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農場混異界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二百三十五章同帳而眠

作者:明宇

本章內容簡介:並不是很大,只是一面圓盾,並不是塔盾,是趙海他們在凡賽爾公國大採購的時候買下來的,做工能只算是一般,但是對於缺鐵的草原來說,這絕對是一件很了不得的禮物。斯皮爾高興的接過了圓盾,對趙海道了謝,而對...

第二百三十五章同帳而眠

今天第三更送上,一萬字了,下一章得零點之後了

趕了一天的路,勞拉他們還真的都有些累了,一碗熱氣騰騰的奶茶下了肚,他們頓時感覺好了很多。

斯皮爾一看幾人的樣子,也是一臉的笑意,豬的嘴本就大,他這一笑,那大嘴就更大了,讓勞拉他們都忍不住想笑。

幾人放下茶碗后,斯皮爾的妻子又給他們倒滿了奶茶,斯皮爾這才開口道:「美麗的小姐,請問你這一次帶來了多少糧食,是什麼樣的價錢?」

獸人做事喜歡直接,所以斯皮爾也沒有拐彎抹角,直接就問了勞拉價錢的問題,剛剛斯皮爾已經注意到了,勞拉他們拉來的全都是糧食,而糧食對於任何一個獸人部落來說,都是十分需要的。

勞拉笑著道:「尊敬的族長,這一次我們一共帶來了五萬斤的糧食,都是竹米,為了感覺你的招待,我願意用兩千斤糧食換一隻盤羊,你看可以嗎?」

斯皮爾有些不確定的看著勞拉道:「你是說兩千斤竹米換一隻盤羊?你沒有說錯?」這是斯皮爾在與勞拉說話的過程中,第一次沒有加上美麗的小姐幾個字,由此可見他是多麼的震驚。

勞拉笑著道:「是的斯皮爾族長,我說的是兩千斤竹米換一隻盤羊,我沒有說錯,你也沒有聽錯。」

斯皮爾一下激動了起來,他呼的一下站了起來,對勞拉行了一個十分鄭重的扶胸禮后道:「美麗的勞拉小姐,你的慷慨有如美麗的雅加河,從今天開始,你就是羊頭錘部落最尊貴的客人了。」

勞拉笑著道:「尊敬的斯皮爾族長,我們現在已經是朋友了,朋友之間是不應該這麼客氣的,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未婚夫趙海,他是一位魔法師,事實上這些糧食都是他的領地里出產的,這個價格也是他訂下來的。」

勞拉在這個時候這樣的介紹趙海,就是因為她不想搶趙海的風頭,同時她也看出來了,斯皮爾好像不太喜歡趙海,勞拉可不想趙海受到什麼冷落,所以她才會像斯皮爾這樣的介紹趙海。

果然,一聽勞拉這麼介紹,斯皮爾馬上對趙海行了一個扶胸禮道:「尊敬的魔法師先生,請饒恕我之前的無禮。」

趙海連忙還了一禮道:「不必客氣斯皮爾族長,我知道,我的身份並不被人喜歡,但是我還是希望能跟你成為朋友。」

斯皮爾一聽趙海這麼說,臉色一正道:「尊敬的趙海先生,你的胸襟如草原一樣的寬廣,今天我一定要用最好的東西來招待你。」

趙海笑著應了一聲道:「那我就不客氣了,不過請允許我送給你可愛的兒子一個禮物。」說完手一轉,手裡就多了一面鐵盾。

這面鐵盾並不是很大,只是一面圓盾,並不是塔盾,是趙海他們在凡賽爾公國大採購的時候買下來的,做工能只算是一般,但是對於缺鐵的草原來說,這絕對是一件很了不得的禮物。

斯皮爾高興的接過了圓盾,對趙海道了謝,而對於趙海突然拿出來這個圓盾,斯皮爾卻沒有什麼想法,他們這些獸人都是處於一種邊緣處的獸人小部落,與人族的接觸並不多,對於他們來說,魔法師是一個十分神秘的職業,人類魔法師的威名更是被獸人無限制的誇大了,所以趙海這個偽魔法師,在斯皮爾面前表現的在出彩,對於斯皮爾來說,也沒有什麼意外的。

