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影星 偵探推理

最佳影星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三個噴嚏(求訂閱

作者:白色十三號

本章內容簡介:繩,帶狗上公共交通工具…… 有幾次,如果不是他躲的快,就差點被沒栓牽引繩的大型犬撲到身上。 或許狗本身只是表達善意,包括撲人和拿嘴含人,但畜生就是畜生,即便再聰明,也不知道輕重,狗牙一...

求月票和推薦票!

「當1

巨大的響聲傳遍了整個攝影棚,馬修從窗戶上面拉下一道沉重厚實的鐵閘門,隨即插死,接著走到另一扇窗戶前邊,落日餘暉的照耀中,又是用力一拉。

「當1

金屬碰撞聲再次響起,隔絕了窗外的世界,馬修掉頭往回走,拉上了第三道鐵閘門,然後從桌子上拿起一把M4A1,向著樓梯那邊走去。

「汪汪汪——」

德國牧羊犬的叫聲響起,卡爾在訓導員的指揮下,從房間中跑出來,跟上了馬修。

轉出房間門,馬修仍舊一臉落寞,似乎日落帶走了他所有的活力。

剛剛從房間內轉出來,導演吉爾莫-德爾-托羅就大聲喊道,「OK!這一條過了1

他接著吩咐道,「第二條,浴缸戲份準備1

說完,吉爾莫-德爾-托羅沖馬修這邊豎起一根拇指,馬修對他輕輕點了下頭,轉身走進了浴室。

今天是第一天拍攝,吉爾莫-德爾-托羅計劃拍攝的都是些沒有台詞的獨處戲份,相對來說難度不是很大,明顯是要讓馬修尋找感覺和狀態。

馬修自我感覺不錯,最近這一周多都在調整自己的心態,從1999年開始到現在,他也算是一個經驗豐富的老演員了,演技不說有多好,卻也不是很差。

進入浴室,馬修抱著自動步槍來到浴缸邊,訓導員和叫做卡爾的德國牧羊犬正蹲在浴缸旁邊,不知道嘀咕什麼,他走過去輕輕拍了下卡爾的腦袋,卡爾叫了一聲,似乎是在回應。

「卡爾1訓導員指了指浴缸。

德國牧羊犬立即跳了進去,在訓導員一個手勢之後,躺在了浴缸裡面。

馬修什麼話也沒說,也進了浴缸,躺在了卡爾旁邊,與卡爾不同的是,他捲縮起身體,抱著那把M4A1自動步槍,彷彿這才有安全感。

卡爾突然站了起來,一雙狗眼轉到了馬修這邊,其中好像還有警惕。

馬修猛然坐起,以更加警惕的眼神盯著德國牧羊犬,以他常年訓練的身手,如果德國牧羊犬敢張嘴攻擊,他哪怕是坐著,一腳也能將狗踹飛。

他不會管這是不是演戲的搭檔,無論是什麼狗,敢張嘴咬他,他就敢打斷它的狗腿。

訓導員立即過來,輕輕撫摸著德國牧羊犬的脖子,「卡爾,放鬆……放鬆……」

馬修站了起來,率先出了浴缸,跟一條狗躺在浴缸裡面,這是作為演員最基本的職業素養,但去安撫狗這種事,還是專業人士去做的好。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先前跟他相處的還算友好的卡爾,為什麼突然表現出了敵意。

訓導員還在安撫德國牧羊犬,但馬修不想繼續跟這條狗如此近距離的躺在一起了,如果拍攝時躺在浴缸里,即便他反應速度再快,牧羊犬突然咬他的話,八成躲不開。

正好導演吉爾莫-德爾-托羅走進了浴室,馬修對他招了招手,吉爾莫-德爾-托羅晃動著略顯肥胖的身體,走了過來。

「吉爾。」馬修指了指浴缸那邊,說道,「出了點問題。」

吉爾莫-德爾-托羅往那邊看了一眼,問道,「狗嗎?」

馬修覺得鼻子邊很癢,輕輕抹了一下,放到眼前看了看,發現是跟狗毛,不禁搖了搖頭,說道,「我記得你們根據卡爾的外形,製作了一批道具狗?要不換道具狗?」

作為劇組內的第一大牌,提這種要求一點也不過分,不過馬修還是比較注意語氣和態度的。

他跟吉爾莫-德爾-托羅相處的還不錯,吉爾莫-德爾-托羅也不像弗朗西斯-勞倫斯那樣對他有看法,雙方之間表現一下互相尊重有益無害。

吉爾莫-德爾-托羅連想都沒有想,直接對跟著他的助理導演說道,「讓牧羊犬暫時退下去,換成道具狗。」

劇組有要求,訓導員那邊當然沒意見,很快牽著德國牧羊犬出了片場,有道具師將一條幾乎與真的一樣的道具狗抱了進來,這條狗不但栩栩如生,四肢關節還能活動,調整成一條真狗般的睡姿完全不是問題。

