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九十七章 診斷

作者:所謂精英  |  更新時間:2019-01-13 13:30  |  字數:3355字

大使館武官親自接待了鹿鳴,絲毫沒為難鹿鳴,鹿鳴也很配合,把可以講的部分簡潔客觀地和盤托出。從鹿鳴的視角來講劇院的事情,更為全面深入,這名武官只需用心記錄即可,都不用提問題。

「坦白」很快結束了,鹿鳴沒再去看望於騰龍。既然錢俊峰要來了,那就乾脆等他「會診」吧,反正於騰龍的狀況也不著急。

鹿鳴還想見韓曉甜,但樂團的人都被隔離了,已經開始分別審查了。他固然很心疼韓曉甜,但這也是規定,沒有辦法。鹿鳴只好不管其他人連夜忙碌,自己休息去了。

第二天早餐的時候,錢俊峰已經在餐廳等著鹿鳴了,但卻沒見到黃文權。錢俊峰身邊除了李可煒之外,還有兩人,看上去比李可煒大一些,應該是跟著錢俊峰從國內來的。

鹿鳴和錢俊峰寒暄幾句,錢俊峰又讓兩人和鹿鳴見禮。這兩人都姓王,是堂兄弟,應該是受過錢俊峰的提攜指點,但不算入室弟子,這次來也算是歷練。

幾人落座吃早餐,錢俊峰說道:「鹿鳴,我這次緊急過來,主要為了兩件事,一是你上報的於騰龍的事,二是鄭子龍失蹤的事。」

鹿鳴微笑點頭表示明白,心裡卻有些疑問。於騰龍和鄭子龍明顯是兩個陣營的人,錢俊峰卻兼顧了。雖然錢俊峰沒提劇院的事,但這恐怕絕對是他關注的重點,只不過因為劇院發生的一切還在迷霧之中,錢俊峰不好明說罷了。

既然如此,鹿鳴就主動提起於騰龍的事情:「於騰龍應該是來北美之後被暗算的,手段極其隱蔽和高明,我能發現也是非常幸運。」

錢俊峰知道鹿鳴的水平,聞言驚訝道:「哦?是什麼樣的手法?現在危險嗎?」他身邊的王姓兄弟卻很不以為然。

鹿鳴沉吟道:「我的判斷是危險但不危急,一會兒我們一起去看看,以免影響你的判斷。」

錢俊峰點頭同意,不再說話,靜靜吃起早餐。鹿鳴見錢俊峰沒有提起鄭子龍,知道他也了解自己和鄭子龍的矛盾,便也若無其事地進餐。

於騰龍果然很忙,錢俊峰和鹿鳴來找他的時候,他還電話不斷,身邊的陳助理更是像陀螺一樣忙個不停。

錢俊峰微微皺眉,輕聲說道:「小王,讓她出去。」王姓兄弟中年輕的那個走上前來,示意陳助理出去,陳助理很是為難地看向於騰龍,於騰龍示意她聽話,同時很客氣地招呼道:「錢老,怎麼是您來了?」

錢俊峰答道:「方主任很關心你的身體,特意派我過來,如果時間方便,我們一起回國。」

於騰龍大喜道:「什麼時候動身?」

錢俊峰笑了,說道:「你坐,我先給你檢查一下。可煒,大王,你們兩人請於總坐下。」

李可煒笑嘻嘻上前清理了一下於騰龍辦公的桌子,請於騰龍坐在桌邊,自己和大王站在旁邊。這時小王也請陳助理出去了,關好門走回來,順手搬了一把椅子,放在於騰龍身前,請錢俊峰坐下。

錢俊峰落座,雙目如電,看向於騰龍的臉,於騰龍十分平靜,一動不動。過了一小會兒,錢俊峰面露疑問之色,隨即伸手摸了於騰龍左手的脈象,良久換了右手,又過了好一會兒,縮手閉目沉思。

李可煒一直安靜站在錢俊峰身邊,大王小王卻不安分,雖然他倆也沒有發出聲音,但目光卻一直在錢俊峰和鹿鳴之間變換,懷疑的神情十分明顯。

錢俊峰沉思了一會兒,睜開眼睛看向鹿鳴,說道:「鹿鳴,我斷不出。」

鹿鳴吃了一驚,他沒想到錢俊峰察覺不到於騰龍的問題。如果說錢俊峰這樣也不能診斷出於騰龍的問題,這說明下手暗算的人比之前自己想的還要高明!

於騰龍氣憤地說道:「我本來就沒問題!鹿鳴,我不知道你有何目的,但不要再阻礙我回國!」

鹿鳴沒有理會於騰龍,他走到錢俊峰身邊,低聲說道:「心脈!」

錢俊峰一愣,雙手齊出,握住於騰龍的雙手手腕,再次閉目,細細體會。王姓兄弟臉色的神色已經是毫不掩飾的不屑了。

沒過多久,錢俊峰猛地睜開眼睛,轉頭望向鹿鳴,吃驚地說道:「好高明的手段!」

鹿鳴也是神色嚴峻,說道:「不但高明,而且惡毒之極!我在機場與於總臨別之時偶然發覺,現在想來真是幸運!」

錢俊峰臉色陰沉,搖頭說道:「也不全是運氣。鹿鳴,你的實力我不好評價,但洞察力實在高明。」

一旁的於騰龍已經是目瞪口呆,李可煒卻興緻勃勃地說道:「師父,能不能讓我試試。」

錢俊峰沒好氣地說道:「你試不出來的。」話雖如此,他卻起身把位置讓給了李可煒,自己坐在鹿鳴身邊,低頭沉思。

鹿鳴很清楚於騰龍的情況,但他沒想到以錢俊峰的水平居然不能馬上察覺,這不禁讓他對北美高手開始重新評價。

錢俊峰想了一會兒,抬頭對鹿鳴說道:「以我對北美的了解,即使天選者也做不到這麼精細的控制。」

鹿鳴一愣,問道:「您有什麼想法?」

錢俊峰說道:「我懷疑他在國內就被暗算了。」

鹿鳴仔細想了想,說道:「這種手段不能長時間保持穩定,我還是覺得他在北美被暗算的可能性更大。」

錢俊峰看了看手錶,說道:「我還是要彙報一下。」說罷起身離開。

另一邊的李可煒果然試不出來,王姓兄弟也上手試了試,當然也沒結果。錢俊峰不在,李可煒更活躍了,笑嘻嘻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