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農場混異界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二百二十五章毀

作者:明宇

本章內容簡介:一些撫恤,但是如果他們活著回去,那他們的家人也會跟著倒霉。這些光明騎士都是光明教會培養出來的,光明教會從小就選了一些天份好的小孩,開始培養,所以他們對光明教會的忠心是沒有任何問題的,而且他們的祥...

瑪魯愣愣的看著這一切,就連那十八個光明騎士都呆住了,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相信,五個白衣主教竟然就這麼死了。

特別是那個想從懷裡拿東西出來的白衣主教,那個白衣主教的背景可是十分深厚的,雖然那些光明騎士不知道他想從懷裡拿出什麼,但是他們卻知道,那個白衣主教的身上帶著一件魔法用品,一枚守護戒指。

守護戒指是大陸上一種比較常見的魔法用品,這種魔法用品是一些魔法陣研究師,經過長時間的研究,使用魔法陣把一些守護魔法封印到戒子里而得名的,守護戒指也是分等級的,低級的守護戒指是一次性的用品,使用的材料也是一些特別點的木頭或是石頭製成的,封印的也只是一些低級的守護魔法,比較便宜,也比較常見。高級的守護戒指,使用的是合金製成的,可以封印高等級的魔法,而且可以反覆的使用,算是一種比較珍貴的魔法用品。

而那個白衣主教的父親,是一個紅衣大主教,是一位八級強者,為了保證他的安全,所以給了那個白衣主教一個高級的守護戒指,可以擋住八級高手五次攻擊而不破。

但是那個可憐的戒指卻沒能擋住彩兒的一擊,彩兒可是超九級的強者,隨便一擊的力量都有九級的水平,那個白衣主教的守護戒指當然擋不祝

那十八個光明騎士都知道這個白衣主教的身份,這一次這個白衣主教之所以會跟著來,為的就是一個功勞,並不是真的想來戰鬥的,更沒有想到會死在這裡。

他死了不要緊,他這一死,他們這些騎士也活不成了,那個白衣主教的父親,是不可能放過他們的。

這些光明騎士的眼睛瞬間就紅了,他們知道今天無論如何都得死在這裡了,如果他們死在這裡,那他們的家人不會有事,說不定還會得到一些撫恤,但是如果他們活著回去,那他們的家人也會跟著倒霉。

這些光明騎士都是光明教會培養出來的,光明教會從小就選了一些天份好的小孩,開始培養,所以他們對光明教會的忠心是沒有任何問題的,而且他們的祥細資料,在光明教會那裡都有存檔。

也正是因為他們忠心,絕對不會背叛光明教會,所以光明教會裡的很多事情他們都十分的清楚,他們知道,光明教會可不像外表那麼光鮮,裡面的齷齪事情多著呢,但是他們卻不敢背叛光明教會,可以說,他們這些人,就是披著騎士外衣的死士。

這十八人光明騎士幾乎在同時做了同一個動作,他們同時丟掉了自己的塔盾,接著把騎士槍插在了地上,然後抽出了在馬鞍上掛著的騎士重劍,接著反手把自己的左臂砍了下來。

趙海一愣,不明白他們在幹什麼,格林卻大聲道:「少爺,殺了他們,他們想要獻祭。」

獻祭是騎士的特有技能,使用了這種技能的騎士就是在拚命了,他們把自己的血和肉都獻給騎士之神,從爾得到比本身實力強得多的力量,但是使用了獻祭之後,騎士的生命也就走到了盡頭,獻祭得到的力量,時間只可以持續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後,騎士的生命就會消失,所以獻祭也被稱為自殺技。

使用了獻祭的騎士,一般可以得到超出本身實力兩級的力量,也就是說,這幾個光明騎士,在使用了獻祭之後,就可以達到八級大騎士的水平,在大陸上,八級的大騎士,已經算是一個高手了,幾乎是九級之下無敵的存在。

趙海冷冷一笑,手一揮,幾道藤蔓從地上鑽出,直刺進了騎士的腦袋裡,那十八個大騎士連哼都沒哼一聲就死掉了。

獻祭雖然十分的厲害,但是卻需要一段時間的準備,那十八個光明騎士,還沒等完成獻祭的儀式,就已經被彩兒給殺了。

趙海也不在等了,反正已經讓彩兒出手兩次了,也不在乎多出手幾次,彩兒幾乎在一瞬間,就把剩下的那些傭兵都殺了,戰鬥到此結束。

這到不是說那些人的實力太弱,而是因為彩兒的實力太強了,那些光明騎士就算是獻祭完成了,也不過是八級的強者,八級的強者在九級強者面前,實在是太弱了,就像格林一樣,一個八級頂峰的武士,在面對九級強者巴菲的時候,卻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這些不到八級的傭兵和騎士,更不可能是比巴菲還要厲害的彩兒的對手。

