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農場混異界 玄幻魔法

帶著農場混異界 第二百二十四章最後一擊

作者:明宇

本章內容簡介:快了,那些傭兵打扮的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已經有大半被殺了,而剩下的那些也已經陷入到了不死生物的包圍之中,眼看著是跑不了了。而對付那些傭兵的不死生物,只是少部分,大部分的不死生物卻是把那些光明騎士...

瑪魯也發現了這些人,這些人雖然是做傭兵打扮的,但是他們的動作十分的整齊,相互之間有著良好的配合,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傭兵,是受過正規軍事訓練的軍隊。

趙海也看到了那些傭兵,這一次從圍牆那裡翻進來的傭兵有幾百人,這些人一進了院子,並沒有馬上像趙海他們進攻,而且站在原地稍稍的整了整隊,雖然只用了一點時間,但是這一點時間卻讓他們很快就有了一個方陣的陣形,然後才往趙海他們攻來。

不過趙海也沒有著急,他的四周還有不少的不死生物,現在他動用的還只是人形的不死生物,那些獸形的不死生物他還沒有動呢。

從信府正門那裡進攻的騎士,趙海已經數過了,一共十八騎,十八個配合無比默契的六級騎士。

很快的,不管是瑪魯還是那些白衣主教,他們都發現了一個情況,就是趙海的這些不死生物太特別了,竟然根本就不怕那些光明騎士的衝鋒。

要知道那些光明騎士的武器和盔甲都是加持了光系魔法的,在加上這些騎士的戰鬥力很強,趙海只用了不到一百個不死生物,竟然就頂住了這些光明騎士的進攻,這簡真就是不可思議。

騎士與普通的武士不同,在很多人的認知之中,騎士都是要比武士更高級的,而且騎士可以用武士中的貴族來形容。

一個普通的武士,最多就是一身皮甲,一件武器,有一些更差的,只要一件武士服,一件武器,不可以被稱之為武士。

但是一個騎士,首先要有一個坐騎,然後就是盔甲,在然後就是武器,武士的武器不可能只有一種,最少得有騎士槍,得有塔盾,得有一把重劍,這才能被稱之為騎士。

一個武士,只需要照顧自己就可以了,那怕是他的武器破損了,他只需要換一件武器就可以了,成本不會太高。

但是一個騎士,他除了要照顧自己之外,還會照顧自己的坐騎,他們的騎士槍,也是極容易破損的武器,一但破損,就得更換,而騎士槍的價格,比普通的武器要貴不少,正是因為這種種的原因,所以在普通的武士看來,騎士雖然十分的強大,但也是一個燒錢的職業,不是貴族,不是有錢人,根本就沒有辦法成為騎士。

也正是因為騎士都是有錢人,所以很多的騎士都會帶有一個騎士侍從,這個騎士侍從在平時為騎士打理生活,照顧坐騎,在戰鬥的時候,會守在騎士的身旁。

騎士的戰鬥力無疑是強大的,這跟他們的坐騎也有關係,坐騎越強大,騎士的戰鬥力就越強大,當然了,坐騎越強大,照顧坐騎所花的錢也就越多。

而這些光明騎士,他們的坐騎都是清一色的五級魔獸獨角馬,獨角馬是一種五級的光系魔法,聽說是跟精靈族的守護聖獸,九級魔獸獨角獸有血緣關係,戰鬥力很強大,負重力量強,是一種很好的坐騎。

而光明教會的護教光明騎士,大多都是採用這種獨角馬做為自己的坐騎,不但戰鬥力強大,而且看起來十分的威武。

如果是普通的武士,一百個也不可能是十八個六級重裝騎士的對手,騎士人借馬力,可以很輕鬆的撕開武士組成的方陣,幾個衝鋒就可以把一百個武士都殺死。

但是這一次光明騎士遇的並不是普通武士,而是由相當於七級武士的不死生物組成的方陣,他們無往不利的騎士衝鋒,竟然沒有辦法撕開這些不死生物組成的方陣,這實在是很罕見的事情。

光明騎士對付一般的不死生物,簡直是太簡單了,他們的武器上都帶有光系的魔法加持,只要一碰到那些不死生物,就可以給那些不死生物帶來很大的傷害,但是這一次他們遇到的不死生物,卻不是一般的不死生物,這一次他們遇到的不死生物,不怕光系魔法。

瑪魯獃獃的看著這一切,雖然今天他看到的東西,他以前也看到過,無非就是不死生物與光明騎士的戰鬥,但是今天的戰鬥卻超出了他的認知,不死生物與光明騎士正面對抗,不落下風,這在他看來,是那麼的不真實。

