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妖亂 玄幻魔法

平妖亂 第一百三十四章:天涼好個秋

作者:西妖笑

本章內容簡介:程。等到此處徹底恢復原狀后,我便會啟程離開。」 李十七表情愕然的看著面前的僧人,一時間似乎無法適應對方對自己說這麼多的話。 片刻后,年輕道士終於回過神來,輕聲道:「得。有你這樣一句話,...

白馬村,或者說千秋大陣,一夕破碎,既沒有發生山河崩碎、地龍翻身的巨大變化,也未曾留下太多刀光劍影,天人交鋒的痕。

就好像吹了一口氣的功夫,這樣一座在歲月長流當中逆流行走了數十年光景的村落,迎來了一個看起來虎頭蛇尾的結局。

隨著千秋大陣緩慢且平靜的破碎消弭,村子里由南到北,由西至東,也逐漸顯露出另一幅模樣。

村南邊的破廟,隨著一陣梁木開裂,牆壁傾倒的聲音傳來,從大雄寶殿的西南角開始,整座大殿寸寸崩塌,不見磚瓦灰石落下,所有的東西皆在半空當中化為飛灰,隨風而去。

等到一切塵埃落定,原本就不怎麼完好的舊廟,就只剩下一地的殘垣斷壁,連一面完整的牆壁,一尊完整的佛像都無法找到。

躺在大殿中稻草堆里的年輕道人看著頭頂上的碧藍天空,表情驚訝,不可置通道:「這什麼情況?怎麼大白天的,盡撞見這樣莫名其妙的鬼事。」

道人再扭頭去看自己身邊的年輕和尚,發現對方根本不為所動。

年輕道人試探道:「我說,你家的廟都給人莫名其妙拆乾淨了,你就一點反應都沒有?」

年輕僧人緩緩睜開自己的雙眼,環視四周的殘垣斷壁,最後只是給出一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摸不著頭腦的年輕道人自顧自的說了句「沒趣」,隨手伸出左手,用大拇指裝模作樣的在手上好一通掐算,結果仍舊是一無所獲,只得到了整個白馬村現在就好像是徹底迎來了黎明的暗室,過往的種種神奇玄妙,種種的規矩約束,都已然隨著眼前這座破廟一般,煙消雲散了。

年輕道士心中暗道奇怪,對著身邊的僧人低聲道:「情況好像不大對勁,似乎大陣徹底消失,此處已經不再是秘境了。」

結果仍舊只是換回年輕僧人淡淡的一個「哦」字。

名為李十七的年輕道士從來沒見過身邊這麼無趣的和尚,不知道的人,說不定還會認為這和尚修鍊的是閉口禪。

實在受不了年輕僧人這種反應和態度的李十七一把站起是,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認真道:「原本來此處就是無心之舉,純粹是想要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檢漏。沒曾想遇到的傢伙雖然運氣不如我,可一個比一個霸道。好在這一趟不算虧本。那個姓宋的讓我走之前去村子東邊的平安巷裡拿一個字,眼下大陣既然自己解開了,那我也該走了。」

李十七的視線停留在年輕僧人的大光頭上,詢問道:「你可曾找到力量自己想要的東西?」

年輕僧人緩緩抬起頭,隨後沖著李十七點點頭。

李十七壓根也指望這個和尚會和自己說些什麼,所以心裡雖然不滿,卻也說不上不高興。

沒曾想,年輕僧人在緩緩點頭后,居然開口道:「之前宋前輩說得那句話,我想了很久,最後才明白,有的事情只有自己才能放下。所謂破我執,本身就是拿起放下的過程。等到此處徹底恢復原狀后,我便會啟程離開。」

李十七表情愕然的看著面前的僧人,一時間似乎無法適應對方對自己說這麼多的話。

片刻后,年輕道士終於回過神來,輕聲道:「得。有你這樣一句話,也不枉這幾天來我們兩個在這座破廟當中相識一常如果日後你想要聊天敘舊,可以送信到凈羅山,就說找李十七。」

說完這些,年輕道士似乎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嗦嗦的,不由的笑了起來。

笑過一陣,李十七終於從自己的道袍大袖中掏出一桿小幡,同時把自己的褡褳重新掛在肩頭,大搖大擺的向破廟外面走去。

年輕道士一邊走,一邊放聲道:「廟裡的道友,李十七就此別過,咱們山長水遠,後會有期。」

走出去十幾步后,李十七忽然轉過半身,對著年輕僧人輕聲問道:「對了,道友你叫什麼來著?」

依舊端坐在原本佛像所在的石台邊的年輕僧人雙手合十,低聲回應道:「貧僧法號,神秀。」

也不知李十七究竟有沒有聽清楚年輕僧人說的話,因為等年輕僧人報上自己法號的時候,李十七早已就走出只剩下一個門框的廟門,只留下一個看起來不怎麼高大,不怎麼瀟洒的背影。

