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神探九錄 歷史軍事

東方神探九錄 第二十八章 蝴蝶襲擊

作者:布衣廷尉

本章內容簡介:照應到。 果然,屋子裡的響動讓嚴大娘聽見了,她馬上走了進來,扶起王如雲回到床上坐著,「如雲啊,你可終於醒了,我還正擔心你呢。現在麻子不在了,你可要照顧好自己。」 王如雲無力地靠在床邊的...

王麻子的老婆王如雲,在丈夫死後哭了整整三天三夜,一直哭到暈厥才睡了過去。這一覺就睡了超過二十四小時,不吃不喝幾天,她的精神和身體都到了極限,睡眠成為了她治癒身心最好的良藥。

當她終於從噩夢中掙扎著醒來了,除了被淚水濕透的枕頭外,王如雲已經忘記了過去三四天自己是怎麼過來的了,她現在很清楚,丈夫王麻子死了,死的不明不白,但那種撕心裂肺的痛已然過去,只剩下麻木。

王如雲覺得肚子特別餓,就爬了起來,想去做飯。可當她剛一下床,幾天沒有吃東西的身子根本就站不起來,馬上就癱倒在了地面上。響聲驚動了在院子里晒衣服的嚴大娘,作為鄰居,嚴大娘每天都來看望王如雲,尤其是她昏睡過去后,嚴大娘放心不過王如雲一個人在家,乾脆把家務活都拿到這裡來做,有事情也好照應到。

果然,屋子裡的響動讓嚴大娘聽見了,她馬上走了進來,扶起王如雲回到床上坐著,「如雲啊,你可終於醒了,我還正擔心你呢。現在麻子不在了,你可要照顧好自己。」

王如雲無力地靠在床邊的牆上,「大娘,謝謝您了,這幾天真是麻煩您來看我了。」

雖然說王如雲並不大記得過去幾天發生的事情,但嚴大娘的身影她還是能夠感知的到的,而且除了嚴大娘,好像還有人來過,只不過自己實在是分辨不出來。

「哎,咱們都是鄰居,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本就該互相照顧。你現在走不動的,幾天都沒吃沒喝了,我現在給你煮完面去,你別動啊1嚴大娘好心地叮囑著王如雲,然後便下廚去了。

房間里又剩下自己一個人,王如雲覺得心裡空空的,要比飢餓難忍的肚子還要空,丈夫沒了,她這個家就算破碎了,但現在王如雲還有一個信念在支撐自己,那便是替丈夫討回公道。

在吃完一大碗熱騰騰的面之後,王如雲終於有了力氣,她覺得在家裡待得很悶,就打算去外面走走。嚴大娘不放心她,一定要一起去,王如雲也沒有拒絕,拜託嚴大娘去買來一些紙錢,然後便來到了附近的一座小池塘邊上。

這個池塘是王如雲和王麻子確定戀愛關係的時候,所在的地方,那是五年前了,尚且青澀的王麻子帶自己來到了這裡,王如雲馬上就被這兒的風景給吸引了。在偌大的煤礦旁邊,能存在一個池塘,池塘邊還有稀鬆的樹木和水草,的確是很難得的,也是在那一天,他接受了尚且一無所有的王麻子的追求,決定和這個男人在一起過日子。

後來,在王麻子升任組長后,他們結婚了,日子雖然艱苦,但也能過得下去。王如雲在家裡做些手工,貼補家用,二人計劃在經濟條件好些好,再要孩子,只可惜,現在男主人已經去了,孩子也不會再有。

池塘見證了他們愛情的開始,如今斯人已逝,也該是見證結束的時候了,她希望在這個地方,能夠感知丈夫的存在,能夠回憶起過往的種種美好。

王如雲將帶來的紙錢點燃,慢慢地灑在池塘裡面,以此祭奠王麻子,她已經哭不出來,只能讓眼淚默默流淌,從眼角里滑落,流到臉頰上,再滴落在地面,化作相思雨。

嚴大娘看在眼裡,十分心疼,對於王如雲和王麻子的恩愛,她也是有目共睹的。小夫妻倆從來不吵不鬧,日子過得很和諧,也正因如此,他們的感情成為了附近人們口中的楷模,自己也曾經羨慕王麻子和王如雲的感情,而不像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經常吵架鬧離婚。

看著王如雲傷心的樣子,嚴大娘也想到了自己的侄女嚴寶萍,現在看來,這兩個女人的命運是何曾的相似。丈夫都在煤礦里打工,都擔任了組長,可他們都是中年喪夫,如今落個家破人亡的窘境。上次自己去醫院看望嚴寶萍,侄女除了哭和嘆氣,也沒有別的話說的,的確是可憐得緊。

嚴大娘突然覺得有些疑惑,王如雲和嚴寶萍的故事太像了,幾乎就是一個模子裡面刻出來的。這裡面有什麼玄機呢?自己想不明白,也許,是該找個能弄明白的人說說,比如,那天來王家詢問自己的那個長相標緻的年輕姑娘。