四周那些不死生物還在擋著那些做傭兵打扮人的進攻,而趙海他們卻一個個都老神在在的坐在那裡,好像看戲一樣的看著前面的戰鬥。

瑪魯真的不知道趙海是怎麼想的,他現在實在是懷疑趙海是不是一個瘋子,不是瘋子誰能幹出這樣的事情來,讓這樣的一個瘋子加入黑魔法師聯盟,也不知道是對是錯。

這時勞拉看了外面的人一眼,轉頭對趙海道:「海哥,差不多了,別拖太長時間,依萬大公不好交待。」

趙海點了點頭,接著手一揮,信府里突然出現了大批的魔獸不死生物,這些不死生物都有一個特點,就是大,很大,每一個不死生物都有兩米到三米高,有一些更是達到了五、六米高,而且通體都是墨綠色的骨架,骨架上面長著尖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惹的。

這些不死生物一出現,他們身上的尖刺就猛的飛了出去,就像是一隻只被發射出去的勁箭,直往那些傭兵攻去,那些傭兵一下就被射倒了一大片。

骨刺過後,那些魔獸不死生物馬上就沖了過去,不過瑪魯卻注意到,在那些傭兵的背後,又出現了一大批的人形不死生物,這些不死生物好像都是死士,一個個專門搞暗殺,在那些傭兵的背後,對那些傭兵悄悄的出手,有很多傭兵根本就沒有發現後面有人,卻已經被殺了。

這個變故來的太快了,那些傭兵打扮的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已經有大半被殺了,而剩下的那些也已經陷入到了不死生物的包圍之中,眼看著是跑不了了。

而對付那些傭兵的不死生物,只是少部分,大部分的不死生物卻是把那些光明騎士和那幾個白衣主教給圍住了。

瑪魯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趙海竟然有這麼多的不死生物,而且這些不死生物的戰鬥力還一個比一個的強勁,這一次光明教會這個虧是吃定了。

那幾個白衣主教也發現事情不妙了,他們真的沒有想到,趙海的實力竟然這麼的強,現在他們在也顧不得形象了,一個個也都開始拚命,他們知道,在不拚命今天就都得留在這了。

趙海這時卻站了起來,他動也不動的看著那五個白衣主教,他知道,這五個白衣主教才是正主,誰都可以跑了,但是這五個白衣主教不能跑。

趙海已經暗中給彩兒下了令,只要發現那五個白衣主教有什麼動靜,她馬上就動手,一定要把那五個白衣主教留下。

趙海之所以讓彩兒準備,就是因為趙海發現有一個白衣主教他表現的太過於冷靜了,在他放出魔獸不死生物的時候,其它的白衣主教都變了色,只有一個例外,就是那個跟趙海說話的時候,十分冷靜,趙海認為他心機深沉的那個白衣主教。

那個白衣主教太過於冷靜了,他的冷靜好像不是來源於他的實力強勁,趙海看過了,那個白衣主教的實力一般,在那五個白衣主教中,只能算是中等的水平,但是這個人太過於冷靜了,根本就是有持無恐。

這樣的人他一定有後手,像這種心機深沉的人,一定會給自己留下最後一張底牌,而且還是誰也不知道的底牌,所以趙海特別的注意他,讓彩兒隨時準備對付他。

勞拉他們也打起了精神,所有人都定定的看著那幾個白衣主教,他們都知道,這幾個白衣主教是不可能跑了。

瑪魯不知道,但是他們知道,現在他們的手裡可是有兩個九級強者,而且還是隨時可以出手的九級強者,有這兩個九級強者坐鎮,就算是對方手裡有上古魔法用具,不定向傳送捲軸他們也不可能跑得了。

戰爭里充滿了偶然性,但是只要你做好了準備,其實是可以把所有的偶然都變成必然,就像趙海他們這一次,他們做好了準備,就等著敵人上門來,敵人不來也就算了,只要來了就不可能跑得了。

隨著那些傭兵打扮的士兵一個一個的倒下去,戰場上已經沒有任何的懸念了,這一次光明教會和博里奇的行動,已經完全的失敗了。

而就在這時,突然三條黑影出現在了白衣主教的馬車上,在白衣主教還沒有反應過來時,三把刺劍已經奪走了三個白衣主教的生命。

雖然這幾個白衣主教都使用了光系魔法護罩,但是那魔法護罩卻沒能擋住刺劍的攻擊,三個白衣主教轉眼就死了。

就在這時,趙海一直注意的那個白衣主教臉色終於變了,接著他咬了咬牙,狠狠的看了趙海一眼,伸手入懷,想在摸什麼,就在這時,兩條蔓藤突然從地下伸出來,直接刺穿了剩下那兩個白衣主教的胸膛,那個伸手入懷想拿東西的白衣主教,在藤蔓刺來的時候,身上白光一閃,擋了藤蔓一下,卻沒能擋住,被當場刺死,他到死的時候,眼中還滿是不相信的神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