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醉天 玄幻魔法

酒鬼醉天 第979章 無理取鬧

作者:雨中憶醉

本章內容簡介:公子之上。這一點,豈是你們這群什麼都不懂的年輕人能看明白的?」雖然心中很是憤怒,但周家老祖表面依舊裝著很鎮定。 他知道此事不能一言否定了金遠城,否則只會適得其反。當下,周家老祖便道:「遠城小子...

周家老祖大怒:「小子,你不要再無理取鬧!允許寵物參戰,這本就是很多場合默認的規矩,就連新秀大會都允許寵物參戰,天齊小友攜寵物參戰有何不可?」

金遠城依舊狡辯道:「前輩,你剛才也說了,是很多場合默認的規矩,而不是所有的場合默認的規矩。今天我們金家和周家的比斗,事前可沒說允許寵物參戰的。前輩,我可有說錯?」

周家老祖冷笑:「遠城小子,你不要再狡辯了。你自己都使用了靈器了,難道就不準別人使用寵物?」

「哈哈!!前輩說得不錯,小子是使用了靈器。不過,我是依靠計謀打敗王文勛的,不是依靠靈器。總的來說,那件靈器沒幫我什麼忙,對整個戰局沒有多大影響。但那紅髮小子不同,他完全是依靠寵物獲勝。如果沒有那寵物,他根本不可能是我家老四的對手。就是因為他有那隻寵物,才讓我家老四一招未出就認輸,我想來觀戰的各位中應該有不少人感到惋惜吧?因為來觀戰的人中,有不少年輕人是沖著我家老四才來觀戰。我家老四一招未出,這未免讓他們太失望了。各位,我說的對不對?」

金遠城這話一落,人群中不少人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對於金遠城提出的寵物問題,眾人都知道那小子是輸不起,想耍賴。但金遠城最後一句話卻說到不少年輕武者心坎上去了。

很多年輕武者確實是沖著金四公子才過來觀戰的,沒看到金四公子出手,他們確實感到遺憾。

更重要的,那些年輕武者對敖天齊擁有那麼厲害的寵物,也是心存妒忌的。

大家都是年輕人,況且敖天齊的年紀比大多數人都小,卻偏偏有一隻那麼厲害的寵物。

這就讓不少年輕武者感嘆敖天齊運氣超好的同時,心中也很是不平衡,妒忌的發酸。

如今,經金遠城這麼一提,當即就有不少年輕人響應。

「是啊!我也覺得金遠城這次說得不錯,那紅髮小子本身沒什麼實力,完全是依賴寵物的實力。那樣對金四公子太不公平了1

「就是!金四公子可是我們赤金城第一高手,其天賦更是超絕,簡直就可以說是天才中的天才。那小子根本就沒法和金四公子比,他要是有本事的話,就讓他不用寵物作戰,我看他連金四公子的一根手指都對付不了。」

「哎!是啊,就怕人家不敢啊!這次對金四公子來說,確實太不公平了1聽到人群中的這些評論,金遠城那醜陋的臉上露出喜色,頓時底氣十足,對這周家老祖叫囂道:「周前輩,這些你都聽到了吧?可不是我一個人說不公平吧?是很多人都覺得不公平,我說的話可是代表了大家的心聲。難道周前輩這次想違背眾人的意願?若是如此,這次比斗的事情傳出去,外人嘲笑不是我們金家,而是你們周家。」周家老祖微微色變,其實他也聽到人群中那些年輕武者們的議論。

對那些年輕武者們的議論,周家老祖卻是心中惱怒,不禁暗罵:「你們這些年輕人就是一群bich,以你們貧乏的閱歷和膚淺的目光,你們根本就沒看出那王天齊未來的潛力可比金四公子強得多。就算金四公子天賦超絕達到精英天才的層次,他能否修鍊到八階也是極其難說的事,可那敖天齊擁有八階寵物,未來的地位肯定在金四公子之上。這一點,豈是你們這群什麼都不懂的年輕人能看明白的?」雖然心中很是憤怒,但周家老祖表面依舊裝著很鎮定。

他知道此事不能一言否定了金遠城,否則只會適得其反。當下,周家老祖便道:「遠城小子,那你說要如何?」金遠城見周家老祖鬆口,頓時大喜,臉上的麻子也亮了起來。

「周前輩,小子的要求很簡單。既然使用寵物和靈器不公平,那以前的比試結果都不算。我們兩家再重新比試一番。」這話一出,周家子弟紛紛喝罵金遠城無恥。

這次比試結果,雖說周家贏了,但周家五名選手中木延吐血受傷了,而金家子弟無人受傷。

這樣來看,周家選手的實力比賭鬥前還不如了。若再重新比試,對周家是大大不利,明擺著要輸。

見金遠城如此賴皮,王文勛當即咬牙痛罵:「這個死麻子,真是太媽的太無恥,連重新比試的話他也說得出口!老子真想一刀剁了他1

「哎!這人果然夠無恥。比試前不說不許寵物參戰,一見輸了,他就來這無恥的一套。」鐵英紅也心中鄙夷地直搖頭。

卻說周家老祖聽到金遠城的建議,氣得說不出話來,轉頭向金近原問道:「金兄,你覺得呢?」

「呵呵!!這事就看周兄自己怎麼做了?何必多問我呢?」金近原一副不想管的樣子。

其實,金近原對敖天齊也是有怨氣的。他們金家本想來借這次機會,向整個赤金城展現一下他們金家的實力,震懾一下那些中小勢力,卻不想這一切都被敖天齊給破壞了。

這次比斗,不但沒達到他們金家的目的,反而丟了他們金家的顏面。他作為負責這件事的長老,自然有不可推脫的責任。

如今,金近原見金遠城耍賴鬧事,又有不少年輕武者支持,他自是樂得在一旁看戲。

他想看看周家老祖怎麼收場?若周家老祖不答應金遠城的提議,那丟的就是周家的面子,這次比斗失敗的結果對他們金家也就沒什麼不好的影響了。

若是周家老祖答應,那贏的還是他們金家。可以說金遠城耍賴的舉動,讓他們金家找到扳回面子的機會。

卻說周家老祖見金近原一副不想管的樣子,很快就明白了金近原的意圖。

當下心中大怒,暗罵金家人都是一丘之貉,都是無恥之徒。可就在這時,金遠城又逼問道:「周前輩,小子的提議到底如何?你還沒給答覆呢?」這話一問,場中所有都見目光集中到周家老祖身上。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