馬修回到浴缸,抱著自動步槍躺在道具狗旁邊,確定了一件事,以後拍攝類似直接接觸的戲份,還是都用道具狗為好,這樣對自己好,對那條狗也好。

萬一那條狗比今天表現的還過分,他一時忍不住擰斷狗脖子,那就比較麻煩了。

好萊塢的道具製作水準,從來都不需要懷疑,九十年代初開拍的《侏羅紀公園》,所有的恐龍都是以道具模型的方式拍攝,然後再通過計算機後期技術進行適當的修飾,道具特效哪怕是放到現在,也絲毫不過時。

那還是十多年前的道具水準。

「馬修……」吉爾莫-德爾-托羅問話的聲音傳了過來,「可以了嗎?」

正在醞釀情緒,馬修沒有說話,抬手對浴缸外面做了個手勢,立即有助理導演說道,「《我是傳奇》,第一幕,第二場,開始1

馬修捲縮在浴缸裡面,跟剛才不同,同時抱著槍和道具狗,似乎睡熟了,卻顯得非常沒有安全感,在長期練習的肌肉控制技巧下,他眉宇間的肌肉微微抖動,彷彿在做噩夢一般。

這個鏡頭不需要太長,導演吉爾莫-德爾-托羅剛想喊通過,馬修卻突然坐了起來,連續打了三個噴嚏。

接著,他對浴缸外面搖了搖頭,「沒事,有一根狗毛鑽進鼻子里了。」

馬修看向貝拉-安德森站的地方,貝拉-安德森趕緊拿著水杯走了過來,遞給他喝了兩口。

吉爾莫-德爾-托羅也過來了,歪頭問道,「沒事吧?」

馬修輕輕搖頭,「沒事。」

他看了眼道具狗,漸漸放鬆下來,這就是一條道具狗,又不是真狗。

跟妝師這時過來補妝,馬修心裡嘆了口氣,狗給他的感覺實在是太複雜了,關於這次拍攝他想的也有點簡單,沒有太過把狗的因素考慮在內。

有了這次的經驗,以後還是不要再接類似這種與狗有親密接觸的角色了。

確切點來說,他對狗有種說不出的心理排斥,這種排斥不是來自於狗本身,而是某些做法極端的人。

哪怕是到了現在,馬修都清楚的記得,有次一位工友準備回老家結婚,請他們幾個一起吃飯,吃的是狗肉火鍋,他們中間有位從小就養狗的人,對這方面有點敏感,特意找飯店的人看了下,飯店有直接從肉狗飼養場進貨的所有正規手續,食材全是跟養豬養牛一樣,專門飼養的肉狗。

然而,幾個人還沒有動筷子,就跑來一些極端人士,不但掀了他們的火鍋,連帶著其他客人的鍋同樣掀了,一位工友還差點燙傷。

如果當時他們不是人多,估計想完整的走出去都不可能。

還有另一件事,一個小孩被流浪狗咬傷,父親氣不過,暴打了流浪狗一頓,恰好被人拍下來發到了上,這位愛子心切的父親算是倒了血霉,那些極端人士去他家裡鬧,去他單位鬧,給他車上潑糞,甚至砸了他的車。

最後,不但逼得這位父親道歉,甚至為了保住工作和家庭清凈,這位父親的老父親,不得不給那些人下跪。

那些人還不依不饒……

他們卻從來不問問被狗咬傷的小孩如何,那條流浪狗流浪了很久,也沒見有人去管。

馬修打工的那座城市,很多小區、很多人都飽受狗的困擾,半夜狗吠,隨地拉屎,遛狗不栓牽引繩,帶狗上公共交通工具……

有幾次,如果不是他躲的快,就差點被沒栓牽引繩的大型犬撲到身上。

或許狗本身只是表達善意,包括撲人和拿嘴含人,但畜生就是畜生,即便再聰明,也不知道輕重,狗牙一旦碰破點皮,麻煩不麻煩?

因為狗咬人導致狂犬病的案例幾乎每年都有。

想到這裡,馬修搖了搖頭,回過神來,別人他管不著,也不會去管,反正霍納莊園謝絕一切貓狗之類的寵物入內。

他對於狗的敏感,全是因為人導致的。

拍攝再次開始,馬修抱著自動步槍再次捲縮進浴缸裡面,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吉爾莫-德爾-托羅就喊了通過。

馬修出了浴缸,專門將跟妝師叫了過來,讓她幫忙清理下身上可能沾到的毛,劇組隨後再次調整場地,繼續拍攝男主角在末世的孤獨生活。

後面的拍攝中,凡是不與狗近距離接觸的戲份,都使用那條德國牧羊犬拍攝,但凡與狗直接接賜罰馬修全部讓更換為道具狗。

作為一線的影星,這點要求沒人會說過分。

當然,劇組內的人也不是瞎子,漸漸看出來馬修不喜歡狗,特別是狗直接接觸。

馬修早已有了成熟的應對,但凡跟德國牧羊犬直接接觸,都會噴嚏不斷,劇組的醫生判斷,他可能對狗毛之類的東西過敏。

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在美利堅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個人如果不愛狗的話,就像不愛黑人一樣,或多或少都會有些麻煩。

所以,馬修之前在浴缸裡面,就故意連續打了三個噴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