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投資之王

重生之投資之王 第786章 春晚

作者:畫畫太歲

本章內容簡介:詐,什麼人都有,言多語失,只是笑了笑,沒說話。 沈大姐目光閃爍:「看你演的這麼好,學表演的?」 林小夏搖搖頭,小口吃著盒飯:「我是學舞蹈的,就是運氣好了些,能和這麼多前輩搭戲學習。」<...

「三組、三組,三十秒候常」

「7號燈!7號燈!往哪兒打呢?都說了幾遍了?唐老師唱完那句『盛世享太平』之後,燈光馬上給出去!你到底行不行?不行趕緊滾蛋1

「那個誰!梅嘉!別搶鏡!讓你特么怎麼走位就怎麼走位,你以為在你家廚房啊?這是春晚!春晚1

「各就各位啊,最後再走一遍場,四個小時后就要直播,按順序,不許亂。」

「小夏,往中間走,對,很棒1

。。。。。。

距離1998虎年春晚開場只剩四個半小時,幾乎所有演職人員都已經就位,正在做最後的走位綵排。

「小劉、小劉?我問你,那個林小夏你知不知道什麼來路?以前從來沒聽說過她?怎麼就上春晚了?而且還是演小品,鏡頭那麼多。孟導那麼愛罵人,都沒罵過她。」一名臉上畫著濃妝的中年婦女攔住一名執行導演,好奇的問道。

姓劉的執行導演有點不耐煩:「春晚那麼多人,我哪兒知道一個小姑娘是什麼來路。沈大姐,還有四個小時就直播了,我這兒忙著呢啊,你就別給我添亂了,把你手下那群小姑娘照顧好,直播前千萬不能出問題。」

被稱為沈大姐的中年婦人滿臉賠笑:「放心吧,小劉,她們知道輕重,你幫大姐打聽打聽,我挺喜歡這小姑娘的。」說著,陳大姐從手袋裡掏出個信封,塞進小劉的手裡。

小劉看都沒看信封,揣進懷裡,上上下下的把沈大姐打量了一番,把沈大姐看的心裡直發毛,一個勁兒的賠笑,心中暗罵不已,真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

小劉嘿嘿笑道:「沈姐,有一個姜依依給你當善財童子還不夠,還想再找個撈錢耙子?」

沈大姐臉色一變,乾笑道:「沒辦法,養的人太多,總得讓大家吃飯不是,再說,還有那麼多朋友方方面面都得照顧到,干公司不容易埃」

小劉心照不宣的嘿嘿兩聲,看了看四周的人都在忙的四腳朝天,低聲對沈大姐道:「這小姑娘有什麼背景我不清楚,但原本這小品的角色不是她,是江曉涵。江曉涵因為突發嚴重過敏,臉腫的不成樣,她這才被人推薦頂替上來。」

春晚角色被搶臨時換人頂替這種事司空見慣,沈大姐眼珠一轉:「誰推薦的?」

小劉搖搖頭:「好像是張國利,不過這幾天也沒見到誰來探班,小姑娘挺安靜,排練也挺刻苦,和他有對手戲的嚴老爺子也誇了她好幾次。行了,沈大姐,我這兒是真忙。欸?劇務!劇務!盒飯別往這搬,把道具弄油了怎麼辦?」

話還沒說完,小劉就急匆匆的走了,沈大姐眼珠提溜亂轉,張國利?嗯。。。不過也無所謂,聽意思這小姑娘也沒什麼太硬的關係,應該沒見過多少世面。

此時演職員們已經開始分批吃盒飯,陳大姐見林小夏也在排隊領盒飯,心念一轉,提著自己那一份走到林小夏跟前,「小姑娘,別排了,吃我這份。」

林小夏扭頭一看,看是個陌生的大姐,不由得一怔,擺手道:「不用不用,謝謝您,馬上就到我了。」

沈大姐不由分說把盒飯塞到林小夏手中,「瞧你瘦的,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別餓著,快,趁熱趕緊吃。」

