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三零八章 始作俑者(第四更)

作者:宅豬  |  更新時間:今天02:49更新  |  字數:2633字

混沌海中,太易慈眉善目,向看呆了的虛生花和藍御田笑道:「精彩紛呈,對不對?不過,還有些道友沒出手呢。」

眾人已經被震驚的有些麻木,他們抬頭仰望,從他們這個角度去看,混沌海上空那些觸手無比粗大,黝黑,表面樹皮片片如同龍鱗,映照著混沌海的不測風雲。

「地母,憑你也敢搶我的東西?」

曉天尊的手掌雖斷,但裡面卻傳來曉天尊的怒哼,那隻拳頭一拳轟下,地母無數根須在此時化作祭壇,祭壇上,地母的真身冉冉升起,硬接這一擊!

混沌海上空無比恐怖的波動四面八方涌去,然而吹拂到混沌海時,遇到了海中豎起的太易拐杖,卻頓時變得風平浪靜,波瀾不驚。

而天空中,地母元君的無數根須崩斷,紛紛揚揚,從天而降,砸入混沌海中,沒多久便被混沌海同化,化作海中的一縷縷混沌氣。

虛生花的目光落在太易的拐杖上,露出驚訝之色:「這根拐杖,好像比元木還要厲害不知多少,是什麼木頭做的?」

太易注意到他的目光,笑道:「這木頭,牧天尊家裡多得是,不過都被我燒壞了。你別告訴他我這裡還有一根,否則他又要謀奪我的。」

虛生花心中一片茫然:「秦教主家裡多得是?他何時如此財大氣粗了?這傢伙明明是一幅囊中羞澀的窮酸模樣,見誰家的好東西都想搶。此刻多半又在謀奪其他人的財富……」

老年太易笑道:「你們快看,又有道友要出手攪事了!然而始作俑者,還在趕來的路上。」

此時,秦牧還在乘舟趕來的路上,一路風馳電掣,心中暗暗埋怨自己躲得太高,不該躲入第二十九虛空。

曉天尊右手一拳轟得地母身形下沉,即將墜入混沌海時,突然祭壇四分五裂,無數根須收縮,鑽入大地之中消失不見。

地母元君還是因為只剩下一魂,又被秦牧削了修為而吃個大虧,不得不避開鋒芒。

而在曉天尊斷掉的右手上空,蓮花與四方鼎之爭還在持續,兩大天尊之寶各自迸發出無比恐怖的威能,都試圖壓過對方,將曉天尊右手連同手中的太初原石收走。

突然,天空中一道虹光突如其來,光芒如柱,從祖庭封印破開的洞口注入,化作一隻大掌印,轟然蓋在蓮花與四方鼎上,壓得這兩件寶物以更快的速度墜落,墜向混沌海!

「天公!」

正在天空中廝殺的諸位天尊與太帝都是心中一驚,紛紛出手阻截,將天公從玄都發出的一擊截斷。

就在此時,幽都魔氣突然噴涌而出,霎時間淹沒混沌海,魔氣之中,一尊土伯冉冉升起,眉心豎眼張開,定住墜落的曉天尊右手,鞭子唰的一聲甩出,將這隻天尊右手捲住,扯向幽都魔氣所化的海洋。

「天公,土伯,你們也是難以忍受寂寞,決心插手世事了嗎?」

曉天尊擊退妍天妃,從天而降,冷笑道:「不過封印還在,你們無法真身降臨,不是我的對手。倘若你們真身降臨,必被大道束縛,那時便是你們的死期。還不速速退去?」

他挾怒而來,甚至動用隱藏的手段讓妍天妃不得不退,可見實力之強,然而他殺向土伯的途中,突然太帝斜刺里衝來,曉天尊心中凜然,兩人在空中對撞一擊,各自分開。

太帝冷笑,捨棄他直奔下方的土伯而去:「螟蛉子本事不壞。」

曉天尊冷笑,也直奔土伯而去:「汝妻,吾睡之。」

太帝怒髮衝冠,一邊追向土伯,一邊與他大打出手,土伯因為不是真身降臨,則吃力的收回冥河鞭,一邊則試圖返回幽都。

轟——

幽都魔氣所化的海洋劇烈晃動,太帝與曉天尊降臨,將魔氣海炸開,兩大天尊級強者的氣勢磅礴,震得魔氣海洋分裂,露出下面的混沌海。

混沌海下,虛生花和藍御田等人向上看去,只能看到這些偉岸的神魔粗壯的腿腳,如同擎天之柱。

他們踩在混沌海的海面上,他們的壓力則沒有落在混沌海上,而是落在老年太易的拐杖上。

虛生花向那根拐杖看去,只見拐杖被壓得稍稍彎曲。

「道兄,你是說這拐杖是來自牧天尊家裡的?」

虛生花問道:「牧天尊家裡多得是這種木頭?」

老年太易笑眯眯道:「漫山遍野都是。虛道友若是想要,問牧天尊討幾座山頭,牧天尊大方得很,一定不會拒絕。」

虛生花大是心動。

藍御田也動了心,道:「我也想要幾座山頭。」

「牧天尊肯定會給你們的,放心,放心。」老年太易慈眉善目的笑道。

轟!轟!轟!

又是幾聲劇烈的震蕩傳來,土伯的魔氣海完全炸開,卻是妍天妃、祖神王、琅軒神皇等人降臨,天尊的神光滌盪,讓魔氣海完全蒸發,不復存在!

熔岩土伯握著冥河鞭,站在幾位天尊中央,鞭子的另一端還拴著曉天尊的右手。

饒是土伯一向淡然,一向素有計謀,一向神通廣大,此刻也全然不知所措,站在那裡顯得頗為尷尬。

他想遁入幽都也不可能了。

他所立之地就是幽都,然而現在幽都魔氣都被化去,腳下便是混沌海,可以說是被堵得死死的,無處可去。

這尊熔岩土伯只是他的分身,沒有本體那般可怖的戰力,面對四周的虎狼之輩,只有被一招擊殺的命。

忽然,混沌海再起波瀾,卻是虛空母獸降臨,緊緊靠在太帝身後,警覺地盯著祖神王和土伯。

祂險些被祖神王煉死,幸得祖神王與太帝硬拼一記,這才從祖神王的體內逃脫,但實力也因此大損。

混沌海下,眾人惴惴不安,現在海面上已經聚集了五尊天尊級的存在,虛空母獸也能勉強算是半個。

另有地母元君隱藏在暗處,虎視眈眈,上有天公也在緊密關注,隨時可能出手。

而且,中央還有尊熔岩土伯,儘管被諸位可怕的存在包圍,但修為實力也是非同小可。

這麼多強大的存在聚集在此,太易的那根枯木打造的拐杖,真的能撐得住嗎?

呼——

突然天空中一道亮光閃過,秦牧終於衝出虛空,出現在混沌海上空。

他向下瞥了一眼,掉頭便走。

「始作俑者!」太帝抬頭看到他,冷哼一聲。

在場諸位天尊都騎虎難下,面對此情此景,全然沒有了主意。

倘若他們真的開戰,只怕真的要死不少天尊!

突然,秦牧又折返回來,高聲道:「土伯老哥哥,愣著幹什麼?把太初原石丟了!丟到海里去!」

土伯醒悟,鬆開冥河鞭,曉天尊的右手連同手中握著的一塊塊太初原石一起墜入混沌海。

海面上,眾人的面孔各自抖動一下,卻還是沒有人輕舉妄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原石墜入海中。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