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晉北府一丘八 武俠修真

東晉北府一丘八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天王面前析秦亡

作者:指雲笑天道1

本章內容簡介:是蜀漢大將姜維部下主薄尹賞的一族嗎?」 尹緯點了點頭:「正是。尹公諱賞乃是族中祖先,其英烈忠勇,是我族長輩世代教導的。以前在天王朝中任官,所以今天外臣向您行舊臣子禮。」 苻堅看著尹緯,...

苻堅冷冷地說道:「你既然要送我上路,何不入廟一見呢,吳忠,孤的印象里你也是個勇士,難道害怕了不成?」

吳忠咬了咬牙,翻身下馬,身邊的一個文士打扮,儒衫青巾的人也跟著跳了下來,吳忠連忙道:「尹司馬,裡面情況不明,還不安全,你是文官,不可以現在就進去。」

這個尹司馬正是姚興的頭號智囊,現在任羌軍右司馬的天水名士尹緯,他微微一笑,說道:「無妨,天王已經到了這地步,也不至於把我等當人質。也許,這是他的最後一面了,我既然奉了大單于之命,前來向天王索取傳國玉璽,那這一面,就必須要見。」

吳忠點了點頭:「那就由末將來護衛尹司馬的安全吧。」

他說著,拔出腰間佩劍,走在前面,尹緯昂首闊步,緊隨其後,苻詵咬著牙,退到了一邊,小小的身軀,仍然橫劍於胸,擋在苻堅身體前面。

尹緯剛入廟堂之中,便看見了後面的神像之後,張夫人已經懸樑自盡,身體掛在半空之中,烏黑的長發垂下,蓋住了她的臉,尹緯臉上閃過一絲哀傷之色,對著張夫人的方向就跪了下來,叩首行禮。

苻堅擺了擺手,讓苻詵從自己的面前走開,這樣可以看清楚眼前的來使,他的目光落在了吳忠的身上,輕輕地嘆了口氣:「吳將軍,幾年不見,你越發地精幹了,看來這些年,你在姚萇手下過得不錯埃」

吳忠的臉微微一紅:「天王,我是羌人,向來受大單于的恩惠,對不起您了。」

苻堅擺了擺手:「屬下的屬下不必對孤效忠,孤只恨姚萇,對你們這些人,並沒有什麼責怪之意。不過孤現在可以正告你們,君王可殺不可辱,這裡,就是孤的葬身之地,孤是絕不會跟你們去見姚萇的。」

吳忠臉色一變,沉聲道:「苻天王,你已經落到如此的境地,強撐也是無用,我家大單于說了,只要你交出玉璽,可以留你一條性命。」

苻堅突然大笑起來:「一個沒有了江山,沒有了尊嚴的君王,性命又有何用?吳忠,孤剛才就說過,君王可殺不可辱,你回去告訴姚萇,傳國玉璽,孤已經早就給了劉裕,要他帶回東晉,姚萇如果想要,就去跟東晉取吧。」

吳忠的怒容滿面,持刃想要上前威脅苻堅,一邊地上的尹緯突然直起了身:「吳將軍,請你出去稍候,讓我跟天王談談吧。」

吳忠的眉頭一皺:「尹司馬,我得在這裡保護…………」

尹緯平靜地說道:「這裡沒什麼需要保護的,天王的夫人,公主已經自盡,我想這已經表明了態度了,我曾經是大秦的臣子,天王的官員,在這裡陪他最後一程,你出去吧,一切後果,尹某一已承擔。」

吳忠咬了咬牙,收刀入鞘,大步走了出去。

苻堅平靜地看著尹緯:「你叫什麼名字,以前在我這裡擔任何官職?」

尹緯正色道:「外臣天水尹緯,在天王朝中任尚書著作郎一職。」

苻堅嘆了口氣:「天水尹氏,你是蜀漢大將姜維部下主薄尹賞的一族嗎?」

尹緯點了點頭:「正是。尹公諱賞乃是族中祖先,其英烈忠勇,是我族長輩世代教導的。以前在天王朝中任官,所以今天外臣向您行舊臣子禮。」

苻堅看著尹緯,眼中閃過一絲悔意:「你既然是忠勇姜維的後人,為何要助逆賊反叛呢?這與你一族的祖訓不符合埃」

尹緯微微一笑:「可能天王不記得了,自從您任命了大單于為龍驤將軍之後,我等就給配到了他的屬下任僚佐,按您剛才的說法,屬下的屬下不是您的屬下,大單于有開府建節之權,我等只需要向他效忠,而且在屬下看來,您在淝水之戰後,亂了方寸,逼反大單于,屬下追隨大單于,並無不妥。」

苻堅怒道:「胡說,姚萇早就陰謀起兵叛亂,不是孤逼反的。」

尹緯搖了搖頭:「聖人論跡不論心,屬下追隨大單于時,只知道他一心輔佐您的世子,獻計獻策,世子不採納他的建議,一意孤行地追擊慕容泓,以至中伏大敗,自己身死,大單于收拾殘兵,向您回報,您卻遷怒於大單于,斬殺其使者,這才讓大單于因為恐懼而自立。換了天王您,只怕也會作同樣選擇。」

苻堅默然半晌,長嘆道:「這件事上,孤是處理和有所不妥,不過喪子之痛,加上當時天下皆叛的情況,也讓孤怒火萬丈,犯下大錯。姚萇以前是不是有反心,已經不重要了,是孤自己不聽王景略所言,把我氐人四散各地,又不防備慕容氏,姚氏等,才會有今天的結局。」

尹緯嘆了口氣:「天王,外臣以為,事到如今,您還是沒弄清楚失敗的原因。慕容垂,姚萇這些人,都是幹才,如果能駕馭之,則可為國立下大功,若您自失權威,那自然人人想叛,並不一定是人家的謀划。難道以前在幽州謀反的苻洛,也是狼子野心的異族嗎?是人皆有野心,,而王權則是天下最吸引人的東西,宗室想要,異族想要,普通人也想要。」

苻堅咬了咬牙:「那這麼說,慕容垂和姚萇還是好人了?錯在孤,不在他們?」

尹緯搖了搖頭:「外臣沒這樣說,不過外臣以為,失去權力的責任,不在他們身上,而在天王,若不是您錯判形勢,低估對手,貿然發全國之兵南征,在淝水大敗,失掉了可以信任的中央兵馬,又怎麼會引得各地失控,萬里狼煙呢?王景略在世時,千叮嚀萬囑咐,要您千萬不要南征,就是看到了這一點。」

「氐人數量稀少,雖然天王您施行仁政,但是漢人不會為您盡死力,而其他異族在平時可以威壓,一旦天下有變,必然人心思叛,畢竟您對他們是亡國滅族之仇,這種仇恨,只有靠時間和融合才能化解,您看不到這點,卻在沒有把握的時候貿然興兵,大敗之後送光所有本族的核心軍力,這才是天下皆叛的根本原因,所以說秦國之亡,最大原因不在他人,而在天王自己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