幾乎在一瞬間,信府這裡清靜了下來,趙海一揮手,那些不死生物,把所有的屍體都抱了起來,接著被趙海收進了空間,當然了,活著的獨角馬和月明獅趙海沒有收,這兩樣得等到瑪魯走了之後他才能收起來。

把屍體收起來后,趙海轉頭看了瑪魯一眼道:「瑪魯先生,我們馬上就可離開這裡了,你也離開吧,稱著天黑,最好趕快離開卡薩城,光明教會吃了這麼大的虧,一定不會罷休的,以後一段時間,我不會跟你們聯繫了,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到亂石山那裡,在亂石山的地面上用力的敲三下,然後把事情寫在紙上,放到亂石山的房間里就可以了,到時我會跟你聯繫的。」

瑪魯深深的看了趙海一眼,他發現趙海身上還真的有很多的秘密,而且實力強勁的超出他的想像,不過他並沒有準備去探問,反正現在趙海已經加入黑魔法師聯盟了,他的實力越強,對黑魔法師聯盟的好處就越大,何必去問呢,弄不好反到得罪了趙海。

瑪魯深吸了口氣,點了點頭道:「好,那我們以後在聯繫,趙海先生,要是有什麼需要聯盟幫忙的,不要客氣,要聯繫我們,這個就是在卡薩城這裡的,黑魔法師聯盟的成員,有什麼事情,你可以找他們。」說完遞給了趙海一個小本子,很顯然這個小本子早就準備好了,只不過現在才拿出來而已。

趙海也沒有客氣,接過了那個小本,點了點頭道:「好的,有什麼事情我一定會聯繫你們的,我就不送了。」瑪魯點了點頭,對趙海他們一禮,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趙海問了彩兒一下,一直到確定瑪魯真的走了,趙海這才把聖光木製成的馬車收了起來,把月明獅和獨角馬也收了起來。

接著趙海轉頭看了一眼勞拉,勞拉也看了一眼趙海,接著她深吸了口氣,認真的看了一眼信府,這才轉頭對趙海道:「海哥,動手吧。」

趙海點了點頭,法杖往地上一頓,接著他就帶著勞拉他們消失在了信府的院子里,而他們剛一消失,信府的地面就開始劇烈的搖晃學了起來,但是這個搖動的面積很小,並沒有波及到信府旁邊的鄰居。

不長時間,信府這裡除了圍牆之外,在沒有任何一個完好的建築了,所有的房子都倒了,勞拉的府里也真的是有秘道的,不過在這樣劇烈的晃動之下,秘道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是一個土系的魔法,是趙海他們早就商量好的,他們這麼作,就是為了消滅蹤跡,雖然說他們從空間里走,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但是為了不被人懷疑,他們還是要把信府這裡毀了,這也正是趙海覺得對不起勞拉的原因。

進了空間之後,趙海先把月明獅和獨角馬送到了牧場,趙海剛一帶著這兩種魔獸進了牧場,提示音馬上就傳來道:「發現類獨角獸形動物,評定等級,等級為二十五級動物,可以在空間飼養,成熟時間為三十六小時,每十二小時產崽一次,共產崽八次,動物數據化,可以在空間商店裡購買。」

「發現新形變異獅形動物,評定等級,等級為三十級動物,可以在空間飼養,成熟時間四十小時,每十二小時產崽一次,共產崽八次,動物數據化,可以在空間商店裡購買。」

「因發現新動物,空間達到升級要求,升級至六級。」

趙海愣一下,說實話,空間升級他並沒有感到意外,他只是沒有想到,獨角馬和月明獅在空間里的等級評定竟然會這麼的低。

不錯,在趙海看來,獨角馬和月明獅的等級評定是低了一點,要知道這兩種魔獸可是方舟大陸這裡的五級和六級魔獸,在魔獸中,已經算是小高手的存在了,可是在牧場這裡的等級評定竟然只有二十五級和三十級,真的並不是很高。

空間商店裡原有的動物,二十五級是仙鶴,而三十級是河馬,雖然說仙鶴可以飛,河馬的戰鬥力也不弱,但是與魔獸相比卻差得遠了,怎麼空間對於這兩種魔獸的等級評定會這麼低呢?

不過這個想法只是在趙海的腦袋裡轉了一圈,他就不在想了,反正方舟大陸這裡的魔獸多的事,等到他的等級升上去的時候,把空間商店裡的動物買出來比一下就知道了。

現在趙海要處理的,是那五個白衣主教的屍體,這些白衣主教可是光明教會的核心成員,他們一定更了解光明教會的事情,這些情報對於他來說可是有大用的,不管怎麼說,現在他的兩個身份,都算是跟光明教會有仇,他不得不多了解一下光明教會,以做到知己知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