「如雲啊,你別太傷心了,警方一定會查出真相來,替麻子討還公道的。」嚴大娘安慰王如雲說道。

「謝謝您關心我了,可是都過去幾天了,我好像不記得有人管這件事呀1王如雲的記憶里,並沒有被要求協助調查的印象。

「唉?你忘啦,上次不是有個年輕的姑娘來看望你,還問你問題,不過你那時候受到打擊太大,所以沒能說清楚話。」嚴大娘提醒道。

說到年輕的姑娘,王如雲的確記著,是有這麼回事,經過嚴大娘的提醒,她慢慢回憶起,是有個年輕的女孩子來過家裡,但那天的情況也確實不記得了。「嚴大娘,您說的姑娘是誰?是警方的人嗎?」

嚴大娘搖了搖頭,「不是警方的,我聽她說,是什麼什麼偵探社,好像挺有名的樣子,但我不記得了,反正看那姑娘的談吐和辦事的手段,好像是挺厲害的。對了,和她來的還有個小夥子,應該也是個偵探,他們還在管和麻子一起在礦上做事的曹洪偉的案子,聽說已經破掉了,曹洪偉真是被礦上瞞報的1

對於曹洪偉被瞞報,王如雲並不清楚也沒有興趣,但聽嚴大娘這麼說,結合自己的印象,好像那個姑娘是挺不錯的,她倒是希望能夠再見一見,或許自己能夠提供些線索,幫助對方早點破案。

若有所思的王如雲坐在池塘邊,此時有幾隻撲閃著翅膀的小蝴蝶,在半空中飛來飛去。池塘的水面吸引了它們的注意力,它們很快就飛過來,並且時不時地略過王如雲和嚴大娘的身前。

王如雲突然變得很緊張,她的眼神隨著蝴蝶飛動的詭計來回移動,跟著蝴蝶的身體時而朝下、時而往上,身體不自覺地發抖。嚴大娘注意到了她的變化,關心地問道,「如雲,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又不舒服了?我看還是早點回家去吧1

但嚴大娘的話,沒有得到回應,王如雲慌張地站了起來,眼睛里只有那幾隻蝴蝶,周圍的一切放佛都看不見了。她的注意力完全被蝴蝶吸引,其他所有都被自動屏蔽。

突然間,蝴蝶們似乎是發現自身被盯住,不約而同地朝王如雲所站的位置沖了過來。越飛越低、越飛越近,王如雲看見,蝴蝶的眼睛居然是空的,那裡留下來兩個可怕的黑色空洞,臉上的五官不一會兒也都消失不見,全部變成了黑洞。

王如雲猛地蹲下身子,避開了蝴蝶群的第一次襲擊,可當她恐怖地轉過身去,依然看見蝴蝶們朝自己調頭飛來,而那些蝴蝶已經不是五顏六色的了,而是全身發黑。緊接這,蝴蝶的翅膀變得千瘡百孔,整個身子都如同被抽幹了一樣,再附以無數的針孔,密密麻麻地洞留在了蝴蝶身上,讓人看見都覺得頭暈目眩。

王如雲大叫一聲,連連退塞依然朝自己猛衝而來,王如雲再也堅持不了,轉過身子,用力跑去,嚴大娘拉拽不急,王如雲整個人直接掉進了身後的池塘之內,濺起了一團水花。

嚴大娘被嚇壞了,直到王如雲在水裡開始掙扎,她才反應過來,可是直接又不會游泳而且年紀也大了,自然無法下水去救人,可這野外也看不見有其他人的樣子。嚴大娘只能拚命大叫「救命」,急著想找長竹竿或者其他什麼東西,可是這裡沒有任何有用的東西,而她的呼救聲,也沒有得到回應。

蝴蝶飛走了,王如雲沉了下去,嚴大娘愛莫能助,幾乎急暈了過去。就在此時,一個瘦小的身影突然從遠處石堆里躥出,以最快地速度來到池塘邊,然後朝王如雲落水的位置一個猛子就扎了下去。

身影儘管較小,但速度極快,很快就游到王如雲身邊,用手從後面死死抱住王如雲。王如雲還在恐慌當中,不停掙扎,這讓本來身體就小力量不夠的小果園非常疲憊,弄了半天才勉強把王如雲托舉到了水面上,保障她的氣道暢通。

又費了好大勁,小果園才在岸邊嚴大娘的幫助下,將王如雲的身體給弄上了岸邊,她自己也累的幾乎發虛,差點抽筋。

小果園在後面一直跟著王如雲,也看見了她被蝴蝶襲擊后詭異的反應,但小果園怕暴露身份,不敢貿然現身,這也是跟蹤監視當中最關鍵的地方。但當王如雲掉進了池塘里掙扎,命懸一線的時候,自知人命關天的小果園,只好冒著身份暴露的風險出手相救,還險些把自己給淹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