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二章 深不可測

作者:明宇  |  更新時間:2012-12-15 04:02  |  字數:3339字

勞拉三人坐在馬車裡,塞爾他們還是一樣的跟在車旁,現在他們已經出了亂石山,不過勞拉他們並沒有說話。

好一會兒勞拉才打開車箱兩旁的車窗,對塞爾道:「塞爾,你們吃飯了嗎?」

塞爾一愣,他不太有白勞拉的意思,雖然他是勞拉的護衛首領,但是勞拉可從來沒有關心過他有沒有吃飯這種事,不過勞拉問了,他也不能不答,他馬上點了點頭道:「回小姐的話,我們已經吃過了。」

勞拉連忙道:「吃的什麼?」

塞爾不由得更感到奇怪,不過還是道:「飯菜是趙海先生的那些不死生物送來的,有大餅,兔肉,還有幾樣蔬菜,不過沒有見過。」

勞拉接著道:「味道怎麼樣?」

塞爾點了點頭道:「很好吃,而且他們送上來的所有蔬菜和肉,好像都是魔法蔬菜,魔法力很強,比一般的蔬菜還要強,其中有一道好像是魔萊菔的菜,比我們店裡的魔萊菔強了好幾倍。」

勞拉點了點頭,關上了車窗,轉頭看著昆正道:「昆正爺爺,你怎麼看?」

昆正看著勞拉道:「深不可測,趙海的身後一定有一個大勢力,他應該是這個大勢力的一個代言人,但是讓我奇怪的是,現在大陸上有哪個大勢力,是需要用這種方式來圈錢的?那些大勢力出產的東西,都有自己的銷售網,應該輪不到我們才對,難道是專門針對我們來的?」

說完昆正馬上又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的猜測道:「不可能啊,現在我們的敵人最多也就是馬基德爾家族裡的那幾個繼承人,但是我們也不能算是他們真正的敵人,畢竟我們現在的場面太小了,跟馬基德爾家族的其它人比起來並不算什麼,不能算是對他們有威脅的人,他們也不可能派人這麼來算計我們,而且馬基德爾家族一直沒有弄到火丁魚,而趙海的手裡卻有大量的火丁魚,顯然他不可能是我們的敵人專門弄對來對付我們的,我們不值得敵人費這麼大的功夫。」

勞拉點了點對道:「是啊,從趙海先生的話里,我們可以聽得出來,他好像是有一塊不小的領地,這個領地可以出產大量的油果,可以養魚,可以辦牧場,而且還可以出產火丁魚,我實在是想不出來,大陸上還有什麼人的領地是這樣的,就算是有這樣的領地,也應該早就被人佔了才對,為什麼趙海會想到跟我們合作呢?」

昆正皺著眉頭道:「這個還真的說不準,他說對植物十分的有研究,看起來到不像是在說假話,如果他對植物沒有研究的話,也不可能弄出那種品質的魔萊菔,更不可能弄出那些沒見過的蔬菜,而且今天吃飯的時候你注意到了嗎?他們並沒有多吃那種火丁魚,就連那幾個僕人都是如此,顯然在他們的眼中,火丁魚並不是什麼稀罕東西,而且他們吃的藍眼兔,裡面所蘊含的魔法力,是普通藍眼兔的十幾倍,這樣的藍眼兔據我所知,只有一種方法能餵養出來,就是用魔法蔬菜另餵養,還得是那種魔法力很充足的上等魔法蔬菜才行,這就表明,他一定是有一塊不小心的領地,而他的領地內還出產魔法蔬菜,他之前從卡薩城那裡買藍眼兔,很有可能是為了做種兔的。」

勞拉點了點頭道:「我說讓他跟馬基德爾家族結盟,他卻不願意,只願意跟我們結盟,看起來不是想針對馬基德爾家族,又不像是針對我們,而且來歷還這麼的神秘,真是奇怪,按說大陸上像他這麼強大的黑魔法師,應該也是有名有號的人物才對,可是他的坐派我卻從來沒有聽說過,最奇怪的是,他身邊跟身的那個武士好像等級不低,那個侍女魔法師的等級好像也不低,而且他竟然還可以把光系魔法師變成一個高級不低生物,這人身上的秘密也太多了吧?」

昆正點了點頭道:「的確,趙海身上的秘密真的是不少,他身邊的那個武士,等級在八級左右,就算是我跟他單對單怕也是輸多贏少,他的那個侍女,現在最少已經是六級的魔法師了,以那個女孩的年齡來算,她絕對是一個魔法天材,還有他的那個廚娘,也是一個魔法師,而且等級比那個女孩只高不低,如果他真的還有一千多個不死生物召喚獸的話,那這個趙海手裡的力量可不小了,在凡賽爾公國,幾乎可以橫著走了。」

勞拉皺著眉頭道:「不管怎麼說,現在看起來這個趙海對我們是沒有什麼惡意的,我們到是可以跟他做生意,如果他真的可以給我們提供品質那麼好的魔萊菔的話,那對我們還是很有好處的,只要我們跟他做生意的時候小心一點就行了,畢竟有這樣的一個盟友,可比有這樣的一個敵人強多了,我們也需要這樣的一個盟友。」

昆正點了點頭道:「而且我懷疑趙海的身份可能是見不得光的,並不只是一個黑魔法師那麼簡單,大陸上的黑魔法師多了,但是就連吃飯的時候,都不把自己的面紗打開的黑魔法師卻沒有幾個,趙海卻這麼做了,不可能是因為自己長的丑才這麼乾的,一定是因為他怕被別人看到他的臉。」

勞拉微微一笑道:「不管他們什麼樣的身份,跟我們都沒有關係,只要知道他對我們沒有什麼敵意就行了。」

昆正長出了口氣,點了點頭道:「小姐說的對,不管他是什麼人,只要他對我們沒有敵意,可以跟跟我們合作就行了,不過這個人我們還是要注意一點的,他到了亂石山這裡沒有多長時間,卻可以弄到那麼多的火丁魚,這本身就不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