林小夏推辭不過,只好接過盒飯,沈大姐打蛇棍隨上,「你叫林小夏?聽說你跟嚴老爺子演小品?我看了,演的真不錯,到終審都沒被刷下來,有前途。」

林小夏半隻腳已經踏進這個圈子,知道這個圈子中爾虞我詐,什麼人都有,言多語失,只是笑了笑,沒說話。

沈大姐目光閃爍:「看你演的這麼好,學表演的?」

林小夏搖搖頭,小口吃著盒飯:「我是學舞蹈的,就是運氣好了些,能和這麼多前輩搭戲學習。」

沈大姐一拍巴掌:「難怪你條件這麼好,原來是學舞蹈的,這可真是太好了,有沒有興趣往唱歌方向轉一轉?」

林小夏一愣,搖了搖頭,羞赧道:「沒想過,我唱歌不好,總跑調。」

沈大姐一個勁兒攛掇:「唱得不好沒事,可以學,哪有誰出生就會唱歌的,你要是有興趣,就和我聯繫,只要我帶你,以你的條件,用不了幾年,就能成大明星。」

沈大姐見林小夏面露錯愕之色,從手袋中掏出一個精緻的名片夾,遞過來一張名片:「看我這記性,都忘了介紹了。我姓陳,沈莉菁,聽說過花季鳥娛樂公司嗎?我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

林小夏老實的搖了搖頭,什麼花季鳥,不清楚。

沈莉菁矜持道:「沒聽過我們公司不要緊,但你肯定聽說過花季美少女組合吧?這個組合就是我給帶起來的。你看,那邊的姜依依,去年春晚,最火的就是她,和劉煥合唱開幕曲,手挽手心連心,聽過吧?」

林小夏很少看電視,又一直忙著拍電影和備考,還真不知道什麼姜依依。

「我家條件不好,沒電視,我好幾年沒看過春晚了。」林小夏一臉抱歉的隨口應付道。

沈莉菁聞言大喜,條件不好?那可太好了,自己正擔心對方有什麼背景呢。這小女孩也不知道走了什麼運氣,入了張國利的眼,給推薦過來了。

沈莉菁看人眼光很毒,她看了幾次綵排,林小夏的表現是看在眼裡的。以這小姑娘的外形,只要直播時沒有大紕漏,春晚播出后,肯定在國內就火了,說不定就是下一個姜依依。

去年姜依依火了以後,她父母開始和自己花樣談條件,另外幾個團員的家長也開始蠢蠢欲動,掰著手指頭和自己算演出費。如果自己能把林小夏簽進來,就算姜依依離團,自己也不用太擔心了。

想到這,沈莉菁露出一副諄諄教誨的表情:「小夏,我跟你說,幹這一行,想要紅,就得有人捧,你現在機會雖然不錯,但如果沒有人捧你,最多兩三個月,就沒人認識你是誰了。不如這樣,你來我公司,練上幾個月,我保證力捧你成下一個姜依依,你看怎麼樣?」

「而且,我們公司不止在大陸有業務,現在花季美少女在東瀛也非常受歡迎,好多東瀛電視台都邀請我們過去演出,國內市場不算什麼,到時候,無論是港台,還是東瀛高麗,你們都能去。」

無論沈莉菁怎麼說,林小夏始終一副笑呵呵的表情,就是不答應。

沈莉菁見說不動林小夏,心中不耐,趁著臉道:「我可都是為你好,別不識抬舉。」

林小夏秀眉微顰,剛想說什麼,就聽到身後一個熟悉的聲音:「一般人說『我可都是為你好』這句話的時候,心裡想的都是為自己好。小夏,遇到這種人,一定要有多遠躲多遠。」

林小夏驚喜的一回頭:「你怎麼來了?」

沈莉菁扭頭一看,一個頭戴鴨舌帽,身著黑色高領毛衣的男青年出現在林小夏身後,脖子上還掛著後台通行證,看起來像一個普通的後台工作人員。而林小夏一見到這個男青年,馬上拉住對方的手,臉上散發出從未見過的光彩。

