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襲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襲 番外:合作?我會通知你的。

作者: 汝夫人

本章內容簡介:頓時臉紅耳赤:「誰是你們家的?」陳副首領,難道你不覺得你這話也有點問題? 面對陳景文的暴跳如雷,另兩人選擇了無視,楚炙天意有所指道:「今天我就准了,不過浩哲啊,可不能累壞我們的行政官,基地可不...

ps: 終於完結了,原本想要交代小七小九的故事,後來覺得還是讓大家自己想象比較好,因為真寫出來就沒那麼有意思了。九月初,我就要開新文了,bg一篇,bl一篇,因為我想寫bl,但編編們要求寫bg,可是我對bg沒有信心,所以決定一起寫,哪個有感覺就多更新,當然成績也要看的。

今天就這樣了,我們九月見。

番外:合作?我會通知你的。

這一日清晨,陳景文穿戴整齊地出現在市政廳,過來處理基地的大小事情,他如往日一般微笑地與周圍向他打招呼的工作人員點頭回應,一切顯得那麼地自然完美……

看到這般耀眼的陳景文走了過來,僥倖逃離某人魔掌,沒注意周圍情況,正橫衝直撞過來的蕭子陵頓時閃避不及,於是,他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自從楚炙天向陳景文董浩哲挑明兩人之間的關係之後,陳景文雖然再也沒有向以前那樣對著他雞蛋裡挑骨頭,可他的眼神卻開始帶點詭異,似乎在研究什麼,這種視線讓蕭子陵如坐針氈,心中隱隱有些寒意。於是就打定主意,除非必要的接觸,他還是離陳景文遠點,確保自己的安全。

兩人很有默契地掛上屬於自己的面具式笑容,眼神火光四射地對上,彼此都沒有停步招呼,準備就這樣擦身而過……

彼此越身而過的蕭子陵視線無意間向陳景文那裡掃去,一愣,他猛地停步,回頭看著陳景文的後背叫道:「礙…陳副首領,請留步。」

陳景文背影猛地一震,他停下了腳步,大約停頓了三秒時間,這才緩緩轉身,一臉淡笑地看著蕭子陵道:「蕭部長。有事?」

蕭子陵笑了,再現消失很久的純真笑容:「陳副首領,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無疑,說這話的蕭子陵口氣有些幸災樂禍。

陳景文臉上笑容一僵,眼中的驚慌一閃而過,要不是蕭子陵打著十二分精神注意著。或許就會被陳景文瞞過。蕭子陵腦中靈光一閃,心中浮現了一個答案,於是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整個人亢奮起來。

陳景文畢竟是陳景文,蕭子陵意外的一擊雖然讓他慌神。不過很快就恢復過來,他淡淡地道:「蕭部長,你多想了。我身體很好。」說完剛想轉身離開,卻被蕭子陵熱情地抓住了手。

陳景文在那瞬間很想開啟水龍盾將蕭子陵彈開,又或者用水龍暴將蕭子陵擊飛,可是理智讓他收住了自己蠢蠢欲動的異能,強作鎮定地看向那個以往恨不得與他保持若干距離的蕭子陵,看他究竟想打什麼鬼主意,他陳景文可不是被唬大的。

陳景文之所以還能這麼鎮定,是因為陳景文相信他已經消除了一切證據。絕對沒人知道昨夜究竟發生了什麼,除了當事人。陳景文此時已經忘記了,有些經驗豐富的人可是很容易看破這些掩飾的……

果然。蕭子陵接下去的動作和話語證明陳景文的異能直覺是非常正確的,他真的應該在第一時間將蕭子陵驅離他的身邊……

蕭子陵沒有放開他抓住陳景文的手,反而變本加厲地用另一隻手撥開陳景文的衣領。果斷髮現陳景文頸脖處有幾處紫色的痕,這形狀他可是很熟悉的,因為某人經常這麼干。

蕭子陵找到了他剛才無意間掃到的痕,證明了他的猜測,他心情更好了,笑嘻嘻地道:「陳副首領,看起來,昨晚有人很過分哦,嘖嘖,竟然蓋了那麼多章,這是迫不及待想要宣告他的所有物嗎……」

能夠在陳景文身上留下痕並佔得便宜的,除了楚炙天就只能是董浩哲了,而楚炙天昨晚糾纏了他一夜,根本沒這個犯罪時間,看來百分百就是董浩哲。蕭子陵很佩服他們的董副首領,果然是個膽大包天的,竟然敢占陳狐狸的便宜,簡直是不怕死的說。

陳景文臉上一片赤紅,猛地打掉蕭子陵那揭破真相的手,再無淡定的陳景文竟然口吃起來:「你,你,什麼,什麼意思……」

蕭子陵笑的更甜了:「陳副首領,瞧你走路的姿勢,早上差點爬不起來吧……」再怎麼忍耐偽裝,陳景文走路還是有些僵硬,他的腰挺的太過分了。

蕭子陵幸災樂禍了,`*n_n*′總算有個人跟他受相同的苦了,而且這個人還是他的死敵陳狐狸,蕭子陵頓時覺得他的人生璀璨無比,心花怒放的他一點都沒有小受何苦為難小受的覺悟。