這時天色也不早了,斯皮爾轉頭對趙海道:「趙海兄弟,外面的篝火已經點燃了,盤羊已經放到了火上,跟我一起出去享愛一下獸人的熱情吧。」

趙海這時已經把魔法帽摘了一下,反正這裡也沒有人認識他,他也笑著站了起來道:「好的斯皮爾兄弟,我對於獸人的烤盤羊可是饞了很久了。」說完就被斯皮爾拉著出了帳篷。

幾人到了帳篷的外面一看,果然,帳地的空地上已經點起了篝火,幾隻巨大的盤羊正被放在火上烤著,滋滋的直冒油,一個豬頭人正在那裡轉動著盤羊,另一個正在注意著火,一些豬頭女人正在搬出一壇一壇的奶酒,往篝火的四周排放著。

斯皮爾拉著趙海坐到了篝火的旁邊,兩人面前馬上就被擺上了兩個盤子和一個酒碗,這兩個盤子,一個盤子里裝著細細的鹽面,另一個盤子卻是空的,而酒碗里卻已經到滿了酒。

那些豬族人一看斯皮爾出來了,馬上就有兩個豬族大漢走了過來,把趙海和斯皮爾面前那個空盤子拿走了,那兩人走到盤羊的跟前,抽出了自己的匕首,割下了兩塊羊肉,放到了盤子給,端給了趙海和斯皮爾。

斯皮爾的妻子也拿出了一把匕首,放到了趙海的面前,斯皮爾笑著對趙海道:「趙海兄弟,這把匕首是我最喜歡的東西,今天就把他送給你了,讓你用他來嘗嘗我們獸人族的烤盤羊。」

趙海看著這把匕首,匕首是彎形的,看起來就像是一把小號的彎刀,把和鞘都是用羊角製成的,上面雕刻著美麗的花紋,看起來就像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趙海輕輕的抽出了匕首,發現這把匕首寒光閃閃,十分的鋒利,顯然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精品,不過他也記得勞拉的話,並沒的推辭,而是欣喜的抽出匕首道:「謝謝斯皮爾兄弟,這件禮物我很喜歡。」

斯皮爾哈哈大笑,用力的拍了拍趙海的肩膀,差一點把趙海給拍得趴在地上,這讓斯皮爾笑的更大聲了,就連四周的豬族人都跟著笑了起來。

趙海也是無奈的很,他的身體真的是太差了,而獸人族又是以力大出名的,就算不是戰族的大肚豬族,也比一般的人族有力得多,趙海那受得了這個。

這進烤羊肉已經擺到了趙海的面前,斯皮爾拿起了匕首,割了一塊烤肉,沾了沾鹽面,一口吃了下去。

趙海也有樣學樣,手用按著羊用,割下一塊,沾了沾鹽面然後放到了嘴裡,先是鹽面在嘴裡化開了,你感到嘴裡一陣的發咸,接著透著一股烤肉的香。

這樣烤出來的烤肉,與人族烤出來的烤肉完全是兩個味道,這樣的烤肉很香,在加上現場的氣氛,更讓這烤肉多了三分味道,趙海只覺得這是自己吃過的最好的烤肉。

咽下這口烤肉后,趙海還在回味著那味道,香,真的很香,與奶茶不同,奶茶雖然香,但是卻沒有膻味,而這烤肉的味道卻很膻,但是這股膻味卻更增了烤肉的味道,讓人慾罷不能。

正在趙海還在回味著那燒肉的味道時,斯皮爾卻端起了酒碗,大聲道:「我的族人們,讓我們端起香醇的美酒,歡迎遠道而來的朋友,我們的趙海兄弟,來,干」

眾人起聲大喝道:「干」說完都一口氣把酒里的奶酒喝乾了,趙海一看這樣,也只得把碗里的酒幹了。

不過好在這奶酒的度數並不是很高,在加上那奶香味,味道還真的是很不錯,並不難喝下去,趙海這才沒有當場出醜。

幹了一碗酒之後,斯皮爾就不在提意乾杯了,只是跟趙海閑聊著,不過他每一次喝酒的時候,都不忘叫上趙海,不一會兒他們兩人已經喝下了三碗奶酒了,而烤羊肉也吃下了兩塊。

坦白說趙海的飯量並不大,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可能是這烤羊肉太香了,也可能是這奶酒太好喝了,兩大塊烤羊肉吃了下去,他竟然發現自己還能在吃,這可真的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這時又有豬族人少女到場中唱起了獸人特有的歌曲,曲調悠長,十分的好聽,趙海他們也忍不住跟著歡呼起來。

篝火烤肉,身處在無邊的草原之中,這種氣氛真的很好,讓人不知不覺的就會興奮起來,場中的氣氛更加的熱烈。

到最後趙海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喝下了多少奶酒,吃了多少烤肉,甚至他是怎麼回到帳篷他都不知道,因為不知不覺中,他竟然喝多了。

