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亂 玄幻魔法

平妖亂 第一百五十三章:走在路上的老人和

作者:西妖笑

本章內容簡介:傳承。而你,則算是自己走出來的野路子。你小子的經歷與先生當年大致相當,也是從行路千里萬里開始。不過先生他在行完萬里路,攢了一肚子疑惑后,便開始靜下心來讀了萬卷書,這才有了儒家第四聖的說法。若是光行萬里...

少年這一手踩劍揮拳,看起來飛揚跋扈,卻贏得在場大部分人的喝彩。

原因其實很簡單。

那些個偶然才會從山上下來,每次出現在凡塵俗世都好像多麼大恩賜般的宗派修行者們,在尋常百姓眼裡,與那些大小寺廟裡的神仙造像並無多大區別。不過前者偶而也會有拿錢辦事的時候,但後者更多時候拿了錢都不辦事,說不定一個不高興還會將人隨意打成重傷。

能夠看到這種只會作威作福的神仙人物吃癟,在百姓眼中自然是一件難得的高興事。

當然,最後的結果,是坐在攤子那邊的老人出來當了和事老,用一句「點到為止」讓楚澤放了老者一行五人離開。

只不過,這個點到為止,是讓楚澤滿意的點到為止,也是讓白衣老人心懷憤懣的點到為止。

經過這麼一鬧之後,原本要開到午時的夜市只能早早閉市。看著藺圖哈欠連連模樣,楚澤原本想帶著趙慧回到驛館去休息,可中年漢子說什麼也要請楚澤幾人去自己家裡坐一坐。

推脫再三,實在是盛情難卻,加上楚澤對於當年那一場大道之爭的細節還有很多好奇之處,索性讓藺圖先回驛館,自己則帶著趙慧,同老人一道跟著靳老闆往夜市深處走去。

推著三輪小推車的中年漢子走在前頭,楚澤抱著有些迷糊的趙慧跟在後面,旁邊還有一位身材高大的老人。

楚澤偷偷打量著老人,看著這一身熟悉的衣衫,還有老人白色鬍鬚,終於忍不住好奇問道:「老先生,你是不是剛才小書鋪里的那位老掌柜?」

龍行虎步的老人沒好氣道:「你小子的眼力見實在不行,就連你懷裡的這個小姑娘都一眼就認出我來,難不成我與之前有天差地別不成?」

楚澤嘿嘿笑了兩聲,下意識就想要撓頭,可惜騰不出手,只好作罷,「說句不好聽的話,您老之前的模樣就好像風中殘燭,隨時都有可能熄滅。如今再看,你老分明是在扮豬吃老虎,哪裡是殘燭,明明如同『日光符石』般耀眼。」

老人擺擺手,輕笑一聲,「少拍我的馬屁,沒用。」

楚澤收回小臉,但依舊錶情恭敬。

雖然楚澤還不太清楚老人的身份,但就憑之前老人出手驅散雷雲,剛才又好心好意給他與白衣老者找台階下的做法,眼下老人的身份至少有三四分不像是壞人。

只有三四分。

見多了人心險惡的楚澤,很早前就明白「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道理。很多人表面上待人接物都好到無可挑剔,但暗地裡卻有可能轉身就把那些所謂好友出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這一次,還沒等楚澤開口詢問,老人就主動開口解釋道:「我猜趙慧的爺爺一定很看重你,也很信任你。你腰間系著的那塊已經破碎黯淡的玉玦是當年趙師兄在學宮裡求學時所佩戴的那一塊。師兄看人向來很准,之前我再書鋪里其實有做過觀察,確實也沒讓我失望。」

