷史上被毒死的八級強者不在少數。

一想到這裡,威爾斯的臉色不由得一變,接著他兩眼盯著耶魯道:「老師,你的意思是?」

耶魯點了點頭道:「很有可能加索爾他們用見不得光的手段算計了老族長,然後突然發動,奪取了族長之位,造成一個既成事實,這樣就算是太上長老回來了也沒有辦法,畢竟他已經當上了族長。」

威爾斯一雙牛眼瞪了起來,還泛著紅色,兩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呼吸也變得粗重了起來。

耶魯看著威爾斯道:「這一切現在還只是我們的猜測,要等六王子醒了之後才能知道,不過威爾斯,現在你要做的不只是照顧好六王子,知道事情的真相,你要做的還有他。」說完耶魯指了指趙海的方向。

趙海他們現在也安了營,他們並沒有到威爾斯的營地來,趙海知道威爾斯現在一定很忙,他們能忙的已經忙了,剩下的就只能看威爾斯他們自己了。

威爾斯轉頭看了趙海的營地一眼,接著不解的看著耶魯道:「老師,你的意思是?」

耶魯沉聲道:「現在加索爾如果已經當上了族長,那也是不合法的,我們可以聯繫牛頭人族的分支種族,推翻加索爾的統治,想要推翻加索爾的統治,當是用嘴說是不行的,還要有利益,足夠大的利益,而趙海如果沒有騙我們的話,那他本身就是一個足夠大的利益。」

威爾斯明白了耶魯的意思,現在就算是加索爾當了族長又怎麼樣,他是用這種見不得光的手段當上的族長,他用這樣的手段,怕是太上長老都會對他不滿,這就是他的機會。只要他聯合了足夠多的分支種族,就可以像太上長老申請,廢除加索爾的族長之位,就算是加索爾在怎麼厲害,他也不敢違抗太上長老的意思。

但是光是靠遊說是不夠的,光是靠遊說是不可能讓那些分支種族支持他的,他需要用利益打動那些人,而趙海手裡的糧食,就是最能打動那些人的東西。

糧食對於獸人來說太重要了,如果趙海手裡的糧食足夠多,那他就有可能把族長之位從加索爾的手裡奪回來。

威爾斯點了點頭道:「等六哥醒了之後,弄清楚了到底出什麼事,我在去找趙海,現在去找他什麼用也沒有,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族裡到底出了什麼事兒。」

耶魯點了點頭道:「是啊,先確定什麼事,奇怪,聽那些人族的商人說,人族那裡的光明魔法師跟黑魔法師不是敵對的關係嗎?為什麼趙海的未婚妻竟然會光明魔法?這太不合情理了?」

威爾斯哼了一聲道:「那些人族騙子的嘴裡能有幾句實話,在說了,我總是覺得趙海的身份不一般,老師你還記得吧,他那天無意間說到,他在人族那裡的身份好像也見不得光,可能是惹上了麻煩,不然的話他也不可能到獸人草原來,你也看到了他的那些糧食,如是不是真的惹了麻煩,他會帶著那麼好的糧食來草原?那是我見過的最好的糧食,就連獅族和虎族那裡,我都沒有見過那麼好的竹米。」

耶魯點了點頭道:「不管他在人族是什麼身份,只要他手裡有糧,就可以幫到我們,這就足夠了。」

威爾斯點了點頭,看了遠處的草原一眼,沉聲道:「不管出了什麼事,我一定會成為大力神牛族的王者,如果加索爾真的想謀害父親,我一定親手殺了他」

耶魯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看著威爾斯,說實話,他有此擔心,但是更多的卻是開心,威爾斯之前雖然有一點野心,但是他不太想跟加索爾爭,不然的話憑著他父親對他的好感,他的勢力絕對不會小於加索爾。

以前的威爾斯雖然看起來也在爭,但是耶魯卻總是覺得他少了點什麼,現在他知道了,威爾斯少的就是一份決心,現在他有決心了。

這時一陣濃烈的香味傳來,威爾斯看了一眼,他的手下正在煮羊湯,這些羊湯是給門得斯他們準備的,看門得斯他們的樣子,好像有很長時間沒有吃好睡好了,又經過激烈的戰鬥,他們能挺到這裡,已經是一個奇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