陳景文的臉頓時色彩斑斕起來,不過不得不佩服陳景文的心理素質超級強,剛剛還處在被揭破的慌亂中,轉眼就收拾好了心情開始反擊:「蕭部長,那你現在慌不擇路又為了什麼?」

陳景文的話讓蕭子陵的笑容僵住了,他怎麼忘記身後還有一隻貪婪的禽獸在追來呢,他趕緊回頭瞅了瞅,沒發現自家老大的身影,這才放下心來。他抬頭看見了陳景文那似笑非笑略帶嘲諷的臉,心中十分不爽,心中決定要整整這個可惡的陳副首領。

蕭子陵心念一轉,眼神閃了閃,嘴角就出現了一抹壞笑。

蕭子陵的手上悄然出現一個小瓶子,他笑容滿面地靠近陳景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瓶子塞入陳景文的手中,然後迅速逃逸道:「送給你,很有用的,不用謝我。」

蕭子陵之所以逃的那麼快,是因為他在空氣中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動,某人的氣息正在靠近,他必須跑路了。

陳景文愕然,看著已經空無一人的地方,一時忘記查看手中的東西究竟是什麼了,而此時,陳景文身邊的空氣突然震蕩起來,一個身影悄然無息地出現在他的身邊。

「楚哥……」陳景文無語了看向楚炙天,不知道這對夫夫又在搞什麼花樣,這種遊戲性質的一追一逃,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他們不膩,他們這些旁觀的人都要膩了。要知道楚炙天想要抓住蕭子陵。只是抬手之間的事情,無論蕭子陵逃到哪裡,逃的再遠,楚炙天只要一個瞬移就能趕到抓祝可是,偏偏楚炙天每次過來抓人都延遲一步,錯失良機讓蕭子陵逃掉。這很明顯就是故意放縱,難道這是他們夫夫間的一種情趣不成?

楚炙天無視陳景文眼中的鄙夷,他掃向陳景文手中那個熟悉的瓶子,又看到了陳景文被蕭子陵翻開的衣領,展現在外面。頸脖處的那些青紫痕,眼中閃過一抹瞭然,他握拳咳嗽了一聲。這才淡然道:「景文,要不要我給你放假休息幾天?」

陳景文聞言一愣,不知道楚炙天所言為何?他看到楚炙天有意無意地看向他握住瓶子的手,心中一驚,難道蕭子陵塞過來的瓶子有問題?這小子陷害他?他趕緊低頭一看,就看到了瓶身上面貼的標牌內容,臉騰地一下通紅一片,下意識地將手中的瓶子丟了出去……

眼看瓶子就要被砸到地上。變成碎片的時候,瓶子突然停滯不動了,然後一個身影高速出現在那裡。他俯身一探就抓住了那瓶子,這才起身笑呵呵地向楚炙天招呼道:「楚哥,早啊1

楚炙天點頭:「早。浩哲。」

原來是董浩哲到了,他笑的幾乎滿嘴牙都露了出來,足見他心情好到爆了,只見他繼續道:「楚哥你真讓我好找哦。」

「有事?」楚炙天挑眉問。

董浩哲笑道:「是啊,正想向楚哥你請個假,我們家景文身體不舒服……」

陳景文在一邊聽了這話頓時臉紅耳赤:「誰是你們家的?」陳副首領,難道你不覺得你這話也有點問題?

面對陳景文的暴跳如雷,另兩人選擇了無視,楚炙天意有所指道:「今天我就准了,不過浩哲啊,可不能累壞我們的行政官,基地可不能長期沒有行政官的……」他走到董浩哲身邊輕聲道,「有時候,要懂得點技巧,不能蠻幹。吶,你手中的東西很不錯,多多學習埃」說完用力拍了拍董浩哲的肩膀,沒等因聽這話而有些迷糊的董浩哲詢問,就一個瞬移離開了這裡,繼續追他的小弟去了。

陳景文惡狠狠地瞪視著楚炙天消失的地方,這無良的老大,竟然說出這種話,難道他不應該狠狠教訓董浩哲嗎?竟然對著一起長大的兄弟出手?