「我聽老張說你要上春晚了,於是過來看看,怎麼樣辛苦嗎?」不說也知道,這個男青年當然是張晨。

他在所羅門美邦開完董事會議后,回到舊金山待了幾天,就又飛回華夏。沒辦法,老娘說過年必須回來,否則就斷絕母子關係。

而且,過年回家這種事,是所有華夏人共同的習慣,讓張晨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國外過年,他自己都覺得接受不了。

即使再忙,還是要回家的。

「小夏,你要是想在娛樂圈混出頭,最好別有什麼緋聞,交朋友尤其得慎重,千萬不能和不三不四的人交往。」沈莉菁語帶譏刺道。

沈莉菁不是不知道春晚後台藏龍虎,但她還真不信自己有這麼倒霉,隨便就能碰上自己惹不起的人。

她對小劉點頭哈腰,不是因為怕對方,而是縣官不如現管,就算自己和台里有關係,下面這些小兵的關係也得維護祝

畢竟在生意場上,上面的人決定你能不能賺到錢,下面的人決定你能賺多少錢。

得罪了下面的人,只要對方想要搗亂,可能隨隨便便就能讓自己少賺幾萬甚至十幾萬,但這並不意味著沈莉菁會甘心受氣。

她自認為憑藉東瀛華僑的身份和花季美少女的成功,自己已經是國內娛樂圈有一定地位的人了,就算台長,她也能說得上話。而且這裡的導演執行導演等頭頭腦腦自己基本都認識,根本沒這麼一號人。看樣子,這小子最多就是個臨時場記什麼的。就算有點關係,自己也根本不怕。

以張晨現在的身份,實在懶得和這種人計較,理都沒理她,揮了揮手:「這邊不三不四的人太多,小夏,我們去那邊聊。」

沈莉菁咬了咬牙,一跺腳,虎著臉回到花季美少女組合的化妝台,看到幾個女孩兒正在嬉鬧,惱火道:「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在玩!?重新過一遍走位!姜依依!別吃了!也不看看自己都肥成什麼樣了?」

幾個女孩兒相視一眼,都乖乖的應了一聲。

沈莉菁眉頭緊皺,看到幾個噤若寒蟬的女孩兒,突然靈光一閃,雙眼透出陰狠的目光,「你們都過來。」

幾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兒大氣都不敢出的走了過來,沈莉菁看了看四周:「一會兒你們是第一個節目對吧?」

其中一個高個女孩膽子大一些,癟嘴道:「對啊,跟好多人一起跳開場舞。」

沈莉菁扭頭看了看遠處一臉幸福的林小夏,臉上肌肉微微抽搐:「她應該是第三個節目,等她上場時,你們想辦法讓她出出醜,弄個直播事故出來。」

幾個女孩兒面面相覷,那名叫姜依依的短髮女孩兒不解道:「為什麼啊?而且我們是第一個,她是第三個,等她上場的時候,我們早就回後台了。」

沈莉菁一臉的關切:「我還不是為了你們!你們現在好不容易紅了點,就怕有同齡競爭對手,今年你們沒有單獨節目,跟幾十個人一起跳舞誰能記住你們?這個林小夏的模樣身材你們也都看到了,那樣不比你們強?到時候她紅了,就更沒人記得你們了1

幾名女孩兒中有一兩個人面露意動之色,高個女孩兒猶豫道:「可是,可是我們根本沒交集埃」

沈莉菁恨鐵不成鋼的在高個女孩兒腦袋上杵了一指頭,「你怎麼這麼笨!?沒交集不會創造交集啊?她上台時,只要有個人絆她一下,她一亮相就摔跤。實在不行,把她的服裝弄髒、弄破,我就不信不出醜1

其中那一兩個女孩兒微微點頭,這倒是個辦法。

其中那名叫姜依依的短髮女孩兒卻搖頭道:「沈姐,害人的事我不做,你還是找別人吧。」說罷,轉身離開。

「你1沈莉菁為之氣結,眼珠一轉,把剛剛那名高個女孩兒拉了過來,「荊琳,還是你最聽話,這事你來做。做成了,我讓公司單獨給你資源。」

本章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