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偵探所 其他類型

女巫偵探所 第154章盪魔咒

作者:深橙屬意

本章內容簡介:的前端進入空間。 可是異變突生,隨身空間剛剛生成,陳最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雙耳如聞雷鳴,胸口鬱悶不堪,不修和尚那兩個徒弟口中念誦的佛經突然間成了催命魔音,讓他心煩意亂,手腳發軟。 陳最...

「別哭了,現在不是哭的時候,趕緊離開這裡。」

陳最溫香軟玉抱滿懷,心中全無雜念,他知道樓下還有十多個窮凶極惡的打手,此為險地,不應久留。

可是……

陳最有點猶豫,他要離開不過瞬息之間,可帶著龔靜思就有點麻煩了。一旦帶她進入隨身空間,自己的秘密勢必就要暴露。

「大師,大師你沒事吧?」

走廊里傳來紛亂的腳步聲,一履眾人聽到聲音不對,已經上了二樓。從樓梯口到室,也不過十幾步的距離。

床上的不修發出一聲悠長的嘆息,眼看就要醒來。

陳最無暇多想,一把拽過龔靜思,將她塞到室的廁所里,「把門反鎖上,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別開門。」這一瞬間,他已經下了決定,女巫和異能都是絕頂機密,這個女人雖然和自己聯手除去歷家父子,但也不可輕信。

他對自己的空間異能頗有信心,打算先把不修歷清揚解決掉再回頭解救龔靜思。

陳最單手握棍,再回頭時,眼中寒芒乍現,殺氣滾滾。

「來吧1

大門已經被踢開,一群如狼似虎的打手蜂擁而進。

陳最抬手抖臂,甩棍迅雷擊出,他站在床邊,大門口第一個衝進的打手距離他十幾步,啪的一聲脆響,腦門處出現一道紫痕,媽呀一聲慘叫后,打手抱頭倒在地上。

第一個打手倒地,第二個又沖了進來,陳最再次抬手,又是一棍,這一次擊在打手肩頭,疼的他臉都白了,哀嚎著翻滾於地。

陳最只是機械的不停抬手輪棍,靠著隨身空間的神奇,甩棍化身指哪打哪的精準遠程武器,一個接一個將打手打翻在地,當然這也要得意於門口的狹窄,只容一人通過,如果換做開闊地帶,這十幾個人一擁而上,自己肯定要顧此失彼。

短短几分鐘,地上就躺了七八個不停呻吟的打手,精鋼打製成的甩棍全力擊出打在肉體上的力道驚人,這幾個人暫時是起不來了。剩下幾人也看出門道了,誰闖進這扇門誰先死,幾人躲在門外,再也不敢進來了。

陳最得手后,迅速閃離原先站立的位置。剛才在他出手時,已覺察到不修將要蘇醒,這個大和尚應該是練過硬氣功一類的外家功夫,身子異常強悍,甩棍打在他身上就像打在鐵板上一樣,震得自己虎口都有些疼。如果不是剛才趁著他意亂情迷給了他后脖頸一下,現在結果還真不好說。

陳最剛剛站到牆邊,不修和尚依然從床上爬起,揉著後腦緩了緩神,當他看到陳最手裡的甩棍時,立時明白過來他就是偷襲之人。

眼看已經在床上的美女被人搶走了,不修當即紅了眼,虎吼一聲,站起來就撲向陳最,兩隻寬廣大袖像兩片烏雲一般席捲而來,聲勢極為驚人。

陳最睜大眼睛,定住心神,甩棍再次擊出。

啪!

不修腦門正中央被狠狠抽了一記,一個紫中透亮的大包眼見生了出來,疼的不修捂著腦袋後退了三步,再看向陳最的眼神中,已滿是駭然。

「師父1兩個光頭和尚突然闖進室,一見不修的慘狀,當即便要和陳最拚命。

「住手,這人古怪,你們二人趕緊口誦《盪魔咒》,給我掠陣。」不修阻止住兩名弟子。

「是,師父。」兩名弟子摘下胸前佛珠,齊齊轉動,口中念誦不知名的佛經。

陳最心中好笑,你們這是把我當成妖精了嗎?還念上經了,老子是人,百分百的純人。這都新世紀了,這幫封建餘孽還是這麼愚昧。

不修這次謹慎多了,或許是剛才那下挨的讓他長記性了,目視陳最,緩緩前行。

「這次我打你哪兒好呢?」陳最心中不敢大意,嘴裡卻是輕蔑至極,他打定主意,這次再不留情,直擊不修後腦最薄弱的地方,速戰速決。

呼!

陳最深吸一口氣,右臂高高抬起,全身力量都集中在手中甩棍之上,重重落下,同時心中催動隨身空間,讓甩棍的前端進入空間。

可是異變突生,隨身空間剛剛生成,陳最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雙耳如聞雷鳴,胸口鬱悶不堪,不修和尚那兩個徒弟口中念誦的佛經突然間成了催命魔音,讓他心煩意亂,手腳發軟。

陳最一個趔趄,差點晃倒在地,幸虧他站在牆邊,一覺察到不對,急忙單手扶牆,這才穩住身形。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電光火石一剎那,陳最心中劇震不已,這種感受就像當初遇到魔石一般,難道那兩個和尚念誦佛經竟然能起到和魔石一樣的效果。

「哈哈,盪魔咒果然奏效了,這小子是個妖精。」不修哪肯錯過這個機會,一個搶步到了陳最身前,右掌如刀,重重斬在陳最後脖頸處。

撲通一聲,陳最連哼都沒哼一聲,就頹然倒地。

不修一把抓住陳最的衣領,將他拎了起來。陳最雙眼緊閉,已然陷入昏迷。

不修縱聲長笑,狂喜之色躍然臉上,「想不到在老衲有生之年竟然能親手抓到一隻妖精,哈哈哈!師門傳下來的盪魔咒真是有用啊1

陳最一昏迷,他那兩名徒弟立即停止了念誦佛經,一起擁到不修身前,「恭喜師父,師父佛法無邊,這些鬼魅魍魎自然不是師父對手。」

洗手間的門一開,龔靜思飛奔而出,眼中淚滴如珍珠斷線,里啪啦的往下掉,她不顧不修在旁,一把抱過陳最,「陳偵探,是我連累了你,對不起,嗚嗚嗚。」

不修大怒,甩手一記耳光,竟將龔靜思扇出兩米開外,「銀婦,歷爺才死幾天,你就養上小白臉了,佛爺在此你不好生伺候,偏要去為一個妖精流淚,下賤。」

龔靜思嘴角泌出一絲鮮血,眼神卻是從未有過的堅定,「他不是妖精,他是好人,你,你們才是妖精。」

她纖細的手指一一指向眾人。此時她已豁出一切,反正落在這群人手裡也是生不如死,倒不如和陳最死在一起,也比繼續忍辱偷生強過百倍。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