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光沖霄 玄幻魔法

神光沖霄 第七百七十四章 安返大營

作者:激戰

本章內容簡介:路失憶姑娘,像是齊月小弟的老婆,便給送過來了。就這麼簡單。」 玉青絲一愣,隨即憂色大減,是呢,就這麼簡單。 門宗二的出現令小島再非安全,埋葬玉無瑕后,狄沖霄一行放棄先前午後返回的打算,...

門齊月不知狄沖霄此言何意,正待要問,卻被夫人以手捂嘴。

玉青絲看向金飛環,哽咽輕語:「這位姐姐,小妹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你丟失的妹妹,但確實不是忘情妖花,從來都不是,只是守著與姥姥的約定才偽作妖花。玉家規據森嚴殘酷,若有人發現我是心魂正常的女子,我定是要死的且要連累姥姥,可姥姥還是隱下了事實,視我為女,百般疼愛。為防族中惡人打我主意,姥姥便又設法將我送到門家,她知道門宗一是不愛女色的,知道門宗一必然不會為小事退人傷損和氣,知道門家有一個必然會善待我的多情人。我知道姥姥一族都是惡鬼,可姥姥她,她。」無法再說下去,哀泣再現。

金飛環邪氣退盡,拉過妹妹摟緊,輕語:「不管你記不記得我,你都是我妹妹,姐姐什麼也不求,只要你活得開心幸福就好。你叫金妃恩,不叫玉青絲,姐姐會將你的記憶找回來的,然後帶著你去父母的墳塋拜祭,齊月也去。人死萬事消,看在你的份上,玉無瑕的最後心愿我替她完成。」揮手前指,將大囚籠化作一口棺材。

門齊月這才明白妻子一直愁煩難消都是為得什麼,與自己心境一般無二,不禁郁苦難奈,更由玉無瑕結局想到了伯爺爺,無可發泄下仰天長嘯。

嘯聲悲楚直透雲霄,引來一抹飛影,撲空直下。

事出突然,狄沖霄一行發現不妥時已是遲了,門齊月與玉青絲只能選一個救護。權衡利害,狄沖霄只能與官雙妍諸人聯手護在金飛環身前,蓄勢硬戰。天上飛影本就是聲東擊西,見狀繞飛,抓起門齊月飛空遠去,消失於高空雲層之中。

狄沖霄將破靈劍歸鞘,道:「看來門宗二傷得不輕,不然絕不會抓人就走。青絲妹妹,不必擔心,若是門宗二想殺人,剛剛齊月早死百次了,既然選擇帶走,定然是不殺的。以雙面聖人的性子,只要你是明著回門家,定然團聚,就是之後必然是要與齊月一同受困。門家雙生傳承一說,你知道多少?」

玉青絲道:「我也是第一次聽說,但門宗一對齊月確然極好,換了一般族人敢這麼違逆,哪裡還能安靜獨居。不管雙生傳承一說真偽,我相信齊月絕不會有事,若是可以的話,我想請姐姐護我先去一個地方。姥姥說,有件東西她遺忘很久了,若是還在的話,就取出來,與她埋在一起。」

金飛環聽得這聲姐姐,儘管此姐姐的意味並不等同於想要的姐姐,可一樣是歡喜到眼蘊淚光,連聲答應。

玉青絲又道:「狄神將,你有什麼法子能讓我光明正大的回返門家?完成姥姥的遺願后,我便不再是玉青絲,只是門齊月的妻子。他在哪,我在哪。」

「叫神將太生分了,環姐論年紀也當得起你姐姐,叫我姐夫就好,大哥也行。你說的事半點不難,雙妍。」狄沖霄接到金飛環的讚許眼神,回以得意眨眼。

官雙妍道:「安心啦。我會大張旗鼓地送你到門家,說撿到一個迷路失憶姑娘,像是齊月小弟的老婆,便給送過來了。就這麼簡單。」

玉青絲一愣,隨即憂色大減,是呢,就這麼簡單。

門宗二的出現令小島再非安全,埋葬玉無瑕后,狄沖霄一行放棄先前午後返回的打算,入海潛遁。眾人一路小心謹慎,又有百花姐妹可以和弱小海流打探海域情況,以繞行多游為代價順利避開那些強猛海獸潛伏的海域,於傍晚時分回到大華東夷港。

金飛環與眾人暫時分別,陪著妹妹玉青絲前往收存玉無瑕遺忘事物的荒野。

官雙妍美美伸個懶腰,道:「沖霄,雖說過程很有些走樣,但令玉香兩家消散的目的圓滿達成,現在只剩下門宗一了。嗯,你說門宗二有沒有搶到偽星解?」

狄沖霄對此早有思索,回道:「必然搶到了,至少是有分到一部分,不然他不會受傷,也不會飛得像是怕人追來。這下有樂子瞧了,門宗二是搶了團足以燒毀門家的火回去。雙妍,你先回皇都去找華芳,她散消息最擅長,用不了幾天,門家就會焦頭爛額。趁門家吸引牽制大群有心人的時機,我們先去解決百獸幫。對了,順道去看看你那靈素弟妹探問得怎麼樣了,若是萬罪老祖有可能破界極神境,這事就真是麻煩大了。」