末了,老人才補充道:「忘了說,老夫我複姓公羊,單名一個高。」

后聖荀曠門下三徒,首徒趙靜軒不知所蹤,次徒范離在稷下學宮發揚先生文脈,末徒公羊高以二十載著《春秋》一本。

趙靜軒因為多年不曾在世人面前出現,早已被徹地遺忘。

而范離雖然在稷下學宮當中將后聖文脈發揚光大,卻也落得一個「守成有餘」的名號。

唯獨這位來自大梁的春秋遺民公羊高,成為後聖三徒當中聲望最高者,甚至有望脫離后聖文脈,達到重新開宗立派的地步。

這一切皆因為《春秋》一書。

提起人族自大周王朝建立至今,必然繞不過周朝覆滅與春秋亂戰這兩段歷史。

前者不必多說,乃是將人族上百年來的和平安定毀於一夕間的開始。

後者更是讓天下陷入長達十餘年的大亂,既出現了江湖之春,也出現了王朝之秋。而這一春一秋,也正是當年那一場被戲稱為由「水豆腐」引起的大道之爭的源頭所在。

楚澤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您就是趙老說的那位複姓公羊的師弟?」

老人其實更為疑惑,反問道:「我那位師兄沒和你講我們當年發生的一些事情?」

楚澤坦誠的搖了搖頭,轉頭看了一眼已經趴在自己肩頭上睡著了的小姑娘,這才傷感道:「趙老之前雖然確定要我帶著趙慧出來遊學,可等到最後我再見到他的時候,只剩下一縷殘魂。」

楚澤觀察到身旁老人的眼眶中有些發紅。

少年皺起眉頭,終於壯起膽子說出了自己一直想說的心裡話,「其實我覺得趙老不是不願對我們講他當年求學的這段時光,只不過是人都有私心。我猜這段時光一定是趙老這一輩子最開心的一段日子,他不願多說,應該也是怕把自己心中的喜悅分享給外人,會少了幾分獨自回憶的樂趣吧。很多的故事,很多的趣事,應該只有當時的經歷者才能心領神會,重新提起后還能會心一笑。不是不足為外人道也,只是我們這些外人就算聽過也未必會懂。」

高大老人先是大大方方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眼眶,忽然一巴掌拍在楚澤的肩膀上,大笑道:「你小子講起道理來的時候倒是一套一套的,這一點和當年先生喝醉酒時跟我們胡吹大道理時挺像的。老實說,你該不會是先生他老人家這些年來在外面偷偷收的弟子吧?」

楚澤惶恐地搖頭,連連道:「不敢當不敢當。我就是平常喜歡瞎捉摸,加上走的路多了,看到的事情也多,所以肚子里才存了這麼多沒用的廢話。再怎麼說,我也沒辦法和后聖他老人家比。」

老人卻緩緩道:「這有什麼關係,其實先生在離開后曾經分別又見過我們三人一面,那時大師兄已經離開大齊回到宋國祖宅。先生在見我最後一面時曾經說自己把真正的道統交給了大師兄,不是因為偏心,而是因為大師兄確實深的先生他老人家學問之精髓。不過先生也說過,大師兄這輩子主動要畫地為牢,自囚於那片湖畔,日後說不定世間再無完整的后聖文脈道統傳承可言了。

「原先我也以為如此,不過現在看來,師兄已經找好了傳承之人,后聖文脈的真正精髓也算後繼有人。」

楚澤苦笑著試探道:「先生該不會是在說我吧?」

好在這一次老人又搖了搖頭,讓楚澤把懸著的一顆心稍稍放下一些。

可沒曾想老人再出口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他先伸手指了指楚澤抱著的小姑娘,然後又把手指指向楚澤,認真道:「這個小丫頭有可能,你也有可能。不過從老夫現在來看,她只佔三四分,你卻佔了六七分。當然,小丫頭如果真的繼承了趙師兄從先生那裡學得的學問精髓,那便算是我們這一支文脈的正統傳承。而你,則算是自己走出來的野路子。你小子的經歷與先生當年大致相當,也是從行路千里萬里開始。不過先生他在行完萬里路,攢了一肚子疑惑后,便開始靜下心來讀了萬卷書,這才有了儒家第四聖的說法。若是光行萬里路,攢下一堆問題,卻只想著自己一個人如何解決,多半會走上天底下所有皇帝最不願看到的『俠以武犯禁』的老路子。」

楚澤一邊揣測著老人的意思,一邊毫不避諱的詢問道:「公羊先生是想讓我以後有時間也多讀讀書,少做今天這樣的事情?」

老人今夜第三次搖頭,微笑著道:「你今天做的這件事,沒錯,以後如果遇見了,只要自己能夠應付,也儘管放手去做。少年郎正是最為熱血向上的年紀,如果看了世間的齷齷齪齪,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后,全都憋在心裡,這才是最要不得的。只是有些事,不是單純能夠靠拳頭,或者靠道理就能夠解決的。所以我要你多讀書,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來,以後無論是講道理還是出拳頭,都不至於對自己有所懷疑。」

其實在之前楚澤似乎也對小趙慧說過類似的話,可如今聽到,卻別有一種讓心頭髮暖的感動。

這一次楚澤終於鄭重的點了點頭,沉聲道:「」

**********************************************************************************************************************************************************************************************************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