半柱香的功夫,年輕道士李十七的身影已然不見了蹤影。

曠野天地間,只有一陣又一陣大煞風景的聲音不斷迴響。

「算命看相,測字解簽,三文一次,不準不要錢……」

……

此時的白馬村裡萬籟俱靜,聽不到雞犬相聞,聽不到往日百尺巷裡水井轆轉動的聲音,聽不見孩子下課後追逐打鬧的聲音。

九天上的雷聲停了,蔚藍色的天空還是那片天空,並沒真的被人打出一個大窟窿。

村子當中,每家每戶都是門窗緊閉。

村西的黃土巷,村北的春風街,村南的青瓦巷,村東的一步巷。

雪融寒氣散,未見有人來。

西邊的太陽即將落入山底,微風裡,有些許深秋才有的涼意。

青竹學堂中,白衣女子翻過一頁又一頁的書,看的極為認真仔細。

顧以方站在屋外,聽著竹海處傳來的細碎聲響。

這位一心一意待在白馬村教書育人十餘年的儒家君子,腦海中忽然響起自己當年在南湖書院求學時的場景。

那一個個求知若渴的少年,翻過一頁頁墨香不散的書卷。

老先生口述道理,少年郎仔細聆聽。

一輩一輩,薪火相傳。

顧以方抬起頭時,已是淚眼朦朧。

縱使自己教導了一個又一個少年,幫助他們走出村子,可自己卻也被牢牢困在了村子當中,甚至在聽到自己的先生仙逝的消息時,也不能做到去送最後一程。

此時再度聽到如同當年翻書聲一般的竹葉聲,顧以方忍不住想起了當年的諸多往事。

這位一直被村裡人尊稱一聲先生的顧顧先生,好似回到學生時代,犯了錯的那個時候,顫抖著哽咽道:「先生,以方想你了。」

……

身穿花襖的小姑娘翻了個身,被自己穿的這一身厚重衣服熱醒。

小姑娘緩緩坐起身,用自己的小手揉了揉眼睛,有些茫然的環視四周。

雪后初晴的趙家大院里,散發出冷冷清清的孤單寒意。

小姑娘剛才做了一個極為古怪而真實的夢。

夢裡的場景和現在一樣,自己和爺爺站在台階上,看著面前空空蕩蕩的院子。

老人笑眯眯的,用一隻布滿皺紋的大手,抓住小姑娘熱乎乎的小手。

趙慧抬起頭,輕聲道:「爺爺,你的手好冷呀。」

老人轉過頭,溫柔道:「如果身體冷了,手就會冷,所以以後天氣變涼的時候,你要記得加衣服,不要讓自己的手變冷。」

趙慧歪著頭,認真道:「那爺爺你是不是也忘記加衣服了?我去後院幫你拿一件衣服。」

老人笑著搖搖頭,抽出自己的大手,摸了摸小姑娘的腦袋,「還有一種,不是身體冷了,而是心冷了。心冷的話,手也會變冷的。就算加多少衣服,也沒辦法再變的熱起來。」

趙慧抬起頭,死死盯住身邊的老人,顫抖道:「爺爺你是不是要走了?」

老人負手而立,看著面前長滿青苔的高牆,喃喃道:「其實我也不想走,只是不得不走。」

眼淚汪汪的小姑娘一把撲在老人身上,死死抱住老人,抽泣道:「爺爺你別走,我以後會聽話的,我再也不一個人溜出去抓蟋蟀了,我再也不纏著你要吃糖葫蘆了,我還要聽你講好多的故事。我不想你走1

老人用乾瘦的雙手,抱起小姑娘,一邊拍著小姑娘的後背,一邊安慰道:「好了好了,我家趙慧這麼乖,怎麼會不聽話呢?爺爺給你講的故事裡,不是有大好河山,有神仙妖怪嗎。到時候,你可以去好好看一看這座村子外的江湖,去看那漫山的紅葉,去看那滔滔江水,去看那開的鮮艷的桃花。你還要穿上那大紅色的霓裳,騎上雪白的駿馬,挎著刀,背著劍,做那江湖上最響噹噹的女俠。你還有這麼多事情沒做,怎麼能夠在這座無趣的院子里陪著我呢?」

小姑娘哽咽道:「我不走,我不去,我不要做那什麼女俠,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老人欣慰的笑了笑,輕聲道:「爺爺已經老了,走不動了。留在這座院子里,已經是我最好的歸宿。我的人生,能夠有這樣一個結局,我很滿足。所以呀,趙慧,沒什麼捨不得的,爺爺人生路的終點,就是你人生路的起點。你放心,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你回頭,爺爺都會站在這裡,看著你,鼓勵你。」

小姑娘還想說些什麼,老人卻緩緩將懷中抱著的她放下,步履蹣跚的走向院子另一頭緊閉的木門。

老人每走一步,彎著的腰便挺直了一分,頭上的銀絲便染黑了一分。

等走後走到門前,老態龍鐘的趙靜軒,已經變了一位風華正茂的俊秀書生。

書生站在門前,回頭看著小姑娘,點頭道:「放心去吧!去看看爺爺故事裡的江湖,看看爺爺故事裡的天下。」

木門推開,光明大放。

站在門前的年輕書生,模糊的只剩一個影子。

但趙慧能看清,那影子的臉上,始終含著笑。

突然間想起自己夢境的小姑娘迅速掃過眼前,想要尋找那道熟悉的身影。

院子空無一人,唯有老人常坐的那把躺椅還在不斷搖晃。

趙慧的視線順著躺椅望去,恰好看到池塘邊那棵孤零零的桃樹。

在桃樹最高處的樹枝上,不知何時長出了一朵新芽,開出了一朵淡淡的桃花。

……

躺在床上,整整昏迷了一天的少年,此時緩緩睜開雙眼。

他轉過頭,看向窗外。

紅光溫暖,其色如血。

少年喃喃自語,

「原來,太陽已經下山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