官雙妍嬌聲連笑,揮手離去。

百花藏道:「狄老大,我怎麼覺著玉無瑕最後像是變了一個人般?」

「不是像,就是變了個人。具體地,我現在也想不明白,但必然與這要命玩意有關,也該與靈光奇變化生的神光絲繭有關。」狄沖霄自懷裡取出血漬尚存的魔器碎片,輕輕一嘆。

百花藏盯著那幽幽黑芒,心生感慨:「這東西真是個禍胎,得到它的人就沒一個有好結局,魔皇是,朴知訓是,龍戰王是,玉無瑕也是。狄老大,準備全送給魔魂?」

狄沖霄笑道:「哪能這麼便宜,當然要一個一個送。藏少,想要麼?送你一杖。」

百花藏連連搖手,道:「絕對不要,我可不想開放龍妖后無法迴轉,變成一個只有本能**的人身凶獸。回營吧,昨晚打得不盡興,咱倆好好比一戰。」

狄沖霄正有此意,收回魔器碎片,抱起白瑪,擺出粘粘蟲的架勢。百花藏一看就明,來了精神,背上童宣韻,開放神魂龍妖,與他站並排。

童宣韻淺聲輕笑,高舉右手,倒數十聲后猛然將手揮下。

狄沖霄身化電光,呼息間就在百丈之外。百花藏飛步沖前,僅是一步之差,毫不遜色。百花真拉上妹妹化作一隻雙頭小雕,拍拍雙翼便飛到兩人後面,充當比戰公正。

在大華皇都附近潛隱的魔邪強者們大多都去了海外荒島,狄沖霄一行順當回返北定城沖霄百御軍營。時已入夜,可修行場上依然有不少身影。

見有一黑影從天而降,八茵姐弟當先飛躍阻截,楚還秀、聶流雲左右側擊,南宮小竹、秋夜思、福寶寶聯手蘊集神光;官萬雲、沈開眉,倪傳善,韓書香,武劍峰五人結陣;湯心平雙手交叉於腹前,低喝聲中左手閃現一本書,右手幻現一柄劍。

狄沖霄暗自點頭,這些孩子本就天資不凡,又肯極力苦修,未來成就不可限量。狄沖霄正要出手,一道黑影越身而過,以身硬接合擊,純憑R身之力便輕鬆震飛大小孩子,落地后,隨手撕碎飛至身前的靈光書劍。

黑影正是百花藏,放下童宣韻,對空大叫:「狄老大,論到七百里以上長途,都是我強些。」

狄沖霄以Y陽雷衣將所有飛空孩子托住,帶著他們緩緩落下,道:「到底是野性增幅,極速與持久兩全其美,我若只用五成神光,持久上要強你七分,可速度上遜你一籌;若是增強神光,速度上是快了,但持久上便又要遜你一籌。小傢伙們,這招呼打得可真夠熱情,實力皆有進步,可在探察神技上還有欠修行。」

眾少年大喜,八茵姐弟更是撲過去就要義父抱。狄沖霄放下白瑪,抱起乾兒義女,一人親了一下。

天上落下百花姐妹,百花貞露出魔王甜笑:「一群小笨蛋,發生這種事第一時間要喊救命1

楚還秀是孩子中最大的一個,好奇問道:「貞小姐姐,為什麼要喊救命?打不過就逃嘛。」

官萬雲接道:「就是,逃不了也不求饒,官家人不怕死。」

百花真兜頭賞了小P孩一個爆栗,雙手叉腰,訓道:「妍姐姐那麼聰慧怎麼會有你這麼個石腦袋弟弟。這裡只有你們幾個小淘氣嘛?打歸打,不怕死歸不怕死,救命一定要喊,還要有多大多聲叫多大聲,有多慘吼多慘,那些睡著的小笨蛋們醒后聽見連你們也要喊救命,就會逃溜尋人救援。懂了沒有?」

少男少女們一聽皆是一愣,細想之後方有些明白其中道理。

狄沖霄以流電環將孩子們聚到身前,道:「這回讓你們小姐姐說著了,又不是真怕死,叫兩聲就能給同伴們提出警示,何樂而不為。尊嚴在內心在行為,不在嘴巴上。區區數天就能將咒靈之神的怨賜合於己身,戰神五品,心平,你做得很好。它那原主人是元靈水,劍錘外相;你是通靈,劍書外相。看來果如我所料,你那堅守天地之法的心念令神淚有了不同變化。」

湯心平回道:「狄叔,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每回修行時都好像能和神淚對話,它很喜歡我,我也很喜歡它,嗯,我給取了個新名字,叫咒靈之神的規法。很有趣哩,書主法則,劍主公正。合乎規法的得到劍靈恩賜,不合規法的受到劍靈咒怨。可惜,我實力太弱,藏叔隨手就將法書靈劍給毀了。」

南宮小竹輕哼:「真是小笨蛋,弄出這麼一個對自己一視同仁的神魂。狄叔,你說說他嘛。」

眾少年附和低笑。皆沒有惡意,皆是覺著可愛弟弟抓著好牌卻亂打了,有必要糾正一下。

狄沖霄伸指點了點南宮小竹眉心,環視孩子們,正色訓道:「南宮家的小公主,還有你們,下面的話都給我刻在心裡。對滅神師而言,最重要的事並不是修行與天資,是能做到以命堅守覺醒心念,雖死不悔。這事說起來極為容易,做起來近乎不可能,目下心平已遠遠將你們拋到身後了。心平的心念在於天地之法,而天道之所以古長存,就在於它並不因是非善惡就有所偏愛。長此以往,他日第一個破界靈神的必是心平,而不是你們。」低頭看看乾兒義女,笑道:「這兩個不算,念父與曉曉對親人的思念如火焰般分明。」

白瑪最是喜愛孩子,要過曉曉抱著,道:「機會難得,要不你與藏少的比戰就在這裡算了。」

少男少女們眼前一亮,連喊要看。

狄沖霄自不會反對,吩咐孩子們退遠后對百花藏對立而站,展開修行比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