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晉北府一丘八 歷史軍事

東晉北府一丘八 第四百零七章 慕容城頭黯然傷

作者:指雲笑天道1

本章內容簡介:的想多了,挑起戰爭的可不是我們,而是苻堅,如果他自己沒有野心,那不管我家主公再怎麼設計,他也不會南征的。而且,你們晉人不是也成天做夢就想收復失地嗎?所以這戰爭,是不以我們這些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晚打不如...

半個時辰之後,北城,城頭。

秦軍的投石攻擊在半個時辰前,劉裕去刺史府的時候就停止了,城外的秦軍已經收兵回營,城頭縋下了不少軍士與民夫,去收集那些戰死秦軍身上的衣甲與兵器,時不時地還會給幾個重傷未死的秦軍補上一刀兩槊,也算是送他們早點歸西。

給剝得赤條條的屍體被集中堆到一起,形成了十幾個大堆,也省去了斬首查驗的麻煩,幾個錄事參軍正在迅速地清點著殺敵的數量,幾個屍堆已經被淋上了火油,開始點火焚燒。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股難聞的焦屍味道,骨灰伴隨著北風在城下飄揚著,讓城頭的不少值守軍士都聞之作嘔,這些在剛才的戰鬥中浴血奮戰的壯士們,在這種刺激性氣味之中,也不免色變。

一處僻靜的城樓上,劉裕雙手撐著城垛,身子倚在女牆的垛口,若有所思地看著城外,喃喃地說道:「幾千人的性命,割草一樣地就沒了,殺的時候只覺得痛快,可這戰後處置,真的讓人無言埃」

慕容南面無表情地站在一邊,抱著雙臂,混合著骨灰的北風吹拂在他的臉上,他的鼻子抽了抽,眉頭微皺,搖了搖頭:「劉裕,你是怎麼想的,這時候非要焚燒屍體嗎?這讓人還怎麼吃慶功酒?」

說著,他掉頭向著城牆內看了看,正十幾人一堆聚在一起,喝酒吃肉的軍士們,努了努嘴:「你看大家吃肉都不香了。」

劉裕冷冷地說道:「屍體如果不及時處理,那就會產生疫病,我們本身就人少,如果疫病流傳,那城市就不攻自破了。雖然現在是冬天,下了雪,但仍然不能大意,敵軍收兵回營,我們正好可以燒掉這些屍體,下次他們再攻,看到這些燒掉的屍堆,大概也會心生畏懼吧。」

慕容南嘆了口氣:「那你還不如斬下這些敵軍的首級,堆個京觀在離城兩裡外,那樣大概能降低士氣呢。」

劉裕扭頭看著慕容南:「你們慕容鮮卑都是這樣打仗的嗎?」

慕容南微微一笑:「這是你們漢人的發明吧,從春秋時期,你們的各諸候國間的戰爭,就習慣堆京觀來威懾敵國,炫耀武功了。至於我們,一般是管殺不管埋,做這種京觀,還真是沒有過呢。」

劉裕嘆了口氣:「即使是敵人,也有尊嚴,即使是屍體,也不應該這樣殘忍對待。我們漢人是講仁義的,就算是春秋時的霸主楚莊王,也是堅決反對這種殘忍的京觀,所以青史留名,比他打勝的任何一場戰爭都更讓人印象深刻。這種事情,我這輩子都不會做的。」

慕容南笑著拍了拍劉裕的肩頭:「好啦好啦,知道你劉裕是俠義心腸,不會做這種事的,開個玩笑而已,老實說,你能這樣處濫屍體,也算給他們有尊嚴的結局了,當年北方混亂,諸胡混戰的時候,可都是時興用人頭來裝飾城牆呢,也不知道那是怎麼個可怕的地獄,但願這樣的日子,我這輩子也不要再見。」

劉裕點了點頭,直起了身子:「是啊,等我們大晉收復故土,但願天下能永遠太平。不過在此之前,還是要經歷戰爭和流血。有時候我也在想,象我們這樣合作,挑起戰爭,讓本來還算安定的天下百姓再受兵災,真的好嗎?」

慕容南哈哈一笑:「劉裕,你真的想多了,挑起戰爭的可不是我們,而是苻堅,如果他自己沒有野心,那不管我家主公再怎麼設計,他也不會南征的。而且,你們晉人不是也成天做夢就想收復失地嗎?所以這戰爭,是不以我們這些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晚打不如早打,長痛不如短痛。」

慕容南說著說著,聲音漸漸地變低,情緒也變得有些消沉了,骨灰一陣飄舞,吹得他滿臉都是,他轉過身,抹了抹臉上的灰,劉裕發現,似乎他的眼中,都有些晶瑩的淚珠,借著這抹骨灰的動作,輕輕地拭去。

劉裕訝道:「你哭了?」

慕容南本能地抬起了頭:「怎麼可能,我…………」說到這裡,劉裕發現,他的眼圈紅紅的,還真的是盈滿了淚水,慕容南把頭扭過了一邊,嘆了口氣:「沒錯,我是有些傷感,劉裕,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個人特別軟弱,不夠爺們?」

劉裕默然無語,半晌,才輕輕地搖了搖頭:「不,你有顆善良的心,即使是敵軍的戰死者,你也會為他們悲傷,慕容兄弟,這樣的你,我喜歡。」

慕容南輕輕地搖了搖頭,閉上了眼睛:「這些戰死的秦軍將士,也有他們的家人,也有他們的妻兒,我能想象,他們的家人和妻兒老小,現在正在為自己的丈夫,兒子,父親的出征在祈禱,當這些人知道自己的家人戰死的消息,不知道會有多悲傷,有多難過。不知這些戰死者的靈魂,是不是在轉世輪迴之前,會回到自己的故鄉,給自己的家人託夢,讓他們好好地活下去,堅強地活下去。」

劉裕睜大了眼睛:「轉世輪迴,那是什麼東西?」

慕容南睜開了眼睛,看著劉裕,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我忘了,你們晉國這裡,佛教還沒有流行,雖然有了一些佛寺,但還只是上層貴族和世家子弟們跟這些沙門有接觸,就象你劉裕,大概還沒進過佛寺吧。」

劉裕點了點頭:「你說的佛教,就是那些要剃光了頭,還要用檀香在腦袋上燙幾個戒疤的那個宗教嗎?」

慕容南微微一笑:「是的,就是那個,你也見過這些僧人?」

劉裕勾了勾嘴角:「曾經有過你說的這些佛教徒來京口開過道場,宣揚過佛法,不過說了一堆聽不懂的,也沒人信,最後就走了。我知道這個在你們北方比較流行,是你們胡人的宗教。」

慕容南搖了搖頭:「不,這個佛教可不是我們鮮卑人的宗教,我們是信原始的胡天教,崑崙神,後來接觸了你們漢人的文化,就改而信儒教了。這個佛教,起源於天竺,是在你們的益州還要往西南幾千里的一個國家。那裡人人信佛,才算是真正的佛教起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