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桎梏 其他類型

次元桎梏 第五十七章 放棄任務?

作者:李的九

本章內容簡介:經讓你失去了行動能力,沒有想到你的承受能力這麼弱埃」 「不,不是這樣的不是,不是這樣的。我只是,只是。」海源寺無力的說道,但是他知道自己剛才的確是被嚇傻了,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血腥的場面,還有這...

「現在才知道害怕晚了。死吧。」修累累說道,一個巨大水球瞬間將所有沙子包圍。然後慢慢的化成一個人的身體,全身泛白,好像是在水中泡了很就一樣。這既是化沙術的一個缺點,那就是在沙子的重量增加的時候相對於的身體的內髒的承受力也會增加。當人承受不住這一種壓力的時候就是他死亡的時候的。

「修累累老師你沒有死。」海源寺高興的說道。

「今天我來教你們成為巫的第一課,殺人。」修累累說道。

「什麼。」三人吃驚的說道。

「一個巫的成長,是在無數的白骨上成長起來的,一將功成萬骨枯。在我們的眼中只有敵人和朋友兩種人,凡是不認識的人都是你的敵人,隨時就有可能成為殺死你的一個必要因素,殺死敵人就是一種必不可少的手段。」修累累平靜的說道。

「但是,老師他們沒有傷害我們,為什麼要殺了他們?」王下靜弱弱的說道。

「巫是從來不會傷害你們的,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忘的局面埃」修累累說道,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兩個人手持流星錘狠狠的砸在修累累的身上,將修累累砸成血泥。

「修累累老師。」三人被眼睛這突然出現的場景給驚呆了。

而那兩個巫一擊得手然後快速的向海源寺沖了過去,而海源寺本來沒有反應過來呢,那冰徹刺骨的殺意,在加上那帶有血肉的流星錘,這個時候海源寺就傻傻的呆這哪裡。

「快躲快海源寺。」王下靜沖了上去。一拳打在那流星錘上面,但是卻只能面對一個,另外一個就無能為力。而這個時候冷無月手中的飛刀快速的向那個巫飛射過去。在自己和殺死眼前的巫的抉擇上,他選擇了自己。所以他放棄了攻擊王下靜。

打不過那個沙人,還打不過你們這兩個小巫埃冷無月想到,瞬間向那個躲閃的巫攻擊了過去,但是另外一個流星錘卻接踵而至。冷無月頭也沒有回的,快速的向那流星錘飛射了三把飛刀,然後向那個巫攻擊過去,冷無月快速的沖了過去,然後一道將這個巫給殺死,然後扭過頭看著另外一名巫。

冷無月沒有從這個巫眼中看到恐懼,只有冰冷。但是依然阻止不了冷無月的攻擊。冷無月靈巧的沖了過去,然後一舉擊殺了這最後一名巫。在都以為沒事的時候,一隻細小的飛蟲,從哪個被冷無月殺死的巫身上射出飛快的向王下靜飛過去,速度之快不過是眨眼間。馬上就要觸及到王下靜的時候,修累累突然出現,將這一隻飛蟲給拍死。

「這是一種蠱,所以就算是殺死了敵人也要小心。」修累累說道。

「老師你沒有死。」王下靜高興的說道。

「我說,你們到底一天要盼著我死幾次埃」修累累不高興的說道。「海源寺,我對你的表現很失望,就這樣的場面已經讓你失去了行動能力,沒有想到你的承受能力這麼弱埃」

「不,不是這樣的不是,不是這樣的。我只是,只是。」海源寺無力的說道,但是他知道自己剛才的確是被嚇傻了,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血腥的場面,還有這樣冰冷的殺氣,但是為什麼絕生無月他會真沒事情,為什麼每一次都是這個傢伙啊,我和他到底差在哪裡了。

「現在你們的能力還是不適合接受這樣高強的任務。」修累累說道。「畢竟還是太弱了。」

「我可以啊,我一定可以埃」海源寺大聲的說道,他不想認輸埃

「剛才你的手臂被划傷了吧,現在是不是一擊發黑了。」修累累說道。

「沒有為什麼會這樣。」海源寺想胳膊上看去,瞬間說不出話來。

「回去吧,現在我們真的沒有能力接受這樣的任務,而且海源寺的胳膊上還中毒了,要是不即使治療的話,很有可能會截肢的。」王下靜說道。

「為什麼總是我,為什麼總是我,你們都看不起我,為什麼總是我。」海源寺拿起飛刀一臉陰沉的說道。

「其實,你不用那匕首放血,只要找他們要一下草藥就行了。」冷無月說道。

「真的嗎?嚇死我了,好險好險,差一點就刺進去了。」海源寺笑道。

「其實,我是騙你的,我們還是回去吧,不然你這個胳膊就不保了。」冷無月也感覺是回去的好,因為剛才那個沙人要不是修累累老師,現在自己已經死了。而且這一次都招惹了巫級別的存在了,要是下一次來一個大巫,那就算是修累累老師也救不了自己吧。

「尊敬的巫大人啊,你們可不能丟下我們不管埃」王老一群人跪下來磕頭。

「這絕對不是簡低,你們到底弄的是什麼東西,這才走了多遠,還沒有出祝融的警覺範圍,就已經出現了一組巫。那要是徹底走出祝融範圍的話。這絕對不是一個四級任務,而是三級任務。」修累累蹲著身看著老者說道。

「大人你可不能拋棄我們啊,不然我們都要死在這裡。求求你的大人。」王老用力的磕頭說道。

「你明顯隱藏了很重要的信息,我絕對不會那我們的性命去保護一個不說實話的人。」修累累說道。

「大人是這樣的。我可以告訴大人,但是請大人保守這個秘密。因為我們真正護送的是我們家的小姐,因為我們家的小姐是純潔靈魂。」王老一咬牙說道。

「原來是這樣,這才是你們去焰城的主要目的。」瞬間修累累就想明白為什麼那個少女也要給這去了。原來他才是正主埃

「但是我們沒有辦法保護你們周全。」修累累說道。

「如果遇到危險請帶著小姐先走。」王老在一次恭敬的說道。

「讓我考慮一下。」修累累想到。

「老師,我們回去吧。」冷無月說道。

「不,修累累,老師我們好不容易才出一次任務,我們怎麼能半途而廢呢,絕對不可以。」海源寺瞬間用飛刀將發黑的那一塊肉給削了下來,然後將傷口包紮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