勞拉他們到是沒有喝多,獸人族一像不會對女人勸酒,能喝就喝,不能喝可以喝奶茶,只要吃飽,吃的開心,吃的高興就好。

趙海是被豬族人給送回帳篷里的,因為趙海已經醉的不醒人事了,勞拉他們自然也就不能回到空間里,只好住在了帳篷里。

趙海他們因為明天就要離開,所以也沒有多搭帳篷,只搭了一頂帳篷,本來是想裝裝樣子的,現在只能用來住人了,而那些不死生物則一個個的站在馬車旁邊,反正他們也不會累,也不會冷,站就站吧。

第二天一早,趙海就醒了,雖然他昨天喝醉了,但是不得不成認,獸人族的奶酒味道真的是很不錯,而且不上頭,趙海只是感到十分的口渴,卻沒有感到頭痛,只是感到頭暈暈的。

感到自己的食管里好像著了火,趙海馬上就弄出了一點空間水喝了下去,這才感覺好一點,頭腦也清醒了很多。

這一清醒趙海才發現,勞拉他們三人竟然全都睡在帳篷里,他的左面是勞拉,右面是梅格,在勞拉的後面是妮兒,他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跟三個大美人同眠了。

趙海獃獃的看著這種情況,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麼辦好,他當然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強行的把勞拉他們給辦了,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也讓他心情激蕩。

試想一下,在地球上的時候趙海還是一個宅男,那試過像現在這樣,跟三個大美女同帳而眠,雖然什麼都沒幹,但是對於趙海來說,卻也是難得的經歷,特別是現在帳中那隱隱的香氣,更是讓趙海神搖意動。

趙海看著勞拉那白嫩的皮膚,心裡不由的癢了起來,彎下身子想親勞拉一下,而這時勞拉卻翻了一下身,趙海一下被驚醒了過來,連忙深吸了口氣,深深的看了勞拉和梅格一眼,這才輕手輕腳的站了起來,往帳篷外走去。

趙海卻沒有注意到,在他走出帳篷的那一瞬間,勞拉和梅格同時的睜開了眼睛,兩人都看了帳篷門一眼,又互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笑意,很顯然,她們醒的比趙海還要早,只不過兩人一直在裝睡而已。

剛剛趙海的動作兩人自然也都注意到了,勞拉特意的翻了一下身,一看趙海好像受驚的兔子一樣的表現,兩人都差點笑出聲來。

不過兩人也有些感動,趙海這樣的表現,正是出於對他們的尊重,是一種因愛而發的尊重。

如果剛剛趙海在那種情況下,還堅決的親了勞拉,那並不能表示他就是愛勞拉,相反的,那可能代表著他對勞拉是欲大於愛。

對於愛情,每一個人的表達方式都不同,理解也不一樣,但是有一點卻是很重要的,你愛對方,就要尊重對方,不要讓其它人看輕了對方,如果趙海強行的親了勞拉,勞拉可能不會反抗,但是她卻會對趙海失望,因為那代表著趙海並不是真的了解她。

勞拉是一個很自律的女孩,她希望自己的另一半能尊重自己,如果趙海強親她,她不會反抗,但是更不會配合,因為帳篷里還有梅格和妮兒,如果她配合趙海的親吻,被梅格和妮兒發現的話,可能會認為她輕浮,這對自律的勞拉來說是不能接受的。

如果趙海真的愛她,就不會強行的親她,強行親她就代表著趙海不了解她的性格,不在乎她的感受,這樣勞拉會很傷心。

不過很顯然,這一次勞拉是白擔心了,趙海也做的很好,他沒有強親勞拉,而是走出了帳篷,這正是勞拉最想要的結果。

而梅格的想法跟勞拉有一點不一樣,她到不是吃醋,梅格知道趙海喜歡勞拉,她也知道趙海同樣喜歡她,但是如果趙海強行的親了勞拉,梅格也會很失望,因為梅格會想到沒去黑土荒原之前的趙海。

沒去黑土荒原之前的是亞當,並不是趙海,但是梅格可不知道,所以如果趙海真的強親了勞拉,梅格就會想到沒去黑土荒原之前的亞當,那個時候的亞當跟現在的趙海可是完全的不一樣,流連花叢,根本就不懂得什麼叫愛,如果他親了勞拉,那就表示他的骨子裡還是那個視女人如無物的紈亞當,那樣梅格會比勞拉更傷心。

!閱讀面頁章節尾部廣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