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記

牧神記 第四百三十九章 心即地獄

作者:宅豬

本章內容簡介:了船夫1 秦牧高聲道:「你有沒有見過天魔祖師?」 「呵呵,等你有錢了,自己進來看不就知道了……」 秦牧怔然,灰仙驚疑不定,連忙道:「秦人皇,那個鬼差你認得?」 秦牧點頭...

這場屍雨下了小半個時辰,不知落下多少屍體,著實觸目驚心!

等到屍雨停歇,灰仙急忙帶著聾子回到地下,卻見那十幾尊石像一動不動的立在祭壇四周,而傳送光芒已經熄滅。

他們向那座宮殿看去,只見一條寶藍色的蛟龍盤繞在宮殿的殿頂,高高揚起頭顱,長長的龍鬚微微飄動,秦牧站在龍首上,正看向神像手掌中的祭壇。

兩人急忙穿過長長的浮橋來到宮殿前,登上殿頂,聾子向下看去,微微一怔。

下方,祭壇四周的一尊尊石像此刻雖然一動不動,但都抬起了頭,石眼在向這邊看來。

「牧兒,發生了什麼事?」聾子緊張道。

「他們在看我。」

秦牧輕聲道:「他們是否察覺到是我殺了他們的族人?」

聾子搖頭:「在他們心中,這些魔族大軍本來就是要犧牲的,就算不死在你的手中,這些魔族也會被血祭,你不必耿耿於懷。相反,你阻止了他們喚醒這尊神像,這是大好事,免於延康國無數黎民百姓的死亡。」

秦牧目光直直的看著他:「聾爺爺,我從未殺過這麼多人,或許有很多人因我而死亡,但是親手葬送這麼多生命,我還是有些惶恐。這些魔族大軍被傳送過來的時候,有些人已經死了,有些人還未死,但是沖入承天之門中也就死了。我數了一下,有十萬多人,我從未親手殺過這麼多人……剛才承天之門中,我還看到了黑暗中飄來許多紙船,陰差坐在船上,牽引著這些人的元神,是我將他們葬送的……」

聾子怔了怔,不知該如何安慰他,過了片刻,聾子道:「當年我還是天圖國太子的時候,天圖國被滅,我從閉關中醒過來,一個人走在皇宮中,街道上,到處都是屍體。因為抵抗太激烈,攻打國度的戎狼國死傷慘重,為了泄憤,戎狼國主下令屠城。」

他怔怔出神,似乎還是沒有從陰影中走出來,又沉默片刻,這才繼續道:「我看到父皇和母后的頭被掛在宮門上,看到那些妃子嬤嬤的腦袋和屍體,有士兵將父皇的頭摘下來,用槍挑著,四處奔走炫耀。我跑到大街上,看到四處劫掠的戎狼國士兵,肆意砍頭,奸淫擄掠。我來到我的太子府,我的妻兒死了,我女兒是被戰馬踩死的……」

他瞪大眼睛,似乎還是走不出那段陰影,他的眼睛深處似乎依舊是天圖國都被毀滅的景象,那是人間地獄。

「我醉心書畫,醉心畫道,無心國事,卻導致了國破家亡。我撕掉了自己的耳朵,兩耳不聞天下事,要這耳朵有何用?」

「我用百姓的屍骨為畫筆,用滿街的血來作畫,我將那裡變成了地獄,嘿嘿,戎狼國的軍隊都被拉入地獄中,百萬大軍,是我將他們埋葬的……然而有什麼用?故家故國,不會重來,死者不會重生。所以我躲入了大墟。」

聾子抬頭看向秦牧,提起一根指頭點了點他的心窩,道:「牧兒,把你的心腸硬起來,不要像我一樣,等到國破家亡時才狠下心來,那時已經遲了。這是戰爭,沒有對錯,戰場上,你的心就是地獄,就是幽都1

秦牧頭腦突然清明起來,躬身道:「受教。」

聾子露出笑容,道:「這罪孽纏身,等死後讓土伯去清算,我們的任務,是先把更腿ゼ土伯1

秦牧哈哈大笑:「送他們見土伯1

灰仙看著下方的石像,道:「這些石像怎麼了?」

「不知道,突然間便不動了。」

秦牧也有些不解,道:「這些石像非常強大,因為身體化石,堅硬非常,這次他們祭祀失敗,多半還要再弄出什麼事情,不會輕易放棄。」

突然,祭壇四周的石像一個個縱身躍起,跳入下方的深淵中,秦牧急忙看去,只見這些石像鑽地而去,很快便沒了蹤影。

「這……」

三人面面相覷,秦牧看向神像腦門上的那口刀,神刀明亮無比,像是一刀砍在神像的腦門上,差點將神像劈開。

神刀的表面無比光滑,看不到任何紋理,比世間最明亮的鏡子還要明亮剔透,司婆婆、延康國師、啞巴、屠夫等人的元神像是平面一般,在鏡面中與上蒼諸神廝殺,他們看不到外面的景象。

突然,一股股灰霧不知從何處湧來,瀰漫地底空間,三人站在灰霧中,但見霧氣越來越重,霧氣中千山萬水湧來,將他們淹沒。

不僅他們,甚至連地底鑽出的那尊神像,以及那口明晃晃的長刀,都被霧氣隱沒,只有一條條鎖鏈若隱若現。

過了片刻,霧氣不再流動,只見他們身邊多出了一座座處在霧海中的白骨山,白骨山巍峨無比,渭淥坪躋脖話墜翹盥。

一座座山巒上數不清的白骨在爬動,很是陰森可怖。

「死者生界1

秦牧心頭大震,向霧海深處看去,在霧海的最深處有一個碼頭,那裡是進入死者生界的唯一道路!

