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龍 城

作者:堂燕歸來  |  更新時間:2019-02-01 19:33  |  字數:2379字

拓跋力微懵了。

他神色愕然驚怔,一時間竟是沒反應過來,想不出這到底是為什麼。

司馬懿那廝,他不是在十天之前,還在鼓舞他不要放棄希望,要跟蘇哲血戰到底的嗎?

那時的司馬懿,是何等的自信,彷彿能憑一己之力,輔佐他扭轉乾坤,有朝一日重新奪回漠南。

拓跋力微還真就信了。

可現在,卻有人告訴他,司馬懿竟然沒有跟他一同逃到漠北,竟然舉族逃往東面?

東面是哪裡,高句麗?

難道說,司馬懿那廝,嘴上一套,背地裡一套,竟然是背棄了他不成?

「我不信,我待司馬仲達那麼厚,他不可能背棄我,不可能~~」

拓跋力微一個勁的搖頭,不願相信這殘酷的事實。

很快,不斷有人前來,親口告訴他,司馬懿確實是舉家東逃,沒有同大部隊一起越過沙漠。

拓跋力微的希望在一點點的消失,漸漸被憤怒所取代。

「可汗,這是司馬懿留給可汗的一封書信,聲稱裡邊有破敵的妙計,叫小的等咱們走出沙漠之時,再給可汗。」

一名衣衫襤褸的鮮卑貴族,將一封書信,將一個錦囊奉給了拓跋力微。

拓跋力微顫巍巍的拆開一看,不由勃然大怒,氣到臉都憋紅。

司馬懿在書信中,把鮮卑失敗到這般的地步的責任,全都推在了拓跋力微的身上,說他拓跋力微空有雄主的志向,卻無雄主虛心納諫的能力,兵敗到這般地步,只能是咎由自取。

所以,為了反魏的大計,司馬懿決定放棄他,舉家前往高句麗,希望能借高句麗之手,擊敗蘇哲,拯救天下黎民百姓。

末了,司馬懿還宣稱,為了回報拓跋力微對他的厚待,司馬懿最後為其獻上一計,保他能免於覆沒於蘇哲之手。

司馬懿的計策,就是建議拓跋力微,帶著他的鮮卑殘部,仿效當年的北匈奴,向西方遷移遁逃,儘可能遠的逃離漠北高原。

「司馬懿,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枉本汗對你那麼器重,你竟然這樣對我,小人,小人啊~~」

惱羞成怒的拓跋力微,咆哮大罵,將手中的書信,憤怒的撕了一個粉碎。

怒罵聲不絕,拓跋力微大罵司馬懿,直罵了一刻鐘,罵到氣虛力竭之時,方才罷休。

「可汗,我們現在,現在該怎麼辦?」身邊的鮮卑貴族部將小心翼翼的問道。

拓跋力微解下酒囊,仰頭一頓狂灌,將整整一囊子的馬奶酒,灌了個乾乾淨淨。

酒氣的作用之下,拓跋力微壯了膽色,傲然道:「沒了司馬懿那個狗賊的輔佐,本汗照樣能東山再起,全軍繼續前進,去龍城!」

拓跋力微翻身上馬,策馬奔下沙丘,繼續向草原前行。

成千上萬的鮮卑軍民們,只能搖頭嘆息,拖著一具具疲憊落寞的身體,向茫茫草原走去。

……

鷹城,一場盛大的慶功宴正在進行,參與者是二十萬魏軍將士。

這一場痛快淋漓的大勝,斬殺鮮卑軍民達十五六萬之眾,俘獲牛羊總計近百萬隻,堪稱蘇哲自領兵以來來,收穫最豐厚的一場大勝。

百萬隻的牛羊號,換算成糧食的話,足夠蘇哲二十萬大軍,吃上大半年。

這也就意味著,蘇哲此次的出塞北伐,幾乎等於沒有消耗大魏一粒糧食,全都由鮮卑人出,統統靠以戰養戰得來。

如此豐厚的收穫,蘇哲焉能不好好慶賀一天。

當天,整個鷹城內外,變成了歡樂的海洋。

蘇哲一口氣宰了近兩萬隻羊,分給眾將士們,讓他們管飽了吃。

血戰餘生的將士們,得到了天子的重賞,一個個自然是欣喜無比,感恩萬分。

他們盡情的喝酒,盡情的吃肉,盡情的宣洩著勝利的喜悅,載歌載舞盡情的狂歡。

一連慶祝三天,將士們精神體力都得到了極大的恢復,鬥志再次狂燃。

蘇哲便留下步軍打掃戰場,一聲令下,率領著十萬鐵騎,北上陰山口,穿越陰山,繼續向漠北草原腹地挺進。

蘇哲的志向,當然不可能是止步於收復漠南草原,更不會因區區百萬隻羊就滿足了他。

他要一鼓作氣,殺奔漠北草原,直取龍城,將鮮卑人的殘存人馬一舉殲滅,徹底解決大魏北疆的威脅。

陰山山脈雖然不及沙漠那麼難走,但好歹也是一條山脈,山路遠不及平原好走,蘇哲和他的十萬鐵騎,花了整整四天時間,才順利的翻越了陰山。

再往前,便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比漠南草原更遼闊,可直抵當年蘇武牧羊的北海{今貝加爾湖}。

蘇哲根據張遼的嚮導,率領著十萬鐵騎,浩浩蕩蕩直奔龍城。

漠北草原雖然廣闊,鮮卑人看似逐草而居,難覓其蹤,但實際上,想要抓到他們並不算難。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冬天。

一入寒冬,漠北草原萬里雪飄,氣溫急劇下降,比中原的冬天更加可怕。

介時,來自於西伯利亞的寒流,會無情的襲卷整個漠北草原,暴風雪將吞噬掉一切。

所以,每每到了冬季,各部的鮮卑人就會離開自己的草場,聚集到草原上為數不多幾處,擁有可以抵禦暴風雪地形的地方,來報團取暖。

龍城就是鮮卑人最大的一座避風之城。

此前,張遼已把漠北草原上,鮮卑人用來避暴風雪的地方摸清了位置。

所以,蘇哲所要做的,就是率軍掃蕩了這些避風之地,自然就能尋找到鮮卑人主力。

蘇哲和他的鐵騎則不怕,他只需要在暴風雪來臨之前,及時的撤出漠北草原便是。

鮮卑人卻沒辦法,他們必須要提前一月,從漠北各地趕往龍城避風,如果因為想要避開魏軍的進攻,有意拖延時日,就有可能沒辦法搶在暴風雪來臨之前,及時趕到。

蘇哲抓住了拓跋力微的軟肋,料定他別無選擇,只能將他的幾十萬軍民,殘存的牛羊,統統都聚集到龍城,寄希望於死守龍城,拖到魏軍為避暴風雪,不得不退兵為止。

十萬大軍,浩浩蕩蕩北上,穿越千草原,終於在初雪來臨之前,抵達了龍城。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