呃……他都氣糊塗了,竟然忘了,楚老大就是一個對自家小弟果斷出手的人渣,指望他根本就是指望錯了。

沒等陳景文緩過神來,董浩哲已經靠了過來,討好地道:「景文,你看,我已經幫你請好假了,要不再多休息一下?昨晚,我失去理智做過頭了……」董浩哲似乎沒看到陳景文因為他的話而越來越難看的臉,以及那雙想要殺人的眼睛,他繼續笑道,「還有啊,景文,你是不是太累了,連東西都拿不住掉了?還好我來的及時,接住了呢。」說完,將手中的瓶子獻寶一樣地遞給了陳景文,那滿眼的笑容似乎希望得到陳景文的讚譽,讓陳景文瞬間有種錯覺,站在他眼前的不是董浩哲,而是他心心念念想要得到卻一直得不到的變異犬。

當然,這種感覺只是一閃而過,陳景文看到了董浩哲手中的瓶子,整個人炸毛了,他惱羞成怒地盯著那瓶子,恨不得這東西就此消失不見。

感覺到了陳景文視線中那鋪天蓋地而來的惱羞,董浩哲下意識看向手中的瓶子,想知道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讓陳景文失去了一貫的淡然。一看,他樂了,他終於明白楚炙天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了。

董浩哲雙眼頓時炯炯有神,他一把拽住感覺不妙想要逃逸的陳景文,嘿嘿笑道:「景文,既然如此,不如我們一起去休息一下吧。」

誰要和你一起休息?陳景文不由地想起昨晚的事情,危機感直線上升,他知道跟董浩哲回去絕對不是好事,於是,他想都不想,使勁地甩著董浩哲抓住他的手,希望能甩掉這黏人的傢伙。

可惜關鍵時刻,作為強攻系的氣系異能完全展現了它的強硬,溫婉柔情的水系在它的壓迫下根本反抗不得。於是,陳景文的結局就是被董浩哲強制拖了回去,美其名為休息。

你說,那周圍的廣大群眾呢?三大巨頭同時出現所帶來的強大威壓當然讓那些周圍路人甲們退避三尺,主動縮到四周的壁角看戲……呃,應該說,是在工作中尋找一點的樂趣。

「我就說么,陳副首領與董副首領肯定有jq。」三大巨頭退散,讓受壓迫的勞動群眾終於獲得言論自由,其中某隻腐女眼神發亮地道。

身邊已經被腐女思想侵襲的幾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於是最新的緋聞正式出爐,以前疑似的董陳一對,目前jq正在進行時。

而後,終於在床上被壓的忍無可忍的陳景文果斷將那隻不懂得何為滿足的禽獸踢下了床,河東獅吼的結果就是讓董浩哲稍微收斂了一點,陳景文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該死的傢伙又死灰復燃了。這時候的陳景文隱隱明白為什麼蕭子陵一直要跑路的原因了。

其實按照陳景文原本的性格絕對不會這麼委屈自己,一定會強勢拒絕,可是每次面對董浩哲的那飽含愛意的眼神,他卻始終說不出一個不字。特別是兩人發生關係之後,他就開始斷斷續續做起一個夢,那個夢裡沒有董浩哲的存在,只有無盡悲傷的自己,在無數的歲月中回憶著記憶中的那個董浩哲,那種痛徹心扉的悲傷讓陳景文每次醒來都淚流滿面,這也是陳景文沒辦法拒絕董浩哲的一個原因。所以,與董浩哲之間的這場情愛,陳景文無疑處於了下風,讓他備受煎熬。

就這樣反反覆復過了一段時間,當陳景文再次與蕭子陵碰到,衝口而出的就是這麼一句話:「也許,我們兩人應該一起出個差什麼的1說這話的陳景文沒等蕭子陵回答就狼狽地轉身離開。

蕭子陵的表情從一開始的驚愕,迅速轉為瞭然,看著陳景文那近似落荒而逃的背影,他高聲喊道:「行啊,那個時候,我會通知你的,陳副首領。」

就見自認為走的還算淡定的陳景文,直接一個踉蹌,雖然作為高階覺醒者的他很快穩住身體,卻也忍不住用手扶住了自己的小腰,就剛才那一下,已經不小心扯傷了那難以啟齒的地方。就算如此,陳景文依然深吸了一口氣,再次淡定地地踏向前方。可惜,陳景文那張漲紅的臉,額頭溢出的細汗卻出賣了他,好在蕭子陵看不到。陳景文忍不住暗自慶幸著。

等到幾乎不可見陳景文背影的時候,蕭子陵的耳邊傳來了陳景文幽幽的回答聲:「別忘記你的承諾。」這話陳景文說的咬牙切齒,卻也無可奈何。

蕭子陵聽得出陳景文的悲憤,這讓蕭子陵掩嘴偷笑,不過剛笑到一半,蕭子陵就笑不下去了,他發現嘲笑陳景文不就等於嘲笑他自己嗎?自己的處境不比陳景文好到哪裡,因為他們都碰到了一隻不知道何為滿足的禽獸,讓他們不得不以跑路來尋求生路!

於是,醒悟過來的蕭子陵悲憤了。丫的,既然有了強大的生力軍加入,這一次,他要與陳景文好好謀劃一番,一定要甩掉老大他們!

蕭子陵決定這次要放手一搏。

全文完!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