死者生界和酆都來到了神斷山脈的地底,與這片奇異的地底空間重疊!

「誰有酆都金幣?」秦牧急忙問道。

灰仙和聾子都沒有見過這幅景象,各自搖頭,蛟王神乃是上蒼的神祇,自然也不可能擁有酆都金幣。

這時,一艘破破爛爛的船從霧海中駛來,秦牧抬手搖晃,高聲道:「船家,能否載一程?」

船槳咯咯吱吱搖動,從霧海和一座座骷髏山之間駛來,秦牧激動不已,而灰仙和聾子則如臨大敵,緊張的看著那艘駛來的破船。

過了片刻,那艘船來到宮殿前,漂浮在蛟王神巨大的腦袋前方,顯得很是細校船上的船夫身披蓑衣,頭戴斗笠,斗笠遮住了面孔。

蛟王神垂下頭顱,秦牧正要跳入船中,那蓑衣下伸出一隻白骨手掌,斗笠下傳來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小友,你有錢嗎?」

秦牧搖了搖頭。

「寶船不載無錢客。」

那船夫道:「小號本小利薄,等你有錢了,再進入酆都也不遲。」

秦牧失望,突然看到了那隻白骨手掌,只見這隻手掌只有四根指頭,有一根指頭斷掉了,看樣子應該是劍傷。

他身軀大震,卻在此時那船夫盪著舟遠去,消失在霧海深處。

「酆都何時換的船夫?」秦牧高聲問道。

那霧海中傳來陰測測的聲音,但奇怪的是那聲音中卻帶著歡愉之意:「我死的那一天,他們換了船夫1

秦牧高聲道:「你有沒有見過天魔祖師?」

「呵呵,等你有錢了,自己進來看不就知道了……」

秦牧怔然,灰仙驚疑不定,連忙道:「秦人皇,那個鬼差你認得?」

秦牧點頭:「他好像是一位故友,那位故友也只有九根指頭。他斷掉的那根指頭,是被村長斬斷的。」

「你是說,他是綾璟?」

灰仙頓時醒悟過來,又驚又喜,連忙高聲道:「綾璟師兄,還記得故人否?」

霧海中沒有迴音。

灰仙連叫幾聲,還是沒有回應,不由悵然若失。

突然,霧氣再度涌動,向西方退去,很快消失得無影無蹤。秦牧抬頭看去,只見那口神刀依舊在神像的腦門上,依舊無比明亮,然而刀中卻沒有了司婆婆等人。

「司婆婆他們被酆都劫走了?」

秦牧心中一驚,與灰仙和聾子急忙衝出地表,突然眼前的光芒有些明亮刺眼,一輪旭日東升,第一縷陽光照在他們的臉上,他們背後,大墟的黑暗飛速退去。

「那裡便是十多萬魔族大軍屍體的墜落之地。」

聾子指向大墟中的某處,向秦牧道:「你傳送了百里左右。」

秦牧開啟火霄天眼向那邊看去,只見那裡只有一座白骨山峰,那十多萬魔族大軍只剩下骨骼,沒有血肉。

那些魔族的血肉已經被大墟黑暗中的魔怪吞噬。

白骨山也被陽光照亮,顯得很是詭異。

秦牧轉過身來,向太陽船的方向走去,聲音傳來:「我心即地獄,管他罪孽滔天1

聾子露出笑容,跟著他向那邊走去,太陽船附近,大羅天星所化的漫天星辰在一顆顆飛速黯淡下來,布下大羅天星力場的女子張開眼睛,身形從半空中跌落。

秦牧連忙加快速度奔上前去,打算將那女子接祝

空中又墜下來一人,氣若遊絲的叫道:「阿巴,阿巴……」

秦牧遲疑一下,兩條手臂抬向左邊又晃向右邊,卻在此時瞎子頭上腳下的栽了下來,秦牧連忙奔向瞎子。

「牧兒,要看著老子和馬爺也摔死嗎?」屠夫的聲音傳來。

秦牧看去,屠夫和馬爺也從空中摔了下來,他額頭不禁冒出冷汗,著實不知道該接住誰。

至於一起摔下來的延康國師和翼王他們,秦牧更沒有接住他們的打算。

狐靈兒從太陽船上沖了出來,高聲叫道:「瑪哈——」

「瑪哈!瑪哈!瑪哈1

一群蛟龍從她身邊風一般跑了出去,將半空中墜落的眾人接在背上。

秦牧終於鬆了口氣,抹去額頭冷汗。

咚!

遠處,延康國師栽倒在地,秦牧嚇了一跳,急忙看向接延康國師的那條蛟龍,不由愕然,只見那條蛟龍正馱著震鼎瑪哈瑪哈的叫著,與其他蛟龍一起歡快的跑回太陽船,渾然不知道自己接錯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